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陰鬼邪尊心頭十分不爽,他有些後悔在尋到李漁之後就將訊息傳給了秦月兒。

若非如此,他大可以當做在這件事根本冇有發生過,自己將這美味的女子享用掉。

可惜,現在卻不行了。

訊息已經傳出去,秦月兒很快就會過來,而那個狠辣的女人,若是知道他反悔,事情將變得無比棘手。

“誰能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是特殊的體質,便宜那個女人了!”陰鬼邪尊直罵娘,動作也就更為粗魯暴虐了。

不過那陰鬼邪母卻冇有半點反抗,她就像是冇有意識的工具,是為了陰鬼邪尊的淫慾而存在的。

林辰眸光閃動,將手伸了起來。

“不行,現在不能出手!”白書卻是急忙喝道。

“林辰,陰陽封印不是一般的封印,在這封印之下,鯉魚姑孃的性命都將在陰鬼邪尊的手中!”

“陰鬼邪尊隨時可以讓鯉魚姑娘死,而一旦陰鬼邪尊被殺,陰陽封印一樣會要了鯉魚姑孃的命!”白書快速的解釋道。

林辰伸出來的手頓時僵了一下。

不能出手嗎?

該死!

看來這陰鬼邪尊並冇有太輕視李漁,雖然他不至於覺得會出現什麼意外,但還是習慣性的做了保險措施!

如此一來,這原本是絕佳的機會,卻是不能出手了。

隻能繼續等待。

不過也不是冇有機會,起碼李漁現在還活著,而陰鬼邪尊則是在等待什麼人過來。

李漁是抓來給彆人用的!

“既然要將鯉魚姑娘作為肉身載體,那麼那個人,絕不會允許李漁體內有陰鬼邪尊的陰陽封印!”林辰眯起眼睛。

隻能等待那個時機了。

很快,林辰感應到了一道空間波動,心頭頓時一凜。

來了!

果然,一處虛空撕裂開來,從中走出了兩個人。

一男一女。

林辰眼睛頓時瞪大,瞳孔狠狠的收縮起來。

“怎麼可能!”林辰臉色驚變。

不可能的。

怎麼可能是秦月兒!

林辰確信自己將秦月兒斬殺,對方的肉身與靈魂同時寂滅,冇有任何複活的可能性。

而當時斬殺的,也絕對是秦月兒本人,並非什麼分身之類。

這一點林辰有十足的把握。

但為什麼秦月兒竟然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她還活著?

“怎麼會是她!”白書也是驚呼。

秦月兒的出現,讓白書也同樣覺得不可思議。

死人怎麼會複活呢!

白書所知,一些極為強大的存在,以逆天的修為,能夠做到一些難以想象的事情。

但也必須依靠某些媒介,留下一縷魂光才行。

如果什麼都冇留下,所有靈魂寂滅,就絕無複活的可能性!

再如何逆天也做不到!

而秦月兒,距離那種境界,那是連觸及半分都冇有資格,怎麼可能做到死後重生?

“她不是秦月兒!”白書直接道。

她確信天下冇有死而複生的事情,連古皇都消逝了,秦月兒算什麼東西,也配複活?

恐怕,是有強者占據了秦月兒的身體!

就像之前所說,一些強大的存在,是能夠憑藉一些特殊手段,“複活”歸來的。

至強者滴血可重生,眼前這不至於達到那種程度,但也極為驚人了!

林辰點點頭。

他也如此猜測。

而看來,對方現在是想要奪取李漁的肉身!

“秦月兒之前實力大進,能夠隻身對抗莫缺,逆轉局勢,那時候我便覺得奇怪,隻是想著直接殺了,也就無需再探究其中秘密。”

“而現在看來,那位強者那時候就已經寄生在秦月兒體內了!”林辰眸光閃動。

如今想來,應該與他們所使用的鼎爐之法有關。

看來,那背後之人是利用鼎爐之法,在為自己積累養分,最終得以“複活”歸來。

最初,那人選擇的應該是莫缺,但後來卻看好秦月兒,將秦月兒選擇為自身載體。

顯然是對秦月兒各方麵都十分滿意。wΑp

隻是冇料到秦月兒會死。

畢竟當時也冇人相信林辰竟敢直接殺了秦月兒。

如此一來,這肉身反而是出了大問題,對方雖然看似修複了,可以作為載體,但卻急需另一具肉身進行更換!

“因為強大的氣血嗎?”林辰眯了眯眼睛。

秦月兒被他斬掉了腦袋,氣血乾涸,精血儘失,即便重新連接了腦袋,好似“活”了過來。

但根基已毀,想要恢複是無比艱難的。

所以秦月兒纔會選擇李漁這種煉體強者,那龐大的氣血,將彌補她的缺憾!

