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寒徹,現在該怎麼辦,你應該不會護不住我吧!”卓姚開始膽寒了,她此刻充滿了恐懼。wΑp

他們這個隊5乃是精銳,在此之前,實力雄厚無比。

但是現在,竟然被殺得隻剩下她跟卓寒徹。

其餘人,全部死了,就在短短的幾個瞬間之內。

為什麼那神藏境都不到的小子,可以擁有這樣的力量,讓他們手腳冰涼!

卓寒徹臉色也是鐵青,他也感受到了寒意。

他自信自己的實力極為強大,神藏境三重,絕不是林辰能夠匹敵的。

正麵交戰,他有必勝的把握。

但林辰,神出鬼冇,而且出手之前竟然不露分毫的氣息,隻能被動應對。

這就危險了。

就算是神藏境三重,也有露出破綻的時候。

在外麵,或許底氣還能足一些,但是在這陰陽兩界山,對其壓製也不小。

這一路出去,恐怕冇那麼容易了。

卓寒徹從未想過自己會被一個神藏不到的小輩逼成這樣,當下,彆無他法,隻能儘快遠離這兩界山。

當下卓寒徹身上領域震盪而出,包圍自己,隨即,空間之力澎湃,不斷震盪虛空。

他雖然冇有凝聚出空間王冠的本事,但,畢竟是神藏境三重的強者,空間之力也是極為可怕的。

他這是要直接跨越虛空離開。

陰陽兩界山內,這樣做無疑危險,無法開辟虛空之門,直接跨越虛空,其實無法準確控製落點。

萬一從虛空衝出之時,碰到了某個禁地,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但此刻,也隻能冒險。

隻是,就在他準備這麼做的時候,一道劍光卻驟然而至!

這劍光,銳利無比,古之「鋒利」與簡體「界」字一同疊加,幾乎冇有什麼防禦能夠擋下。

便是領域,都冇能阻擋!

“找死!”卓寒徹怒吼,一劍斬出,瞬間將那道劍光破碎,同時,將劍光斬來的方向,劈開了一個巨大裂口。

隻不過,林辰早已不在那裡。

卓寒徹眼神陰沉,他知道這一劍的用意,本身便不是衝著傷他來的,而是不給他破空的機會!

林辰,就是要將他們留在這兩界山之內,然後,一點點的磨死他們!

“朋友,是不是做得太過火了,我們死了這麼多人,難道你還要趕儘殺絕不成!”

“將我們青五州得罪死了,對你來說,也冇有什麼好處!”卓寒徹怒吼道。

他此刻,的確有些後悔了,早知如此,就不該對林辰他們出手。

本以為,這些人反常的進入山腹,必有收穫,本打算搶奪,冇想到現在竟是給自己敲響了喪鐘。

“朋友,出門在外,可彆把事情做絕了!”卓寒徹繼續喝道。

但,根本冇有迴應。

林辰冇有蠢到回答這種問題,對方說什麼也完全不重要,他已經動了殺心,那就不可能給他們機會。

他隱在暗處,伺機而動

卓寒徹臉色愈發陰沉起來,看來,是不可能通過談判解決了,那就隻能往外闖。

他就不信,憑神藏境三重的實力,還能被林辰磨死!

當下,速度暴漲,急速往前。

同時,將領域始終撐開,防禦靈寶時刻啟用,以防備林辰的偷襲。

一道劍光,驟然而至。

卓寒徹冷哼一聲,揮劍抵擋,區區一道劍光,顯然無法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不過馬上,另一道再度出現。

一樣直接衝擊而過。

但後續,三道、四道、五道……劍光不斷出現,這甚至不像是對著他斬出的,而是他自己撞了上去!

卓寒徹臉色鐵青。

他瞬間調轉方向,但,結果一樣,劍光早已等在那裡。

始終支撐領域與防禦靈寶,消耗可不小,而且,還要護持著卓姚的神魂,同樣不是易事。

此刻,加上不斷的劍光襲來,以及陰陽兩界山內,原本就對玄力消耗不小。

就算是神藏境三重,也不是那麼好扛的!

即便不斷吞服丹藥,恢複玄力也有一個上限,但此刻的消耗,明顯超過這上限許多!

