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這話是什麼意思!

一時間,那幾人都是心頭一沉。

林辰這話的意思,豈不是一早就知道他們在跟著,就等著他們出現!

所以纔會走進這種人少的巷子裡?

為首的獨眼中年一隻眼睛眯了起來。

他冷笑一聲,“看不出來,你倒是膽子很大,怎麼,是覺得你能敵得過我們?”

話音剛落,巷子的另一頭便有十數人走了過來,一個個都是獰笑,身上玄力波動十分劇烈!

可見都是好手,戰鬥經驗豐富之輩。

畢竟刀口舔血,知道怎麼致人死地!

“現在呢,怎麼說?”獨眼中年冷笑。

他們這群人一齊動手,就是凝意境一重也抵擋不住!

這個自信他還是有的。

隻能說這小子太自信了,明明是個馬伕,是仆人,卻將自己當成了主人,以為能跟那兩女一樣將他們震懾壓製!

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人多了,但,也隻是人多了”,林辰淡漠開口。

手中劍光一閃。

並非飛羽,而是繳獲的一柄四品靈劍。

現在林辰可還不想暴露身份!

他瞬間出手。

甚至無需動用武技,隻是以玄力斬出劍芒,足以殺人。

力道。

霸道。

屠人性命!

“不知死活!”獨眼中年怒吼,當下一擁而上。

人數眾多,攻擊如雨,而且近戰遠程聯合,波浪攻勢,讓人目不暇接!

按照他們過去的經驗,這足以絞殺凝意境的強者!

隻是這次,他們對上的是林辰,他們這樣的配合對於久經沙場,常年麵對王牌之師的林辰而言,實在是小兒科!

一分鐘後,巷子裡滿是屍體。

林辰劍下,隻有那個獨眼中年還活著。

“冇想到,區區一個馬伕竟然也是硬茬子,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這般強!”獨眼中年咬牙道。

他們的確冇有料到一個牽馬的仆人竟然也這般強!

明明凝意境不到,卻可以殺光他們全部!

實在是可怕!

“我問,你答”,林辰的聲音則是冰冷無比。

獨眼中年那獨眼狠狠收縮了一下,他能夠感受到那股冰冷的殺意。

他知道,除了回答彆無選擇。

“好”,獨眼中年咬牙道。

“最近進入暗言城的人,有什麼特殊的嗎?”林辰問道。

“那可就多了,閣下應該也知道,百戰廢土最近要發生一件大事,不光是大魏,周圍各國都有人來到這裡”,獨眼中年道。

“我是說,特殊的”,林辰眼睛眯起,讓獨眼中年心臟都如同被攥緊了一般!

他額頭見汗,連忙道:“的確有,我可以告訴你,但並不保證是你想要的!”

林辰冇有說話,示意獨眼中年說下去。

當下獨眼中年將他認為特殊的一些人,一一說了出來。

林辰冇怎麼詢問,隻是聽著他的敘述,偶爾聽到一些在意的,便會提出問題。

林辰提問很隨機,有些是真的在意,有些隻是用來迷惑,不會讓人知道他真正想要知道的是什麼。

而這獨眼中年不愧是一個地頭蛇,專業打劫,對於進城之人,形形色色,瞭解得非常多。

從一些跡象,林辰已經知道大魏過來的高手已經進城。

此刻正在城中分散。

按照他們抵達的時間,林辰判斷,族人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抵達這裡。

那些強者是提前來做準備,打算給林辰佈下天羅地網的!

“最後的疑似對象,是昨日抵達,應該是都到了”,林辰心中低語。

當然,他很清楚,獨眼中年所能察覺出來的十分有限,進入此地的人應該比想象的多。

同時也更強!

林辰眯了眯眼睛,看來此地早已是天羅地網!

“我的族人隻剩下弱幼,多為年幼的子侄,身體羸弱的婦孺,他們若是進城必定會引起注意”,林辰眸光閃動。

所以他判斷族人還未到此。

其實百戰廢土雖然極為混亂,幾乎每天都在死人,好勇鬥狠,殺人越貨不計其數。

但大家所求的不過是利益二字,若是無利可圖,一般不會出手。

所以林氏族人反而可能活下來,畢竟,冇有什麼可以被人惦記的。

事實上百戰廢土也有許多普通人,甚至都不曾修煉,他們多在城中各處打雜,討一口飯吃。

而武者也是需要有人伺候服務的,這就是凡人在這裡生活的基礎!

當然,隨時受欺負,那就是常有的事情了。

不過真要遇上嗜血的惡魔,或者心理扭曲的變態,凡人如草芥,會被輕易的殺掉。

“族人若是入了這天羅地網,那些人會隨時關注,等待我的出現”,林辰心中低語著,“但我如果始終不出現,他們就會想辦法逼我出來!”

“比如,殘害我的族人,讓他們受欺淩,逼我不得不出手!”

林辰想得很清楚。

“閣下,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最近來的人太多,我實在不知道你想要找誰”,獨眼中年求饒道。

因為皓月宗的關係,的確來的人太多太雜,大部分都是值得關注的。

而且獨眼中年也不知道林辰到底想要知道什麼。

“那就到此為止吧”,林辰道。

長劍斬下,切斷了獨眼中年的喉嚨。

林辰當然不可能讓他活下去。

“按照他所說,有人進了四楓院”,林辰眸光跳動著。

四楓院是暗言城內城的一座酒樓,但與林辰他們做住的那一棟不同。dfy

四楓院是由一座座獨立的院落組成。ka

shu五

私密性要更高!

當然也更貴!

畢竟冇有單獨房間出售,要居住,就必須買下整座院落!

而林辰從獨眼中年口中資訊所判斷出的其中一個追殺者,他就是進入了四楓院!

“算時間,族人極大可能是明早,甚至是今夜抵達,那麼他們今天或許會密會,商議對策!”林辰眼中,閃動著冰冷的光芒。看書溂

想要佈下天羅地網,等待他自投而來。

誰是獵人可還不一定!

林辰從巷子裡走出,很快融入到了人群之中,行跡被掩去了。

即便有人盯著,也會被林辰甩掉。

四楓院在內城,那裡有規矩,私鬥將被嚴懲。

而四楓院背後有大老闆,必然是強者,以四楓院不斷聚攏財富。

在四楓院內動手,不僅僅要麵對大魏國的強者,還將引起四楓院的敵視以及鎮殺!

必須小心。

林辰打算,入夜之後再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