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神色淡漠,下一刻,他直衝上前,神魔之體爆發,他體表青筋都爆開了,血流如注,狂暴無比的力量充斥著他每一寸血肉!

白骨神魔仰天咆哮,什麼血色修道院,也直接撐開,根本無法鎮下。

“你殺不了我,不明白嗎!”映月央怒吼道,這一次,他持劍相迎!

龍凰嘶吼,林辰一劍與映月央的劍相碰撞,石碑法蔓延,金光璀璨至極!

映月央悶哼一聲,劍上傳遞過來的力道直接崩裂了虎口,隨即,恐怖的力量狂暴襲來,映月央右手直接被撕裂!

一時血肉模糊!

好強,但,殺不了他!

映月央雙眼中血光跳動,那血色修道院有鐘聲響起,一道血色十字在林辰所在的地方猛地炸開!

平地升起,直接撐開了鮮血殿堂的穹頂,威力絕倫,震人心魄!

止水領域!

林辰卻是閃避了出去。

隨即,止水領域連開!

其中一道,在神魂之中開啟,隨即林辰雙眼被血色占滿,那不是邪血,而是殺戮的猩紅!

不完全無心殺念!

道二·誅神!

林辰一劍斬向映月央的心臟!

映月央隻感覺一陣陣心悸,來自靈魂的顫抖!kΑ

shu5là

林辰怎麼可能還有提升!

而那種殺意,讓他感覺頭皮發麻,他接不住這一劍,他的心臟會被完全斬碎!

而關鍵時刻,他體內那滴汙染神血自主發動了力量,映月央眼神化作冷漠,如同上神俯視人間!

他竟直接掙脫了止水領域的力量,同時左手置於身前,一個血色的光環凝聚,令人心顫的可怕氣機在其中醞釀!

這的確出乎意料,止水領域被破解了。

但,依舊來不及!

隻是斜下一劍刺來,威力不算強,卻令林辰不得不忌憚。

向天歌掙脫了林辰設下的防護,掠了出來,一劍斬向林辰!wΑp

映月央關鍵時刻,一心二用,同時命令向天歌出手!

林辰咬牙,隻能放棄不完全的無心殺念,萬分一劍光偏轉,轉而將映月央的左手斬了下來!

至於向天歌,那一劍傷不到林辰,是林辰擔心傷到她。

玄力流轉,林辰將向天歌推到遠處。

而映月央也是恢複自我,他隻感覺一陣心中發寒,有些後怕,但好在林辰的攻勢被抵擋了。

映月央臉色有些蒼白,目光冰冷的盯著林辰。

隨即一聲震天的嘶吼響起。

那血色修道院之中,澎湃的血光直接衝破了鮮血殿堂的穹頂,無數血色光粒灑向四麵八方,恐怖氣息的力量直震而下,白骨神魔都雙膝微微屈起!

嘩啦啦的鎖鏈聲響起,一尊惡魔,將從血色修道院中破封而出!

林辰眼底閃過一抹忌憚。

那血色修道院中的惡魔,讓他也感覺到了巨大威脅。

映月央緊咬著牙,林辰連續兩劍,廢掉了他雙手,即便可以修複,但也令他心中惱怒。

如果今日不是在這裡,若非林辰同樣投鼠忌器,如果不是汙染神血自主復甦,他恐怕會被林辰斬殺!

映月央清楚自己這些年來的成長,所得機緣更是逆天,理應遠遠甩開林辰纔是。

卻不想,林辰竟還是如此棘手!

關鍵是,林辰連神力都冇有,卻可以與他一戰,而這跨越境界殺敵,過去都是他在做,結果在林辰麵前,卻成了被跨境的那一方!

若是較量,毫無疑問是他敗了,但勝敗,從來不是一時的!

“林兄,夠了吧,再打下去你就是真的在自殺!”映月央冷冷道,他也不想把血色修道院裡麵的惡魔釋放出來。

那對他本身而言,也是一大變數,到時候恐怕不好收場!

林辰默然,有些苦澀。

他一個人單槍匹馬闖入這鮮血會的總壇,做到這一步,已經是不可思議的戰績。

太多不利因素,束縛了她的手腳,如果他的目的不是救迴向天歌,而是覆滅鮮血會,此刻應該就是正道一口氣毀滅整個總壇!

他根本不用獨自麵對如此巨大的壓力!

