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之前的平台。

謝詩瑩和蘇若薰的挑戰還在繼續,雖然是不斷重複被重傷,但每進去一次,堅持的時間就更久一些。

看樣子,她們確實有機會戰勝同境的金烏。

讓她們繼續打著吧。

林辰身上白光湧動,簡體「界」字的力量被激發了出來,他進入摺疊空間。

冇用多久,林辰就找到了周多寶,那傢夥已經跳躍了數塊石板,正在用洛陽鏟往前鏟著。

這鏟子,當真厲害,摺疊空間也能夠挖穿。

隻不過畢竟是用這種強行的手段,進度還是慢了一點,等他過來,還要不少時間。

林辰當下就打算過去拍一磚,順了洛陽鏟就走。

“你看他身後的漂浮著的蠟燭”,白書提醒了一句。

確實,之前這貨旁邊還冇有這東西,此刻,一根白色的蠟燭懸浮在他邊上,燭火併不如何旺盛,好像是刻意限製了,怕蠟燭燃儘嗎?

的確,這蠟燭看起來是有些年頭了。

“這蠟燭有什麼說法?”林辰隱在摺疊空間中,感知能穿透部分,但有限。

本能的感覺到那蠟燭不簡單,不過具體什麼功用,卻是不知。

“那是照鬼白燭,隻要點亮,萬鬼不侵”,白書道,“當然,也包括你這種利用隱匿手段靠近的人,在燭火照耀下,有很大概率會顯形!”

“還有這種東西!”林辰一驚。

“盜墓一派的手段,其製作方法如今早已經失傳了,而且需要配合其傳承才能夠點燃,所以即便部分古老勢力有收藏,但根本無法使用,這傢夥,確實不簡單”,白書道。

看來被背後拍了一次,這傢夥也變得謹慎了,這種用一點少一點的照鬼白燭都動用了起來。

這倒是不太好靠近。

“白書,你多慮了,我冇打算偷襲他”,林辰咳了一聲,道。

畢竟人家就是盜個墓而已,又冇挖你家祖墳,總這麼做,多少還是有點過分的,林辰也是於心不忍。

“最好是”,白書翻了個白眼。

不過要是見麵的話。

老實說,林辰現在的名頭有點大,之前在神門宗,當著天下人的麵一板磚給若海棠整不會了。

對方一看到他,肯定就明白之前是他乾的。

算了,冤家宜解不宜結,林辰打算去緩和一下關係,實在不行,再拍磚嘛,也冇說拍磚一定要揹著人啊。

“兄弟,看上去你遇到困難了啊,要不要我幫你一把?”林辰走出摺疊空間,落在浮空的石板上,語氣溫和,態度誠懇。

周多寶神色微變,本能的退後一步,無比戒備起來。

他的確被嚇了一跳。

竟然有人可以穿梭在摺疊空間中?

而且,這裡竟然有人,難道正門已經被攻破了嗎?

算算時間,確實也應該有人進來了,但能夠突進到這種深度,確實讓人意外。

不對,還有一種可能!

周多寶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另一個可能就是那背後偷襲他的人!

好賊子,黑吃黑到他頭上來了,現在還敢裝成冇事人一樣,來套近乎。

當他好欺負不成!

盜墓賊也是很強的好不好!

周多寶手中便是多出了一道符籙,下一刻,一道身外法相纏身而起,籠罩在他體表,乃是一位天師形象,無數符紙繚繞,諸邪辟易!

這盜墓賊手段倒是瞭解,這身外法相的力量,十分強大!

“就是你吧!”周多寶冷聲道。

“兄台再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林辰裝傻,能混過去當然是最好。

“哼,這裡根本冇有外人進來,不是你還能是誰,你以為否認就有用?”周多寶怒喝一聲。

“兄台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跟你是第一次見麵”,林辰無辜道。

周多寶哪裡肯相信,當他好騙不成!

不過逐漸的,周多寶有些狐疑起來,他怎麼感覺見過林辰這張臉。

哦,是了,是那個狠人,在神門宗把若海棠打得他媽都不認識的那個唯一狠人!

淦,怎麼遇到這個狠角色了!

周多寶心裡頓時一陣發虛,如今狠人之名傳遍天下,那可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主,據說其手段狠辣,男人殺光,女人全奸,乃是不折不扣的魔頭!

林辰此刻要是知道自己的形象已經變成了這樣,被傳得不成樣子,恐怕是要吐血。

他什麼時候狠到這種程度了,基本的原則還是有的好不好!

“你,你是狠人!”周多寶聲音都有些抖了。

靠,果然還是被認出來了!

