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字,很厲害的,彆以為輕易就能夠鐫刻,而且,如果你隻是通過我的力量催動這枚古字的話,效果不會如你所想的那般明顯!”白書回答道。

飛行,那可是知空境的大強者才能夠具備的能力。

而對於最強隻到專術的大魏來說,知空隻存在於傳說中,從未有人達到過。

林辰長這麼大也不曾見過知空境的強者。

據說隻有世外的勢力,才擁有相應的能力,培養出知空境的存在。

而如果隻是在世俗,那麼即便擁有晉升知空的天賦潛能,恐怕也支撐不起這一路的消耗,缺乏相應的資源。

如此一個境界,強大不可量,而作為這個境界最為突出的能力,禦空飛行,自然令人心馳神往。

同時也說明,想要飛行是何等艱難!

市麵上倒也有飛行類的靈寶,但無一不是貴得讓人髮指,同時,靈活性也受到限製。

至於飛行武技之類,也是同樣的情況。

是以,任何武者都渴望能夠飛行,翱翔天空,但絕大多數都不可能做到。

林辰點點頭,也不認為輕易就能夠掌握飛行的能力。

“起碼現階段,它能夠讓我滯空的能力大大提升,並且能夠在半空移動,轉變方位,甚至,從懸崖落下都可能實現淩空滑行而不死”,林辰道。

“差不多吧”,白書道。

而其實即便隻是這樣,對於林辰來說幫助都不小,對實戰有很大加成!

“要不要,不要的話就放下”,那青年老闆有些不耐煩的道。

林辰左看右看,看了許久了,卻不決定,青年老闆已經很不滿了。

好像真能妨礙到他做生意似的。

“十枚靈晶太貴了”,林辰開口。

青年老闆有些訝異,十枚靈晶何止是貴,竟然這樣都要買?

連他自己都有些驚訝。

老實說,他覺得這塊金牌似乎有些非同尋常,或許藏著什麼秘密,但卻完全不得其解。

這種情況在交易市場其實很常見,不同的人知識麵不同,有些東西在一些人看來是垃圾,但在另一些人看來或許就是瑰寶。

“不講價”,青年搖頭。

林辰猶豫。

當然,心裡早已下定決心,彆說十枚靈晶,就是一百枚林辰也要買!

古代文字的價值,不可估量!

不僅僅關係到林辰自身戰力,同時也是讓白書徹底凝聚的關鍵所在。

林辰可還想去拔下一柄劍!

不過心中如此想,卻不能表現出來,林辰的猶豫就是說明不確定。

青年老闆張了張嘴,他很不爽林辰的猶豫,不過這是今天第一個可能會買的買家,他隻能忍著,冇有說話。

看來,需要這筆錢。

“五枚靈晶!”林辰像是艱難的做了決定。

不講價的話,太離譜了,容易被人盯上。

“不行!”青年老闆一口否決。

“我隻能給五枚,要麼你賣給彆人”,林辰也毫不客氣。

青年老闆臉色難看,但其實他心裡清楚,那個價格賣不出去的。

“好”,最後,青年老闆妥協。

林辰也不廢話,給了他五枚靈晶,將金牌收起便往外走去。

這一幕,有人看到了。

往往這種看上去是廢品,卻有人願意高價買進,都將被關注,可能就是大造化也說不定。

所以林辰剛走出交易市場,就有人迎了上來。

“小子……”

那人開口,威脅意味非常明顯。

不過話還冇說完,林辰就是一劍斬了他的胳膊。

對方甚至都冇看到林辰出手,就已經捂著肩膀倒在地上。

好狠!

不少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不敢再出手。

林辰轉入街巷,消失無蹤。

避開所有人的視線之後,林辰換裝,然後來到了紅楓院那條街道之外,隨便定了一個房間。

天色將晚,落日餘暉在天邊映照出成片的火燒雲。

林辰盤坐在房間內,他在修煉被白書補全的月相法身!

同時也在領悟那個「飛」字!

兩大力量對於此刻的林辰來說,都是提升巨大,林辰自然要在動手之前將之掌握!

月相法身。

很強。

林辰的天賦高絕,能夠短時間內入門,完成新月,但想要再進一步達到弦月的層次,卻是不容易了。

即便是林辰也感受到了困難、滯澀。

這便是七品武技!

看來,還需實戰,在戰鬥之中提升!

至於「飛」,林辰藉助白書的力量,開始領悟其中的武道。ia

如之前那樣,他“看”到了昔日創造這個字的強者。

將禦空飛行一道,修煉到了極高的層次,速度之快,難以衡量,甚至達到穿越虛空一般的效果!

實在是驚人!

這是藉由「飛」的武道,觸及至高的空間法則了!

可見昔日那位存在到底有多強!

當然,林辰暫時不可能達到那種程度的。

他費儘心力,最終也隻是將「飛」字鐫刻在了白書劍身之上!

但也是巨大的提升了!

而隨著「飛」字鐫刻成功,白書的身形變得愈發的凝實,四肢都已經如同實質一般。ka

shu五

隻有臉以及胸腹還是帶著虛淡。

快了!

林辰眸光閃動,感受到了白書力量的提升,相信再有幾個字白書就能徹底凝成。

到時候他將拔出第三柄劍!

與此同時,黑龍盤旋而出,吞噬了林辰所購買的所有妖丹。

加上之前那些。

龐大精純的能量衝擊著林辰的境界壁壘,並且,一舉衝破!

千鈞境四重!

林辰站在了這個高度,而玄力之力道再度提升,近乎有了萬鈞的感覺!

另外,這些妖丹之中不少乃是屬於蛇類,黑龍自身得到的好處也不小。

天鎢的力量也在穩步提升著!

劍身徹底凝實不過是將這神劍的力量解放而出的第一步而已,僅僅隻是皮毛!

等到哪一天,林辰能夠將神劍真正從丹田之中抽出,而不是玄力所凝聚的劍,那時候威能纔是滔天!

當然,林辰也清楚,想要達到那一步,隻怕冇有獵殺龍族,吞噬龍珠,是做不到的。

急不得!

“不管怎樣,此刻是我能達到的最強,也該讓他們付出代價了!”林辰站了起來。

體內的力量,隱而不發。

卻如同醞釀著的火山,一旦爆發,將是無比可怕的!

林辰身上,籠罩著一重黑影。

許久冇有動用的天鎢之力,此刻,不用繼續隱藏了。

他悄無聲息的從房間離開。

消失在夜色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