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博飛。

若非此人,她們也不會去挑戰獸王!

現在看來齊博飛就是故意給了她們假情報,讓她們認為有機會挑戰獸王,其實是將她們送入絕地!

她們也差點死在這裡!

“看來齊博飛是張顯靈的人,我們對聖女之位有所威脅,所以想要將我們清除掉!”向天歌寒聲道。

林辰聽明白意思。

看來九劍門內部爭鬥也十分的激烈,但這樣的渾水,他實在是不願意蹚。

“齊博飛應該是來尋我們,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若是見我們虛弱必定下殺手!”葉穎冷聲道。

“哼,齷齪小人,如此得天獨厚的條件隻怕不會輕易殺了我們吧”,向天歌冷哼一聲。

葉穎點點頭。

可不是誰都跟林辰一樣對她們的身子冇興趣的,齊博飛這樣的卑鄙小人,必然會趁機侮辱她們!

“不能讓他知道我們傷勢沉重,否則我們大難臨頭!”向天歌咬牙道。

她們傷勢還未複原,而齊博飛實力並不比她們全盛時弱多少,一旦傷勢暴露,讓齊博飛覺得可以出手,那麼她們必定遭難!

“隻能偽裝,讓他心中忌憚不敢出手!”向天歌沉聲道。

她看向林辰,一步上前,將之攔住。

“你需要配合我們演出!”向天歌咬牙道。

“我可不想死”,林辰果斷拒絕。

“你!”向天歌對林辰怒目而視。

“尚公子,齊博飛心思歹毒,若是讓他知道你與我們有關,並且我們實力受損,他不會放過你!”葉穎上前壓低了聲音道。

林辰蹙眉,他不想蹚渾水,但現在看來確實躲不掉。

果然,收益伴隨著風險,從兩女手中林辰得到了大量好處,結果隨之而來的風險也巨大!

但事已至此多說也無益,林辰不會浪費時間去懊惱與後悔!

“此人什麼境界,修煉什麼功法武技?”林辰問道。

同時,他回到了原先的地方,生火,然後盤坐了下來。

葉穎和向天歌對視一眼,各自坐在林辰兩側,她們遮掩了自己的氣息,不外露,輕易並不看穿她們此刻的狀態。

“他已經達到了凝意境五重,修煉九劍神訣,武技則是外道九劍!”葉穎快速的道。

“外道九劍”,林辰神色微動。

在檢視兩女空間戒指的時候,林辰的確見過這門武技,乃是七品武技,極為驚人!

不過還有另外一門武技叫做內道九劍,是與之相匹配的劍技麼?

“內道九劍又是什麼?”林辰問。

“你問這個做什麼!”向天歌有些不耐煩的道。

她此刻有些緊張,心中慌亂,擔心暴露。

林辰掃了她一眼,從從前胸到腦袋,什麼也冇說,而向天歌見此額角青筋頓時突暴起來,不用說話她也知道林辰什麼意思。

大無!

“內道九劍乃是我九劍門最強武技,在外道九劍之上,威力更為強大,而且具有剋製外道九劍的作用!”

“我們此前得到了爭奪聖女之位的資格,所以宗門賜予內道九劍,但事實上還未開始修煉。”

“我們此刻掌握的與齊博飛一樣,都是外道九劍!”葉穎快速解釋了一遍。

林辰要配合她們演出,自然需要知曉齊博飛儘量多的情報。

“是嗎?”林辰取出外道九劍的卷軸,看了起來。

向天歌和葉穎都是瞪眼睛,這是做什麼!

“你也太天真了吧,即便內道九劍能夠剋製外道九劍,你現在修煉又怎麼可能來得及!”向天歌不可思議的道。ka

shu五

“況且,你也無法修煉,這是需要配合九劍神訣才能夠修成的!”

如此重要的武技,若冇有限製早就傳到外麵去了。

這傢夥實在是耿直了一些,還想要現在修煉內道九劍來壓製齊博飛,實在是傻得有些過了!

葉穎也是有些無語。

臨陣磨槍有什麼用?

而且真要磨也是她們來,林辰根本無法修煉內道九劍!

林辰冇有理會,隻是看向卷軸。

七品頂級武技,過去的他也不曾修煉過。

大魏國內除了皇室有一門七品傳承之外,林家最強的也隻有六品頂級而已!

七品,威能巨大,想要修煉極為艱難,更不要說還需要配合特定的功法,纔有修煉的資格。

不過女神曾言,九天斬神訣乃是世間最強的功法。

林辰想要看看,這最強是否能夠打破一切規則。

修九劍神訣才能煉內道九劍?

林辰便要破了這規則!

見林辰無動於衷,兩女也隻能閉嘴,現在不是跟林辰爭論這個的時候。

那齊博飛等人馬上就要尋到此處了!

“待會兒,互相配合,你我爭端暫時放下!”向天歌開口道。

她很不願意,但比起讓齊博飛之流得逞,她寧願跟葉穎合作。

“可以”,葉穎答應下來。

如此,她們皆是坐在火堆旁,並且從林辰那裡拿了魚,串起來,放在火上烤。

越是如此隨意,齊博飛越是看不出端倪。

冇過一會兒,洞窟之外便傳來了清晰的動靜,他們果然尋到這裡了!

“師兄,這裡有一個山洞,裡麵有動靜!”有人叫了一聲。

“走,進去看看!”

是齊博飛的聲音。

隨即便聽到數人的腳步聲,當先進入視線的乃是一個矮廋的男子,眼睛很小,有種蛇瞳的感覺,很陰冷。

此人正是齊博飛!

齊博飛走進來,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向天歌等人。

他的神色頓時一變。

這與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向天歌和葉穎竟然什麼事都冇有,甚至還有心情在這裡烤魚!

難道她們的傷勢已經恢複?!

不可能,那頭獸王何等實力,而且已經修成了血脈秘術,可以將武者內臟直接震碎。

即便不死,恢複起來也必定無比艱難,六品療傷丹都作用不大!

怎麼可能是這樣!

齊博飛心中驚疑不定,他是親眼看到兩女被獸王擊潰的,雖然被她們動用秘法逃離,但應該也是垂死掙紮纔是。

原本想著,若是還冇死,就好好享用一番兩位天之驕女,趁著冇死要好好玩弄纔是,這樣的機會平日裡可不會有!看書喇

但現在的情況大大出乎了齊博飛的預料。

不過齊博飛也不是尋常人,麵上看不出什麼破綻,而且反應極快。

他露出驚喜之色,急忙叫道:“向師妹,葉師妹,你們冇事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