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天,牧天飲血州的戰況愈發激烈,前不久,正道的聯合部隊終於抵達了牧天飲血州。

而他們,不動則已,一動便是排山倒海之勢,是要一口氣直接滅掉邪宗魔門!

在牧天飲血州範圍內所有戰場,聯合部隊竟同時介入戰爭。

在同一時間,向所有邪宗魔門的勢力發起衝鋒!

這就是正道的威勢,本就該是橫掃天地,邪魔辟易的,而聯合部隊介入之後,戰爭開始呈現一麵倒的局勢。

邪宗魔門的勢力,被不斷的剿滅,幾個最大的戰場,直麵三大邪宗魔門,也難以支撐。

邪道開始潰敗!

區區牧天飲血州的邪宗魔門,竟然妄想挑戰整個西南大域的正道,從一開始,這戰爭的結果就已經定下了。

隻是,在所有人都以為如此大勢之下,聯合部隊將所向披靡之際,噩耗傳來。

一支來自神門宗的王牌軍團,正在絞殺血輪教的主力,卻被一口碗直接震滅,屍骨無存,隻留下一地血水。

還未等聯合部隊的高層從震驚中緩過來,又有訊息傳回,謝家的主力遭遇了一枚血符,血肉瞬間溶解,隻留下一地的白骨,依舊站在戰場中。

不多時,又有訊息傳來,浩然正氣宮的一位長老,遭到一道恐怖至極的炮束萬裡襲殺,近乎身死!

在最開始一連串的捷報之後,噩耗不斷傳來,各路大軍原本齊頭並進,隻看誰先滅了邪宗魔門的道統。

結果現在,全部都遭遇了重創,不得不退出最重要的幾處戰場!

而其它規模較小的戰場,同樣戰事紛亂,部分軍團遭遇巨大阻擊,有一些遇到了情報之外的大陣,有一些被神秘莫測的力量直接抹殺生機,還有一些,遇到了奇形怪狀的怪物小隊襲殺。

情況不容樂觀!

牧天飲血州的戰場,成了一團漿糊。

即便花家連閉關不出的太上長老都出手,依舊無法改變局麵。

甚至,有被斬殺的危險!

一鼓作氣在全州範圍內結束戰鬥的計劃,直接破產,戰爭再度陷入到了泥潭之中。

不過這種情況卻也冇有持續多久。

很快,牧天飲血州境內,便有數道極度恐怖的氣息出現,威壓橫亙天地,蓋壓萬裡!

乃是半步問神九的無上強者,親自介入戰爭!

正道的決心已顯,不論這牧天飲血州背後的人是誰,是哪個道統,何方勢力,都必須掐滅這邪魔外道的火種!

半步問神九的強者出世,那詭異的碗、可怕的血符、捉摸不定的恐怖炮束,都退避了起來。

而有強者壓陣,聯合部隊很快重振旗鼓,繼續推進!

隻是阻力卻依舊巨大。

半步問神九的強者不可能自己上戰場與邪道拚殺,他們的存在,乃是一種牽製,在震懾三大邪宗魔門背後的存在。

所以,雖然聯合部隊士氣重振,但邪宗魔門卻也不會束手就擒。

難打依舊難打。

整個牧天飲血州,戰爭的氛圍壓抑到了極點,聯合部隊雖然早就接到情報,知道這次戰爭複雜,有神秘勢力在乾涉。

但依舊是充滿了信心的。

直到真正進入戰場,才知道他們想得太簡單。

而一些名門望族的子弟,隨隊來到牧天飲血州曆練,心誌根本無法與這種強度的戰爭匹配,結果出現了許多逃兵,反而成了累贅。

也是一大諷刺。

林辰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戰況如何,但沿途所見,還是能夠窺探一二。

看來戰爭走向並不理想,起碼並冇有按照聯合部隊的計劃進行。

“也不知道打到最後又會有什麼幺蛾子”,林辰低語。

這場戰爭越來越詭異了。

無論如何牧天飲血州都不可能與整個西南大域對抗,真逼急了,真正的問神強者出世,誰能相抗?

不去管那些。

林辰保持直線飛行,直取赤血森林。

數日之後,林辰遠遠的看到了一片血色的大地,一切都是血紅的,連空氣之中,都帶著淡淡的紅色。

詭異的森林,讓人本能想要避開,不願靠近。

如今牧天飲血州大戰激烈,這赤血森林,倒顯得安靜起來,在這裡,並冇有什麼戰事。

即便有猜測,此地乃是鮮血會總壇所在,但根本尋不到,自然不可能開戰。

林辰冇有耽擱,直接飛入赤血森林中。

赤血森林,血樹參天,樹皮很詭異,在不斷滲出血紅色的汁液,而地麵,十分的潮濕,一腳一個血印,無時不刻不在侵蝕肉身與玄力。

林辰感知散開,留意周圍的一切,任何細節都不會放過。

“這樣找效率太低了”,白書歎了口氣。

雖然沿途,林辰隻要遇到鮮血會的人,便會出手斬滅,拷問情報,但效果並不理想。

同時林辰也詢問了花遠峰,但那邊也冇有頭緒。

戰爭打到了這個份上,鮮血會已經有半步問神戰死,竟然還是無法得到準確的情報!

林辰深吸一口氣,保持冷靜。

“或許,可以從此地的妖族入手”,林辰低語道。ka

shu五

赤血森林中,盤踞著一種特殊的妖族,血妖。

它們應該比任何人都熟悉赤血森林!

鮮血會的總壇如果在這裡,或許可以瞞住所有人,但可能會被血妖察覺一二。

“血妖是一種特殊的妖獸,幾乎不具備多少靈智,就跟野獸一樣,憑藉本能生存,怕是很難得到有價值的線索”,白書道。

血妖,在妖族之中都算是未開化的,所以也格外危險。

不過,試試看也冇錯,血妖之中總也有強者,多少具備靈智的!

林辰不斷深入,終於在好像永遠不變的血色世界中,林辰察覺到了一些不同的波動。

他迅速靠近,隱匿著,不露氣息。ia

“這裡剛剛發生戰鬥不久”,林辰眯了眯眼睛。

前麵,有激烈戰鬥的痕跡,地上還殘留著有數具血妖的屍體,而這些屍體,此刻已經陷入泥沼中大半,是這片土地在吞噬它們,汲取養分!

真是詭異!

林辰浮在半空,仔細觀察,卻是一怔。

其中一具屍體不是血妖!

“這是……”林辰瞳孔微微一縮。

這具屍體,與血妖形態上有部分相似,但仔細看,卻是完全不同,是故意拚湊成血妖的體型!

這是那種怪物!

拚湊的怪物!

為什麼這種怪物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對血妖出手!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最快更新

第653章

抵達赤血森林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