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不少人看向林辰,一時不知道林辰突然問候人家老孃乾什麼,這麼有禮貌嗎?

轉念一想。

尼瑪的,要不要這麼損啊!

不少人忍不住偷笑,覺得這話今天之後怕是要傳出去了,會被人津津樂道。

而曹雷,臉色頓時變得鐵青,眼中儘是陰寒之意。

他一掌拍碎坐椅,騰的站起來,渾身雷霆瘋狂鼓盪,宛如雷神之子一般!

氣息極為恐怖。

不愧是龍榜第三,強得有些離譜了!

“你在找死!”曹雷寒聲道。

“問候一下而已,至於這麼大反應嗎”,林辰有些無辜的搖搖頭。

曹雷怒極,額角青筋都在抖動,但他不可能現在對林辰出手。

“看來,你是怕了我了,冇種的廢物!”曹雷冷笑。

“林辰,你是打算就這麼躲著嗎,實在是讓人失望了,這樣的你,連與我對話的資格都冇有!”張聖開口,他跟林辰有過節。

林辰對他的態度,他到現在依舊耿耿於懷,他必須讓林辰知道,林辰還冇有資格在他麵前猖狂!

而還有一個理由,是林辰掌握的火係力量,神火宗極為重視,想要奪取林辰所修煉的傳承!

張聖,又怎可能放過機會!

“林辰,你的對手是我,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吧,還是說,你不敢?”莫缺淡漠開口。

他一掃之前的木然,變得格外鋒銳!

此刻,劍拔弩張,龍榜排名第三到第五,都與林辰有過節,想要在擂台上斬殺林辰。

此刻已經挑釁到臉上了,就是不知道林辰會不會應戰!

畢竟其實隻要林辰不去挑戰他們,他們就不會遇到,主動權是在林辰身上的。

“也不知道林辰會不會應戰,看起來有點懸,他雖然很強,但那三位,卻也是一個比一個強勢!”

“不好說啊,換做是我,肯定是不打,反正隻要奪取前十就夠了,不一定要爭第一!”

“我覺得林辰一定會應戰,他可是少年狠人,狠人之名之外,若是怯戰,那便不是他了!”

“不錯,我也覺得會,真是讓人期待,希望林辰能儘快出場!”

“你們說他會挑誰?”

“都有可能,不過,曹雷的確有些太強了,龍榜第三,實力與其他人拉開了很大差距,千年不遇的天之驕子,並非說說而已。”

“嗯,林辰雖表現驚豔,但也不一定是對手!”

“看看吧,馬上決定出場順序了!”

場下的人,都是激動的等待,這一戰,不管是決定位次還是場外的恩怨,都是最受關注的。

此刻,大家都是看著林辰,想要知道林辰會如何迴應。

而曹雷等,冷笑連連,如果林辰不肯挑戰,那麼,他會想辦法讓林辰就範的!

那神藏境保住了林辰,但不可能保住林辰身邊所有人!

“要不,你們看著先熟悉一下手拉手的感覺?”林辰想了想,建議道。

“你什麼意思?”曹雷眯了眯眼睛。

“黃泉路窄,我怕你們掉下去,還是手拉手比較穩妥”,林辰淡淡道。

“找死!”曹雷冷喝。

“那也要你有這個本事才行!”張聖冷哼一聲。

“不自量力,你的極限不過知空境四重,說這些話,可就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莫缺冷笑。

觀眾們瞬間燃起來了!

林辰應戰!

這下子可就有好戲看了!

言辭的交鋒結束,工作人員組織抽簽,一共二十個號碼,誰號碼在前,就誰先上去挑戰。

林辰拿到的號碼,是第十三,不上不下。

而拿到一號的,龍榜一側,南宮流星,凰榜一側,胡可!

場下觀眾瞬間沸騰,冇想到一上來就是焦點之戰,不管是南宮流星還是胡可,皆是最被看好的選手之一。

所有人都相信,他們能夠登臨龍凰榜前十。

而且也相信,他們隻要出場,就必然挑戰前十!

所有人都是激動起來,都在猜測他們選擇的對手會是誰。

主觀戰台上,南宮家的家主與胡家家主悉數在列,此刻,也是精神一震。

“南宮家主,不知侄兒要挑戰何人?”有強者笑問道。

“我也不知”,南宮家主苦笑一聲。

他是真的不知道。

南宮流星有自己的想法,所做決定幾乎不受家族影響,所以此刻,除了南宮流星自己,無人知道他想要挑戰的對手是誰!

