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心頭一震。

不愧是皇室禁衛,這周韜實力強大的同時,也心思無比細膩。

直接道出了關鍵!

“小友,讓我查探一下你的臉,如果你冇有戴人皮麵具,那麼你就可以離開!”周韜死死的盯著林辰,徐徐說道。

空氣似乎在這一刻凝固了。

周韜將林辰一切表現收入眼底。

林辰心臟忍不住加快了速度,這是一種極致的危險感繚繞心頭,已經麵臨絕境一般!

不過還不到絕望的時候。

“大人如果覺得有這必要,那麼大人就來試試吧”,林辰淡淡道。

他站在那裡,好像不設防,可以任由周韜前來查探。

但在周韜眼裡,此刻的林辰卻毫無破綻,反而可以瞬間做出反擊!

以退為進!

想要檢視就到近前來。

但林辰是否會驟然出手,那可就說不準了。

敢麼?

周韜自然知道風險,不過這還震懾不了他!

“那就試試!”周韜嗬嗬笑道。

他走上前來。

這自然有風險,想要揭開林辰是不是有用人皮麵具,就會有被林辰近距離反擊的可能。

以林辰之前的戰力來看,他也將處於凶險之中!

但事實上何須真的去驗證有冇有人皮麵具?

寧殺錯不放過!

不管有冇有,殺了就是,那時候自然清楚!

周韜微微笑著,眼底深處卻是一片冷意。

殺人,他很擅長。

對於皇室禁衛的手段與做法,林辰非常清楚,過去就為人不恥,林瀾更是有親手斬殺禁衛的先例,隻因無法容忍禁衛的殘忍毒辣。

禁衛怎可能這般和氣,在覺得有一定可能的情況下依舊讓他活下去?

林辰肯定對方必定會下殺手!

林辰站在原地不動,周韜一步步平穩向前,而幾乎在同一時刻,周韜和林辰一齊出手。

周韜曲掌成爪,有一聲嘹亮鷹啼瞬間響徹,尖銳無比,足以刺破耳膜一般。

而他整個人如同化作一隻雄鷹,目光緊緊盯著林辰,如鷹隼一般!

金剛鷹爪功!

周韜出手便不會留力,務必一擊必殺。

隻是他冇想到林辰出手的時機竟與他幾乎同時。

都是狠角色!

林辰手中飛羽劍亮起白色的光芒,那一枚「盾」字,每一筆都鮮明,散發著龐大的力量!

「盾」字加身!kΑ

shu5là

蛟龍外衣!

林辰這一劍將千羽合一,刺向周韜,自然也冇有半點留力!

“你很不錯,時機把握得都快超越我了,可惜,太弱!”周韜獰笑。

林辰出手的時機讓他意外,因為與他相差無幾,甚至細細算來還是林辰的時機更佳。

但這種細枝末節在絕對力量麵前,根本冇有意義。

爪意銳利!

周韜早已達到了凝意境四重!

實力之強超越季成傑太多,練爪成意,犀利無比,空氣都彷彿要被他撕裂!

這林辰縱使有些本事,罡氣與尋常霸罡境完全不同,似乎得到了特彆的昇華。

但再怎麼提升也隻是霸罡境!

越了一個憑蠻力就能夠衝破的千鈞境又如何?

凝意境四重的武意!

擋一個看看!

這一爪,如巨鷹從高天猛撲而下,其勢不可擋,一爪撕裂而下,就是一座小山峰也要被直接抹平!

的確極強,有濃烈的壓迫感。

不過比起北門守將王右思,卻差了太多!

林辰此刻爆發所有力量,有「盾」加身,肉身的爆發力與防禦力皆不是境界能夠衡量!

千羽合一。

在一瞬間爆發最為強勁的力量。

劍與爪,狠狠碰撞!

不過,爪意之強太過銳利了,的確不是蠻力等能夠對抗的,意之所指,皆破!

“哼,張長林倒是慷慨,給了你五品靈劍,否則劍與人皆撕裂!”周韜冷哼。

他手中的利爪也是五品靈寶,可見五品靈寶的稀少,比之五品丹藥更甚!

隻是,劍不碎,這一爪卻一樣擋不住!

是的,擋不住。

從一開始林辰就不認為自己能夠以劍招對抗,凝意境四重太強,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抗衡的。

但劍招不行,卻不代表扛不住!

「盾」!

林辰如當年那創造了「盾」字的強者,肉身強度大幅飆升,化作人形暴龍一般,與霸罡戰甲配合,蠻橫無雙!

這一爪,林辰以身體抗住!

那鷹爪撕裂,凝練無比的霸罡都被撕開了,下一刻,好像林辰的血肉都要被抓斷,要化作碎塊。

但,冇有!

林辰的肉身展現了非比尋常的防禦強度,這一爪撕開了林辰的皮膚,但冇能繼續往前,被林辰的骨頭擋住了!

爪意之盛,也冇能完全洞穿「盾」的防禦!

這就是古代文字的力量,是一條武道的最終體現。

武意也屬下乘!

“不可能!”周韜第一次露出驚容。

他這一爪應該直接將林辰抓成碎塊纔是!

若是林辰穿著五品以上的戰甲他或許還能理解,但明明隻是血肉之軀,怎麼可能攻不進?

金剛鐵骨不成!

這是人還是妖獸!

一擊冇能斬殺林辰,周韜的動作出現了一絲滯澀,而林辰等的就是這個時機!

蛟龍外衣之上,四個龍首大張,幾乎是零距離,將蛇信線束對著周韜爆射!

刹那爆發的力量極為可怕。

周韜就是凝意境四重,在慢了一拍的情況下也不敢小覷。

他爆喝一聲,可怕的玄力震盪,在身前凝聚出一道巨大護盾,如同雄鷹雙翼合攏在前,羽翼清晰,很顯然已經修煉到了極高的層次!

林辰的蛇信線束冇能將之洞穿!

但林辰還有劍,而且他的劍更快!

速劍式!

劍光近乎化作了幻影,連肉眼都跟不上,劍鋒之上白光閃動,那白書親手鐫刻下來的「界」字一筆,微微亮起毫芒。

劍鋒之上隨之扭曲,那力量似乎可以穿透虛空一般!

“反應很快,時機很好,攻擊更是犀利,但,太弱,你不懂嗎!”周韜爆吼,他的速度竟然不比林辰慢。

乃是後來居上!

巨鷹嘶鳴,一爪如門板般巨大,周韜根本不認為林辰這一劍能夠傷到他,他要將林辰的劍直接碾碎!

凝練的爪意足以將林辰斬殺。

周韜不信,林辰可以始終保持肉身的可怕強度。

連續攻擊總能殺了林辰!

隻是,林辰那劍鋒之前的空間卻發生了微微的扭曲,那周韜看來可以輕鬆將林辰這一劍碾碎的利爪,竟被直接穿透了!xiub

什麼!

周韜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