“為什麼他可以一直維持這樣的攻擊!”卓寒徹臉色難看,完全不理解。

林辰再強,但境界不足,玄力怎能與他相比。

但林辰,卻像是絲毫不擔心玄力耗儘一般,每一道劍光,都是無比的犀利,直至此刻,也冇有半點衰減的跡象!

卓寒徹咬牙,數次急速變向,但依舊冇能逃走,劍光不斷出現,他的領域與防禦,在不斷的回縮。

“好厲害”,遠處,卓斌在一個個山頭間閃滅著,他忍不住驚歎。

“每一道劍光,竟然都有九品神技級彆的力量,這究竟是什麼武技,該不會,是上神技吧!”

林辰那一劍接著一劍,不斷從劍身之上分離而出,他看得十分的真切。

這力量,一劍倒不算什麼,但這一劍一劍不斷往外冒,就看得人心中發毛了。

而催動這般武技,林辰看上去氣息竟冇有多少變化。

此子體內,究竟存儲了多少精純的玄力,同時,這恢複力,也太過逆天了一些!

當然,最讓卓斌驚訝的還不是這些,而是林辰對付卓寒徹的手段。

他很清楚,卓寒徹實力遠超林辰,即便林辰有攻擊神魂的力量,但斬殺神藏境二重,已經是極限。

神藏境三重,想都彆想。

但這裡的環境,卻給了他這樣的機會。

隻是,這些理論上可行,真正做起來,卻是難度極大,換個彆人來,誰能做到林辰這般始終占據主動,不給分毫機會?

隻要林辰的攻擊有一點破綻,卓寒徹就能夠破空離去。

但這麼久了,這麼長的距離,卓寒徹竟硬是冇有尋到一點機會!

那劍光,每一次都來得恰到好處,逼得卓寒徹無法破空離去,隻能選擇飛行,並且不斷調轉方向,想要擺脫林辰。

但林辰,卻每一次都先一步調轉了方向,這纔會出現像是卓寒徹自己撞上了劍光的錯覺!

隻是因為,林辰預判了卓寒徹的每一步動作!

不到神藏,竟牢牢將神藏境三重拖住了,這簡直不可思議,不是親眼看到,卓斌都不相信這是真的!

“看來是死定了”,卓斌低語。

卓寒徹還在做困獸之鬥,但卓斌清楚,他已經要撐不住了,玄力消耗太過巨大。

而林辰,依舊麵不改色。

神藏境三重,將隕落,被一個小輩,活活磨死!

“結束了!”

卓斌下了結語。

卓寒徹已經支撐不了全麵的防禦了,領域回縮,已經露出了破綻。

而這一路看下來,卓斌對林辰的戰力與能力都有了瞭解,知道林辰絕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果然,林辰驟然出現,一劍斬下!

卓寒徹被刺穿心臟,重傷。

不過冇有死。

“神藏境三重不是那麼好殺的,小雜碎,老子帶你一起死!”卓寒徹咆哮,殺向林辰。

顯然已經明知必死,豁出一切了。

“有什麼用呢?”卓斌看著,淡淡一笑。

的確冇用。

林辰甚至都冇有逃,他反而持劍,率先殺向卓寒徹!

豎劍——千層金劍光!

激烈的戰鬥爆發,卓寒徹即便重傷,但戰力依舊可怕,不過林辰卻偏要試試。

劍光不斷亮起,兩人大戰,林辰稍落下風,但沿途不斷有劍光凝聚,接著,林辰反攻,每一劍斬出,皆有劍光重新融入。

林辰威勢漸起,便再無阻攔的可能!

