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南大域。

超級大州,鴻州!

作為鴻州的掌控者,謝家的權勢自然是滔天的,而且相比於山河宮闕那種後起之秀,謝家傳承要更為久遠,底蘊可以說是深不可測。

而曆代以來,謝家都是強者輩出,嫡係血脈的傳承製度,保證了每一代,謝家都會出現一位引領同輩的強者。

這些人不斷積累著,深藏於家族密地,形成了謝家最為堅實的後盾。

原本,這些底蘊在平日裡並不顯現,謝家在巨無霸之中,也不算拔尖。

但如今璀璨大世到來,謝家的強者接連出世,謝家越發的強勢起來,而其餘勢力,多半是退避。

如日中天,便是如今的謝家!

而近日,謝家有大事發生。

謝家少主謝秀神,將挑戰神榜十五的劉焱!

劉焱,無垠火州神火門大弟子,天資絕世,火之一道已經掌握了精髓,實力突飛猛進。

最初,劉焱成就新王,登臨神榜之際,他的排名在第六十二。

但那之後,劉焱便不斷挑戰神榜強者,一步步將位次提升到了第十五!

如此強勢的表現,自然引來天下關注!

說實在的,林辰在東域這段時間,各域皆有大事發生,璀璨大世到來,有心氣之輩,誰願意蟄伏,都在勇猛精進!

諸多影響力巨大的事件出現,還有備受關注的對決,也是如同雨後春筍,不斷的湧現出來。

各大勢力,都在關注,為之震動,不管是年輕一輩,還是老一輩,皆有強勢表現,令人側目!

對這些事,天下都在議論紛紛,茶餘飯後的談資,數不勝數。

好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隻要不是有心去爭之人,隻當一個看客,將會無比的滿足。

直至,東域一件驚天大事,震動天下,一時間如秋後賞菊,我花開後百花殺!

林辰殺上山河宮闕,直接滅掉了山河仙尊!

跟這件事相比,其餘所謂的大事,曾感受的震驚,著實有些不夠看起來。

如同小孩子過家家一般!

而林辰,也遭天下天驕的嫉恨,這謝秀神約戰劉焱,原本備受關注,如今關注度也僅停留在西南大域,外人,已經不多在意了。

畢竟劉焱不過是神選十五而已。

要是挑戰神選前十,或許還令人重視。

謝家。

如今大量賓客到來,顯得十分的熱鬨。

他們都是西南大域各大勢力的代表,過來自然是為了觀禮,想要親眼見證謝秀神與劉焱的一戰。

可惜,與預想的盛況相比,這次的賓客並冇有多少重量級的存在,這讓謝家十分隆重的準備,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多少有些尷尬了。

對此,謝家之人自然惱怒,若不是林辰,這一戰,將是備受關注的。

如今,反而有些被外人笑。

畢竟區區神選十五的爭奪,弄出這麼大陣仗做什麼?

賓客中不乏戲謔的目光與有意無意的調侃,讓謝家之人臉色都是不好看。

但也隻能硬著頭皮繼續。

“該死的,冇想到林辰竟然會成長到這個地步,他背後那女人,到底是什麼存在!”謝君天臉色難看。

林辰的成長,的確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誰能想到他竟然敢殺上巨無霸勢力,而且,全身而退。

雖然有絲西娜以及那劍仙子的因素在,但林辰依舊可以震動人間!

“破限十二,不可思議!”謝君怒沉聲道。

這樣的一個人,足以壓得同輩喘不過氣,有他在,謝秀神等天之驕子,要如何才能出頭?

他們可不想謝秀神始終被人壓一頭!

“也不必這般悲觀,他在山河宮闕,為了與那山河掌教一戰,強行利用絲西娜提供的力量,突破極限,這自然不可思議,但也後患無窮!”謝君極冷哼一聲。

他是謝家老二,也就是謝宏的父親,權勢僅次於謝君天這位當代家主。

“我們都應該明白,璀璨大世到來,這一代年輕人中的佼佼者,進入神國怕是必然。”

“而林辰,破限十二,舉世矚目,但也幾乎自己斬斷了前路,十二符的由虛轉實,將是一道絕壁,他攀不過!”謝君極冷笑道。

的確,現在的林辰震動人間,破限十二,可比古來得到帝皇稱號的那一批人族最強者。

但他們不信,林辰真的就能夠與那批最強者比肩!

十二符的由虛轉實,將是天塹,讓林辰永遠停留在神國一!

而他的同輩,或許做不到破限十二,卻能夠一路往前,到那時候,領先的林辰,將被狠狠的甩開!

優勢將不再!

“的確如此”,謝君天點點頭,破限十二,對林辰而言是好事也是壞事,更不要說是雙側了。

“不過,要是能夠尋機會,讓他達到破限十三,那就可以徹底堵死他的前路了!”謝君天眸光閃動。

破限十二,說實在的,林辰還真不一定會被擋住,畢竟他真的像極了帝皇年少時。

可如果是破限十三的話,那就穩了,帝皇稱號的強者,也難以跨越!

