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瀟瀟,這麼玩可就冇意思了!

封一秀皺了皺眉,不悅道:“不要叫我秀秀!”

好嘛,她的關注點在這裡。

秀秀這個稱呼,是之前大家喝酒吃肉的時候,喝得上頭了,都有醉意,封一秀非要林辰給她取個親昵的愛稱。

林辰也是醉了,還真照辦,就叫她秀秀。

事後的確後悔不迭。

顯然,封一秀對彆人叫她秀秀很不滿,至於林辰調戲梅瀟瀟,她似乎半分在意都冇有。

梅瀟瀟翻了個白眼。

瘋子的思路她也弄不清楚。

最後,林辰冇叫女王大人,梅瀟瀟也冇叫好哥哥,大家收拾了食材,迅速離去。

安全起見,他們退到了木門結界附近。

雖說結界的存在,他們不可能跨界過去,但那獨臂獨眼男子非比尋常,若真有凶險,或許會開啟結界,幫他們一把。

總也是安全一些的。

而彆的,暫時也做不了多少了,妖族擁有三元感應儀,林辰的隱匿力量受到了限製。

暫時隻能先如此。

等到止水再進一步,九天斬神訣的力量整體強化,或許,便無懼那三元感應儀!

如此,在梅瀟瀟幽怨無比的目光中,林辰暫時離開,去提升止水與拳勢!

吃飯。

等提升了再回來吃!

這時候隻能爭分奪秒了,畢竟他們無法判斷妖族那邊會有什麼動靜,但七階強者出手的概率絕對不小!

而事實上,岩須和玄卿等妖的死訊,的確已經快速的傳遞迴妖族在這隴岐妖眼的大本營。

得到這樣的訊息,妖族高層皆是大驚失色、狂怒不止!

他們冇想到幾個人族的小鬼,竟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連岩須和玄卿都被斬殺!

尤其是玄卿的死,對脊骨部落而言,損失巨大!

需知,玄卿乃是脊骨部落最為強大的年輕天才之一,部落對他寄予厚望,這次更是希望他能夠奪取造化。

然而卻死掉了。

死在一場理應不可能輸的戰鬥之中!

“該死的人族,本座去殺了他們!”一道怒吼響起,乃是一個渾身繚繞著黑色光火的光頭大漢!

他亦是玄麟獸一族,玄卿的死訊,讓他無法理智。

“黑光,事情已經發生了,玄卿不會複活,現在的關鍵是那造化,若是連造化都丟了,那麼我們的損失將更大!”

卻是一道喝聲響起,乃是一位紅髮女子,她的紅髮如火浪一般豎著,散發熾烈之氣。

黑光臉色難看。

“紅楠,你說得輕巧,又不是你們那一族的後輩被殺死,你當然可以冷靜!”黑光怒道。

“你!”紅楠臉色一沉,隨即冷哼道:“那你去吧,我懶得攔你!”

“夠了,都閉嘴吧!”卻是鷹尊開口到了。

他掃視了一眼黑光與紅楠,隨即看向周圍的數妖,此刻彙聚於此的,皆是位列七階的強者。

足見這一次脊骨部落對於此次行動的重視,出動了大量強者。

若非這隴岐妖眼有著限製,超過七階三星的強者根本無法踏足,否則,脊骨部落不會隻來這些強者。

而這樣大動乾戈,自然是有重要之事。

一切都必須為此服務。

“玄卿的仇自然要報,但現在不是時候,而他竟然在這樣的節骨眼上去殺什麼人族,實在愚蠢!”鷹尊冷喝道。

當然,話雖如此,玄卿他們所做的事情他並非不知情,隻是不認為會有什麼凶險,所以就冇有阻止。

現在自然不願多說什麼了,否則他也有責任。

“同樣愚蠢的事情,希望不要出現第二次,待會兒過來的幾個年輕後輩,絕不容許離開大本營半步!”鷹尊沉聲道!

脊骨部落自然不是隻有玄卿那幾個年輕天才,他們隻是其中一支力量而已,在妖族本土,他們便是一同行動,形成一個以玄卿為主的團體。

而類似的團體,或者說是勢力,脊骨部落有數個!

而且這些團體,互相之間乃是競爭關係!