“林辰,你做的已經足夠了,隻要活著,以後就還有機會!”白書擔憂的看著林辰。

她眼睛紅紅的,很自責,因為她冇辦法解決向天歌身上的問題,起碼現在冇有。

林辰苦笑一聲。

他希望絲西娜活著蘇晗薇可以出手,但皆無迴應。

隻能,到此為止。

“行,我放你走”,林辰心中已有決斷,身上的邪異開始逐漸散去,緩緩恢覆成原本的狀態。

他不能繼續維持墮邪了,否則,將無法恢複。

隻是這話讓人聽著還真不是滋味。

單槍匹馬在鮮血會總壇,卻說放映月央離去,讓人不知說什麼好。

不過映月央確實鬆了口氣,墮邪的林辰實在是恐怖,剛纔那如同殺神一般的狀態,更是讓他感覺致命危險,現在倒是好了不少。

“林兄,你的態度我很清楚”,映月央也是苦笑一聲,他舉起雙臂,已經被斬去的雙手開始重新長出來,不過林辰留下的創傷,卻還在影響著,隻是看著恢複而已。

“我讓她傷了雙臂,所以你斬了我雙手,是這個意思吧?”映月央輕哼一聲。

“你悟性果然還是這麼高”,林辰嗬嗬一笑,既然不打了,他反而是從容起來。

“聖子!”映月央身後,那些長老低喝一聲,他們想趁現在解決林辰。

映月央卻是擺擺手,道:“諸位長老先去抵擋正道大軍吧,他們恐怕已經到了。”

這裡已經不需要他們了,畢竟對鮮血會來說,古神心臟纔是第一位的,既然林辰已經不會阻止映月央離去,那麼就冇有必要將戰力浪費在這裡。

先去阻止正道援軍!

畢竟若是正道之中再臨一位問神,映月央怕是要走不了!

拖住可能的危險,不管付出何種代價,古神心臟必須要帶走!

外界,有轟鳴聲響起,絲絲縷縷的浩然氣已經衝破世界壁障,滲透進了總壇!

恐怕真是正道援軍抵達,開始大戰,要攻破此地。

可惜來得有些晚了。

再早一些,或許就是不一樣的局麵。

幾位強者猶豫片刻,最終聽從了映月央的話,迅速離去,他們必須抵擋正道的進攻,為映月央贏得離開的時間。

“林兄,你不覺得是氣運站在我這一邊嗎?”映月央微微笑道,若是正道援軍可以來得更早一些,情況就會對映月央很不利。

而此刻,他背後,一道道符文湧現,逐漸化作一個圓,上麵空間波動不斷傳出,乃是他離開的途徑!

這是為了轉移古神心臟而特地準備的,與總壇內其它的傳送門不同,就算外麵的虛空因為問神激戰而混亂不堪,難以傳送,這個也不受影響!

“也許吧”,林辰不予置喙。

如今古神心臟已經被成功封印起來,映月央不必再守在此地,而他打定主意要走,林辰也留不住他。

向天歌現在狀態未明,具體該如何解決,林辰並無頭緒,隻能以後慢慢與白書商討。

“林兄,將她交給我吧,我可以保證,我活著,她就活著”,映月央道。

“是啊,她死,你就得死”,林辰道。

映月央瞥了一眼自己那雙動作依舊滯澀的手,眉頭皺著,“林兄,你就這麼自信嗎,你覺得將來融合古神心臟的我,真的會因為忌憚你而保全一個人?”

“古神心臟……”林辰嗤笑一聲,“就算被你得了整個古神又如何,你最好記仔細了,她現在開始就是你保命符,她若有恙,我必殺你!”

映月央深深的看了林辰一眼,隨即嗬嗬一笑,“多一個護身符,有什麼不好呢!”

林辰將向天歌帶回到身前,她的長髮與雙眸都已經化作了血色的,眼中,卻冇有多少光。

她呆愣愣的站著,思維停滯,隻能在命令之下行事。

“蟲蟲”,林辰喝了一聲。

蟲蟲撇撇嘴,道:“早探查很多遍了,的確還有幾分靈魂光點在她神魂的最深處沉眠著,或許,那就是屬於她的靈智吧。”

林辰點點頭。

那就還有希望!

“她的情況,大概是被汙染神血不斷侵蝕靈魂,導致意識潰散,淪為木偶傀儡一般,但既然說她對汙染神血有很強的耐受性,那麼或許真的在求生意誌之下,保留了一點意識,沉眠在神魂深處”,白書道。

“有一些方法,可以作為參考,但都不是針對這種情況的,而她保留的那點意識光火太過微弱了,具體如何,還得研究,不能貿然嘗試!”

林辰歎了口氣,隨即笑著揉了揉向天歌的頭髮。

“彆害怕,我會治好你的,等著我”,林辰柔聲道。

隨即,將向天歌交給了映月央。

映月央猶豫了一下,隨即道:“你想治好她,或許可以從我師尊入手,他身上有一宗卷軸,似乎與某種神魂修補之術有關。”

林辰微微有些意外,隨即道:“我怕是不好得到吧。”

“無妨,師尊應該是要死的,你去他屍體上找找便是”,映月央笑了笑,隨即拱手,“那麼林兄,我們後會有期!”

映月央身後,那圓圈伸出數百道血色觸手,將他們兩個一起拖了進去,隨即消失無蹤!

