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梵天龍凰印,根據男女陰陽,會賜下龍印與凰印,這個從來不會出錯。

畢竟性彆這種東西,怎麼會錯?

但這什麼情況。

為什麼林辰得到的是龍凰印記!

難道他不是男人?!

許多人都是側目,大為吃驚,看向林辰的眼神也變了。

封一秀眼睛瞪大,她一把上前,把林辰從大陣之中拖出來,一字一頓的道:“你不肯跟我好,是因為你不是男人?!”

林辰看白癡一樣看著封一秀,然後急忙按住封一秀要扒他褲子的動作。

“給我看看!”封一秀很堅持。

“趕緊撒開,撒開!”林辰叫道,有些窘迫,又不好真的動用太強的力量,畢竟封一秀對他,確實是冇話說,幾乎甘於赴死。

林辰自然談不上喜歡封一秀,但卻已經將她與其他人區分開,當然不能傷害她。

而剩下一眾人,則都是嘴角扯動。

拜托,現場幾萬人啊,你們稍微注意一點場合好不好,讓這麼多人看著你們兩個在扒褲子?

成什麼樣子了!

當然,說歸說,好奇的人還是很多的,比如王鬱、龍千玉等女孩子,偷偷看了過來,眼睛亮亮的,好像在看什麼新奇玩具似的。

梅瀟瀟很想看,真的超想看的,她的性子,最喜歡這種有趣的事情了。

可惜,她現在是清冷謫仙子,根本不能做這麼女流氓的事情。

嗨呀好氣!

看著封一秀扯了半天,最後,林辰實在是忍不住,將封一秀整個人攔腰托起扛在肩上,這才作罷。xiub

“看什麼看,我當然是男人,要不比比!”林辰看到龍子良等人狐疑的目光,氣不打一處來。

不過男人為什麼卻得了龍凰印記。

凰印理應由女子繼承。

“或許,他不是得了身印記,而是得了梵天龍凰印!”龍千玉輕哼一聲。

聞言,不少人皆是臉色一變!

的確,有這種可能!

難不成,此刻的林辰可以操縱梵天龍凰印?!

林辰自己也是驚疑不定,老實講,連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感覺有一股龐大的力量進入身體之中。

當下,他嘗試著調動這股力量,隨即,受到了他意誌的牽引,龍凰印記在他額頭顯現!

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體內的龍力被印記引動了,龍血滾熱,彷彿正在蛻變,要獲得新生!

梵天龍凰印之中,本就有龍與凰的力量,其中的龍道之威,加持在林辰身上,可以說是如虎添翼。

他一身龍力更為驚人了,一股股氣浪湧開,許多人見此,都是麵露驚容!

這是龍的氣息。

若是隻依靠感知,恐怕不少人都會覺得眼前的是一頭真龍吧!

而如此收穫,卻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畢竟一般人隻能得到龍凰印之中的單純的力量,而林辰,卻可以吸收其中的龍道之力!

這一點,除開龍家之人,龍隕州能做到的就太少了,畢竟修煉龍道的人本就不多。dfy

上得了檯麵的,就更少了!

“專術境三重,四重……”林辰低語,在這個過程中,他的境界開始節節攀升!

好厲害,不愧是接近神王器的存在,力量實在是太強大與澎湃了。

林辰想著,動用天鎢,黑龍繞著他的身體盤旋,一雙猩紅的目光,盯著那龍凰印記,透著貪婪。

隱約間,林辰突然感受到了一道畏懼之意!

這是……

林辰神色一變,這畏懼好像是來自龍凰印記,或者說,是來自梵天龍凰印!

神王器,難道初具靈性,有一些模糊的意識不成!

“隻是有那麼一絲近似於本能的靈性而已,距離凝聚意識還有很遠很遠,更不要說凝聚出靈體了”,白書道。

“不過它的確有些特殊之處,不到神王器便有著幾分靈性,很難得,大概是感受到了你身上神劍的氣息,所以,纔會給你它的分身。”

林辰一邊吸收來自龍凰印記的好處,一邊心頭震動。

龍印與凰印,隻是梵天龍凰印賜予的部分力量而已,怎麼變成了分身?

這完全不是一個概唸的,等同於,林辰具備了部分梵天龍凰印的力量,而非,可以利用龍印強化修煉而已!

一個隻是輔助修為,一個則是直接成為力量,兩種概念,差彆太大了!

很快,林辰感覺到了一絲討好的意念。

梵天龍凰印雖然隻有幾分靈性,但這靈性還真挺靈性的,竟然在討好他!

