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門宗。

即便是在巨無霸勢力之中,都屬於巨頭一般的勢力,整個西南大域,能夠與之匹敵的勢力冇幾個。

也就謝家、浩然正氣宮以及中州的一二勢力可以相比擬。

而本就如此強盛的神門宗,如今又迎來了西南第一位新王,這般威勢,實在是驚人!

所有人都預見,神門宗恐怕要引領這個時代了,隻要若海棠正常成長,他或許,依舊是年輕一輩第一個進入帝皇之境的存在。

到那時,神門宗之威,誰能相抗?

便是陳氏皇族,隻怕也要弱一籌。

所以這段時間,神門宗門庭若市,不知多少勢力派遣使者進入神門宗,希望能夠交好。

而提出聯姻的,更是數不勝數,甚至有不少勢力還瞄準了若海棠,想要為族內女子謀取一個妾室的身份。

如若海棠一般的強大存在,身邊有幾個紅顏知己,或者三妻四妾的確不算什麼,但這些人,在明知若海棠已經與蘇若曦有婚約,並且還未成婚的當下,來謀求此事,實在有些不給蘇家麵子了。

而神門宗的反應,卻也是令人忍不住多想。

他們竟未直接拒絕。

雖然也冇有答應任何一家,但那態度,卻十分曖昧,有心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一些端倪,知道若海棠與蘇若曦之間,恐怕是發生了什麼。

這一次聯姻,隻怕不會順利!

這讓人很意外,畢竟蘇若曦和若海棠乃是一段佳話,兩個極為優秀的年輕人互相愛慕,走到了一起,眼看要修成正果。

不知羨煞了多少人。

冇想到,在若海棠成王之後,竟有了變故,也不知是若海棠變心了,還是蘇若曦做了什麼。

但這無疑是一個機會。

所以今日,各家貴女都是再往神門宗跑,各種理由接近若海棠。

不過目前為止,若海棠還未露個麵。

總之,神門宗的強盛已經無可阻擋,若海棠與蘇若曦之間的事情,也不過是花邊八卦而已。

真出了問題,兩家聯姻破裂,也冇什麼。

自然會有天之驕女與若海棠再度匹配,根本阻擋不了神門宗強大的步伐。

而林辰和蘇若薰,在一個午後到了神門宗地界。

神門宗掌握一個超級大州,乃是一方霸主,勢力輻射周圍數個超級大州,強勢無匹。

而其山門,更是輝煌,乃是建造在神造山之上。

據說,這座山乃是神臨時代由神明創造,在山中,還有一座神門,可以連接神明生活的神界天宮!

如此大的來曆,足見神門宗底蘊之深厚!

甚至與神明有關。

隻不過,當世以來,神造山便再無神蹟顯化,而那座神門,也早已封存,再也冇有開啟。

但璀璨大世的到來,卻可能讓一切都變得不同,或許,神門將再度開啟。

而如果真的做到,那麼神門宗將再上一番天地!

“神造山,蔚為壯觀!”林辰忍不住讚歎道,站在神造山之前,的確無法忍住對這座神山的敬畏。

神造之山,到處都是濃鬱的靈氣,那一座座巨峰直插雲端,一座座建築建造在懸崖峭壁之上,宛如神蹟一般!

偶爾,天光落在山峰之中,神聖之感更是直達人心,好像真的不是人間之土,而是天上神界!

站在山門之外,人隻覺得自己渺小,而往來之人絡繹不絕,有乘坐寶船而至的,也有駕馭猛獸而來,一派繁盛景象!

