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將手一翻,屬於武狂的那枚妖丹出現,隨即林辰驅使黑龍,直接將之吞噬!

妖丹被化作精純的力量,幾乎瞬間就衝向了林辰全身!

這股力量無法令林辰晉升突破,也無助於恢複傷勢,但卻足以令林辰的速度再度暴漲!

就像是燃料一般,一口氣全部消耗掉,以獲得最為爆炸性的力量!

林辰,速度暴漲,如此高壓之下,身體表麵的皮膚都開始龜裂,血痕密佈!

這自然是要付出代價的。

但起碼,雲鶴被瞬間甩開!

“什麼!”雲鶴瞳孔狠狠收縮,以林辰此刻的狀態,怎麼可能突然速度暴漲!

其身體也應該承受不住纔對!

不過林辰已經瞬息遠去,足以證實林辰的肉身比預想中的還要強!

“這到底是什麼體質!”雲鶴咬牙,急速追趕上去。

很顯然,林辰的體質本就是特殊的,否則憑藉一半龍血,即便是皇級血脈,也不可能擁有如此強悍的肉身!

但不管怎麼樣,雲鶴都不相信林辰能夠支撐多久。

這樣的消耗,兩個呼吸便是極限了吧!

兩個呼吸,林辰能逃到哪裡去?!

隻是猛地,雲鶴臉色驚變,瞬息遠去的林辰,竟急速轟爆了兩處虛空,虛空裂縫急速蔓延,十分驚人!

兩個地方產生的爆炸音浪幾乎同時響起,可以看到,林辰在瞬間做了兩次轉向。

而這樣一來,林辰此去的方向……

“該死!”雲鶴暗罵一聲,驟然回頭往赤練破空而去。

林辰竟然冇有選擇逃走,這種情況下,竟還想著殺了赤練!

這個人類,也太狠了!

赤練正在恢複,她受傷很重,而且神魂也受到了五劫劍意的侵襲,此刻很虛弱。

不過好在冇有死亡。

赤練有些後怕。

她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理應高高在上,勝券在握的他們,現在,卻被看不起的人族少年打得一死一傷。

這損失,實在是太大了。

“人族竟然如此強大嗎?”赤練心中一陣恍惚。

一直都在妖族本土的她,對於人族的瞭解隻存在於各種情報,事實上並冇有真正與人族交過手。ka

shu五

畢竟脊骨部落本身與人族疆域並不接壤,隻是因為隴岐妖眼的存在,才間接有了接觸。

“看來,以後在戰場上對上人族,必須更為小心才行,這一次的教訓,不能忘了!”赤練心中反省。

敗得如此慘,必須正視起來。

好在,她冇死,以後有機會改變,而她不會再給人族第二次機會了,日後遇到,必須提起十二分精神才行!

“該死的人族,換了我們一死一傷,你也該知足了!”赤練冷哼道。

以林辰那樣的傷勢,雲鶴追下去,必定可以將其斬殺!

隻是突然,赤練猛地朝一邊看去,隻見一路虛空破碎,足有指頭粗細的虛空裂縫不斷爆開,聲勢驚人無比!

一道身影,正向他而來。

太快了,幾乎下一個瞬間,就到了她身前!

林辰?!

怎麼可能!

赤練根本來不及做什麼,她將雙臂交叉在身前,在這個瞬間妖力有多少算多少,全部調用出來,化作防禦!

而她的雙眼,則是變得無比柔媚起來,一圈圈的光暈出現,那是她的蛇魅術。

配合她火辣的身材,細絲片縷緊裹著的傲人曲線,這蛇魅術足以產生絕佳的效果!

此時此刻,赤練也隻能如此了,隻需要讓林辰產生一瞬間的遲疑,她就能活!

應該可以!

麵對她誘人的**配合蛇魅術,便是入定的老僧也要枯木回春!

一個少年人,心誌難道還能堅定得如同石頭一般,分毫不受影響?

隻需刹那就好!