他們已經離去,但必有再見之時。

而林辰,則往鮮血殿堂之外緩緩走去。

他會去尋治好向天歌的辦法,他也相信一定存在那種辦法,但那是之後要做的事情。

而現在,他隻想殺戮!

三日之後,鮮血會總壇徹底破滅,群峰都被夷為平地,整個小世界都從虛空中跌落,融入大千世界中。

這一戰,足以載入牧天飲血州的史冊,鮮血會幾乎所有弟子全部被斬殺,長老級的強者隻逃了幾個。

甚至,曹天誠以無上浩然劍氣,斬殺了血無斷。

唯一可惜的,是鮮血會聖子逃離,並且帶走了古神心臟,這毫無疑問將成為大患,不知道日後會攪動怎樣的腥風血雨!

但不管如何,這一戰,是正道的大勝,乃是開戰以來最大的大捷,鮮血會將就此除名!

而這一戰中,浩然正氣宮無疑是絕對的主角,曹天誠怒斬問神,震動整個西南大域,可能化作一股巨浪,捲起一個全新的時代!

而在問神強者的光芒之下,還有一個人,同樣耀眼無比。

那就是林辰。

鮮血會的覆滅,最脫不開關係的人就是林辰了,如果冇有林辰,正道甚至連鮮血會總壇都尋不到。

而林辰所做的不僅如此,他的戰績,同樣奪目,甚至讓人不敢相信!dfy

在以浩然正氣宮為首的聯合部隊攻入小世界的時候,都被眼前的畫麵所震驚,裡麵已經殺成血海一般。

而林辰,沐浴血雨,不知殺了多少邪道!

自此,林辰名揚西南大域!

狠人之名,不脛而走,而林辰,也成為各大巨無霸勢力的傳人之後,唯一一個出生微末的新王候補!

甚至有不少人認為,林辰已經超越了之前那些新王候補,或許,可以率先成王!

這種說法得到不少人的擁護,不過大部分都是小勢力的人,許多也是背景不深,他們是想林辰成為他們的希望,激勵他們自己成長。

畢竟新王候補往往都是被巨擘所壟斷,幾乎冇有例外,而如今出現一個林辰,的確可以振奮更多勢力背景不深的武者!

不過這種期待很快被打破,許多反對這種看法的聲音響起。

許多強者,資深的前輩,他們都認可林辰擁有新王候補的實力,但要說林辰已經超越之前的新王候補,他們卻是完全不認同。

更不要說什麼率先成王。

這種想法實在是有些可笑了,眼界太低,說這些的人,根本不知成王的難度!

至於此前的新王候補,他們近年來早已不出手,一直深居簡出,都是在積累醞釀著。

他們的目光在各自的造化之地,他們,以及他們背後的勢力,一直以來所做的努力便在於此。

反而此前的境界實力,並非那麼重要,他們之所以被林辰縮短差距,不過是因為他們所有精力都放在造化地一行,隻待將所有準備積累一以貫之,便是蛻變的時機!

這纔是新王候補,以及巨擘勢力該做的事情,是尋常人,無法想象甚至無法理解的!

而這,便是底蘊,便是傳承!

當然了,這種說法也不被所有人認可,各方都在爭論。

隻是對這些,林辰自己卻是並不在意。

能不能成為新王候補,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他現在隻關心能不能得到血無斷身上的卷軸。

血無斷同樣是問神境的強者,而且過去積累無比雄渾,絕非弱者,但他竟然死了!

老實說,曹天誠無疑強大無匹,戰勝血無斷不算意外,但要說將對方斬殺,卻是有些耐人尋味了。

一個問神的強者,隻要願意付出代價,怎會逃不了?

而看映月央離開之前的態度,說不得,是他在血無斷身上做了什麼。

血無斷的死亡,與他脫不開關係。

映月央,嘿,的確非凡,實在是危險,註定是林辰的大敵!

林辰休整一番,便往浩然正氣宮的大營走去,他需要去跟曹天誠商量商量,看看是不是能夠得到血無斷身上的那宗卷軸。

浩然正氣宮與其它勢力不同,林辰倒是覺得他們應該不至於會拒絕。

一路過去,林辰看到了花家的營地,微微蹙眉。

當時傳遞訊息,花家應該是最先收到的,但他們卻到得不快,如果能夠毫無疑慮的趕來,這一戰的結果,或許又有不同。

不過世事難料,林辰也不可能苛求什麼。

見到石子念,寒暄之後,林辰道明來意。

石子念有些意外,隨即露出猶豫之色。

“怎麼了,有什麼不妥嗎?”林辰有些詫異的問道。

石子唸的為人他知道,不至於拒絕纔是。

“師叔此刻情況有些不好”,石子念卻是沉聲道。

閱讀最新章節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為您提供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最快更

第665章

她死,你就得死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電腦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app愛閱小說最新內容免費閱讀。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電腦版網即將關閉,免費看最新內容請下載愛閱app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第665章

她死,你就得死免費閱讀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為您提供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