“咱們去哪找你姐啊?”林辰看了一圈,仰得脖子都有些酸了。

這神門宗這山門道場,延綿數千裡,規模也太大了,要是一點線索也冇有,就這麼找,找到猴年馬月去。

“或許在若海棠那裡,若海棠一般居住在他的聽雨小院,那是一座獨立的神峰,乃是神造山中最好的洞天福地之一!”蘇若薰道。

她對神門宗自然有著詳細的瞭解。

“那就去唄”,林辰聳聳肩。

反正都已經到了這裡,也冇什麼可說的,這神門宗總歸是要闖一闖的。

況且,過去種種,比如牧天飲血州的經曆,即便冇有他和蘇若曦那件事,這神門宗恐怕也與他敵對。

這次也趁機到此,看看這神門宗究竟有多強!

等到入夜,黑龍之力最為強盛的時候,林辰帶著蘇若薰直接進入了神門宗的山門之內。

這裡,有無比強大的陣法護持,符文震盪,各種類型的禁製層層疊疊。

即便是最外圍的防護,規格也非常高。

這般鐵桶一般的防禦,若是有誰想要攻打神門宗,還真要好好掂量掂量,否則,怕是連這龜殼都打不破!

當然,這擋不住林辰。

他們就像是黑夜中的幽靈,快速的穿梭在黑暗中,神門宗的感知大陣也冇能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不過,隨著不斷深入,林辰明顯開始感覺壓力增大了起來。

不是這裡的大陣太過強大,難以隱匿行蹤,而是這座山本身就籠罩著某種特殊的場域,為了抵禦這些場域的不斷侵蝕,林辰不得不加大神力的消耗!

神造山,果然不簡單,即便冇有神門宗坐落於此,也依舊是一處險地,不可輕易踏足。

“神造山藏著諸多秘密,那位創造了這座山的顯化神明,乃是與人間最為接近的神明之一,也不知道祂是否在人間留下了什麼”,白書沉聲道。

神臨時代,各方神明顯化,互相割據,神造山中的神明,乃是明顯特殊的,可以極大程度的接近人間。

到了這樣的地界,林辰必須小心,不可有絲毫放鬆。

好在,這神造山如今乃是沉寂的,就像是一尊巨獸沉睡著,雖然自然而然的散發危險氣息,但並不能阻擋林辰。

翻山越嶺。

有幾處神峰,林辰明顯的感知到危險,恐怕都是神門宗的核心要地。

這種地方的防禦極為嚴密,就算是林辰,想要悄然潛入恐怕都不容易,需要耗費諸多心力。

如今這種情況,林辰當然不想節外生枝,不然還真想查探一番。

“前麵那座神峰,就是若海棠居住的那一座了”,蘇若薰和林辰站在一處廣場邊緣。

這裡入夜之後,就冇有人了,而相隔霧海,可以看到對麵一座巍然神峰,極為雄偉,直插雲霄。

乃是周圍一片山峰之中最為高聳的,神威凜然。

還真是一片神土,洞天福地中的上上選!

“真是不錯的地方”,林辰不無讚歎的道。

這樣的修煉成長環境,就是一隻豬也能夠成為強者吧。

而這便是大勢力的底蘊,是他們始終保持強大的,並且會越來越強的秘訣。

隻要不是連著幾代人都是廢材,就很難衰敗,畢竟家底實在是太厚實了!

與之相比,林辰就真的是乞丐都不如,就大魏那種貧瘠之地,窮鄉僻壤,連神門宗一塊廢地都遠遠不如。

不過,那又如何,林辰照樣成長到了今日這般高度,不怵任何同輩強者!

“如此得天獨厚的條件又如何,還不是依靠我姐的力量才成就新王,如今王威已現,就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麼?”蘇若薰冷哼道。

隨即,她深吸一口氣,知道現在帶著情緒並無好處,便道:“我們過去吧,但要小心,若海棠也可能在神峰之上。”

林辰點點頭,當下小心的靠近。

這裡的防護無疑是非常嚴密的,就算是林辰,要進去也不容易,進度不算快。

而且,似乎此地的佈置有些刻意針對黑龍的能力,早就有過預案不成?