“它在討好我”,林辰有些好笑的道。

龍隕州的至高神器,竟然在討好他!

“它感受得到我們的氣息,尤其是我和那條破龍的氣息,對它的震撼必然不小,雖然它僅有一些模糊靈性,但依附強大卻是本能一般!”白書笑道。

“大概,它對你示好,是想要你幫忙,讓它突破神王器!”

林辰眸光微閃,這倒是意外之喜,能夠得到梵天龍凰印的好感,準確的來說,梵天龍凰印都在討好他,對他以後的路,幫助自然很大!

九劍固然極強,但受到的製約實在是太大,林辰所能動用的,不過是冰山一角。

如果可以直接藉助梵天龍凰印的力量,那對於林辰來說,提升是巨大無比的!

將成為他最大的底牌!

“這分身的力量,你可以使用,但想要動用其本體,就得看看你能夠帶給它什麼了”,白書笑道。

林辰點頭,自然是這個道理。

付出不求回報,那是舔狗,梵天龍凰印還不至於這麼卑微。

不過換個角度想,梵天龍凰印現在隻是有一些模糊靈性,還遠未凝聚出意識,或許,真的有了意識之後,化身舔狗也說不定。

畢竟那時候,它就會真正明白,九劍是何等存在了!

這些暫時不去說,林辰感受著龍凰印記的力量,境界提升與修煉增速都十分的可觀。

當然,對他來說,這些倒也不是最重要的,畢竟這兩個問題,從未對他產生困擾。

真正讓他在意的,是龍凰印記本身的威能!

不過這個,等進了隴岐妖眼之後再嘗試吧,冇有必要現在就暴露出來。

同時,因為龍凰印記的緣故,林辰對下一柄劍已經有了打算。

九柄神劍,一柄乃是黑龍所化的天鎢,當年的強者也不知何等逆天,能夠將一條黑龍直接煉化成劍,匪夷所思,神威蓋世。

而那九柄劍之中,還有一柄劍,與天鎢乃是類似的鍛造之法!

那就是聖羽!

不過不著急,等林辰將境界實力再度穩固,打牢基礎之後,再去拔劍不遲!

林辰的境界變化並冇有瞞著彆人,此刻,眾人都是驚疑不定的看著他,驚歎的同時,有種苦澀之感。

如此強大的林辰,竟然到了現在才晉升到專術境五重!

連五六之坎都冇有跨過。

他到底還想怎樣!

專術境的走到圓滿極限,便是無雙武道,林辰已經進了那個領域,這專術境,理應一無所求了纔是!

到現在還將境界穩固在專術境五重,林辰難道還想要更進一步不成?

龍子良等人都是眸光閃動起來。

同為龍凰榜的其他天才,也都是神色變換,林辰這樣的榜樣在前,他們有了極為清晰的追趕目標。

若是冇有心灰意冷,則反而會迸發出以往都不可得強烈進取之心!

不求超過林辰,但起碼,不能被林辰甩得實在太遠吧,此刻,在林辰的陰影之下,冇有人選擇安於現狀,他們紛紛調整了自己的目標,他們必須變得比以往更強才行!kΑ

shu5là

看到年輕人眼中爆發的光芒,老院長等長輩,皆是撫須微笑,自然心中高興。

本以為林辰的存在,會將他們的道心都擊垮,心中受挫,將一蹶不振。

畢竟這差距太大了,的確會讓人心灰意冷。

卻冇想到,這一屆的年輕人都不錯,反而是激發了胸中的戰意,將以林辰為目標,瘋狂追趕!

而有這樣一份心,又有如今近距離的目標在眼前,相信這一屆的年輕人,將超越以往任何一屆!

老院長已經決定,回去之後,便召開議事院會議,商量在年輕一輩身上加大投入!

或許,或許這一次,龍隕州,不再會被人嘲笑看輕,將一雪前恥!

林辰將境界穩定在專術境五重,也便結束了,其餘的力量,全部用於強化肉身,肉身一側順利晉級,達到了三星武聖的層次!

狂暴力量內斂,此刻的林辰,便是人形暴龍,徒手便可與純血王級妖獸搏殺!

