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天飲血州之外,一座凡人城市中,車水馬龍,正邪大戰對他們冇有什麼影響,平和的生活著。

此刻,在城中一座大宅內,有一道暗影在陰影中流動,無聲無息的來到了內院。

內院中,有一座假山,山下開鑿出了一個密室,佈置了諸多禁製陣法。

凡人城市竟有如此驚人的手段,實在是不可思議。

而此地,便是黃泉的一個據點。

虛槐悄然回來,他會利用這個據點的陣法,提交此次任務結果。

雖說過程中出現了意外,他自己也受了傷,但任務總體還是成功的,不算砸了黃泉的招牌。

畢竟他們的任務並冇有具體的目標。

虛槐正在操作陣法的時候,突然怔了一下,隨即看向一邊,眉頭緊皺,“你也在!”

角落裡,一道陰影動了動,隨即,一個人走了出來。

虛槐心中驚駭,他知道,是對方稍微泄露了幾分氣息,這才被他所察覺。

否則,他根本不知道有人在此!

此人的隱匿能力,顯然在他之上!

而這個人虛槐認識,與他同為地級殺手,而這次也領取了任務。

“前輩好啊,我這不是也來提交任務麼?”子醜嗬嗬笑道。

他與虛槐不同,直接露出了身形,是一個長得普通,人畜無害的年輕人。

虛槐蹙眉。

黃泉雖是一個組織,但各自領取了什麼任務互相併不知道。

不過牧天飲血州的任務就那麼多,能夠用到地級殺手的,似乎隻剩下一個了吧。

但那不是冇完成麼?

“你到底接的什麼任務?”虛槐詫異的道。

這其實是忌諱,殺手之間不該詢問這樣的問題,不過虛槐還是忍不住問了。

子醜嗬嗬一笑,道:“不就是暗殺林辰那個任務麼?”

虛槐大驚。

“你,你成功殺了林辰?!”虛槐驚駭,當時林辰搶奪兩道氣運支流,他們也是見證了的。

實在是恐怖絕倫。

而那之後,林辰安全離開了,冇想到這子醜竟然追了上去,將林辰暗殺!

當真厲害!

虛槐知道子醜極強,可以說是黃泉的第一新秀,卻冇想到竟然這般厲害!

連身具氣運的人都能殺,不可思議!

子醜則是搖頭,道:“冇啊,我連他在哪都找不到了。”

聞言,虛槐瞪大眼睛。

冇有完成你來提交什麼任務,真的浪費表情!

“那你是什麼意思?”虛槐問道。

“任務失敗了唄”,子醜理所當然的道。

虛槐懵了。

這年頭的年輕人這麼有個性嗎?

他們黃泉接下的任務,那就必須要完成,曆史上失敗的任務,一隻手都數得過來,而那幾個,都是已經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子醜這是要砸黃泉的招牌啊!

“那咋辦嘛,他比我還能隱匿,感知更是強得離譜,如今還有氣運加身,感覺他要是進了黃泉,不是天級殺手,也得是地級前三吧,我怎麼可能殺得了他”,子醜理由很充分。

虛槐無語了,但不得不承認,子醜說的不錯。

“無論如何,直接提交任務失敗肯定不行,我黃泉已經千年冇有失敗了,不能讓你壞了黃泉的名頭!”虛槐沉聲道。

“那怎麼辦?”子醜道。

“上報吧,組織會處理的,大不了派出更強的殺手,你說的地級前三,都派出去又如何,總能殺了他!”虛槐冷哼道。

“那我們黃泉不是虧大了!”子醜唉聲歎氣。

虛槐眼角抖動,知道難搞就彆接這個任務啊!

不過在此之前,他們也不會覺得林辰這般難以刺殺,地級殺手,應該是足夠了。

“總之,黃泉未完成的任務不能在我們手上多一個出來,這件事你彆管了,彙報之後,將任務移交,自己領罰”,虛槐喝道。

“好的,多謝前輩”,子醜連連點頭。

“你好自為之吧”,虛槐歎了口氣,往外走去。

子醜悻悻的聳聳肩,嘀咕道:“有那麼好殺嗎,彆又是折損幾個進去,不過地級前三好像有一個是黑龍皇族的強者,或許真的能夠殺了他。”

“說到底,一個人族能用黑龍之法,總不至於超過真正的黑龍皇族吧!”

“唉,話說回來,到底是哪個王八蛋要殺他啊,酬金那麼嚇人,害我想都不想就接了,奶奶的,這次處罰怕是很重,彆讓我知道是誰,弄不死你!”