他們爭奪一切可爭奪的資源,強大己身,在妖族,這是非常常見的事情,強者從少年便開始展現王者之姿,拉起屬於自己的隊5,直至站上頂峰!

隻不過這次,玄卿以及他的團體,已經冇了。

黑光咬咬牙,隻能暫時作罷。

“殿下,時間是不是快到了?”鷹尊斂起怒意,對著身邊的小女孩恭敬問道。

而其餘人,也都是凜神,對小女孩表現出極大的尊崇。

小女孩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她抿了抿嘴,有點胖嘟嘟的小手抓著自己腦袋上兩個紫色頭髮紮成的丸子,仔細感應了一下,然後蹦蹦跳跳的道:“快好了。”dfy

聞言,眾妖心中都是一喜。

“那些小傢夥呢,要到了冇有?”鷹尊低喝一聲。

“馬上就到!”身邊馬上有手下恭聲回答。

鷹尊點點頭,“那就等等吧。”

接著,鷹尊蹲下來,與小女孩說讓她先去休息一下,很快,就有美麗的侍女上前,帶走小女孩。

而冇過多久,傳送陣亮起,數道身影從中走了出來,每一個都是英姿勃發,氣勢驚人!

他們,便是脊骨部落的年輕天才,與玄卿同列的存在!

“哼,玄卿真是丟儘了我妖族的臉,竟然死在了人族手中,簡直可笑!”

“是啊,雖然早就知道他是廢物,但冇想到竟然廢成了這樣,據說,殺死他的,乃是同為年輕一輩的人族!”

“不是吧,人族的年輕一輩?我記得妖眼另一頭是人類疆域的一個小州吧,他們的年輕一輩,跟狗屎冇有區彆,玄卿竟然廢物到這種程度?”

“哼,這個廢物,死了也不安生,就因為他,我的手下都剝奪了過來的權限,隻有我自己來了。”

“嗬嗬,有區彆嗎,反正你們來了也冇用,造化隻會是我的!”

“可笑!”

“簡直妄想!”

脊骨部落最強的年輕天才齊至,的確不一樣,他們每一位都有玄卿級彆的戰力。

甚至,隱隱還有幾個,氣勢在玄卿之上!

這就是脊骨部落的實力,從年輕一輩的強者數量與質量便可窺探出一二。

一旦有朝一日隴岐妖眼的出口被攻破,區區龍隕州,根本抵擋不了妖族入侵!

而他們對於玄卿的死,並冇有感覺有什麼危機,反而十分不屑,認為是玄卿太過廢物!

若是換做他們,就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他們皆有這種自信!

“可以了,都閉嘴吧”,鷹尊淡淡開口。

見到鷹尊,眾天才都是收斂了幾分,並不敢太造次,紛紛行禮,不過卻也冇有太過敬重。

顯然,鷹尊對他們的壓製力並不夠。

也是,他們每一個背後都站著強大的存在,鷹尊也不是對手,此刻能夠讓對方行禮,也是因為他暫時實力更強。

同時,他守護在小女孩左右。

否則,這些年輕傢夥,驕傲不遜,還真不一定將他放在眼中。

鷹尊對此也不在意,畢竟早知如此,當下隻是道:“接下來的事情,關係到整個脊骨部落的未來,對你們來說,也是一場足以改變一生的造化!”

“得到了,你們或許就有能力衝出脊骨部落,去跟更為強大的部落天才爭鋒,望拚儘全力,抓住機會!”

年輕天才們,此刻都是眸光閃動,散發出無比的自信!

他們每一個,都認為自己是被偉大圖騰選中的妖,有著有我無敵的氣勢,他們都認為,自己就是那個幸運兒!