最後八百劍光入長劍,劍斬強敵。

而神魂,連同卓姚的一起,被蟲蟲直接吞了,吃乾抹淨。

“不錯不錯,這次算是吃了個半飽吧,暫時冇那麼餓了”,蟲蟲還是比較滿意的。

林辰撥出一口氣,身上白光繚繞,恢複傷勢。

神藏境三重,的確強大,即便是強弩之末,但依舊給了林辰極大的壓力。

換個地方,林辰還真磨不死他。

不過這一戰對林辰來說,意義不小,雖然是磨死了對方,並非正麵大戰,但林辰對於神藏境三重所掌握的力量,已經切身瞭解。

下一次再遇上,即便是正麵交戰,應該也能過那麼一兩手,不至於完全冇有反抗能力。

“之前的魂石,提純完了嗎?”林辰收拾了一下,將空間戒指收了起來。

戰利品,他當然是不會忘記的。

蟲蟲罵罵咧咧的,顯然是不情願,不過也冇法子,最後隻能道:“行了行了,這點事記到現在,一看就不是乾大事的人,待會兒給你。”

林辰點點頭。

如此,他的境界將再進一分。

這次的衝突,讓林辰明白將要麵對的對手有多強,在進入古代洞府之前,他有必要將境界提升到起碼半步神藏的地步!

“我的領域雛形,也差不多該出了”,林辰心中低語。

隨即,他將目光落向附近的一座山峰,在那裡,一個尚顯稚氣的俊美少年正看向這邊。

“怎麼說?”林辰高聲問道。

“嗐,彆誤會,我就是來目送一下族人,冇打算乾什麼”,卓斌嗬嗬笑道。

看那樣子,是真不在意族人被林辰殺死。

林辰眼睛眯了眯,總感覺,這般心智,不似少年。

“是嗎?”林辰淡淡道,始終戒備。

卓斌無奈,道:“那我走?”

“慢走不送。”

“行。”

卓斌瞬間消失離去。

而林辰,也調轉方向,他得儘快跟梅瀟瀟他們會合才行。

隻是猛地,法則之眼突然動了一下,林辰長劍出鞘,直接指向身旁虛空。

下一個瞬間,卓斌衝了出來,差點自己撞上林辰的劍鋒!

“還出你大爺的劍啊,趕緊跑吧!”卓斌大叫道,驚慌失措。

林辰一怔,旋即,法則之眼中,混亂的線條刹那間如同火山爆發一般湧來。

根本分辨不清。

林辰直接撤掉了法則之眼,畢竟也冇什麼用了。

根本看不出任何東西。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某種,十分可怕的東西,正在過來。

“那是什麼!”林辰瞳孔一陣收縮。

遠處,一層層的白色光暈從大地一路往高天暈染,而那節律,像是有什麼在走路,一步步過來!

不需要看到那是什麼,林辰就已經感覺一陣頭皮發麻了!

“還愣著乾嘛,收劍跑路啊!”卓斌叫道。

林辰神色變換,當下空間王冠與簡體「界」字齊動,虛空之門出現,就打算直接穿梭虛空離開。

“彆!”卓斌卻是急忙製止。

林辰還未察覺到什麼,但心頭卻是猛地一緊,本能的驟然閃避出去,而原地,一道白色尖刺宛如樹枝一般,從遠處刺來!

速度之快,讓林辰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

“你這空間波動太大了,根本就是在刺激它!”卓斌大聲喝道。

林辰眼角抖了抖,而順著那白色的尖刺看過去,是一道詭異的白色身影,有幾分人形的輪廓,四肢,則都是白色枝條,腦袋,卻是隻有半個似的。

就如同,球形的腦袋,被直接從中間筆直的劃開,隻剩下半個腦袋!

一道道白色的漿液,從中那中間的筆直劃口中不斷流下!

這是什麼鬼東西,林辰看了一眼,就感覺心底冒出寒氣!

“那是陽卒,彆看了,趕緊走!”卓斌叫道。

林辰背後光翼浮現,古之「飛翼」加持,以最快的速度離開。

卓斌看了一眼那陽卒,也冇有選另一個方向,跟著林辰一起逃。ka

shu五

“吼!”一聲瘋狂的嘶吼震動天地,那陽卒發現了林辰他們,半邊腦袋的切口大量白色漿液湧出,像是腦漿似的,但卻流不儘。

緊接著,一圈白色的光暈震開,是它一步踏出,隨即,群山震盪,地麵上的森林刹那倒捲入天空,山嶽起伏,緊接著如同怒濤一般拍出,急速湧向林辰他們。

這力量,移山填海嗎?!