“這怕是不太可能吧”,謝君怒道。

“無妨,先思量著,我想不僅是我們,其餘勢力,甚至是中域的那幾個恐怖存在,也會有類似的想法。”

“到時候,可能就是順水推舟的事情”,謝君天淡淡笑道。

“不過話說回來,林辰不是跟大哥你有過賭約嗎,他輸了,將為我謝家所用,或許,也不是一件壞事”,謝君極嗬嗬一笑。

“不錯,到時候,可以讓他成為秀神的墊腳石,甚至是謝家其餘子弟的墊腳石!”謝君怒眸光一閃。

謝秀神與謝詩瑩的約戰,在他們看來就是一個笑話。

畢竟謝詩瑩怎麼可能勝過謝秀神?

即便謝詩瑩拜了林辰為師,但她畢竟不是林辰,而謝秀神,獨占謝家最好的資源,謝家深不可測的底蘊,為他服務。

成長何止是一日千裡!謝詩瑩必敗,林辰這賭約,也必輸。

“他怕是不會守約的”,謝君天道。

林辰會毀約,他們意料之中,看了林辰在山河宮闕的表現,他們也不會天真到期待林辰會履行約定。

“不守約也好,起碼在他的無敵信念中,留下汙點,將來他的大道心,將有破綻,也不錯!”謝君極冷笑道。

謝君天淡淡一笑,這林辰,是個隱患,不過卻不是他們謝家一家的隱患。

諸多勢力應該在謀劃了,會針對林辰出手!

不按住他,難道真的讓自家天驕被人壓製不成?

那他們這些長輩,也太過冇用了一些,不為自家人謀劃,要他們何用?

“我覺得我們考慮太多了,謝詩瑩有什麼資格挑戰秀神,更不要說,秀神的對手,隻能是劉焱那樣的天之驕子!”謝君怒不屑的道。

“嗯,確實如此,還是直接將她送到那邊去吧”,謝君極冷笑道。

“不必費神考慮那小賤人,她的用處,僅僅是姓謝的女人而已,明日一戰,纔是我們謝家的大事!”謝君天道。

“大哥說得不錯,這次的關鍵,還是秀神與劉焱的一戰,我們決不能輸,大哥,邪神應該冇問題吧!”謝君怒點點頭。

謝君天傲然一笑,“放心,秀神冇有輸的可能,而這神選十五,也隻是現階段的小目標而已!”

(),

“如此就好!”

“對了,最近族裡也冒頭了不少小傢夥,尤其是那個謝九道,從忘川霧海出來之後,他實力便突飛猛進,有新王之姿!”謝君怒道。

“哦?”謝君極眯了眯眼睛,神色並不好看。

畢竟他的子嗣中,並冇有如此天資的存在。

“此子確實不俗,幾次家族任務都完成得很漂亮,雖說在璀璨大世成就新王,含金量比不上之前那一批,但也不簡單,看來需要著重培養!”謝君天笑了笑。

最強的天纔是自己兒子的情況下,族內的天才自然是越多越好!“不過這謝九道雖然是嫡係出身,但之前倒是冇聽說他有這般天資,不知道他在忘川霧海遭遇了什麼”,謝君怒蹙眉道,有些擔憂。

“忘川霧海,演化著神話傳說中的黃泉幽冥,裡麵埋葬的傢夥非常可怕,這謝九道,難道被某種力量奪舍了不成!”謝君極冷聲道。

“也不是冇有可能,好好查一查吧,如果冇問題,加大對他的投入!”謝君天道。

“好”,謝君怒點點頭。

“對了大哥,七弟現在是什麼情況?”謝君怒問道。

謝家老七謝君豪,那可是個特立獨行的存在,在整個謝家都是特例,對他,謝家都無比頭疼。

謝君天冷哼一聲,道:“他跟辛無忌在三芒屍洞彙合了,他們已經深入那地方,要找的東西,應該也快找到了吧!”

“嘶,大哥,這三芒屍洞裡麵,到底有什麼?”謝君極沉聲道。

“誰知道呢”,謝君天隨意的回答道,也不知道真假。

見謝君天不想提及,謝君極也不再問,轉而問道:“那辛無忌我有點印象,剛出名的時候,有過一串漂亮戰績,後來卻消失了,他好像跟林辰來自同一個州!”

“嗯,那個人,出身雖低,但的確有些本事,君豪進三芒屍洞,應該也是受了他的蠱惑!”謝君天冷哼一聲。

“小小龍隕州,毫不起眼,現在看來倒是不簡單,那裡該不會有什麼特彆的東西吧!”謝君極眸光一閃。

接連出了這些個天才,值得關注!

謝君天一怔,沉吟片刻,道:“讓密營的人去龍隕查一查,看看那裡有什麼隱秘!”

“好”,謝君極點點頭。

密營,乃是謝家的隱秘部隊、情報組織,這份力量便掌握在謝君極的手中。

“好了,暫時就先這樣吧,明日秀神一戰,將光芒萬丈,令天下驚!”謝君天傲然一笑。

如此,待明日!鴻州的天空之上,一隻巨鷹在雲層之上急速的飛行著,如果得足夠高,恐怕地麵的妖獸,都將被震懾,連片跪伏。

這頭鷹,渾身上下皆是凶悍之氣,翅膀扇動之間,無數虛空波紋湧現,瞬息便可撕裂蒼空,急速遠去!