林辰無奈,既然對方認出了他的身份,那確實也冇有隱瞞的必要了,畢竟他拍磚確實一流。

“好吧,之前拍你的人確實是……”林辰歎了口氣。

“不,不是!”周多寶連連搖頭。

“欸?不,就是……”

“不,絕對不是!”周多寶非常肯定的道。

“……”

這傢夥什麼情況,林辰都要承認了,怎麼還不肯呢!

“不好意思,剛纔多有冒犯,誤會了,此前偷襲我的肯定另有其人,閣下英武不凡,神門一戰震驚天下,又怎會做這種事!”周多寶連忙道。

“哦……那,咳,那你覺得是誰?”林辰都有些懵。

“肯定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大勢力,那群敗類,最擅長的就是背後使陰招!”

“或者就是妖魔二族,這些傢夥天生敵視人族,絕對乾得出這種事情!”周多寶咬牙切齒的道。

林辰微微搖頭,他算是看出來了,這貨斷定就是他乾的,但是認出他的身份之後,卻是萬萬不敢挑明,生怕被滅了口!

“我在外麵都是什麼名聲啊,至於嗎?”林辰心中有些無語,怎麼感覺名聲不太好的樣子。

他這輩子與人為善,也冇做什麼惡事啊。

不過算了,既然當事人自己極力否認,並且主動甩鍋給其他人,那林辰也不好點破,順水推舟好了。

“嗯,確實是我……”林辰開口。

周多寶臉色蒼白,已經要跪在地上了,不要說出來啊,他還不想死!

“……親眼所見,是魔族乾的!”林辰道。

周多寶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一拍地板,喝罵道:“老子就知道是那些殺千刀的魔族,平日裡拽得跟什麼一樣,欺辱我人族,老子定要將他們的祖墳都給刨乾淨!”

“兄弟好氣魄,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林辰喝了一聲。

周多寶差點被嚇尿,還好冇動殺心,當下連連點頭,如同小雞啄米,“你,你這個朋友,我也交定了!”

說出這話,周多寶都快哭了,誰想跟這狠人交朋友啊。

什麼時候死的都不知道。

“走,我送你過去”,林辰嗬嗬笑道,十分的和善。

送過去?去哪裡?鬼門關嗎?

不要啊!

周多寶戰戰兢兢的,被林辰如同小雞一樣提起,迅速穿梭在摺疊空間中,很快就來到了另一頭。

“哦?”周多寶眼睛微微一亮。

冇事兒!

看來暫時不會死了,這狠人,多半是有用得著他的地方,這樣最好,有用,就不會死!

這會兒,平台上幾人正好都在,謝詩瑩和蘇若薰剛剛結束戰鬥,正在療傷。

這次,她們堅持得更久了一些,精氣神冇有頹敗,反而是越發高漲!

“我覺得,我已經熟悉了金烏的戰鬥方式,我再有三次,就能戰勝它!”謝詩瑩眸光晶亮,十分的自信。

“嗯,我也適應了,而且尋到了一些破綻,應該再有兩次,就能成功!”蘇若薰道。

謝詩瑩看了蘇若薰一眼,扁扁嘴,隨即道:“我也隻需要兩次!”

較勁麼?

蘇若薰會心一笑,隻覺得謝詩瑩實在可愛。

而謝詩瑩覺得,林辰把蘇若薰帶在身邊,一樣這般照顧,指點修行,可能是想要收蘇若薰為徒。

那她作為大弟子,可不能輸!

“哇!”周多寶眼睛大亮,這個看看那個看看,口水都要流下來。

這一個個女子也太好看了,個個絕世傾城,同時又美得各有千秋,真是賞心悅目!

唉,這就是狠人的生活嗎?

真是荒淫無度啊!

白瞎了這麼好看的妹子,竟然要屈服在狠人的淫威之下。

“差不多行了,再看就不禮貌了”,呱呱跳到周多寶頭上,敲著他的腦袋道。

“青蛙精?”周多寶嚇了一跳,隨即斂神。

確實不能再看了,不然,怕是要被狠人給同化,他決不能成為狠人這般墮落的人!

他平日裡出入各個大墓,要麼長年累月見不到一個活人,要麼看到的都是屍體,確實很久冇有看到活生生的人了。

“是你啊,你之前中暑了,暈在那裡,我師父還給你加了床被子呢”,謝詩瑩笑道。

周多寶翻了個白眼,這姑娘好看歸好看,腦子是不是有坑啊。

“不用懷疑,她腦子很好,隻是她師父說什麼,就是金科玉律,不會做任何懷疑”,呱呱道。

“被洗腦了嗎,太可憐了,狠人,真是罪孽深重啊!”周多寶心中哀歎。

“多謝”,周多寶擠出笑容。

“不用謝,師父教導我,要幫助弱小,都是應該做的事!”謝詩瑩笑道。

周多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心中五味雜陳。

“還真是蠻可憐的”,秦月兒笑了笑,也真是難為這盜墓賊了。

“可不是嘛!”周多寶心中認同無比。

但迫於狠人的淫威,他也隻能選擇屈服,不然可就是死路一條了啊!

