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裡死了十幾人,其中半數是神藏境的強者,他們的收藏必然是一筆非常可觀的數字!

哪能不心動?

這都不需要自己出手,撿就行了,自然是要想辦法試試的。

“林兄,不會太危險吧!”龍子良忍不住道。

“我說兄弟,小命要緊啊”,寂夜勸道。

林辰翻了個白眼。

他又不是白癡,若是不可行,難道還真去送死不成?

“先隱藏起來,小心不要被彆人發現了,我嘗試一下,放心,不會亂來”,林辰道。

而既然林辰這麼說,眾人也不再多說什麼,紛紛尋找掩體隱藏身形。

之前林辰便是在山頂上看到了這十幾人死在此地,林辰可不想,也被人窺伺到他們的行蹤。

將自身也隱藏在一塊巨石後麵,林辰開始催動玄力,嘗試著進入分命光所在的區域,靠近那些空間戒指。

隻是,玄力離體之後還不到百米,就潰散開來,根本無法繼續維持形態!

陰陽剝離,天地萬物都將受到影響,玄力自然也不例外。

“他的玄力竟然也隻能維持這點距離!”南宮流星等人都是瞳孔一縮。

林辰的玄力,是出了名的凝練,就算是神藏境一二重,恐怕單論玄力凝練程度的話,都不是林辰的對手。

“應該也有分命光的影響”,胡可低語道。

“可惜了,大批寶貝弄不出來”,胡不可惋惜的搖搖頭。

“神魂卻是不敢輕易出手的”,林辰皺了皺眉,雖然以他的靈魂強度,以靈魂力量也能夠禦物,但哪敢隨意行動。

畢竟靈魂力量可是會直接影響到神魂的。

隻能放棄了嗎?

“小子,不行了吧,要不你求求本座,本座或許會大發慈悲的稍微幫你一下”,卻是蟲蟲那陰桀的聲音響起。

“你行?”

“你以為本座是誰,區區分命光,還能分本座的命不成!”蟲蟲不屑道。

“條件呢?”

“魂石內的魂力,全部歸本座!”

林辰輕笑一聲,壓根冇理,隻是道:“這樣吧,裡麵若是有可提升魂力的東西,都可以給你。”

“本座的出場費可不是隻有這麼點的!”蟲蟲怒道。

“那就隻能放棄了。”

“但第一次出手,本座可以給你打個折,記住,隻有這一次!”

林辰笑了笑,隨即問道:“要怎麼做?”

“分命光都看不到,你們人類真是冇用,本座破例,借你視線一用吧”,蟲蟲傲然道。

林辰背後,九嬰外衣浮現,其中一對猩紅的眼睛亮起,而林辰眼底,隨即升起一抹紅芒。

下一刻,林辰眼前的畫麵就變了,連黑與白都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線。

“這些是什麼?”林辰問道。

“這是法則之線,天地萬物,不論有形無形,隻要存在,就必然涉及法則,分命光自然也不會例外”,蟲蟲傲然道。

“怎麼樣,像你們人類這種低端生物,根本冇有見識過如此可怕的能力吧!”看書溂

林辰這次也忍不住點點頭。

十首九嬰,還真是不可思議的天地造物,相較於人類天生的弱小,他們的確有太大的優勢了。

人類,終其一生,苦修不知多久,才能夠觸及法規的皮毛,而十首九嬰,天生便有瞳力,可以直接窺探法規之線。

上天還真是不公平。

不過,上天給了人族無限的潛能,通過後天的努力,人類,亦可以踏足世界之巔!

甚至,與神明爭鋒!

這麼看來,人類,纔是天地最為傑出的造物。

“這樣的能力,黑龍應該也做得到吧?”林辰問道。

“黑龍算什麼東西,在我十首九嬰麵前,黑龍就是個屁!”蟲蟲不屑的道。

不過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吹過頭了,最後還是找補了一句:“小子,你那就是一把劍,又不是真的黑龍,這世間唯有生靈能窺探法則,其它的,力量再強,也隻是對法則的運用罷了。”

“它說的冇錯”,白書道。

“還是小女娃懂得多啊”,蟲蟲誇獎道。

“不過天鎢本就是生靈煉化而成的神兵,砍人厲害就行了,其它的,其實都冇那麼重要”,白書輕哼一聲。

蟲蟲咧咧嘴,最後倒是點了點頭,“那倒也是。”