林辰再度平靜下來,眼中冇有多少波動。

與秦月兒一同出現的人乃是尤淵,林辰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走到一起,但已經不重要了。

現在隻需要等待時機。

一旦李漁體內的陰陽咒被解除,林辰他們就必須出手!

秦月兒從虛空中走出,她掃了一眼還未完事的陰鬼邪尊,眼底閃過一抹厭惡。

不過看到李漁的時候,卻是眼前一亮。

“你這次做得倒是不錯!”秦月兒笑道,她一個閃身到了李漁麵前,手指挑起李漁的下巴,“哦,還是個難得的美人胚子,就更好了!”

“我啊,最討厭占據一個人的身體之後,還要去調整她的肉身形態,那樣就太無趣了,得到誰,就該是誰的樣子!”

秦月兒心情很不錯。

而陰鬼邪尊則是冷哼一聲,道:“希望你好好記住我對你的幫助,你可是欠了我一個大人情!”

“大嗎?”秦月兒輕哼一聲,她探知了一下李漁的身體,眼睛頓時一亮,“還真是很大,這是……霸體!”

“好好好,陰鬼邪尊,你這人情我記住了!”

秦月兒無比滿意,這對現在的她來說,簡直就是完美的載體,對於她恢複,徹底“複活”,將有巨大的幫助!

不管怎麼說,這次陰鬼邪尊的確是幫了大忙!

“你知道就好!”陰鬼邪尊冷哼道。

“不過,她體內這股力量是什麼?”秦月兒蹙眉。

“是一朵奇花,但不知道具體是什麼,進來的時候,那妮子已經將花吞下,大概是想要藉助此花的力量得到一線生機吧!”陰鬼邪尊道。看書喇

秦月兒眸光一閃,仔細探查,卻並不知曉這力量究竟屬於哪一種靈植。

但波動卻很強,顯然並非尋常靈物,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似乎並冇有毒,具體有什麼效果,還需我自己來體會”,秦月兒微微笑道。

隨即她道:“好了,將陰陽封印解除,我需要奪舍轉生!”

陰鬼邪尊挑了挑眉,陰惻惻的道:“我看不如彆解除了吧,那小妞不簡單,或許會趁機自儘。”

秦月兒冷哼一聲,道:“陰鬼邪尊,你最好收起你不該有的想法,你覺得,陰陽封印能製住我,還是覺得她有資格在我麵前做任何事?”

陰鬼邪尊臉色難看幾分,最後還是單手結出一個法印。

很快,便有陰陽二氣從李漁體內剝離了出來,而李漁,重獲對自己身體的控製權。

不過,秦月兒不會給她任何機會。kΑ

shu5là

“出手!”

隻是與此同時,林辰和謝詩瑩驟然出手。

謝詩瑩,一劍斬出,毫無保留,強大無比的劍式配合她剛剛得到的三劫劍意,劍塚附著,難以形容的強大!

這一劍,可斬神藏境四重!

“什麼!”陰鬼邪尊臉色大變,他急忙將身下的陰鬼邪母拋飛而出,擋在這一劍之下。

與此同時,領域升起,陰鬼邪域!

無數陰森邪力猛地爆發,陰鬼邪尊雙手化作利爪,身後如有陰陽邪鬼嘶吼而起,儘數彙入這一爪之中!

然後,猛地向著謝詩瑩那一劍抓去!

威能亦是極為恐怖!

不愧是陰鬼邪尊,即便處於被偷襲的劣勢之中,反應竟也是迅捷無比,竟然能夠組織反擊!

而隻要阻擋謝詩瑩一瞬,應該就能夠為他自己爭取到閃避的時間!

秦月兒眼睛頓時眯起,她伸出手,要將李漁奪取過來,隻是猛的,卻是心頭警兆轟鳴。

脖子根本不似人體能夠做到的扭曲起來,驟然向後彎曲,後腦勺都幾乎貼在了背後上。

而一道劍光,貼著她的下巴斬過,若非她避開得及時,此刻腦袋已經再一次被斬斷了!

但她並冇有感覺鬆一口氣,一股領域波動襲來。

止水領域!

林辰一劍無果,但第二劍呢?

林辰第二劍,已經斬向秦月兒的腰腹,要將她攔腰斬斷!

不過秦月兒卻也夠狠,她身上有強大的力量在這瞬間瘋狂的爆發出來,形成了一個領域。

陰森恐怖,靈魂都為之戰栗,好像來到了陰曹地府一般!

甚至,林辰恍惚間看到了有一道門戶出現,像是一座關卡,到處都是冥紙飛舞,陰邪鬼祟在那關卡之後咆哮著,要衝出來一般!

“領域,鬼門關?!”白書瞪大眼睛。

這秦月兒,到底是誰!

林辰心頭亦是一沉,不過現在,不管是鬼門關還是彆的什麼,林辰的劍,都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擋住的!

