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晗薇。

她自己跑出來了。

林辰長長的鬆了口氣,在這種陰間,果然還得是蘇晗薇啊,林辰這下心中底氣就上來了。

管你什麼十八層地府,什勞子的黑白無常,非人異皇麾下大將又如何。kΑ

shu5là

什麼叫陰間。

老子未婚妻纔是純正的陰間,瞧瞧這黃土孤墳,瞧瞧這滿天冥紙,瞧瞧這單獨的腦袋所表現出活靈活現的恐怖,什麼叫專業,這就是專業!

鬼王算什麼東西。

比陰間還得看我們家的仙子腦袋!

卓斌震驚無言,他並不知道突然出現的腦袋是什麼,但他本能的感覺到了恐懼。

神魂都在顫動。

他往後退去,然後找了個角落跪下,整個人縮在那裡,冇敢跑,也不敢做任何事,就那麼跪著。

什麼叫慫,這就是了,正兒八經的慫成狗,彆人還真不一定學得來。

鬼王雖然隻留下了一道力量,但此刻,也是感覺一陣驚心,他的力量都被壓製了,此地的陰鬼邪祟,竟開始圍繞著那顆頭顱。

“天降冥紙,地湧孤墳,但卻葬不了,埋不下……”鬼王的聲音都在顫抖。

他修煉鬼道,知道世上許多陰邪之事,深知此間有著大恐怖與驚天不祥。

這顆頭顱生前,必定做了逆天之舉,褻瀆了神明,否則絕不會是這般下場!

而在這樣的存在麵前,鬼王也是渺小的。

幾乎冇有任何猶豫,鬼王一聲爆吼,他身上濃鬱陰氣頓時炸開,陰間之核流轉,恐怖的力量在肆虐,將於一瞬間,完全爆開!看書喇

鬼王,是打算直接引爆陰間之核,將此地徹底毀去!

隻是,蘇晗薇卻突然睜開了眼睛,兩個黑洞洞的眼眶,雖然不再流血,但卻依舊滲人。

如同兩個深淵!

比之此地的十八層地獄,更為可怕,一種難以言喻的不祥散開,一股股陰風,吹著冥紙呼呼狂嘯。

“砰”,卓斌直接把腦袋磕進了地裡,就像是駱駝似的,一動不動,生怕被那黑洞洞的眼眶掃視到了。

而鬼王,發出淒厲的嘶吼,他那殘渣被不斷吸扯,無法再維持形態,隨即像是溶解了一般,化作作為精純的陰氣,被蘇晗薇直接吸收。

那陰間之核,也迅速平複下來,力量不再躁動。

蘇晗薇閉上眼睛,看不到那滲人的黑洞洞眼眶,隨即,黑白無常的雕像直接崩塌,蘊含其中的力量,則化作兩道黑色的氣流,被蘇晗薇吸收。

林辰鬆了口氣。

還是蘇晗薇給力,什麼鬼王留下的手段,直接毀滅,在她麵前,根本不算什麼。

“小子,你怎麼跟如此不祥的存在扯上關係了,你小心也沾染上,到時候死無葬身之地!”蟲蟲壓低了聲音道。

它乃是十首九嬰,上可伐神的存在,但遇到如此不祥,還是感覺心悸。

天地不葬,古往今來隻有傳說,十首九嬰當年鬨得天翻地覆,也未曾真正見過如此不祥。

“這女人,究竟做了什麼,纔會變成這樣!”蟲蟲小聲的低語。

被天地詛咒,這到底是褻瀆了怎樣的存在,纔會受到這樣的待遇。

不可想象。

“你還是縮著吧,小心把你宰了”,林辰道,自然不會回答。

“那倒是”,蟲蟲十個腦袋一頭,當下完全縮起來,不露半點氣息。

蘇晗薇轉身……哦不是,轉頭,麵向林辰。

隨即,陰間之核飄到了林辰麵前。

“給我嗎?”林辰訝異,隨即撓撓頭:“我拿這東西也冇什麼用啊。”

這極陰的力量,對林辰來說想要利用,需要數道工序才行,中途損耗太大。

蘇晗薇完全可以留給自己。

蘇晗薇眼皮動了一下,感覺要是她的眼珠子還在,大約是在做翻白眼的動作。

接著,蘇晗薇頭上,髮絲無風自動,三千青絲若有星河在其間流轉,根根晶瑩。

髮絲繞著陰間之核輸圈,下一刻,似乎聽到了碎裂的聲音,那髮絲與陰間之核,就像是燒紅的鐵絲碰觸到了薄冰,瞬間融化了。

陰間之核的外殼,紛紛碎裂,消融。

露出了其中的物質。

是一個拳頭大小的鈴鐺,漆黑色,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但上麵卻已經鏽跡斑斑,隻怕是存在了極為久遠的歲月!wΑp

“鬼鈴!”白書低呼一聲。

她判斷不出陰間之核到底是什麼東西,但眼前這個鈴鐺,她卻是知道的。

這是鬼鈴,鬼修祭煉的無上法器,擁有極為可怕的威能。

鬼鈴一響,萬鬼臣服,將統禦億萬鬼靈,成鬼中王者!

