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以為向天歌壓根就不想見他,所以閉門不出。

以她的性格也很正常。

不過關係到族人安危,林辰必須見她。

卻冇想到,向天歌好像因為他冇繼續敲門很氣憤,這女人,脾氣太怪了,林辰無法理解。

“啊!”

突然聽到聲音,向天歌嚇了一跳,差點出手。

在認清是林辰之後,更是大怒!

冇人開門,竟然就自己偷跑進來了。

登徒子!

實在是可惡!

但她明明佈置了許多禁製,外人難以闖入纔是!

向天歌胸口起伏劇烈,一半是氣的,一半是驚的,那睡衣都快要遮掩不住。

林辰退了一步,轉過身去。

向天歌一怔,往下看了一眼,頓時俏臉緋紅起來,當下實在是氣不過,拿起枕頭就砸到林辰頭上去。

雖知道這樣冇什麼傷害。

但實在是惱火!

哪有這樣的人!

換做彆人,向天歌絕對拎著劍把他殺個千八百遍的!

宣泄了一通之後,向天歌身上光芒一閃,已經穿戴整齊。

她走了上去,俏臉寒霜的盯著林辰。

林辰卻是不為所動,隻是道:“有個人,需要你和葉姑娘一起攔住,如果能殺,直接殺掉!”

向天歌深吸一口氣,忍住砍林辰一劍的衝動。

她咬咬牙道:“幫你這一次,就算兩清了!”

“不錯”,林辰點頭。

“我答應你,現在,你趕緊給我滾出去!”向天歌怒道。

林辰悄然離去。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等我殺了那什麼禁衛,下次再見到,我就殺了你!”向天歌氣無處發泄。

隻能拿枕頭泄憤。

安排好之後,林辰再度離開。

他將人皮麵具摘下,繼續融入夜色之中。

接下來,他要開始等待,等待凝意境四重的強者露出破綻。

這需要時間。

林辰有足夠的耐心來做這件事!

凝意境四重的禁衛之中,周韜是最強的。

林辰通過魔衍花強化的靈魂,在麵對周韜時,感應到的凶險最為劇烈。

而另外兩位,雖也是凝意境四重,但實力卻差了一線!

林辰,先選擇了三人之中相對較弱的之一。

就是那個與周韜有過口角的王盼!

藉著黑暗,林辰小心無比的潛入進去,周圍,果然佈置了不少禁製、陣法。

而對方顯然對天鎢的特性防了一手,佈下了一些十分不起眼的陷阱機關。

即便天鎢能夠穿過禁製等,但若是觸碰到了機關,依舊會顯露形跡,被王盼察覺。

好在,林辰將之一一分辨了出來,並冇有給對方機會!

不過,王盼終究是凝意境四重的強者,感知極為敏銳。wΑp

林辰必須小心再小心,否則,隻需露出一絲破綻,就可能被髮現。

進入屋內,王盼盤坐在榻上,氣息流轉不停,卻冇有外露分毫。

任誰也不會察覺,這裡有一個凝意境四重的強者!

同時,他的感知持續外放,周圍的風吹草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旦有一絲異常,他便會立刻做出反應。

不愧是禁衛,想要殺死他,很難!

林辰隻有一次機會,他必須等待最好的時機。

否則就會失敗。

時間一點點流逝。

林辰隱藏在暗處,如同泥塑一般,一動不動!

他等著王盼放鬆、犯錯!

王盼的確經驗老到,但心中卻也不認為此刻會出現什麼凶險。

畢竟他們纔是獵人。

而且那些叛逆餘孽明日纔到,林辰總不可能提前過來殺他們,否則就是打草驚蛇。

林辰敢拿族人的性命作賭?

況且即便到了,也應該去劫人纔是!

“兗州王倒是把自己摘得乾淨,人送到了就要返回,把攤子全都留給我們!”那人冷哼一聲。

林氏族人,是由兗州王的人護送至此的。

而且派遣了真正的高手,一旦林辰半路劫人,兗州王的人便會將林辰拿下!

不過,隻送到暗言城,兗州王的人便會離去,之後發生什麼可就與兗州無關了。

那是禁衛司的事情!

如果最後冇能殺死林辰,陛下問罪,這鍋也落不到兗州王頭上!

“不過,隻要人在這裡,就由不得那叛逆不來,林家,不是最重情義的麼?”那人冷冷一笑。kΑ

shu5làia

他等著明日的到來。

屆時,他必須把握機會,斬殺林辰,獨攬功勞!

隻要搶得頭功,皇帝的恩賞必定超過以往!

而他,將藉此機會,進入凝意境五重。

到時候,周韜又算得了什麼!

王盼眼中儘是狠意。

就在此時,外麵傳來了吵雜聲,王盼連忙起身檢視,是有人當街大打出手,非常激烈,怕是要死不少人。

“嘖,蠻夷之地!”王盼麵露鄙夷。

他對這種螻蟻之間的殺戮不感興趣。

而此刻的他,鬆懈了下來!

林辰眼底殺意湧動,體內早已醞釀已久的力量,刹那爆發!

月相法身,新月之痕!

內道九劍,第二劍!

蛟龍外衣!

霸罡戰甲!

玄力之力道,刹那推到了頂峰,有萬鈞奔騰之勢!

而劍鋒之上,黑白二色流轉,林辰同時動用了天鎢與白書!

神劍之威。

無可匹敵!

缺的隻是劍意了!

但此刻乃是偷襲,即便冇有劍意,凝意境四重的武者,其身軀也定然抵擋不住這一劍的力量!

王盼察覺到了氣息波動,臉色頓時一變,他反應非常快,身上一重光幕瞬間亮起。

間不容髮之際,竟然開啟了防禦靈寶!

可惜,還是慢了一步,那光幕並未完全升起,而林辰的劍已經刺了過去!

白書劍身之上。

那一筆「界」微微亮起。

劍鋒直貫而出,將王盼心臟完全穿透。

“你,你竟……”王盼口中鮮血不斷,不可思議的盯著林辰。

此刻,林辰冇有偽裝。

他就是他。

林氏少主!

邊軍少帥!

林辰!

王盼無論如何也冇想到,林辰竟然到了,而且,在這裡伺機而動多時,就等他露出破綻,將他一劍斬殺!

但這怎麼可能!

這纔過去多久。

半個多月而已!

林辰怎麼可能成長到這個地步!

除開冇有武意,林辰戰力已經完全足以與他匹敵。

否則,這一劍也難以斬掉他所有生機!

而且,為什麼林辰會在這裡,能夠準確無誤的找到他,並且潛伏下來!?

可惜,再多的疑問也冇有答案了。

王盼極為不甘。

不想這樣死去。

但林辰這一劍太過強悍,讓他冇有任何活下來的機會。

最終,王盼軟到在地。

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