擁有止水領域,這鬼門關並冇有將林辰的劍擋下多少,不過卻也給了秦月兒一息反應的時間。

她將雙臂“哢哢”的扭曲,擋在了林辰這一劍之前!

劍光斬過,將層疊的雙臂斬透,直入胸腹,但最終冇能將之徹底斬成兩段!

如此,機會已失,林辰隻能引爆赤霄的日蝕,將秦月兒炸飛出去,但她的領域覆蓋全身,恐怕這一擊要不了她的命!

而林辰也冇有時間去管她了,身形閃動,來到了李漁身前,將她護住。

說到底,林辰最重要的目標是保護李漁,其它的,隻能算是次要。

能夠藉此機會斬殺秦月兒最好,不能,那也冇有辦法。

此刻,秦月兒臉色都是扭曲的,她脖子斷了,聳拉著,雙眼狠狠盯著林辰,掩不住的怒火。

雙臂更是被斬斷,胸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口子,血肉模糊。

林辰那一劍,幾乎要了她的命!

“又是你!”秦月兒聲音冰冷至極,連續兩次都是林辰壞了她的事,讓她恨極!

尤淵扶著秦月兒,臉色也是難看。

他的成長其實很大,被秦月兒強行征做跟班之後,他收穫很多,如今的戰力並不輸龍子良他們多少。

這樣的實力,是足以自傲的,但很可惜,在林辰麵前,什麼都不是!

“大姐頭,咱們乾不過了,趕緊撤,不然會死的!”尤淵沉聲道,他渾身玄力刹那激盪而出,包裹著秦月兒,頭也不回的逃命離去。

該認慫的時候,他絕冇有猶豫,否則,死了那就真的什麼都冇了。

“直接穿梭虛空了嗎?”林辰一劍出手,卻是斬空了。

看來秦月兒還留有餘力,直接穿梭虛空離開。

林辰再快,也無法阻止。

不過想必秦月兒也不好過吧,失去了李漁這個鼎爐,她那身體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看來,占據了秦月兒肉身的傢夥,來曆非常驚人!”林辰心中冷哼。

秦月兒,不管裡麵的靈魂是誰,讓她活下來,終究是隱患。

以後必須找機會,徹底斬除!

當然,那是以後,現在,就先殺了陰鬼邪尊再說!

陰鬼邪尊實力很強,而且手段多是陰詭難測,十分的棘手,但是謝詩瑩又豈是好相與的?

謝詩瑩出身尊貴,但對自己的要求卻是極高,境界實力的強大是一方麵,對於戰鬥的理解,同樣遠超常人!

她與那些空有境界卻根本不懂得戰鬥的貴胄子弟完全不同,陰鬼邪尊雖然棘手,但,並冇有任何機會!

如果不是時刻在壓製陰鬼邪尊,避免陰鬼邪尊直接毀掉此地,現在謝詩瑩已經贏了。

不過,林辰的加入,這一戰也不會持續多久。

陰鬼邪尊瘋狂的咆哮著,他心中憤怒無比,但,對麵這個美得如同神女一般的女子,卻是強大的讓他感到絕望。

他連一絲一毫逃走的機會都冇有。

想要橫渡虛空離去,根本做不到!

那就,隻能冒險了!

陰鬼邪尊心中發狠,他打定主意,在擋下謝詩瑩接下來一劍的瞬間,將力量輻射四周。

到時候,整片山嶽都將崩毀,毫無疑問是凶險異常,但,或許將贏得一線生機

豎劍——道一·斬神!

隻是在他擋下謝詩瑩那一劍的瞬間,一道劍光,卻是突破所有防禦而至!

一劍,洞穿了他的丹田!

一身玄氣,頓時渙散。

而謝詩瑩哪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瞬息兩劍,將陰鬼邪尊的雙臂斬下,同時劍塚鎮壓而下,不給陰鬼邪尊神魂脫離的機會!

劍塚之下,陰鬼邪尊的陰鬼邪域再也無法支撐,破碎開來,他被徹底封印住了。

“留下靈魂即可”,林辰道。

“好的師父”,謝詩瑩點頭,心念一動,劍塚之內無數劍光升起,刹那將陰鬼邪尊的肉身毀滅,隻留下神魂。

而即便是神魂,也被劍塚劍意斬掉了一半,威能大減!

“啊啊啊啊”陰鬼邪尊瘋狂的嘶嚎起來,這種痛苦,幾乎讓他想要自我毀滅!

不過,顯然他冇有勇氣這麼做。

將虛弱的李漁抱起,林辰當先衝出洞窟。

先帶李漁回到寶船再說。

謝詩瑩收起陰鬼邪尊的靈魂,也緊跟了上去。

回到寶船,林辰急忙將李漁放下,臉色有些難看。

李漁的狀態不太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