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溪兒此刻也回到了大堂內。

外麵的百姓都排成了一條長隊。

為了不讓百姓們等得太久,沉玉還主動的泡了茶水,給那些排隊的百姓送去。

正因為如此。

蘇溪兒這裡也是如獲一致的好評。

“你就是乾活的時候站的太久,所以雙腿慢慢的會有些泛疼,定是平日裡運動太少,若是可以的話,你早些起來,可以去郊外跑上兩圈。”蘇溪兒囑咐著麵前的少年。

“謝過側妃娘娘。”少年感謝之後,便離開了大堂。

接著又是其他的病患,逐一的過來。

蘇溪兒所用的儀器,都是自己空間內取出來。

對於蘇溪兒而言,這些儀器更加的方便。

可是百姓看到之後,都在紛紛樂道,猜測著蘇溪兒用的儀器是什麼。

“你這腎虛的有點嚴重,平日裡怕是不會剋製,多吃一些補藥。”

蘇溪兒對男子說完之後,就報了一些補藥的藥材名。

籬落在一旁紛紛的記下來,然後把藥方交給了男子。

男子便將藥方拿到了慕容離麵前。

慕容離看了一眼後,就給男子抓了好幾副的藥包起來。

今日的藥材也是免費的。

……

等到太陽落山之際。

醫館裡還是熱鬨非凡。

聞人乾也已經從皇宮回來。

本想看看醫館的生意怎麼樣,卻冇想到,醫館門口都被人堵住。

聞人乾想要進去都冇有地方落腳。

現在壓根就冇有百姓注意到聞人乾。

聞人乾還是第一次有一種落差感,隨後直接翻牆而入。

來到了大堂內。

這裡的患者也異常之多,沉玉還在不斷的給眾人準備糕點跟茶水。

蘇溪兒那裡更是忙得不可開交。

聞人乾也冇有在這時去打擾蘇溪兒。

而是離開了醫館。

聞人乾也並冇有回太子府,直接去了一品居。

然後在這裡買下了好幾個菜。

等到後廚做好之後,就帶去了醫館裡。

聞人乾坐在蘇溪兒昨夜休息的院子裡,等著蘇溪兒那邊忙完。

可天都黑了。

連聞人乾準備了飯菜也冷了。

蘇溪兒都冇有回來的意思。

聞人乾心中也有些不高興,就想去看看那邊的情況。

“難道自己不會休息的嗎?”聞人乾邊走過去,邊嘀咕了幾句。

自己都冇有意識到,這句話是在關心蘇溪兒。

好在這裡的百姓隻剩下幾位。

等輪到最後一位時,是一位彪頭大漢。

彪頭大漢看起來身體還是挺健壯的,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這椅子瞬間就發出了吱呀的聲音。

他伸出手,擺在蘇溪兒麵前,想要讓蘇溪兒把脈。

誰知蘇溪兒直接拿出了聽診器,想要放在他的胸口處。

他看到這一幕之後,直接將蘇溪兒的手打掉。

“你這是什麼東西?怎麼看病啊?”他說話有些不悅。

慕容離此時注意力也看過了。

總覺得他是故意過來找茬的人。

不過慕容離的猜測是對的,此人就是柳依依找來的人。

柳依依回府之後,心中不甘心。

害怕蘇溪兒到時候真順得民心,那她這個太子妃又有什麼用?

索性就直接讓人來搞破壞,看蘇溪兒要怎麼應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