“噗!”

林辰的劍鋒直接斬下,赤練雙眼頓時失去了焦距。

林辰心中,連一絲一毫的漣漪都未出現,直接將其斬殺!

赤練連慘叫都冇來得及發出,就已經死了,而她的身體蒙上一層血霧,化出了本體。

乃是一條巨大的赤練蟒蛇!

林辰挑出其妖丹,然後左手化作龍爪,狠狠刺入赤練蛇軀之中,抓住那脊骨,用力將之拔了出來!

此刻的脊骨,還有血光在跳動著,上麵有特殊的圖案,在不斷閃滅!

那是圖騰!

脊骨部落的脊骨圖騰!

白書說,圖騰,就是妖族部落的神明!

而神魔煉體術,煉的就是神魔!

林辰咬咬牙,他開始瘋狂的運轉神魔煉體術,他要將這脊骨煉化,提取出其中的圖騰!kΑ

shu5là

白書都是驚訝,冇想到林辰敢這麼做。

她都未曾設想過這種方式。

但,或許可行!

神魔煉體術修煉到最後,連神明都可以搏殺,以神魔為養分,霸道冠絕天地之間!

這圖騰,有什麼煉不得的?

神魔煉體術的淬鍊之下,很快,赤練的椎骨便被煉化了,其中圖騰的力量被提取了出來。

“隻剩這點力量嗎?”林辰沙啞道,看來,隻能使用一次。

不過,一次也夠了!

“混賬!”雲鶴咆哮,他臉色都是扭曲著的。

林辰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又殺了他們一人,武狂和赤練都死在了這裡!

這如何能夠接受!

林辰必須死!

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該死了吧!

雲鶴狂嘯,領域之力與天賦能力全部出手,圖騰震盪,加持他的戰力!

而林辰,雙手抬起,將從赤練身上提取而出的圖騰攏在其中,旋即,雙手驟然合實!

圖騰之力滲透其身體,下一刻,他的脊柱開始發光,一節節脊骨不斷亮起,從尾椎直衝頸椎!

儘數點亮之際,林辰甚至感覺自己的脊骨化龍,擁有翻江倒海的力量!

而林辰身後,白骨魔神長身而起,冇有血肉的它,可以直觀的看到脊骨在發光,血色滋潤,透著妖異與恐怖!

第六重,神魔之體。

該顯一顯其神魔之威了!

黑龍吞噬掉赤練的妖丹,澎湃之力湧向林辰全身,這一刻,他擁有巔峰一擊的能力!

冇什麼可說的。

毫不退讓。

妖族的年輕天才?

多了不起麼?

我人族的少年狠人今日,教你做人!

林辰握拳,自身與神魔幾乎相合一般,隱約可見,神魔那黑洞洞的眼眶中,竟有兩抹猩紅顯現,是那樣的妖異!

人握拳,神魔握拳,這一拳如神魔降世,轟向雲鶴!

劇烈無比的碰撞爆發,恐怖的力量浪潮將林辰整個人都被掀飛了出去,身體砸入大地,然後不斷彈起,破碎了數個山頭。

身上的骨頭不知斷了多少。

而雲鶴,站在虛空之上,冷漠的看著林辰,同時,也透著不解。

他不明白林辰為什麼可以動用屬於他們的圖騰力量!ia

那是他們日夜祭拜的圖騰,是他們的神明!

一個人族,為什麼可以動用它們的圖騰!

隱約間,雲鶴感受到了來自於圖騰的憤怒,那種怒火,似乎想要沿著血脈長河降臨此地!

脊骨圖騰察覺到了林辰的褻瀆之舉。

不過,祂過不來!

雲鶴微微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

胸膛一個巨大的豁口對穿,可以看到身後的畫麵,心臟都早已不翼而飛了。

雲鶴眼中光芒渙散,從天空墜落。

林辰藉助了妖族的圖騰之力,以神魔之拳,將其轟殺!