林辰的成長,的確巨大,但總算是冇有再引起多少狂瀾。

畢竟隻是在賜予的力量多寡上與彆人有所區彆,那麼問題就不大,足夠多的修煉資源,一樣可以彌補上去。

“哼,就算是讓你更強一些,又能如何,一樣走不出隴岐妖眼!”朝天門掌教冷笑道。

“是啊,天賦再高也無用,隴岐妖眼那種地方,即便是你我深入,都有大凶險,他們憑什麼?”雷無名嗤笑一聲。

“隴岐妖眼之中,隻有妖力妖氣,濃鬱無比,人類武者進入其中,根本無法利用天地靈氣修煉,他們早已被釜底抽薪了”,趙寬聲音冰冷。

他怨毒無比,被鄭逝打傷還未恢複過來,自然賭咒的想要林辰死。

可惜,那小劍聖冇有一起去,不然,也不用他麻煩了!

在場諸多人,各有心思,不過這時候都做不了什麼,隻能等待最後的結果。

龍凰賜福已經結束,此次盛會就此落下帷幕。

觀眾有序離場,相信今後數月的談資都不會少了,不少人則已經迫不及待回去吹牛,畢竟親眼見證如此盛事,足以羨煞旁人!

大人物們也相約離開,好不容易聚一次,自然有許多事情要商議。

尤其是這次之後,一些勢力嶄露頭角,一些,則是元氣大傷,這背後必將牽涉極多,自然要早做準備!

而林辰他們,則被李旋北親自帶走,離開演武場之後,一路往軍營走去。

黑龍軍營,乃是黑龍港內最為恐怖的地方,外人根本無法靠近,一旦越界,不論有意無意,都將被無情斬殺!

所以黑龍軍營內究竟有什麼,外麵根本不知道。

即便知曉隴岐妖眼在下麵,但具體如何進入,要用什麼方法,一概不知!

而到了這裡,來自龍隕其它大勢力的視線,便紛紛消失了。

再跟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黑龍大將說一不二,既然當眾宣判了,便不會反悔,這幾人,必須進隴岐妖眼,冇有緩和餘地。

軍營中,鐵血殺伐之氣十分強烈,林辰也是軍5中的戰將,一眼便看出,這黑龍軍的確是訓練有素的百戰之師!

難怪可以成為中庭的守衛,坐鎮中庭門戶!

李旋北親自過來,軍營內自然暢通無阻,他們一路向下,沿著蜿蜒的石梯走了大約兩個時辰,這才停下。

而周圍,已經隻剩下一片濃鬱的黑暗,兩邊的火把,好像都照不開多少光亮!

“到底了”,林辰眸光一閃。

冇想到無望山山腹之中,竟然有這樣一個所在。

此地,非常巨大,根本不知何其寬廣,即便是黑龍視野,也看不到儘頭。

地麵很平,但並冇有開鑿的痕跡,像是被什麼力量直接抹平的。

而站在這裡,所有人都有一種自身渺小的感覺,與這這片無儘黑暗相比,他們便如同螻蟻一般。

“隴岐妖眼就在這裡?”龍子良問道。

即便是他,也是第一次來到這裡。

“就在前麵”,李旋北深吸一口氣,往前走去。

林辰他們迅速跟上。

又是走了大約半個時辰,李旋北停了下來,而不需要他說,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前方一座巨大的石塔上。

石塔古樸,但渾然天成!

“這是用一整塊石頭開鑿而成的?”龍千玉低呼道。

“不錯,而且這種石材,叫做灰鋼玉”,李旋北道。

灰鋼玉!

龍子良等人都是神色一變,顯然知曉這種石頭的來曆。

而林辰身邊,白書及時介紹道:“灰鋼玉是一種極其堅固的石料,知空境九重強者強力一擊,都難以在上麵留下痕跡。”

林辰聞言,忍不住心驚!

眼前這個,非但將灰鋼玉鑿開了,還鑿成了一座石塔,這得何等強者出手才行?

龍隕州明麵上隻有兩大知空境強者,但看起來,底蘊可不止於此。

“怎麼冇有門?”龍子良問道。

“門在上麵,我們得從上往下走”,李旋北道,隨即沉聲喝道:“入塔之後,你們都安分一點,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理會,跟緊我即可!”

眾人聞言,都是心中一緊。

李旋北如此強者,竟然都這般戒備,鄭重警告,看來這石塔中有極不簡單的存在!

林辰等人點點頭。

而李旋北飛起,落在塔頂之上,上麵果然有一扇門,隻是在門外看著,就給人一種悚然之感!

好像這下麵,關押著蓋世妖魔一般!

李旋北當先走了進去,林辰他們緊隨其後。

第一層冇什麼,隨即走到第二層。

中間有一個人!

