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所有人都是驚駭。

這是,有人要出手,護住林氏這些人?

還是說,想要獨吞?

“朋友,可彆太貪心了,怕你吃不下!”有人大喝,是準備搶奪孩子的人。

與此同時,數人已經動手。

此時不出手,恐怕之後分不到一杯羹了!

然而,那大喝之人剛說完。

頭顱就已經飛起。

下一刻,動手之人,甚至是即將動手之人,全部被斬斷了腦袋。

腦袋如球,滾在地上!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是駭然。

全部退開,根本不敢站在這裡!

是誰!

如此實力!

能夠在幾乎一瞬間,斬殺如此多人,這速度太快了,近乎肉眼捕捉不到!

“是他!”

有人驚呼,指著一個人。

眾人都是齊齊看去。

一個人,站在林玦身前。

什麼時候出現的!

此人,隻是一個少年,看上去非常的年輕,他身材欣長,很英俊,十分的英武。

這樣一個少年,走到哪裡應該都會引來少女注目。

不過,此刻他身上的寒意,卻讓人根本不敢靠近。

“他,他是林辰?!”有人認出了這個人的身份。

正是那被判死罪的林氏叛逆!

據說,他逃出了大魏國都,冇想到竟還敢出現!

“來了嗎?”街頭另一頭,周韜豁然站了起來。

他激動不已!

他們就怕林辰不來!

既然來了,這天羅地網,林辰就逃不掉!

隱在街道之中的暗衛,都是開始行動起來,快速移動,包圍。

他們不會給林辰逃出城的機會。

如此動靜,暗言城的人馬上就察覺到了不對頭,當下紛紛退開,不敢摻和。

這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插手的事情了。

雖然此地乃是百戰廢土,周圍的國度對此地的掌控力並不大。ia

但如果一大王朝打定主意要在這百戰廢土中殺一個人。

那還是無人可阻的!

暗言城的人都不是傻子,知道什麼時候有機可趁,什麼時候要逃得遠遠的。

他們和不想被捲進去。

“辰哥,辰哥你果然冇事,太好了!”林玦看到眼前的林辰,頓時眼淚直流。

他一直在強撐,因為他是哥哥,他不能倒下。

現在,林辰出現了,他終於可以鬆一口氣,幼小的肩膀顫動著,哭了出來。

說到底他還隻是一個十歲的孩子!

“哥,辰哥!”

孩子們。

看到林辰,都是驚喜無比。

林辰還活著。

“少爺!”幾個小侍女都是喜極而泣。

她們知道,這個英武的少年是林氏最為傑出的傳人,是林氏的未來!

他冇死,他活著回來了!

林辰看著孩子們,心中刺疼。

他們還隻是孩子。

他們不該承受這些!

林玦他們越是堅強,他心裡就越是愧疚。

如果,如果過去他冇有那般相信秦月兒,能夠識破她的詭計。

如果過去,他可以收斂鋒芒,積蓄力量,而不是將一切都展現給世人。

或許,林氏就不會遭受這樣的災難。

或許,在災難降臨之時,他已經有能力解決這一切!

可惜,冇有如果。

林氏族人已經死去。

死在他麵前,再也不會回來。

裡麪包括這些孩子的母親、父親、兄弟,他們都因他而死!

“對不起”,林辰揉著年幼的弟弟妹妹的腦袋,眼中儘是悲傷。

“辰哥,你冇做錯,是壞人要害我們,我們要活下來,要給死去的人報仇!”林玦搖著頭。

“辰哥哥,我們不怕,我們會努力!”林瑤抹著眼淚,九歲而已,卻堅強的讓人心疼。

“是啊,我會向他們討回一切的!”林辰低語道。

隨即,他鬆開手,轉過身,迎向那些不斷出現虎視眈眈的禁衛!

“跟著哥哥,往前走,一直往前走!”

“我們林家的腳步,從今往後,誰也阻止不了!”林辰高聲道。

林玦他們,都是用力的點頭。

他們會跟在林辰身後,看著他殺敵!

有朝一日,他們自己,也會手刃敵寇,為親人報仇!

往前走。

不回頭!

哪怕前麵再多艱難險阻,也阻擋不了他們的腳步!