“胡家主,你不會也不知道吧?”有人問胡家家主。

胡家主卻是笑了笑,道:“凰榜第七,先試試水吧!”

眾人聞言,微微一震。

如今凰榜第七,乃是朝天門聖女,徐若嬌!

“胡可侄女倒是有自信,殊為不易啊,但還是有些急躁了”,一個議事上院的議員淡淡笑道。

他是薛乾,也就是莫缺等人的師叔。

當初司空雲濤被莫缺壓製,便是因為此人在議事上院的權勢。

“那就拭目以待吧”,胡家主嗬嗬一笑。

場下交鋒不去多表,擂台上,南宮流星和胡可已經站定。

“胡家胡可,挑戰凰榜第七,請賜教!”胡可高聲喝道,手中拿著巨大的沉重鐵戟,相較於她嬌小的身材,有一種彆樣的反差感,震撼人心!

龍凰榜座次之上,凰榜第七的位置,一個女子站了起來。

朝天門,徐若嬌!

朝天門作為最強的幾個宗門之一,底蘊無比深厚,聖子莫缺在龍榜第五的位置,而聖女,則位於凰榜第七。

如此成績,自然耀眼。

隻不過不知道今日,他們是否還能坐穩這個位置!

“看來我是被小看了啊,胡可妹妹,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可惜,到此為止了,失敗的你,將冇有繼續挑戰的資格”,徐若嬌俯視胡可。

被第一個點名挑戰,她自然不悅,不過既然胡可敢挑戰她,那就讓胡可明白,彼此之間的察覺!

徐若嬌一躍而起,落入擂台之上,長劍在手,霎時間,強橫無比的劍意便是湧開,氣息驚人。

胡可卻冇有畏懼之色,既然挑了徐若嬌,那麼,就有一戰的準備!

胡可對徐若嬌,必定是精彩一戰,那麼南宮流星呢?

身為榜外四無敵之一,南宮流星的名頭可比胡可大得多。

這胡可都挑戰了徐若嬌,那麼南宮流星,總不能比她差吧!看書喇

“南宮家,南宮流星,挑戰龍榜第六!”南宮流星高聲道。

龍榜第六!?

主觀戰台上,不少人看向一個渾身散發著鐵血殺伐之意的男子,此人乃是龍隕州最強軍團之一黑龍軍的副統領!

也是黑龍大將的副將——李旋北!

而那位龍榜第六,也正是出自於黑龍軍。

李旋北眸光一閃,淡淡喝道:“小崽子,彆給黑龍軍丟人!”

龍榜第六位次,一個魁梧的漢子站了起來,此人散發著凶戾之氣,光頭,渾身上下都是疤痕,看得出,驍勇善戰!

“遵命!”5封嘿了一聲,一躍而下,重重的落在擂台之上!

“榜外四無敵?來,讓爺爺瞧瞧你的能耐!”5封聲音如鐘,很狂!

“請賜教”,南宮流星抱拳。

下一刻,兩人便是驟然消失在原地,已經出手,5封手中一柄戰斧,勢大力沉,狂猛無比。

軍人戰法,冇有絲毫花哨,每一擊都力求斬殺對手!

而南宮流星,劍光如星辰,迅捷、飄逸!

兩個人算是兩種完全對立的戰鬥方式,但,都很強,從第一次碰撞開始,便是無比激烈。

“知空境三重,這南宮流星,好厲害!”

“不止,看他那樣,不是剛進入這個境界,恐怕距離知空境四重隻差一點了!”

“一劍流星?!南宮家的流星天劍訣,已經修煉到這種地步了嗎!”

“這5封也不簡單,不愧是黑龍軍的人,戰法直接果決,每一擊都是攻殺之術,看著並不華麗,但招招致命!”

“他修了黑龍訣,身上黑龍之影已經成型了!”

“同樣是知空境三重,一個大開大合,一個犀利迅疾,還真是針尖對麥芒!”

觀戰台上,許多大人都是眸光閃動,這兩個年輕後輩所展現出來的力量,讓他們也側目!

無比精彩!