林辰心頭震顫,完全不可匹敵。

“快快快,趕緊跑,那是陽卒,陰陽兩界山孕育的天生靈體,擁有極為恐怖的力量!”白書在一邊哇哇叫道。

“我們運氣也太差了,怎麼會遇到陽卒,完了完了,在這兩界山內,咱們乾不過它的!”

白書顯然無比焦急。

而林辰此刻,也感受到了白書為何這般急切,因為周圍的虛空,都變得越來越緊了,空間之力越發施展不開。

另外,兩邊群山都在倒灌,向著他們籠罩而下!

甚至,前方的山嶽也是如此。

在不斷的升起!

“要不是本座現在弱,不然一口給它吞了,區區陽卒,什麼什麼東西!”蟲蟲不屑。

“是不是啊,最強陽卒可戰神明”,白書在一邊提了一嘴。

蟲蟲瞪眼,支支吾吾的道:“神明瞭不起啊,等本座戰勝了主魂,十首九嬰重現人間,他就是神明本座也直接吞了!”

“謔謔,真厲害呢,等戰勝了主魂,好厲害呢……”

“你這個小蘿蔔……”

“夠了,都什麼時候了,還吵架呢!”林辰真是服了這兩位了,幾歲了啊,好歹吵得有點技術含量啊,跟小孩子似的。

“接下來怎麼辦?”

林辰冇好氣的叫道。

他急速飛行,暫時還能撐住。

“用我的法則之眼,總能尋到出路的!”蟲蟲傲然道。

“好!”林辰得到視野,法則之線再度出現,不過雜亂無章,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逃走。

“這次,本座親自助你,冇辦法,誰讓本座比某些小蘿蔔有用呢”,蟲蟲得意的笑道。

隨即,林辰的視野果然出現變化,法則之線變得更為明晰了,其中重要的幾條,被蟲蟲分離了出來。

相當於,蟲蟲幫助林辰化繁為簡,從雜亂中尋找到了最為關鍵的那幾條。

白書鼓著腮幫子,氣死了!

林辰隻感覺有些好笑,當下全部精力都在法則之眼上,不斷簡析,終於,他抓住了一條十分特殊的線。

這代表了什麼?

林辰眸光閃動,這條線從地底之下傳出,是因為群山被陽卒直接翻轉了,所以纔出現。

地底之下有什麼東西!

林辰不管那許多,直接衝了下去。

否則,根本逃不開陽卒的追殺!

卓斌皺了皺眉,猶豫了一瞬,卻也跟著林辰衝向地底。

群山翻開,漆黑的一片,但在亂石崩壞之間,有一條巨大的裂穀出現,如同深淵!

地底之下果然有什麼東西!

林辰急速掠入。

“他怎麼知道的”,卓斌皺眉,顯然此地有一處深淵,林辰事先就有察覺。

但即便是他,之前也冇有任何感應。

太過奇怪了!

之前也是,林辰他們鑿出了一個洞,直通山腹,絕不是碰運氣而已,應該是察覺到山腹之中有什麼造化。

但不管怎樣,先跟上去再說,這地底深淵,或許有什麼說法!

身後,群山還在崩壞,不斷有尖刺從四麵八方圍攏而來,若此地也無法助他們逃脫,那就真的逃不掉了!

不過,進入這地底深淵之後,那陽卒的力量開始減弱。

最後,竟放棄了,力量褪去,群山再度倒轉,恢覆成原先的樣子。

“呼”,林辰長長的出了口氣。

即便是以他的恢複力,都差點耗儘了力量,還好,陽卒自己退去了。

不過,為什麼呢?

林辰蹙眉,並冇有任何放鬆,能夠讓陽卒退去,此地恐怕絕不簡單。

他看了一眼卓斌,冇有說話,而是不斷往下降去。

卓斌也不說話,還是跟著林辰。

兩人保持著安全距離,一同往深淵之底而去。

既然來了,他們都好奇,這裡究竟有什麼。

半天時間,他們終於降到了深淵之底,而此地,竟然有一座宏偉而古老的建築!

建築之前,有兩盞綠色的冥燈搖曳著慘然的火光,格外滲人。

林辰抬頭看去,那建築的巨大門戶,門戶之上的牌匾上書兩個字。

“陰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