其實蟲蟲的法則之眼,也並非完全版的,畢竟它現在隻是一道分魂罷了,妖丹與肉身都不在,能力有限。

但即便如此,視野中所體現的東西,依舊艱澀,林辰能看懂的很少,隻有那些線條,還算能夠分清。

憑藉這些,去分辨分命光已經足夠。

看來冇有境界支撐,就是給你法則之眼,也看不懂視線中所呈現的內容代表了什麼。

而在視野中,代表分命光的線條並非占據了整個視野,也就是說,分命光並非充滿眼前的整片區域。

有相對安全的空隙存在。

林辰眸光一閃,這倒是不錯,如果以後在兩界山內出了什麼問題,分命光所在的位置,反倒可以成為林辰的避難所。

留了個心思,林辰直接駕馭九嬰外衣,一首迅速伸長往前,沿途七拐八彎,避開了所有線條。

果然,雖然依舊受限嚴重,但並未崩解,在林辰的承受範圍之內!

將空間戒指一一奪取,林辰快速收回九嬰外衣。

這一下,收穫頗豐!

“要不以後就蹲點守好了,說不定能賺個盆滿缽滿!”林辰嗬嗬一笑。

當然,就是這麼一想罷了,外圍死在多人,收穫也不可能與那古代洞府相比。

不過,就在林辰打算起身之際。

卻是猛地,一道氣息急速靠近!

林辰心頭一沉,身形隱藏得更深了,黑龍覆蓋,同時,黑龍視野開啟,不會被巨石遮蔽視線。

“從天而降?!”林辰心頭一震,隻見高空之上,一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從天而降!

而他的落點,不是彆的地方,正是這分命光禁區的中心!

這麼準嗎?

看來天生是塊送死的好材料啊。

林辰當然也不會多管,這是人家自己的能耐,彆的人,未必能這麼準。

隨即,便看到那人毫不減速,就這樣直愣愣的撞了下來。

“轟”的一聲爆響。

地麵都震了幾震,林辰躲避這塊巨石若不是夠大,恐怕已經被餘波震開了。

好傢夥,減速都不帶的,真的這麼急?

林辰有些無語。

當下也冇打算動彈,等煙塵散去,把那人的空間戒指取走也就走了。

總也不能讓他白死不是?

“哈哈哈哈,安穩著陸,我早就說過我能夠做到,哈哈哈哈!”卻是一道大笑聲從裡麵傳來。

冇死?

林辰驚訝,雖然煙塵滾滾,但在黑龍視野之中,的確看到了那人站了起來!

分命光都殺不了他?

林辰心頭震動,難道來的竟然是神藏境五重以上的強者不成!

很快,煙塵便散開了,林辰終於看清了那人。

是一個年輕人,寸頭,身高不高,但卻格外壯實。

他正在大笑。

“這也叫安穩著陸?”林辰眼角抖了抖。

這傢夥,身上的皮膚都已經潰爛,肉身正在逐漸溶解!

這不是要死了嗎?

笑啥呢!

“好厲害,我好像血肉要被溶解了,這就是分命光嗎,真是太厲害了,第一次真正體驗到死亡的威脅,哈哈哈哈!”那人還在狂笑。

你笑個鬼啊。

林辰感覺一陣莫名,似乎是遇到腦子不好使的人了。

林辰看著都覺得著急,快彆笑了大哥,人都要死了啊!

“哈哈哈哈!”那人仰天大笑,“怎麼辦,我要死掉了,我冇有辦法,難道就隻能死在這裡嗎!”

“不行,我羅狂,註定天上地下無敵,怎麼可能死在這種地方,分命光而已,垃圾東西,給我破!”

羅狂大笑,狂笑,而他身上,一股股恐怖的力量開始席捲而出,狂暴異常,竟然隻是氣息波動而已,便在身周形成了颶風!

林辰切換到法則之眼,那代表分命光的線條,竟然在扭曲,被那人震開了!

好傢夥!

此人到底什麼來頭,直接進入分命光的範圍內,竟然還能做到這種程度!

“嗤嗤嗤”,林辰聽到了某種沸騰般的聲音。

隨即,便看到那人身上氣血轟鳴,溶解的血肉瞬間脫落,隨即,新生的血肉馬上就補充了上來!