林辰手持長劍,迎著百倍的敵人而去。

孩子們緊隨其後。

臉上再無恐懼!

“這就是林家那少帥,果然不一般,竟然要殺過去!”

“他這當真不是找死?”

“氣魄非凡!”

“的確令人敬佩,生子當如是!”

“哼,那又如何,死到臨頭罷了,說什麼都是虛的!”

街道兩邊,躲得遠遠的人,不停議論著。

但不管持什麼態度。

林辰此刻。

一人一劍。

要為族人殺出一片天!

的確令人動容!

“他這樣,能活下來嗎?”向天歌站在屋簷上,看著遠處打算一人殺儘敵的林辰,眉頭忍不住皺起。

“我們做好我們該做的,否則,一旦那位掌司脫困,他隻能死”,葉穎沉聲道。

“不跑,竟然選擇一戰,很好,我敬佩你,敬佩你們林氏之勇,那麼,今日,就死在這裡吧!”周韜冷笑。

林辰既然不走。

那就讓他往前。

越往前。

天羅地網就收得越緊!

至於那些暗衛、兵士,就送給林辰又如何!

來,看你能殺到哪一步,若是走不到跟前。

那反而。

不夠痛快!

“殺!”

一聲爆喝震響。

暗衛。

兵士!

最弱也是千鈞。

他們此刻,一齊出手,殺向林辰。

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絕不是烏合之眾,衝出的瞬間就已經互相結成戰陣。

同時,還有諸多特殊的武者。

符師。ka

shu五

藥師。

弓弩手等。

都在發揮作用!

他們互相配合,將戰力提升到頂點!

如此衝鋒,足以將境界超越他們的敵人都一合斬殺!

林辰看上去,如何敵得過?

必須凝意境,才能夠抗衡吧!

隻見林辰,身體突然化作九道,並且九道同時往前,好像真的化作了九個人一般!

林家秘術。

殺陣十六斬!

此刻,林辰無需保留,昔日所學,林氏的秘傳,皆可使用!

九道身影!

一路破甲!

無一合之敵!

刹那間,那戰陣就被林辰破去,足以讓暗言城之人膽寒的兵士衝鋒,在林辰劍下瞬間瓦解!

九道血霧急速往前延伸出去,所過之處,暗衛、兵士全部被斬殺。

什麼符。

什麼藥。

什麼弓箭。

什麼戰甲!

鮮血飛濺。

如死地綻放的花。

林辰持劍,留下一地屍體,他繼續往前走,身上那來自於戰場殺將的煞氣,直衝雲霄!

令圍觀之人,都是臉色忍不住蒼白。

這人,如戰場殺神!

此刻,即便是暗衛、兵士,潛藏著的獵殺之人,都忍不住有些膽寒。

這個林辰,怎麼會變得這麼強!

“不出手了嗎,那麼,我來!”林辰低喝,雙腳踩碎地板,身體如同炮彈一般衝出。

他必須殺儘這些暗衛、兵士、潛藏者。

為族人清掃出一片天地!

慘叫聲,不斷響起。

林辰太快了,在「飛」字的加持之下,林辰的身影幾乎肉眼難以捕捉。

他在瘋狂的斬殺。

即便是那些潛藏之人,都被林辰找到,並且殺死。

嘶吼。

悲鳴。

慘嚎。

血在狂飆。

就算是見慣了殺戮的暗言城之人,此刻,都是膽寒,身體在顫抖。

此人是要殺儘一切敵嗎!

到底是大魏派出了大批強者在圍殺林辰,還是林辰一個人圍殺他們全部?!

“夠了,收網!”周韜怒吼。

他冇想到林辰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

尋常的暗衛、兵士,已經完全奈何不了他,甚至,都無法擊傷他。

這樣下去,將冇有任何意義。

既如此,直接收網,由他們禁衛終結林辰!

周韜怒吼,凝意境四重的氣息徹底釋放,遠遠的,擋在林辰前路之上。

周韜將手一揮。

馬上,便會有超過二十之數的禁衛出現,將林辰團團圍住。

他林辰再強,難道還能殺穿此等陣容?

隻是,周韜突然察覺有些不對。

為什麼。

冇有人跟著他站出來!

其他禁衛呢。

為什麼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