第二層中間,盤坐著一個老者,短髮,身上隻有一件麻衣,臟兮兮的。

他看到林辰等人進來,嗬嗬笑了笑,看上去十分的憨厚。

“蔣屠戶!”龍子良神色一變,低呼了一聲。

而聲音一出,那憨厚的麻衣短髮老者突然爆發出無比可怕的殺氣,一股猩紅瞬間佈滿了這一層。

那恐怖暴虐的殺氣,令人渾身冰寒,好像下一刻就會被殺死一般!

好強烈的殺氣。

景殺生與之相比,都是小巫見大巫了!

這老傢夥,究竟殺了多少人!

“蔣屠戶,你想做什麼!”李旋北寒聲道,聲音冰冷無比。

蔣屠戶充血的雙眼看向李旋北,憨厚之意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擇人而噬的惡魔!

不過,他到底是冇有亂動,最後將目光落在景殺生身上。

“小娃,你的殺意不錯,以後跟著我吧,我可以讓你傳承我的衣缽!”蔣屠戶嘿嘿笑道。

景殺生淡漠的看著他,道:“彆講我跟你混為一談,你的殺,配不上我!”

蔣屠戶隻是笑笑,冇有再說什麼。

“好了,走吧,繼續,彆亂說話!”李旋北撥出一口氣,在這裡,他也感覺壓力很大。

往第三層走去。

龍子良忍不住問道:“這裡難道每一層都關押著蔣屠戶這種人?”

蔣屠戶,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一身實力達到了半步神藏之境,曾在龍隕引起腥風血雨,當時還是龍家出麵,將其鎮殺!

但外界都以為他死了,冇想到竟然出現在這裡!

“蔣屠戶遠比一般的半步神藏強大,他身上明明冇有鎖鏈、禁製,他竟然甘願被關在這裡!”龍千玉驚歎道。

實在有些出乎意料!

“他們冇得選,下半輩子,就隻能在這永不見天日的地方為龍隕看守此地!”李旋北冷哼道。

第三層,又是一個凶名赫赫的存在,實力比蔣屠戶還要強!

第四層。

第五層。

第六層!

直到第八層,每一層都有一個強者,甚至第八層那個,據說曾經將一尊神藏境強者直接手撕了!

冇想到,如此猛人,竟然也被關在此地,作為鎮守者!

很快,到了第九層,也是石塔的最底層!

有了前麵幾層的經驗,林辰等人推測,在這裡的傢夥,恐怕已經達到了神藏境!

是龍隕州秘藏的神藏高手!

第九層。

這一層麵積很大,也很高,走了好一會兒才走到底。

入眼所見的,卻是一麵巨大的木門,木門兩個門扇上,刻了一個巨大的妖獸頭顱,也不知道,屬於哪種凶獸。

這難道就是隴岐妖眼的入口?

林辰等人驚疑不定,隨即,聽到一些聲音,下一刻,林辰再度看向那巨大木門之前。

一個人獨臂、獨眼,在磨劍!

林辰瞳孔狠狠的縮了一下,這個人給他的感覺無比危險,似乎隻要對方動念,他們就都得死在這裡!

那獨臂獨眼的男子,忽然停下了磨劍的手,他回身看向林辰,僅剩的那隻眼睛,竟讓林辰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而下一刻,林辰竟看到了自己被萬劍穿身的景象,是如此的真實,好像真的在發生一樣!

林辰心頭一緊,頓時守住心神,很快那種慘狀消失了,一切都是幻覺。

但對方並未使用幻術!

這是,領域的力量!

林辰連忙看向封一秀等人,他們臉色皆是蒼白,看來,也看到了幻象,但並未能從中脫離。

而若是無法擺脫,繼續下去,隻怕將損耗他們的神魂,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這獨臂獨眼男子,究竟有多強!

獨臂獨眼男子看著林辰,微微露出異色。

他沙啞的道:“看來自那傢夥之後,龍隕又出了個厲害角色,怎麼這種人,還要送到隴岐妖眼中?”

“這是大將的決定”,李旋北無比恭敬的行禮,隨即懇求道:“前輩,還請留手,否則隻怕對他們造成不可逆的損傷!”

獨臂獨眼男子卻是不屑冷哼,“他們若連我這一眼森羅劍域都闖不出來,還去隴岐妖眼做什麼,死在這裡正好!”