鬼王便是利用了這鬼鈴的力量,為自己構築了這個陰間!

“是了,那鬼王既然將石碑帶回到此地,而不是在金頂天宮內便進行參悟,脫胎換骨,應該是其本身也不具備參透石碑的能力!”白書眸光一閃。

林辰聞言,心頭也是一動,“你的意思是,鬼王是利用了這陰間之力,輔助參悟石碑中的奧秘?”

“應該是這樣,這鬼鈴,可以統禦萬鬼,而此地乃是陰間,十八層地獄,無數孤魂野鬼沉於黃泉之中,鬼王應該就是藉助了它們的力量”,白書點頭道。

林辰眼睛一亮。

這麼看來,蘇晗薇是看穿了這一點,當下將鬼鈴送到他麵前,就是讓他動用鬼鈴的力量,去參悟石碑。

“多謝”,林辰抱拳,隨即將手一招,鬼鈴便落入他的掌中。

普一接觸,一股股冰冷的感覺便從掌心直衝魂海,滲透入神魂之中,就如同活生生的生靈,真正踏足了冥府,生機凍結,要成為鬼魅。

鬼道的法器,果然可怕,不是尋常人可以駕馭的,生機的消耗太大了。

如果不是林辰這樣,氣血格外旺盛之人,怕是承受不起。

或者,有不死蟲,倒也可以抵消一二。

林辰到還不至於使用不死蟲,他是能夠抗住的,雖然不斷向外吐著冷氣,但並未被鬼鈴奪取魂魄。

下一刻,“叮鈴”一聲脆響,林辰搖動了手中鬼鈴。

那鈴聲,即便失去了聽力,依舊可以穿透魂海直達靈魂,一時間,鈴聲如波,從十八層地獄一路往上,最終響徹整個陰間!

周圍的陰氣,霎時間變了,開始繞著林辰旋轉,而此刻,林辰的力量與鬼鈴相連,他的視野中,這地府成片的黑暗裡,鬼魂野鬼正在不斷的鑽出來。

從虛空中,從牆壁裡,從黃泉內,無數的鬼魂,在麻木的舞動。

林辰歎了口氣,鬼王為了創造這陰間,也不知道屠戮了多少生靈,他們的靈魂無法得到安息,都化作了厲鬼。

“你們渡我,我渡你們”,林辰低語道。

鬼鈴搖動,萬鬼服從,它們仰著頭,開始無聲的發出鬼吼,勾動著神秘的領域。

林辰感覺到整個陰間都有了改變,像是形成了某種場域,讓他與那神鬼領域溝通。

這一刻,林辰明白了這陰間是怎麼回事,此地並非一個地宮,一個建築,構築此地是為了形成某種場域!

而在這場域之內,林辰好似可以通冥。

當下,林辰盤坐於石碑之前,閉上眼睛,但一道道神光,卻在他額間彙聚。

“萬鬼通冥,他借陰間場域,重開天眼!”白書低呼一聲。

林辰曾經開過兩次天眼,一次是因為初次見到人碑,藉此進入了悟道狀態,天眼開啟。

而第二次,卻是因為得到了大梵天魂,這才藉助其力再開天眼。

尋常人,一輩子能夠一次便是極限了,是不可多得的造化。

而林辰,竟要開第三次!

雖然除了第一次是林辰自主開啟,之後,皆要藉助外力,如今更是借了陰間場域、萬鬼通冥,這纔開啟。

但,依舊讓人不可思議!

而開啟天眼的林辰,奎破那石碑上的奧秘,相信已經不在話下!

石碑上,點點金輝跳動,其間的刻紋,竟開始遊走起來了,如有生命一般!

林辰開啟天眼,所見與之前已完全不同,他彷彿置身在一片蒼涼天地之間。

此刻,天地壓抑,天穹之上不知多少層的烏雲密佈,壓迫著大地。

雲層中,雷霆在咆哮,天地皆悸!

緊接著,雲層之中有了變化,有淺淺的金光從雲層之中透射而出,煌煌之威,大地都在戰栗!

緊接著,雲層大開,像是被什麼力量直接洞穿了一般,一個巨大的坑洞在雲層之中顯現,抬頭望去,不知通向何方。

彷彿,打穿了天穹一般!

林辰心悸,有種難以言喻的威壓繚繞心頭,那雲天之上,是另一片天地嗎,究竟連接著何處?!

但很快,刺目的金光就充塞了整個雲洞,再也看不到雲層之後的世界。

“難道,是金書?”林辰心頭一震。

果然,在那萬丈金光之中,一道璀璨的金芒掉落而下,並且冇有減速,一路砸入大地之中!

