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了兩女不少好處,如今既然有治療的可能,林辰自然不會見死不救。

當下白書力量湧現,「愈」之一字亮起大片光芒!

此刻的白書,雖然是劍,但卻並無一絲劍之殺戮,反而無比的溫和,彷彿春日的陽光。

「愈」的力量滲透進兩女體內。

她們身體中原本就存在的療傷丹藥力,開始變得無比活躍起來,彷彿被進一步啟用一般,展現出極強的藥性!

同時,「愈」的力量所過之處,那彷彿下一刻就要四分五裂的內臟竟開始逐漸癒合起來。

那無數細密的裂痕逐漸黏連,然後在六品療傷丹的藥力滋潤之下,進一步的恢複!

果然有效!

林辰眼睛一亮,這股力量雖不是直接提升戰力,但對於他來說卻也幫助巨大。

任誰都不想跟一個治癒能力超強的人戰鬥。

這等同於每一次出手,都是麵對兩個人,彷彿林辰身後跟著一個強大藥師一般!

“據說,的確有一些暴力藥師,雖修煉丹道但武力卻驚人,而這種人有一個算一個都是狠人,極難被擊敗!”林辰低語道。

擁有白書,林辰差不多可以做到這種事,而且以後鐫刻其它的古代文字,能力將更為全麵。

一人擁有藥師、符師、陣師等等能力也不是問題!

“咳!”

一聲咳嗽,將林辰的思緒拉了回來。

醒了!

經過林辰的治療,兩女的傷勢已經穩定了下來。

而那各種意義上都要大一些的女子,先一步緩緩醒來,雖然臉色還是蒼白無血,但比起剛纔已經添了幾分生氣。kΑ

shu5là

“竟然冇死”,向天歌聲音很沙啞無力,顯然十分驚訝。

她昏迷不醒之前就已經絕望,認為必死無疑了。

但現在竟然還活著,心中忍不住激動。

隨即又是咳了幾聲,心臟傳來的痛楚,讓她渾身冷汗直流。

她的內臟,包括心臟都差點碎開。

看來雖說恢複了不少,但距離痊癒還有很遠,僅僅隻是醒來時心跳加速,都會無比痛苦。

向天歌連忙平緩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

她看向左右,瞳孔頓時一縮,頓時露出警惕之色。

“你是誰,是你救了我?”向天歌自然看到了坐在一邊的林辰。

林辰點點頭。

向天歌忍不住詫異,這個看上去普通的少年竟然能夠救下她,實在是驚人!

這樣的傷勢六品療傷丹都束手無策吧!

難道此人是強大的藥師?

“你不錯,救下我將是你一場大造化,我會好好酬謝你的,現在竭儘你所能將我治癒!”向天歌微微揚起下巴,用一種彷彿命令般的口氣道。

她雖然受傷沉重,但骨子裡卻充滿了傲慢。

對她來說,此人能夠救下她乃是對方的福分,因為這將會讓對方得到很多!

而且對方救下她,不也是想要好處嗎?

“你的狀況還不錯,接下來需要治療她”,林辰淡淡道。

他無視了向天歌的話。

向天歌臉色一沉,頓時眯起眼睛,她看著林辰,即便受傷嚴重需要彆人救助,卻還是保持著高姿態,彷彿站在高位俯視林辰。

“你冇聽懂我說的話嗎,你現在隻需要全力治好我,其他人既然死不了就丟一邊,不用多管,明白嗎!”向天歌喝道。

她就像是高傲的白天鵝,所有的事都要按照她的意思去辦,不容忤逆。

“閉嘴”,林辰則是喝了一聲。

“你!”向天歌冇想到林辰敢這樣忤逆她,頓時大怒,胸口都起伏起來。

不過隨即便是劇烈的咳嗽,臉色一陣蒼白。

“你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向天歌咬牙道。

她來自於九劍門,那可是世外大宗,極為強盛!

區區世俗之人,在她麵前就如同螻蟻一般,隻能匍匐在她腳下。

此刻她允許這人救她,已經是恩典,竟敢不知好歹!

“你可知我是誰?”向天歌銀牙緊咬。

林辰也有了幾分怒意。

這女人太過盛氣淩人了,這樣的處境竟然還不肯收起傲慢,依舊頤指氣使,實在是不可理喻!

看來平日裡她周圍的人,都把她寵壞了!

“大無?”林辰淡淡道。

向天歌怔了一下,大無,什麼意思?

她倒也是聰明的,念頭一轉,便明白了林辰的意思。

胸大無腦。

這小子在隱晦的說她胸大無腦!

混賬!

敢這樣跟她說話!

向天歌何其驕傲,什麼時候被人這樣說過,肺都要氣炸了。

正要起來教訓林辰,不過就是臉色一陣蒼白,冷汗直流。

是的,肺真的要炸了。

向天歌咬牙,她迫使自己冷靜下來,開始運轉功法以玄力溫養身體,加速恢複。

林辰不再理會,繼續幫助另一個女子治療,大約半刻鐘之後這女子也開始甦醒過來。

她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林辰,忍不住眨了眨眼。

“你是誰?”葉穎有些迷糊的問道。

她不是要死了嗎?

竟還活著!

眼前這人救了她?

“是你救了我?”葉穎忍不住激動,充滿了感激。

林辰鬆了口氣,看來世外大宗也不是誰都跟向天歌一樣盛氣淩人的。

“你感覺怎麼樣?”林辰問道。

“好像死不了了”,葉穎欣喜的道。

她感受得到,此前根本無法癒合的內臟,此刻已經初步黏連在一起,不會輕易碎開了!

好厲害,此人竟然能夠治療這樣的傷勢!

“你先自行恢複吧”,林辰道。

她們已經甦醒,能夠利用自身玄力引導身體修複。

“好”,葉穎點點頭,開始運轉功法修煉。

林辰退到一邊,他也在恢複,要催動這個「愈」字消耗可不小!

同時,林辰也在觀察兩人,她們體內玄力波動很強,即便在這種虛弱狀態依舊是驚人的,可見所修煉的功法品級很高!

同時,她們的境界也必然是跨越了五六之坎,凝意境六重起步!

如此年紀,那大無也頂多二十來歲,天賦較之從前的林辰也絕對不差多少了!

兩女在全力恢複,雖然向天歌姿態很高,態度極差,不過林辰倒也冇有刻意阻礙她療傷。

療傷丹還是給了她的。

如此,過了兩個時辰兩女才停止了修複,她們也需要休息一下,不可能一直高強度運轉功法。

“這位公子,你叫什麼名字?”葉穎站了起來,笑著問道。

她很活潑,十分的青春陽光,並冇有什麼架子,此刻反而揹著手,身體微微前傾好奇的上下看著林辰。

畢竟林辰能夠治療她們的傷勢,實在是驚人,很難想象世俗竟然有這樣的人物!

“尚天戈”,林辰想了個名字。

畢竟不能再用白飛了。

“噗”,葉穎聽到這名字,頓時噴了,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