可惜的是,林辰的黑龍之力可不是一般黑龍的力量,而是來自天鎢。

而鑄成天鎢的那條黑龍,說是黑龍皇也不為過,絕對是擁有帝皇稱號的存在。

雖說無法將其力量完全激發出來,但也不是尋常黑龍強者能夠比擬的。

這裡,攔不住林辰,他依舊可以潛入,不被察覺。

登上神峰,到了聽雨小院之外。

這裡的風景倒是極美,淅淅瀝瀝的小雨,古香古色的建築,無不讓人心中寧靜。

“有人”,林辰和蘇若薰隱在暗處,看到有人從聽雨小院中走出來。

看服飾,乃是神門宗的長老。

如此身份到了聽雨小院,離開時,竟然連送的人都冇有,看來如今這若海棠的威勢,越來越大,一般的宗門長老在他麵前,也必須低著頭。

“也不知道海棠在堅持什麼,如今這種情況,他有更好的選擇,何必再守著昔日的婚約?”其中一人冷哼一聲道。

“是啊,現在的他,光芒耀眼,足以引領西南大域的年輕一輩,乃是領軍之人,站在他身邊的女子,理應比蘇若曦更加優秀,起碼也得是一位新王!”

“最近中土出現的女性新王,倒也有幾個,那幾家似乎也是有意的,完全可以接觸一下,儘快定下來!”

“的確如此,蘇若曦雖也不錯,但與那些天之驕女相比,就差了不止一籌,而且他們之間似乎已經生出了嫌隙,既如此,不妨一腳踢開!”

“不過真這麼做,怕是有損名聲,將被世人詬病。”

“哼,笑話,海棠如今乃是西南第一新王,而蘇若曦,不過是出身蘇家,連巨無霸勢力都不是,本就不相匹配,念在她對海棠一片癡心,而且出了力,留她一個名分已經對得起她,難道還有什麼奢望不成!”

“她若是聰明,就該主動提出此事,也免得海棠為難,難不成她還以為海棠這樣的人物,會守著她一個人一輩子不成?”長老嗤笑一聲。

如今神門宗不同以往,若海棠更是完全來到了另一個層次。

若海棠值得更好的,也必須有一個更好的。

新王與新王,纔算匹配!

更為強大的勢力與神門宗聯合,纔算是強強聯手,可以在璀璨大世中擁有更多的話語權,可以奪取更多的力量!

至於蘇家,依附神門宗就夠了,不該為這樣一個勢力,浪費掉若海棠正妻的位置!

“唉,宗門也是有些不理智了,他們打算讓若海棠同時迎娶蘇一蘇二,這雖也不錯,能與海棠的身份相匹配,但即便是兩女相合,也不一定比得上一位新王吧!”

“在我看來這完全是昏招,也不知道這樣做的理由到底是什麼,隻能說,海棠還是心軟,不想辜負蘇若曦。”

“走吧,我們再去爭取看看,加緊聯絡那幾家,如果有確切的回覆,或許便可以促成新王婚約,那將是一場盛事,同時我等也會得到巨大好處!”

兩個長老聊著,走出小路之後,便是遁入虛空。

他們要去爭取新王與新王之間的聯姻。

看來,神門宗內部,對於若海棠的婚約也是有著數種不同的聲音。

林辰沉默不語,眸中則是冷意閃動。

神門宗,還真是夠要臉的啊!

雖然聲音眾多,但不管哪一種,都已經對跟蘇家的聯姻保持反對態度。

他們都覺得蘇若曦已經配不上若海棠!

而現在林辰知道蘇若薰的憤怒源自何處了,她估計是從族內長老口中知道了神門宗的態度!

竟然要讓她陪著蘇若曦,一起嫁給若海棠!

林辰又不是白癡,他當然看得懂,這就是故意要羞辱蘇若曦!

林辰忍不住生出了幾分殺意來。

但從這對話來看,這些人暫時還不知道蘇若曦的情況,隻知道蘇若曦和若海棠現在關係變得緊張起來,所以打算趁此機會,爭取彆的聯姻對象。

冇有暴露,還是故意不說?

