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長林有些失望。

畢竟不是花瓣的話藥效會打折扣,但如果已經被吃了,的確無可奈何,是冇法補救的。

好在寧宇說過,就算是葉子也有作用!

當下張長林看向寧宇,恭敬道:“寧宇大師,您看這四片葉子是否足夠為我父親調配丹藥?”

寧宇臉色變了變,他當然不想隻是得到葉子,他想要的是花瓣,那對他來說也是幫助很大的!

但之前是他自己說可以,如今卻是不能否認。

不然不是讓人看不起他?

“四片葉子的確有用處,但,我不相信他吃了所有花瓣,他根本煉化不了那麼多,一定還有保留!”寧宇冷聲道。

“龍衍花味道不錯”,林辰隻是淡淡道。

隨即便往外走去。

“你!”寧宇大怒!

林辰這是在挑釁他嗎,一隻老鼠,竟然敢挑釁像他這樣尊貴的人?

“你給我站住,剩下的龍衍花你必須留下!”寧宇寒聲道。

他想要的東西絕對要得到手!

“寧宇大師,我想這位小友應該不至於撒謊,他並不瞭解龍衍花的力量,所以直接全數吞服了,固然浪費但也無可奈何!”

“好在寧宇大師您精研丹道,能夠利用龍衍花的葉子煉製我父親所需的靈丹,實在是我張家之福!”

“如今既已得到靈藥,我的意思是,咱們抓緊時間回去,免得耽擱了!”張長林先一步開口道。

一連串的說辭,恰到好處,抬高了寧宇也堵住了他的嘴。

同時也表明瞭態度。

一切需以張老爺子的病情為重!

唯獨這件事,張長林不可能做出任何妥協。

另外便是林辰既然與張天雪有舊,關係不一般,張長林也不會讓寧宇為難林辰的。

寧宇臉色變了變,他自然明白張長林的意思,當下冷哼一聲,不過卻也收斂起來冇有繼續向林辰發難!

他也清楚,現在他的價值就是治療張老太爺,否則,即便是神醫聖手的弟子,也絕對得不到張家如此高規格的禮遇。

對他來說張家之後的謝禮纔是重中之重,的確冇有必要為了林辰與張長林鬨僵!

“我於丹道一途早已走出極遠,有我在,張老太爺的病症無需擔心”,寧宇傲然道。

“那就全靠寧宇大師了!”張長林哈哈笑道。

如此,張長林與林辰道彆,說了不少好話,拉攏之意很明顯。

然後他們便離開,去乘坐飛行寶船!

這種飛行寶船,能夠在虛空之中飛行,而且速度很快,乃是各大勢力都想要擁有的戰略重器!

可惜製造極難,整個大魏也隻有皇室、邊軍以及九鼎商會能夠擁有。

銀甲軍將張長林等人護送上寶船之後,這次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隻要登上寶船,幾乎不可能再有危險,畢竟整個大魏國最強的存在也不過是專術境而已。dfy

更高一級的知空境大強者從未有過。

而隻有知空境的強者才能夠淩空飛行!

臨走前,寧宇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銀甲軍的那位統領,給了他一樣東西。

隨即,飛行寶船周身亮起無數陣紋,紋路延伸,直入虛空之中,繁複無比,隱隱給人一種虛空托起了寶船的感覺!

這是虛空大陣,能夠駕馭空間法則,足見其珍貴與製造困難。

九鼎商會能有這麼一艘,乃是耗費了巨大財力才得來的,平日裡根本不會動用。

但如今為了張老爺子的病,九鼎商會自然已經不遺餘力。

大陣托起寶船,船體升空,隨即一路加速直至衝入天宇,很快就消失不見。

“統領,我們接下來怎麼做?”有副官開口問道。

季成傑臉色陰沉,並冇有直接回答,他拿出了寧宇給他的東西看了一眼。

“合意丹!”季成傑眼神一凝,忍不住露出驚喜之色!

這可是五品頂級丹藥,能夠輔助凝意境武者強化武意,十分的珍貴!

也是凝意境武者最想得到的丹藥。

季成傑立刻將合意丹收起,眸光跳動不息。

他接著取出藥瓶內的一張紙條。

“白飛必須死!”

上麵隻寫了五個字。

“哼,就算是不說,我也不會放過那小子的,他重傷了金煒,折了我銀甲軍未來一臂,怎麼可能就這樣算了?”季成傑獰聲道。

而現在寧宇也想要林辰死,甚至拿出了合意丹,那就更不可能放過林辰!

“派出去的人,有好好盯著那小子嗎?”季成傑冷聲道。

“大人放心,我們的探子您還不瞭解嗎,那小子甩不掉的”,副官嗬嗬笑道。

剛說完,便有一隻飛鷹飛掠而至,落在了副官胳膊上,這是探子發來的定期傳訊。

“上麵寫的應該就是那小子現在的位置,咱們直接過去嗎?”副官冷冷笑道。wΑp

“走”,季成傑道。

隻是副官打開傳信,卻是臉色一變。

“怎麼了?”季成傑眉頭頓時皺了起來。kΑ

shu5là

“大人,探子回報,他們……他們跟丟了”,副官硬著頭皮道。

“什麼!”季成傑臉色一沉,怒道:“廢物,連一個小子都盯不住,要他們何用!”

副官感受到季成傑的怒火,脖子忍不住縮了縮。

季成傑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他開口道:“那小子一定還冇有離開古樓城,讓隊裡的人都散出去,給我把他找出來!”

“是!”副官連忙領命而去。

……

另一頭,林辰帶著柳楠在巷子裡不斷穿梭著。

他感知很強,早已察覺了有蒼蠅在跟著他,不過林辰在邊境所麵對乃是來自於上吳國的頂級哨探,可即便如此,他依舊帶兵完成了數次暗地裡的急行軍,直插上吳**陣!

與之相比,這銀甲軍的探子實在不夠看。

在巷子中穿梭,快速移動,不斷變向。

很快林辰就將他們全部甩掉。

隨即變裝不留痕跡,對方已經再也尋不到他們的蹤跡了。

柳楠一路緊跟,心驚不已,需知,這古樓城她比林辰更熟悉,但從始至終卻是林辰主導,就好像此地乃是林辰主場一般!

此人不僅是實力強大,天賦奇高,其餘的作戰素質戰鬥素養等也是驚人!

還好他們不是敵人,不然柳楠不認為自己能活。

柳楠緊了緊心神,然後道:“入口就在前麵了,你從我那裡得到的鑰匙能夠前往七巷門前,但過去我始終無法真正進入七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