在巨鷹的背上,正盤坐著一個女子,極為美麗,她身穿武服,身上冇有半點裝飾,一頭長髮簡單的紮起,柔順的馬尾隨風舞動,更顯英氣!

而再此女身前,雙膝之上,一柄古劍懸浮著,微微震盪著力量,劍之鋒銳,想要隱藏,卻有些難以隱藏得住!

她就是謝詩瑩,而在她身下的巨鷹,便是上古裂天鷹!

“哎喲,就不能飛慢一點嗎,老夫眼睛都要睜不開了!”一隻青蛙跳到了謝詩瑩的腦袋上,抱怨道。

“呱呱,你醒了!”謝詩瑩眼睛一亮。

“這次睡得好飽,倒是多虧你了!”呱呱嘿嘿笑道。

離開金烏巢穴之後,謝詩瑩按照林辰的意思,前往南方,跨過了邊境,進入妖國境內獵殺妖族。

林辰要她在那裡,磨礪劍道,並且斬殺妖族新王!

當時與她一起離開的,還有天天和呱呱。

謝詩瑩自抵達邊境之後,一路上便遭遇了無數危險,邊境戰場,宛如是絞肉機一般的所在,戰爭的殘酷與慘烈,震撼著謝詩瑩的內心。

在那裡,殺敵就是唯一,任何手段法門,都是為了殺戮,為了以更快的效率,儘可能多的斬殺敵軍!

戰場,殺戮之地,想要在那種地方活下來,謝詩瑩也必須融入其中,將劍之殺性,徹底磨礪出來!

謝詩瑩花了不少時間,才適應邊境的戰鬥烈度。

這個過程中,她不知多少次陷入絕境,幾乎被殺死,但她都是頑強的活了下來,而這個過程中,她越戰越勇,實力不斷提升,並且每一步,都是堅實無比!

半年之後,謝詩瑩開始深入妖國邊境戰區,並且隨軍突襲妖族駐地,自身磨礪變強的同時,也積累下了赫赫戰功!

如今,邊軍還有她的編製,軍功累積,達到了兵長的軍銜。兵長,可以率領千人規模的戰鬥序列,職位可絕對不低!

當然,她用的是假身份,南方邊軍並不知道她來自謝家,而且她也冇有帶兵打仗,而是屬於特彆戰力,算是單體的戰鬥序列。

類似的特彆戰力在邊軍並不少見,各家派去曆練之人,或者一些獨行的強者,狩獵妖族的獵妖人等,很多都是這個範疇。

這也是邊軍實力的一大組成部分!

說歸正題,一個月前,謝詩瑩隨軍突入敵後,擊潰了妖軍一處規模巨大的前進基地,戰果斐然,重挫妖軍。

而在那裡,謝詩瑩得到了一個情報,妖族有數位新王進入了邊境地帶,不過不是參戰,而是尋找一處妖族大能的葬地。

呱呱破解了上麵的資訊,然後謝詩瑩便冇有返回邊境長城,而且選擇脫離軍團,自己前往那處葬地。

過程險象環生,不做贅述,反正是一路死戰,謝詩瑩也不愧是林辰的徒弟,在絕境中不斷提升,最後加南的將三尊妖族新王斬殺!

戰績極為傲人!

而後,謝詩瑩得到了那葬地中的造化!

那葬地,屬於一尊強者,生前實力達到了妖神之境。

這妖族強者很特殊,他的血脈是罕見的龍凰血,乃是龍族與鳳凰族結合的產物!

他在葬地中留下了涅槃血池,裡麵擁有龍凰二血,而在呱呱幫助下,謝詩瑩和天天吸收了血池的力量,並且都成功涅槃一次,實力境界大進,並且更為穩固!

而謝詩瑩體內,更是融入了龍凰二血!

如今的她,更像林辰的弟子了,連血脈都相似!

而呱呱自己,則是吃了那妖族強者留下的龍凰妖丹,那之後,呱呱就陷入了沉睡,直至現在才醒過來。

不過看得出,收穫很大!

“小瑩,這次有信心嗎?”呱呱問道,它當然知道謝詩瑩是回去赴約的。

“我會贏的”,謝詩瑩堅定的道。

大半年來的邊境拚殺,讓她心性也有了許多變化,她更為果決,更為堅定。

她是林辰的弟子,怎可能會敗!

“也不知道林辰怎麼樣了”,呱呱道。

“師父自然是比我更強!”謝詩瑩理所當然的道,隨即,她沉下心來,調用體內的龍凰二血。

她學習林辰對龍凰二血的使用方式。

龍辰對於龍凰二血的利用,比她高明太多了,已經完全如臂指使,徹底與自身融合,而龍凰合擊,更是強大無比!

她在領悟。

她相信在抵達謝家之前,她會習得龍凰二血的使用方法的!

畢竟,她是林辰的弟子!

如此,第二日到來,謝家,賓客滿座,隻為這年輕一輩的精彩對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