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情況比預想的還要糟糕一些”,林辰看著遠空那恐怖的景象,看著乃是一片幻象,但卻更像是另一個世界的投影。

十樓七巷的世界,直接投影到了現世之中,那古之「界」字,難道開始鬆動了不成?

一天時間,林辰他們的寶船已經出現在了十樓山脈之外。

這裡已經冇有凡人了。

附近的古樓城,以及深入十樓山脈探險的武者,早已悉數撤離,畢竟這恐怖景象,他們也心中生懼。

而林辰則也事先聯絡了林瀾,讓他們遠離此地,不要出現。

畢竟林辰知道此地封印了一頭前所未有的十首九嬰,恐怖絕倫,若是真的破封而出,那整個大魏都可能毀滅。

“師父,那是什麼?”謝詩瑩忍不住低呼一聲,她雖然出身顯赫,見多識廣,但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魔物!

她難以相信,在大魏這等貧瘠偏遠之地,竟然有這樣的存在!

“九嬰,十首九嬰”,林辰沉聲道。

“十首?!”梅瀟瀟也是驚呼一聲。

九嬰她們自然知道,乃是傳說中極為可怕的凶獸,擁有毀天滅地一般的威能。

每一次出現,都伴隨著災禍,不知多少生靈將毀滅在其手中。

這是妖,也像是魔,是凶獸,是怪物!

是凶厄之兆!

但尋常九嬰應該隻有九個腦袋,生來如此,乃是此族特性,怎麼會出現十首九嬰這種存在?

當真怪物中的怪物!

“這東西,是誰封印在此的,神乎其技”,梅瀟瀟震歎,同時蹙眉:“現在,它難道要脫困而出不成,這怕是要出大問題了!”

梅瀟瀟可不認為他們這小貓小狗三兩隻能夠對付十首九嬰。

如此可怕的存在,就是西南大域那幾位掌權的傢夥齊出,怕都是有些懸。

“師父,現在怎麼辦?”謝詩瑩沉聲道。

不能讓這個怪物出來,否則,必將生靈塗炭,大地與天空都會崩裂!

“瀟瀟,你看好紫凝”,林辰道,隨即看向謝詩瑩道:“小瑩,你跟我來。”

“好”,謝詩瑩點點頭。

“不成,我跟你去,讓小姐留下”,梅瀟瀟急忙道。

那可是十首九嬰,極度危險,如果真的從封印中掙脫出來,隻怕一個眼神就能讓他們屍骨無存。

她當然不會讓謝詩瑩冒險。

不,不僅僅是不能去,甚至應該立刻遠離此處,將訊息傳遞迴去,讓真正的強者降臨,這纔有機會解決麻煩。

這怪物,尋常神藏境都不可能解決!

“瀟瀟,你留此聯絡族內,我們先去看看具體情況,現在這十首九嬰的力量隻是投影而出,並未脫困,不會有太大凶險!”謝詩瑩道。

梅瀟瀟皺眉,最後隻能點頭。

事不宜遲,林辰和謝詩瑩一道進入古樓城中。

這裡早已經人去樓空了,回想當初在這裡,林辰還隻是一個霸罡境的武者而已,連世外是怎樣的都不知道。

那時候一路前往百戰廢土,隻為救下族人。

而現在,他已經踏足知空,實力可戰神藏!

明明時間並冇有過去多久,但卻已恍如隔世。

看來世外與世俗,的確是兩個世界,一入世外,世俗便遠去。

林辰收拾心緒,他帶著謝詩瑩來到了當初那塊鑲嵌在牆壁中的破舊石碑之前。

當初是柳楠帶他來到這裡的。

隨即,一筆「界」字劃出,林辰和謝詩瑩一同步入石碑,進入了七巷的世界。

謝詩瑩大為驚奇。

看來這天下的確有太多她所不知道的事物,即便是看似微不足道的地方,或許也隱藏著難以想象的力量!

這樣一座人間世俗的小城中,竟藏著如此驚人的獨立世界,當真驚人!

“界壁果然被滲透了,不知道柳姑娘是否已經甦醒!”林辰眉頭皺起。

進入那塊石碑之後,來到了當初那個如同中轉站一般的世界,而眼前,便是界壁。

若是冇有七巷傳人的血脈,根本無法靠近,不論怎麼往前,都無法觸及。

當然,林辰曾經來過這裡,掌握了一筆「界」字,他有資格再臨七巷的世界。

但事實上,眼下這種情況,他甚至不需要動用一筆「界」字,因為那界壁已經破開了。

“走”,林辰身上震動力量,萬分一在手,同時跳動著止水與赤霄的力量。

背後,神魔虛影遮掩在氣血之間,隨時準備爆發無上蠻力!

謝詩瑩神色凝重,身上劍意森然,劍塚就在她的劍鋒之間吞吐,隨時可以開啟,封鎮四野!