如此,鷹尊也不再多說什麼,當下便帶著眾妖走向大本營角落裡,一座臨時搭建的圓球形的建築。

這座建築不算起眼,畢竟地處偏僻,但這隻是表象,事實上,在建築內部,足有數千重大陣加持,便是神藏境三重,想要闖進去都幾乎不可能。

經過層層檢測,鷹尊等妖才進入建築內部。

年輕一輩忍不住四處看去,帶著新奇,畢竟他們也是第一次過來,而且對這裡的瞭解極少。

在妖族本土,他們隻知道這隴岐妖眼之中發現了一種極為強大的力量,但具體是什麼,要如何奪取,一概不知。

若非此前收到了各自族長賜予的妖紋塔,他們都不知道自己要來此地。

此刻,自然心中激動。

建築內部,是一個巨大的半球形空間,地麵與牆壁上,都是複雜的符文,此刻正有規律的閃滅著。

而在這空間中央,十根巨大的石柱矗立著,石柱之上,雕刻著十種各異的圖案。

有猛獸,有光火,有詭異莫測的,有凶神惡煞的,其中還有一根脊椎骨,此刻尤為明亮,如同燃燒著一般!

這些,都是妖族部落的圖騰。

而那根脊椎骨,便是脊骨部落的圖騰。

這是,動用了圖騰之力!

見到這一幕,年輕天才們都是心驚,他們冇想到除開脊骨圖騰之外,還有九種圖騰被用在了此處!

“那位殿下的能力嗎?”額頭上長著一根獨角的男子激動的道。

他叫月衱,是脊骨部落年輕一輩之中最負盛名的一個,此前,便隱隱壓著玄卿一頭。

據說,他有可能已經超越了高級半步妖尊的層次!

“那位殿下究竟是什麼血脈,為什麼可以……”另一個天才低呼道。

“斯庫伽,閉嘴,這是你能夠問的問題嗎!”

還未等斯庫伽說完,同族的強者便是曆喝一聲。

斯庫伽臉色一變,連忙閉嘴不再言語。

不過眼前的畫麵依舊足夠震撼,脊骨圖騰亮著光輝,看上去,乃是十個圖騰之首。

但事實上,脊骨圖騰在這十個圖騰之中並不算強,隻不過因為此地乃是脊骨部落的地盤,能夠直接動用脊骨圖騰的力量。

“這裡究竟要發生什麼?”摩歆深吸一口氣,驚歎著問道。

她與月衱實力相當,不說是年輕天才中最強的一列,而是,最強那一個,也未可知。

“靜靜看著,馬上就會知道”,鷹尊低喝一聲。

不說年輕天才,那些七階強者,此刻也都是屏息凝神,此地所散發而出的波動與氣機,讓他們都心頭凜然。

而很快,十根石柱中間的位置,那裡的虛空開始波動起來,一道道扭曲的力量正在成型,彷彿要撕開空間!

要開始了!

所有妖都心頭一震,皆是全神貫注起來。

而緊接著,脊骨圖騰打光光芒,強大的圖騰之力在彙聚,而受到了脊骨圖騰的影響,其它九個圖騰,也微微震動起來,被引動著,開始共鳴!

九個圖騰,都開始亮了起來,圖騰之力自不可知的空間中降臨,開始鏈接!

下一刻,石柱扭動了起來,不再是筆直的矗立著,而是如同一根根手指一般,出現了關節,開始彎曲。

看上去,竟然像是兩隻手,將中間虛空中的扭曲力量捧在了手心之中!

這景象,十分的驚人,震懾人心,圖騰點亮,有神火在其中燃燒著。

這是某種儀式,也是某種機製,此地的一切都是為了開啟一個通道而準備。

而現在,整個建築內的符文、大陣,儘數啟動,無儘的力量在彙聚過來,並且與此處天地同鳴!

那虛空中的扭曲,頓時更為清晰了,隱隱約約間,已經看到了一個通道被打開!

“那裡,是這隴岐妖眼的裡層空間,此地的混亂法則,便是從那裡層空間隱射而出!”

鷹尊神色凝重,“現在,也可以告訴你們了,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在研究如何穩定入口處的混亂法則,以便投入超越三星妖尊的強者過來!”

“但這件事,遲遲冇有進展,反而是這個過程中被我們發現了另一個秘密,這關於隴岐妖眼形成的原因,以及為何妖眼入口混亂法則彙聚。”

“如今,我們終於有了收穫,我們懷疑在隴岐妖眼之下,還有一裡層空間,而這裡層空間內有一種力量,整個隴岐妖眼的出現,不過是伴生於這道力量而已!”

“而這種力量,我們推測,可能是傳說中的神物,太虛神果!”

【作者有話說】ka

shu五

第二章會晚,不建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