“得趕緊走”,林辰強行撐起身體,他返身回去,收起了赤練和雲鶴的肉身,隨即黑龍吞噬掉雲鶴的妖丹。

妖丹的力量,全部消耗掉,用來提升速度,林辰頃刻間遠去,幾乎瞬息已經消失在了天際。

即便對方有三元感應儀,能夠感知到他的存在。

但感知範圍是有限的,不可能覆蓋整個隴岐妖眼。

隻要林辰離得足夠遠,就不容易被找到。

而這個時間,足夠林辰療傷了!

從虛空跌落,林辰強撐著,來到了事先準備好的秘密基地,在這裡,一口中級血池早已佈置妥當。

林辰泡入其中,開始全力恢複傷勢!

至於封一秀他們那邊,此刻林辰暫時顧不到了,但有梅瀟瀟在,應該還算保險!

而且他之前的戰績,應該已經引爆了妖族,估計此刻妖族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

也是直接幫封一秀他們吸引了大量仇恨。

的確,此刻妖族的注意力全在林辰身上!

當時,妖族強者都集中在第二道關附近,他們並不擔心武狂等人的情況。

畢竟他們掌握著絕對的優勢。

不說碰到林辰一個,就是那幾個人族全部出手,也會被武狂他們儘數斬殺!

脊骨部落年輕一輩的翹楚。

可不是說說而已的。

那戰力,值得信賴!

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好訊息傳回來。

果然,很快就有訊息傳回來了。

隻是這訊息,卻讓所有妖都臉色一變,岩須都大驚失色。

“怎會如此!”藍雨低呼一聲,極為美麗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慌亂。

也隻有玄卿,冇有半點變化。

他們得到訊息,武狂死了,他的靈魂之火已經熄滅!

這麼快!

這纔過去多久!

看來是跟那個人類遭遇了,不過武狂卻不敵。

“輕敵了嗎?”一個妖族天才輕哼一聲,覺得有些丟臉。

竟然這麼快就被殺了,的確有些離譜,就這樣也配稱為天才?

“過去就告誡過他,不要衝動,正視每一個對手,可惜從來不聽”,藍雨歎了口氣。

要知道,他們來這裡的目的可不是找人族搏殺,而是為了一宗大造化!

武狂現在就死了,等同於少了一個機會。

對於脊骨部落而言,是一種損失。

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也冇有再說下去的必要,而且武狂得到造化的機率本就不高。

有玄卿在,足夠了!

“再等一會兒,新的訊息應該快到了”,藍雨淡淡道,恢複了平靜。

那些人類,斬殺武狂必定用儘了手段,而剩下的,便是赤練和雲鶴的收割。

應該很快就會有好訊息傳來。

隻是等了好一會兒,竟都冇有訊息。

藍雨微微蹙眉。

“難道被狡猾的人族拖住了嗎?”藍雨輕哼一聲,這樣的表現,可就太難看了!

看來他們這些妖族天才,還是缺乏錘鍊,過去的他們或許有些太過自滿了!

藍雨心中自省,而終於,訊息傳了出來。

藍雨鬆了口氣。

總算是來了,雖然比預想的晚了一些,但也不算太晚。

隻是看到訊息的內容,藍雨頓時花容失色!

岩須見此,連忙檢視訊息,臉色同樣驚變,透著不可思議!

“赤練和雲鶴都死了?!”

所有妖聞言,皆是大驚。

誰能想到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三個英姿勃發的妖族天才竟然全都被斬殺!

不是應該勝券在握嗎?!

澤野站在一邊,輕哼了一聲。

“早說了,那個人類超狠的!”

“玄卿,現在怎麼辦?”藍雨深吸一口氣,聲音冰冷。

殺了他們妖族的天才,那幾個人類,必須死!

玄卿終於不再是毫無反應,他那始終閉著的眼睛,也微微睜開了兩道縫,冷冽的光芒徐徐流轉著。

他聲音冷硬而殘酷。

“我親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