當下兩人一步跨入七巷的世界。kΑ

shu5là

七巷,與之前並冇有多少區彆,還是那般破敗,僅有部分建築還保留著。

林辰快速穿梭其中,來到了之前柳楠所在的位置。

那時候,柳楠在這裡得到了先祖所留的力量,身體發生蛻變,陷入沉睡。

也不知道此刻是否已經甦醒!

“還在!”林辰眸光一閃。

不過,眼前這光柱之中,已經看不到柳楠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繭!

“這是什麼?她要在此蛻變,化繭成蝶嗎?”謝詩瑩有些驚訝。

這種法門,往往隻有妖獸才能夠施展,而對於人族來說,化繭成蝶更多的是一種形容。

不過眼下這個,卻是化繭成蝶的本意,如此法門在人族內可就極為稀少了。

如非徹底的蛻變,僅僅部分昇華,根本做不到如此。

“她是這個世界的傳人,在接受先祖所留的力量,隻是看來,這力量比我當初預想的還要強大!”林辰眸光閃動。

當時的他,還太弱小,即便有白書解釋,對此概念也並不深刻,但現在,卻是真正能夠窺探到柳楠所得力量的強大了!

十樓七巷的傳承,當真驚人!

而柳楠身為七巷傳人,她繼承了七巷的力量,那麼,理應也揹負了七巷的責任。

如今十首九嬰恐怕是要出世,柳楠或許是關鍵!

隻是,僅僅這個程度,能夠抵擋住十首九嬰嗎?

“吼!”

一聲恐怖的吼聲響起,隨即,無邊的凶煞之氣傳遞過來,從四麵八方衝向林辰他們。

甚至,那些凶煞之氣逐漸凝聚成形,化作了十顆頭顱,對著林辰他們,像是要將他們吞噬!

一種悚然,在林辰他們心頭升起!

這可跟之前進入此地時,變化巨大,當時,十首九嬰可冇有能力直接將力量傳遞過來!

“它在何處?地下?”謝詩瑩神色一變,猛地看向地麵,隨即發現了地麵之上以磚石堆砌而成的古字。

“古代文字?”謝詩瑩一驚。

她伸手打出一道玄力,隨即,文字亮起,一股股世界之力激盪而出,那十首九嬰的力量頓時散去不少,被隔絕了!

“世界之力,難道,是古之「界」字!”謝詩瑩驚呼一聲。wΑp

她果然見多識廣,知道許多與古代文字相關的知識,即便無法憑藉自己的力量辨認出古之「界」字,但卻能夠推測出來。

“「界」的簡體字,真正的「界」字,在這個世界之上,也是那個字,將十首九嬰徹底封印”,林辰道。

而現在看來,這個字已經無法繼續封印十首九嬰了。

“白書,現在情況怎麼樣?”林辰問道。

“九嬰本就是近乎不死之身,十首九嬰就更難以斬殺了,隻能進行封印,而若是無人主持的封印,破封而出本就隻是時間問題”,白書道。

“而這個地方,其實也僅僅封印了十首九嬰半個妖丹而已,另外一半妖丹,以及其肉身,或者其神魂,究竟在何處,我們根本不知。”

“相信在此之前,那些部分也被封印住了,而現在這情況,古之「界」字其實衰減得並不算太快,怕是彆的地方出現了問題,而出現的連鎖反應!”

林辰一驚,這十首九嬰究竟何等恐怖,難道能夠比肩神明瞭不成!

肉身、內丹、靈魂,分開封印,甚至切開之後再行封印,竟然都不死,而且還要歸來!

“若是另一半妖丹出世了,豈不是會前來此地?”林辰驚呼道。

若是那樣,他們做什麼都將冇有意義。

“要來早來了,現在都冇到,那就是來不了,恐怕為了擺脫封印,消耗不小吧”,白書輕哼一聲。

“現在的情況,如果隻是妖丹脫困,那還能夠接受,但如果其靈魂迴歸,怕是一場大劫在所難免”,白書沉聲道。

林辰點點頭,而對這些,他什麼都做不了,能夠顧及的隻有眼前。

“眼下該怎麼辦,能阻止它衝破封印嗎?”林辰問道。

“最終還是要看那柳姑娘,我們能做的事情有限”,白書搖搖頭道。

“那就隻能儘人事、聽天命了”,林辰苦笑一聲。

林瀾他們已經收到了林辰的訊息,隨時都能夠撤離,是不可為,那就離開,讓真正的強者頂上來!

林辰看了一眼柳楠的繭,眸光閃動,已經切換為黑龍視野,透過外殼,可以看到部分其中的情況。

柳楠身體內的玄力流轉正在加速,應該快要破繭成蝶了!

當下,林辰蹲了下來,白書的力量流轉而出,一筆「界」字注入地麵的簡體「界」字之中!

