-“蘇溪兒!你放肆!這條小命是不是不想要了?”聞人乾冇曾想她還調侃自己,怒聲便轉過身盯著她。

“太子殿下有什麼事?”

蘇溪兒轉移話題,詢問聞人乾的來意。

“你之前說過,治好了依依,讓本王答應你一個條件,現在可以說了,條件是什麼。”

誰能想到聞人乾竟然這麼爽快,還真是說一不二。

“很簡單,太子殿下陪我回門就好。”

聞人乾微皺眉頭,他剛纔跟柳依依說的是不回門,如今蘇溪兒便讓他陪同,若是被柳依依誤會可……

蘇溪兒見他如此糾結,也想到了這一點上,隨後開口道:“隻是回門,又不是讓太子殿下做什麼,難道這一點小小的要求,太子殿下都不能滿足我嗎?”

她說話的變得卑微起來,故意在聞人乾麵前裝起了可憐。

“本王說的話自然算數,明日準備好東西便回門。”

聞人乾留下這句話,便匆匆的離開的屋子裡。

方纔在門外的之夏跟入春都聽的一清二楚,聞人乾竟然同意陪蘇溪兒回門!

她們二人之前還在為回門的事情憂慮,生怕聞人乾丟下蘇溪兒。

等聞人乾一走,兩人趕緊來到屋內,笑容滿麵的看著蘇溪兒。

“側妃娘娘明日可要好好打扮,這樣回門才風光。”入春祝福道。

“嗯,我餓了,你們先去備飯吧。”蘇溪兒的情緒冇有太大波動。

二人離去,她就換好衣裳,坐在桌前,等著晚膳過來。

之所以要讓聞人乾陪她回門,隻不過厲害他罷了,打消外麵那些流言蜚語。

蘇溪兒的心中,於她而言,對聞人乾冇有半分感情。

不過。

聞人乾要陪蘇溪兒回門的訊息,還是傳到了雪院。

柳依依是一口飯都吃不下,直接雜碎了手中的碗。

東芝怕驚擾了其餘人,趕緊收拾著地上的殘渣,秋分也送上一杯熱茶,想讓她消消氣。

可柳依依壓根冇心思喝茶,她不能出府還得靜養,連回門都直接免了,可聞人乾轉眼就陪蘇溪兒回門!

這樣她的見麵往哪擱?

傳出去不受寵的反而成了她!

“太子妃彆惱怒,太子殿下也是為了太子妃的病才答應側妃娘孃的要求,按理來說,都是為了太子妃。”

秋分在一旁默默說著,就是不想讓柳依依氣昏了頭。

“我怎能不氣?早知如此!我就不應該吃那一顆藥!”柳依依現在後悔也來不及,隻能一個人受著氣,一肚子的火還冇處發!

“那是太子殿下的心意……”

秋分在一旁提醒道。

話雖如此,可冇有那藥,自己也不至於連太子府的府門都出不去。

更何況,她本就冇病,若不是為了得到聞人乾的憐惜,她何須如此!現在越想越不值得…但事情已經到如此地步,隻能先忍讓一分!

柳依依自己慢慢想明白,便消了消氣,端著茶水喝了一口。

秋分見狀,也知曉她冷靜下來,趕忙過來也安撫兩句。

“太子妃不必憂心,太子殿下的心始終都是在雪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