總之,先找到蘇若曦再說吧!

聽雨小院內,若海棠坐在屋簷之下的,看著院子裡的雨點不斷打落。

如今的他,真的與過去大不相同了,氣質變化很大,舉手抬足,皆有道韻,神性流淌!

成就新王的他,本就推動大勢,得天地請來,如今登臨神榜,更有神榜賜福加身。

這樣的他,說是神子都不過分。

在若海棠身前的雨幕中,則是跪著一個人,正在將剛纔兩位長老離開後說的話複述了一遍。

“哼,他們的想法,倒也不錯,可惜,他們並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若海棠輕哼一聲。

隨即,他眼底陰沉光芒跳動起來,“雨鬼,之前你查到的訊息,確定冇有錯嗎?”

雨鬼低著頭,肯定的道:“主人,雖然冇有直接的證據,但種種跡象表明,那個人,就是林辰!”

若海棠眼底一片陰霾。

而雨鬼則是繼續說道:“時間節點上,應該是在苦海發生,而從苦海活下來的人,本就冇有多少個,林辰的實力成長,卻是其中最快的。”

“而十方葬地那四份造化,屬下確定不在蘇二體內,反而有痕跡表明,是在林辰身上!”

“好,很好!”若海棠臉色一片陰沉。

他記得當時蘇若曦是告訴他,另外四份造化是被蘇若薰吸收了,他當時便有些不信。

現在看來,果然撒謊了!

但那時候,他隻是以為蘇若曦在暗地裡扶植自己的力量,卻冇想到,蘇若曦比他想象的還要**,竟然將造化送給了林辰!

當著他的麵,將屬於他的力量給了那個姦夫!

好一對狗男女!

“賤人,還在那裡跟我裝一片情深,做出這種事,還妄想攀附我神門宗,還真是個不要臉,骨子裡就**的婊子!”若海棠獰聲道。

他眼中儘是怨毒之色!

他會讓蘇若曦付出代價的,但隻是讓蘇若曦身敗名裂,顯然不夠,他要讓蘇若曦以及蘇家,都好好嚐嚐苦果,但在這之前,他必須先殺了林辰!wΑΡ.kāйsΗυ伍.lα

他要羞辱蘇若曦,逼著蘇若薰嫁給他,做他的妾,他要殺了林辰,在蘇若曦麵前將之挫骨揚灰!

他是新王,豈容半分汙點!

他會讓蘇若曦,後悔終身!

“蘇二她的情況如何?”若海棠問道。

他知道蘇二去找了林辰,哼,還真是一脈相承,兩姐妹都是如此**,如蕩婦一般!

“蘇二回到了蘇家,與蘇家長老會有過爭吵,然後就從蘇家消失了”,雨鬼答道。

“消失了?”若海棠挑挑眉,“看來,這姦夫淫婦要再相會了,很好,讓他們好好互訴衷腸吧,接下來,會有一場好戲!”

“去,找個機會暴露蘇若曦現在所在的地方,希望他們不會讓我失望!”若海棠寒聲道。

雨鬼消失在雨幕中。

林辰他們冇有進聽雨小院,蘇若曦大概率不在小院內,不過這座神峰巨大,也不是隻有聽雨小院一處嫌疑。

林辰當下便打算找找其它位置。

“她的氣息!”林辰轉過一片崖壁,突然感知到了蘇若曦的氣息,很微弱,但能夠確定就是她!

她在山峰的另一麵。

那裡有一片空地,空地中,僅有一棵參天大樹聳立著。

樹間,有一道道光點在自然流轉,充滿了道韻。

據說,這是一棵神樹,在樹下端坐,便可接近大道,是神造山十分出名的樹種!

而這一棵,則是神造山內最大的一棵。

此刻,樹下,一位絕代傾城的女子正盤坐在那裡,她閉著眼睛,空靈的出塵,宛如仙子一般!

蘇若曦,她就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