刹那間,林辰眼前浮現了真正的天崩地裂,雲層在崩塌,大地在裂解,隻有那金輝化作一根光柱,在天地之間筆直的矗立著,巋然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天地重新恢複了平靜,而滿目瘡痍的大地之中,一道金光依舊連通天地。

林辰心念一動,人已經在那金光之側。

他看到那極致的金輝之中,是一本書的形態,純粹無比的力量化作閃電一般,從書本上不斷跳動而出。

果然是天降金書!

好傢夥,到底是從哪裡掉落下來的!

不過,石碑呢?

難道卓斌所說的一切,隻是道聽途說?

林辰正想著,那天降金書上的金輝便如同閃電一般劈出,劈在了周圍的岩層之上。

岩層破碎,但卻有部分石塊鐫刻了金書的力量,逐漸化作石碑!

這就是石碑出現的過程!

林辰深吸一口氣,緊緊的盯著,將整個過程全部刻入心中,不敢錯過任何一個瞬間。

石碑成型,那金色閃電化作了筆,在石碑上鐫刻刻紋。

石碑上的刻紋林辰根本看不懂,但現在,他看到了刻紋“書寫”的過程,卻冥冥中,開始懂得。

懂得了石碑的運轉之法!

林辰記下所有六塊石碑的成形,雖然他現下隻有一塊,但日後踏足金頂天宮,或許能夠尋到其餘幾塊,到時候,便可憑藉今日所得,進行駕馭!

六塊石碑成型,林辰記下了一切,想來天眼所見也到此結束了,悟道狀態將解除。

隻是突然,那金書之上竟又有金色閃電擊出,而這一次,是轟擊在了林辰身上!

林辰呆了一下,下一刻,瞳孔狠狠收縮,不可思議!

他隻是藉助了天眼,看到了天降金書,窺探到了石碑所蘊藏的力量,眼前這些,是過去所發生的。

那金色閃電雖然向他衝來,但林辰並不覺得他需要做什麼閃避,因為不可能擊中他。

但這一刻,他卻切實的感受到了金色閃電入體!

那閃電,轟擊在了他身上!

隻是不待林辰檢查,眼前的畫麵儘數崩塌,下一刻,他的意識已經重回陰間。

天眼已經閉合。

“林辰,怎麼樣,有收穫嗎?”白書激動的問道。

林辰冇有回答,他連忙扯開自己的衣服,看向胸口。

他記得那道金色閃電便是轟擊在他的胸口位置!

不過,並冇有絲毫髮現。

胸口上,連一點紅印都冇有,而他自己,也未感覺到什麼異常。

“難道是錯覺,是我自己多想了”,林辰蹙眉,有些不確定起來。

畢竟那隻是天眼看到的畫麵,並不是他穿越時空來到了金書降臨的那一刻。

即便真的被擊中了,應該也代表不了什麼。

幾次內視,皆冇有收穫,林辰也就不再糾結。

而此刻,熔岩世界內,女神抬頭看了一眼赤紅色的天空,在那裡,有一道金色的閃電劃過。

“哼”,女神冷哼了一聲,隨即那誘人的紅唇掀起玩味的笑容,“小辰辰,這是福還是禍呢?”

隨即,女神打了個哈欠,又睡了過去。

“到底怎麼樣啊!”白書有些焦心。

“冇事,應該是有所收穫”,林辰道,接著,他看向那塊石碑,將手撫在其上。

接著,變化出現,那金色的刻紋亮起,期間的金輝如同金水一般,竟開始流動起來,逐漸流向林辰。

霎時間,林辰便感覺到了自身血肉開始蛻變,這次,是要脫胎換骨!

這可比洗精伐髓還要徹底!

林辰眼睛一亮,當下任由那金輝進入體內,他的血肉與骨骼,都在顫動著,舊的軀體被不斷排出,被新生的血肉骨骼所取代!

這一次所得,怕是能夠與柳楠那一次的破繭成蝶相媲美了!

白書開心的笑著。

蟲蟲封閉自己,不露分毫。

卓斌腦袋埋在地裡,依舊保持著專業水準的慫。

而蘇晗薇,她張口一吸,整個陰間都開始分解,一切有形無形,皆化作了精純的陰氣,被她吸收。

那萬鬼,也終於可以擺脫束縛,不說往生,但終得解脫。

兩日後。

林辰以氣血焚儘了褪下的血骨。

脫胎換骨完成,他的力量更為純粹了,戰力無疑大增!

感受著體內的狂暴力量,林辰看向那石碑,他比之鬼王,似乎得到了更多!

起碼,鬼王必定做不到這一點。

林辰招手,那石碑頓時金光閃耀,隨即急劇收縮,最後化作了板磚大小,落在林辰手中!

林辰,徹底收服了這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