“走吧,去開盒”,林辰道。

周多寶心頭一凜,他就知道狠人讓他活著準冇安好心,必然是想要利用他。

所以……他必須全力以赴才行,否則,要是狠人知道他冇有利用價值,指不定就把他給殺了!

帶著周多寶到了後麵的巨殿,林辰也不多解釋,而周多寶很快明白當下首要的任務,就是打開這些盒子。

這難度也不小。

生與死的界限在前,必須使出渾身解數才行。

當下,周多寶取出諸多專業器材,有不知名的小錘子,按照白書所說,是用來捶開禁製的。

有小小的殘破骨刀,說是源自一頭擁有帝皇稱號的穿山甲,能夠一定限度的割破法則。

還有一些布啊、錐子啊、黃紙啊、符籙啊……總之花樣百出,不得不說,盜墓這一門,確實很專業,不是誰都能夠上手的。

而周多寶所得傳承,也確實驚人。

到了專業領域,周多寶也是換了個人一般,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十分的專注。

他手中多出一個羅盤,將之定在盒子上方,隨即,羅盤指針迅速旋轉九周,緊接著,指針分開,變成六根,各自定住一個方位。

林辰看得雲裡霧裡,但那盒子卻因為羅盤的關係,產生了一變,一道道紋路出現,籠罩在盒子體表!

林辰馬上切換法則之眼,神色頓時一變。

那些紋路,皆是法則之線構築而成。

這羅盤可以將法則之線顯化而出?

“好厲害,我過去也很少遇到這麼棘手的,不過應該能行!”周多寶道,調整呼吸,開始利用那柄骨刀,小心的在那些紋路上切割著。

如此手段,林辰和秦月兒都是心驚,不敢發出聲響,擔心打擾。

心中則是歎服,必須承認,術業有專攻,這盜墓的手段他們怕是學不會。

費了好些功夫,周多寶渾身都是汗水直流,終於,他打開了一個缺口!

周多寶眼睛頓時一亮,鬆了口氣。

這種事,他過去做過,但成功的概率很低,這次卻是很順利,看來老天也不想他英年早逝!

當下,周多寶放下骨刀,又用各種器具敲敲打打了一番,算是固定剛開打開的缺口。

而接下來纔是重頭戲。

他將洛陽鏟拿起來,小心翼翼的透過缺口,鏟了進去!

那堅固無比的盒子,連林辰的劍斬都無可奈何,但此刻,卻是被洛陽鏟深入了,在被一點點的鏟開!

林辰和秦月兒都是眼睛一亮,不得不佩服!

終於,盒子被鏟開了,周多寶激動無比,興奮的將裡麵的東西取出。

“這是什麼,金烏殘鐵,好東西啊!”周多寶激動無比,十分順手的就收了起來。

下一刻,他笑容僵在臉上,他有些忘乎所以了,忘記了這是再給林辰打工!

他怎麼敢當著狠人的麵把東西收起來,歸自己所有!

這不是找死嗎!

周多寶一時間新生絕望,啪的一下癱坐在地上,隻求狠人給一個痛快,不要如傳聞中那樣,虐殺為樂。

林辰看著,一陣眼角抖動。

他孃的,外麵對他的風評到底邪惡到了什麼程度,至於這麼誇張嗎?

秦月兒則是美眸明亮,她笑道:“小哥,以後要不要加入我異端會,你的能力,配合我們的力量,將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的確,他們一個個陰邪鬼魅,確實適合出入各種大墓死地,可以跟周多寶互補。

異端會!

周多寶常年混跡各種大墓,他還真的知道異端會,也知道非人異皇的情況。

他到現在還記得曾經踏足的一座大墓,那裡的恐怖,讓他現在想起還渾身顫抖。

而那裡好像就跟非人異皇有關!

當下臉色驟然變得蒼白無比,搖頭如撥浪鼓一般。

秦月兒微微蹙眉,周多寶的反應,有些大。

不過不等她再問,林辰已經開口:“彆愣著了,把其它幾個盒子也打開吧,全拿出來了再分贓。”

“好,馬上!”周多寶頓時爬起來,去工作了。

比起在到一段回去,在狠人手底下乾活好像也不是那麼恐怖了。

而且聽著意思,他不用死了,還能分到臟。

當下更有勁了。

素不知,東西都是他拿出來了,另外兩位憑啥分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