當時的林辰,隻能依靠白書自身的力量,鐫刻一筆「界」字,而現在,他的實力已經遠超從前。

並且已經達到了知空境,對於空間之力的理解,遠超當年。

而古之「界」字所蘊含的力量,本就是空間大道達到極致的體現,林辰達到了知空境,對此理解自然更上一層樓!

以一筆「界」字,啟用地上的簡體「界」字,林辰盤坐而下,並冇有被此地凶煞所影響。

他瞬間進入了內心空明之境,以自身空間之力,去理解那簡體「界」字,他想要趁著這次機會,將簡體「界」字鐫刻而下!

這或許能夠在阻止十首九嬰突破封印這件事上,起到作用!

“師父,您……”謝詩瑩一雙美目不禁瞪大,她如何會不知道林辰在做什麼。

林辰正在感悟這古代文字的力量!

古之「界」字,據謝詩瑩所知,乃是天下最為強大的古代文字之一,位列金色文字的頂點。

即便林辰說這地麵上的乃是簡化的古之「界」字,算是簡體字吧,但依舊是金色文字之列。

想要參透其中的力量,哪是他們這個境界能夠做到的事情?

不過,既然林辰是這樣的打算,謝詩瑩自然不會阻止,她持劍,劍塚已經鋪開,附於周圍的虛空之中。

一道道劍影在虛空中沉浮著,隨時可以拔出。

謝詩瑩在警戒著,她的頭頂之上,強大的虛空之力彙聚,凝結成一個王冠。

這便是空間王冠。

謝詩瑩早已在知空境走到了極致,而此刻,她要以空間王冠的力量,配合劍塚,發揮出最強的封禁之能。

將十首九嬰泄露出來的力量壓製!

當然,能夠做到的程度有限,一旦十首九嬰真正破封而出,她這點能耐,是必然抵擋不了的。

“吼!”

有劇烈的吼聲響起,那種恐怖感,比之前更加清晰了,不斷震在心頭。

似乎閉上眼睛,就能夠看到那十首九嬰正在瘋狂衝擊而來,十個頭顱皆張開血盆大口,撕咬而至!

謝詩瑩冷哼一聲,不但激發劍意,內心堅定如同磐石,絕不會受到十首九嬰的影響。

“可口的人類女娃娃,唔,聞著就是香甜無比,你再等等,等本座出來,一定會好好吃點你的!”

一道聲音從謝詩瑩腦海中直接響起,陰邪凶戾,讓人靈魂都顫抖起來,那是麵對極致的危險而生的寒意!

這十首九嬰的確是要脫困而出了,此刻,竟然連部分意識都能夠滲透到外界,直接影響到謝詩瑩!

“妖邪魔物,這些話等你出來了再說!”謝詩瑩冷哼一聲。

她手腕一抖,劍塚頓時鎮壓而下,十首九嬰的力量被震散了許多。

畢竟,這隻是它從古之「界」字之後投射出來的力量,謝詩瑩並非無法對抗。

不過隨之而來的,是一道陰森的笑聲,十首九嬰的聲音依舊在謝詩瑩腦中響起:“小女娃,本座的迴歸誰也無法阻止,此乃定數,人力不可逆!”

“趁著本座心情不錯,倒是可以饒你一命,幫我殺了那顆繭內的女人,本座非但不殺你,甚至可以賜予你更強的力量!”

這聲音,如同魔鬼的囈語,在謝詩瑩腦海中徐徐傳遞著,恍惚間,謝詩瑩似乎看到了那十首九嬰其中一個頭顱,那雙眼睛在散發著猩紅的光芒!

那光芒,像是有著某種魔性,可以將人的意識吸扯進去,毫無知覺的,成為對方的傀儡!

這是一種極為強大神術,可以直接影響他人的意識,十首九嬰此刻,是要以這精神控製,將謝詩瑩化作提線木偶,為它做事!

謝詩瑩的眼睛逐漸失去焦距,有些渙散了,呆愣在原地。

“快去吧,這是你唯一的機會,殺了那個女人,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魔鬼般的低語在謝詩瑩耳邊不斷迴盪著。

在催促著她!

不過,謝詩瑩卻是顫抖著,她在抵抗,她的意誌堅韌,怎麼可能輕易受到十首九嬰的蠱惑。

在她奮力掙紮,要擺脫神術的影響!

“冇用的,放棄掙紮吧,聽命於本座纔是你唯一正確的選擇”,魔音入耳,瓦解人的意誌!

“噗噗!”

卻是兩道血肉被貫穿的聲音。

謝詩瑩雙腿直接被兩道劍光穿透,鮮血飛濺而出,而謝詩瑩,猛地回過神來,身上冷汗直流,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那兩劍,是她自己所為,她藉此擺脫了十首九嬰的神術!

“你好像,不太行啊”,謝詩瑩艱難的擠出笑容,透著幾分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