李旋北聞言,頓時額上冷汗涔涔。

但他不敢忤逆,忍不住焦急萬分。

“老匹夫,是你引我入幻?”卻是封一秀,聲音冰冷,死死的盯著獨臂獨眼男子。

那樣子,是打算上去給他來幾下,林辰自然連忙將其拉住,這時候發瘋,可不妙!

獨臂獨眼男子頗為意外。

“冇想到,這一輩竟然出了兩個好苗子!”

獨臂獨眼男子破天荒的停止磨劍,看向了眾人。

那柄劍,林辰留意了一下,是一柄非常普通的劍,甚至,可以說是一柄爛劍,不少地方都被鏽蝕了。

他怎麼在磨這種劍?

“嘿,差點被你這小女娃騙了”,獨眼獨臂男子看向梅瀟瀟,從一開始,梅瀟瀟就冇有著她的道!

“看來,身懷重寶”,獨眼獨臂男子嘿嘿一笑。

梅瀟瀟第一次有了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她很意外,龍隕這種地方,竟有人可以讓她感覺到危險!

這個人,超乎想象的強大!

“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出手搶奪的,世上任何寶物,都不及我手中這柄劍”,獨臂獨眼男子輕哼一聲。

不過他並冇有放開領域,他想看看這幾個小傢夥,還有冇有能夠掙脫出來的!

李旋北焦急無比,但卻隻能等待。

如此,半刻鐘後,景殺生身體一軟,半跪在地上,劇烈的喘息著。

他終於掙脫了出來。

幾乎同時,龍子良和龍千玉也掙脫而出,皆是氣息虛浮,道心都幾乎要崩潰!

但,總算是在造成不可逆損傷之前,掙脫而出。

“有點意思”,獨臂獨眼男子沙啞道,然後,他繼續磨劍,不再理會眾人。

“他是誰?”林辰問道。

“噤聲!”李旋北連忙低喝,隨即沉聲道:“你隻需知道,這石塔內的人之所以冇人離開,就是因為眼前這人在這裡。”

“好了,你們去吧,希望你們還能活著回來!”李旋北道。

隨著獨臂獨眼男子驟然磨動手中的爛劍,木門之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接著,大門開啟,露出一道縫隙!

下一刻,一股腥風撲麵而來,濃鬱無比的妖氣,從那木門的另一頭瘋狂的湧入!

果然,在木門另一頭,就是隴岐妖眼!

“終於,終於被我等到了這一刻,人類,我要將你們全部吞噬!”突然,一道如同驚雷一般的聲音響起。

緊接著,一隻巨大的爪子抓在門扉上,澎湃的妖力如狂濤席捲而至,是一頭恐怖妖獸要跨越木門而來!

這波動……七階妖獸!

“天紋血魔蛟!”

龍子良驚呼一聲,冇想到剛開門就有如此恐怖的妖獸要闖關!

隻是下一刻,一道血痕出現在那蛟龍爪上麵,隨即,龍鱗崩開,鮮血飛濺而出,爪子竟被齊齊斬斷。

隱約間,聽到了門後有爆烈的聲音響起。

是那頭天紋血魔蛟被斬殺,身體碎開!

七階妖獸,相當於神藏境強者,竟然,就這樣被斬殺了!

即便是林辰,都感覺有些頭皮發麻!

“進去吧,暫時應該不會有七階妖獸出現了”,獨臂獨眼男子道。

林辰等人麵麵相覷。

看來這隴岐妖眼,比他們所想的,更要恐怖一些。

就是李旋北,都臉色難看無比,往日開啟木門,可冇有七階妖獸直接衝關的先例!

這隴岐妖眼,難道發生了什麼大變不成!

但當下已經冇有改變的可能,林辰撥出一口氣,當先往裡走去。

封一秀緊跟著他。

而龍子良等人,也是調整氣息,跟著走進木門!

木門再度關閉,從這一刻開始,妖族大陣未破之前,這裡,都不會打開!

好在,獨臂獨眼男子剛剛斬殺了一頭天紋血魔蛟,暫時不會再遇到七階妖獸。

眾人心頭,多少還是鬆了口氣的。

隻是進來之後,林辰卻愣住了。

龍子良他們也是止步,呆呆的看著眼前的畫麵。

一共三頭巨大無比,凶惡至極的妖獸,遮天蔽日一般,正死死的盯著他們!

其波動,六階九星巔峰,在半步七階的層次!

獨臂獨眼男子說得還真他媽的準,的確冇有七階妖獸!

但,這要怎麼辦?!

【作者有話說】

就一張,不過七千字了,還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