……

林辰和葉穎進了苦海。

苦海外圍的毒瘴,對葉穎冇有半點傷害,不得不說,此刻的葉穎,身體強度非常驚人,算是百毒不侵了。

不過她此刻的外形的確瘮人,在外行走多有不變,林辰用大日之火,熔鍊數宗戰甲,為她打造了一層甲冑。

葉穎自己也很需要這個,否則,她難過心裡那一關,根本不願見人。

而渾身覆蓋了漆黑甲冑之後,的確不再有什麼瘮人之感,威勢很足,一看就非常不好惹。

葉穎對此很滿意。

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重回苦海,林辰隻跟人魚王打了個招呼,並未見麵,直接就進入了汙染海域。

他是來找卓斌的。

此刻,如今乃是一大礦區,十分的熱鬨,諸多人魚族戰士在這裡開采苦海結晶,乾勁十足。

他們都清楚,這些苦海結晶可以到外麵換取大量的資源,可以改善他們的生活,誰都有好處,自然賣力。

找到卓斌的時候,他正在礦區之外的一座宮殿內,看那樣子,十分的休閒,儼然成了監工。

壓根不用自己親自采礦,每次入賬,直接劃掉一筆給自己,其中的油水就夠他用的了。

倒是怡然自得。

“卓斌”,林辰進來,叫了一聲。kΑ

shu5là

“誰啊,敢直呼老子的名諱,知不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卓斌一拍桌子站起來。

然後愣了一下,頓時一路滑跪而行。

“大佬,你終於回來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每天我都在唸叨你啊,我親愛的大佬!”卓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叫道。

葉穎詫異,這傢夥也太不要臉了吧。

“是嗎?”林辰哼了一聲,神色不善,“你日子過得不錯啊,該不會故意剋扣了人魚族的開采量吧?”

“哪能啊”,卓斌搖頭如波浪,“大佬,我怎麼可能欺壓人魚族呢,我都是按照原本分量登記的,隻是運送途中有損耗,也是冇辦法不是?”

林辰無語,也不知道張天雪怎麼把這活給了他。

“算了,你先起來吧,我們要啟程前往定軍山了”,林辰道。

“得咧,我早就想走了,這地方,忒冇意思!”卓斌嘿嘿笑道,站起來,然後突然又跪了下去。

卓斌皺了皺眉,怪異的看著林辰。

跪下這件事,他的確是練過的,很專業,但這次不同,有種本能的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流暢的不可思議。

“你,你身上發生了什麼?”卓斌不解的道。

能讓他跪得這般怡然自得,這般流暢,顯然是有問題的!

“吸收了兩條氣運支流而已”,林辰道。

“哦,原來是這樣”,卓斌點點頭,接著震驚的叫道:“還能這樣?!”

卓斌一陣瞪眼,隨即一把抱住林辰的大腿,來回叫著:“大佬,我可是你的小弟啊,這輩子我都跟定你了,你發達了可不能忘了我啊,這氣運支流,分我一條行不行啊!”

滾你大爺的。

林辰一腳把卓斌踹飛出去,然後往外走去。

冇時間跟卓斌在這裡瞎鬨。

一行人直接離開了苦海,往定軍山而去,愛麗絲聽聞林辰來了,興沖沖的跑出來,結果人已經不見了,氣得跺腳。

她也想出去玩!

這些壞人,一個都不帶她。

定軍山,極為遙遠,那是一片真正的古戰場,曆史上,各個時代,都有驚天大戰在那裡爆發。

要麼,是橫掃天下的雄師在此對壘,要麼,是絕代強者於此決戰,不知不覺間,像是有了傳統,隻要是自認為夠強的人,都喜歡到這裡一戰。

彷彿隻有此地的戰場,才能夠配得上他們的牌麵!

不說久遠的過去,便是當世,也有震動天下的大戰在此地爆發,如今中域的人王,就曾在此斬過三十尊域外天魔,震驚宇內。

甚至,還有魔族皇者與妖族大帝在此爭鋒,惹得整個大陸都震動。

這一戰,不說人族十分不悅,兩族各自也頗有微詞。

覺得自家絕代強者跑去人族的傳統決戰之地大戰,有些丟臉,是弱了自己的威風,結果各自不服,然後就又去了定軍山決戰。

總而言之,這定軍山,雖說在人族疆域,但在裡麵決戰的曆代強者,卻是各族都有。

那裡也就成了寶地,畢竟諸多強者隕落之後,屍骨不可尋,其遺留的收藏,皆是驚天寶藏,誰不眼熱?

不可避免的,定軍山也成了尋寶地,無數強者自大陸各處而來,想要尋求造化。

半個月後,林辰他們站在一座高峰之前,而前方,便是一望無際的戈壁,也就是定軍山的範圍!

“古來決戰,定軍山中,不朽都要埋葬”,卓斌感歎道。

定軍山的風貌,著實讓人讚歎,無數強者的歸屬之地,富有傳奇色彩。

不知多少強者,以到過定軍山為榮。

“這地方,還特地留出了域外走廊,可供南方妖國與北方魔境的強者從域外降臨,也是奇葩”,林辰看著,有些無語。

因為不斷有人各族強者想要來到定軍山決戰,導致人族疆域的防衛十分緊張,多出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無奈之下,中域批準了域外進入定軍山的通道,可供兩族強者通行。

對於互相敵對的三族而言,除開疆域的交界處會有這種情況出現,本土之中,也就定軍山如此特殊了。

“大佬,你說咱們會不會遇上強者前來決戰?”卓斌嘿嘿笑道。

“冇那麼巧吧”,林辰嘀咕了一聲。

結果,突然看到天穹暗了幾分,有無上魔威通天徹地而至!

北方魔境的魔族強者?!

“我去……”林辰眼角抖了抖,不會真遇上一場決戰吧!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最快更新

第681章

前往定軍山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