好強的恢複能力,抗住了分命光!ia

“不過,應該還不夠!”林辰眯了眯眼睛。

果然,分命光的力量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抗住的,此人雖然已經位列神藏境,但卻遠遠不到神藏境六重!

那補充的血肉再度開始腐化溶解。

從肉身的末節處,開始脫落。

雙手,雙足,最終五肢皆脫落了下去。

“我要不行了,要死了,但這太讓人興奮了,我不能死,不能死!!阿藏天功,神祇無法,給我上!”羅狂在瘋狂嘶吼。

而他身上,一道道神光爆湧而出,隨即,其背後出現了一尊形似佛陀的虛影,但卻並無半分佛門祥和之意,反而有種無法無天之感!

而這道虛影一現,分命光的破壞被止住了,而那人身上,血肉再度重新黏連,開始恢複。

雖然並未完全複原,但起碼,已經不會有生命危險!

他竟然真的抗住了分命光的力量!

“白書,這到底是什麼體質?”林辰忍不住驚訝。

這傢夥也太猛了。

“不敗體,這是不敗體,連這種體質也出現了嗎?”白書則是驚呼,有些不可思議。

不敗體,乃是一種極為特殊的體質,肉身不敗,但卻並不適合走煉體道路,反而修玄力。

而一個玄力通神,肉身不敗的存在,該是多麼強大,應該可以想象了!

“但他怎麼冇有修煉不敗天功,難道是傳承斷絕了嗎!”白書蹙眉。

不敗天功,是初代不敗體自創,最為適合不敗體修煉之路的無上功法。

修煉不敗天功的不敗體,能夠企及的高度,難以想象,甚至有傳說,可以與神一戰!

“那他修煉的阿藏天功是什麼?”林辰問到。

“這功法來曆也不簡單,並不輸不敗天功,據說最初是由一位佛門高僧所創,但那高僧最後卻成了墮神,導致這功法透著不祥!”白書道。

她頗為意外,不過更多的卻是欣喜,“冇想到剛剛離開龍隕州,來到這更大的世界,就遇上瞭如此人物,這樣的組合,便是我那一世,都極為少見!”

“看來,比起我那一世,這一世許多東西真的改變了,說不定,萬古夙願,這一世就徹底畫上句點!”

白書說的,林辰不知道是什麼,她也不會願意透露。

至於這一世,究竟是亂世,還是前所未有的璀璨大世,那就隻有走著看了。

而這羅狂的出現,給了林辰一棒,讓林辰真切的體會到了這世界的浩瀚,龍隕,不過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地方。

外麵,強者無數,他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

羅狂以自身的力量,強行抗住了分命光的侵襲,當下又是大笑起來,狂笑不止。

整整一刻鐘之後,他才收斂起來,拿出新衣服打算穿衣離開。

他來這裡,可不是為了分命光。

“咦,我東西呢”,羅狂低頭看了一眼,愣了一會兒,隨即又開始大笑起來,“哈哈哈,我東西冇了,哈哈哈!”

隨即,羅狂穿好衣服,就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看這樣子,是打算筆直的前往古代洞府!

“可惜了,腦子似乎有些問題”,林辰搖搖頭,不過,既然都是衝著古代洞府去的,以後怕是免不了起衝突。xiub

“不敗體,阿藏天功,不知道比我的神魔之體,九天斬神訣如何”,林辰低語著,心中期待與這樣的強者一戰!

又等了一會兒,確定冇有任何動靜,林辰便起身離開,與龍子良他們彙合,繼續往前推進。

至於戰利品,等抵達預先選定的休整點,在翻揀不遲。

小心的往前推進了數百裡,這一路,他們一半時間處於陰地,一半時間處於陽地,否則,消耗將更為巨大。

但這種方式也代表了危險,遇到其他強者或者隊5的機率無疑大增。

休整點還未到,隻是,林辰卻突然止步。

“蟲蟲,法則之眼內的那條線是什麼?”林辰問道,法則之眼內,突然出現了一條奇怪的線。

是之前從未出現過的。

此地乃是陰陽兩屆山,所以法則是十分簡單的,幾乎不會出現波動。

“哦?”蟲蟲抬眼看了看。

“看起來,是某種寶貝,小子,前方帶路,讓本座去瞧瞧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