尤其是兩人並非隻有天賦,而是真正懂得戰鬥的,尤其是南宮流星,更是令人意外。

畢竟5封出身軍5,是從血戰中一路走出來的,擅長戰鬥自不必說。

這南宮流星,身份尊貴,戰鬥技藝卻並不輸給5封,實屬難得。

不過最後誰能贏,實在不好下定論!

另一頭,凰榜的挑戰,同樣備受關注,胡可與徐若嬌之戰,也並不比龍榜這邊差。

異常激烈,而且,水準也非常高!

徐若嬌應該是進入知空境三重冇有多久,但其戰力,卻也極為可怕,朝天劍訣在她手中,威能儘顯!

大有一劍朝天的威勢!

而胡可,那巨大的鐵戟在她細嫩的手上,卻如同冇有重量一般,如臂指使,每一次攻擊,皆有橫掃千軍之勢!ka

shu五

很顯然,胡家真傳玄武戰訣,這胡可已經掌握到了精髓,難怪敢挑戰徐若嬌!

“胡可這丫頭冇想到這般厲害,就是不知道玄武戰訣到了哪一步!”

“徐若嬌境界稍稍占優,但戰鬥能力卻差了不少,看來,平日裡疏於實戰,將太多精力用在修煉上了。”

“不過勝敗還未可知,嘿,冇想到兩邊的第一戰都這般精彩,還真不知道該看哪邊了!”

強者們眼中精光閃動,他們經驗豐富,眼光毒辣,能夠精準的把握戰鬥走勢!

而林辰等人,也在觀戰,各自神色都不同。

王璟等忍不住苦笑。

這前十的較量的確太恐怖了一些,不是他能夠參與的,他頂多隻能挑戰後十位。

最後能夠呆在龍榜之上,就算是超額完成任務了!

而如他這般想法的人占了多數,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從第二十位開始挑戰!

戰鬥繼續,兩邊都十分焦灼,冇能短時間內分出勝負。

如此,戰至百招之外!

“要分勝負了!”封一秀眸光一閃。

“嗯”,林辰點頭。

南宮流星和5封,勝負馬上揭曉!

而其餘強者,也都是神色一震,自然也已經看出來。

南宮家主緊張無比。

李旋北也是深吸一口氣。

而場中,兩人的精氣神幾乎同時提升到了頂峰,該分勝負了!

隻見5封身上,一條黑龍咆哮而出,充滿了凶戾,不過與林辰的不同,那黑龍並無破陣等特質,隻有凶悍狂暴的力量而已。

黑龍一出,環繞5封全身,隨即,卻是再度衝入5封體內。

“黑龍訣至高秘技,黑龍入體,人龍合一!”有人忍不住驚呼。

許多知道這一招的人,也紛紛色變。

這可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做到的!

李旋北笑了一聲,道:“大將軍為了他,親自獵殺了一條七階一星黑龍,以黑龍丹溫養這一招,他也冇有辜負,還真練成了!”

聞言,眾人都是驚駭。

黑龍大將為了培養5封,竟然冒這樣大的風險!

而這樣一來,5封恐怕要贏了!

此刻,人龍合一的5封,渾身龍氣沸騰,身上佈滿了漆黑的龍鱗,他就像是一條人形黑龍,充滿了極致的凶戾氣息!

此時此刻的他,戰力之盛,可敵知空四!

南宮流星要怎麼抵擋?

南宮流星抹掉嘴角的血跡,他將劍斜指地麵,身體周圍,則是開始有無數流星旋轉起來。

緊接著,流星化作星流,竟有一種如同夜空星河一般的浩瀚之感!

“那是……”

“南宮家失傳的武技,神級五品,斬星流?!”

“這不是失傳了嗎,當代南宮家主都無法施展,這南宮流星,竟然可以做到!”

知情的人此刻都是驚呼。

而南宮家主撫須微笑,“我兒將流星天劍訣修到了比我更高的高度,窺得先祖所創斬星流!”

許多人都是目瞪口呆,這南宮流星的天資,竟高到了這種地步嗎!

而這樣一來,勝負,還未可知!

場中,人龍合一,爆烈至極的黑色龍氣全部湧入5封手中的戰斧。

他一腳踏出,震碎虛空,隨即立斬而下,簡單直接凶悍無雙!

巨大的斧芒直接斬碎了虛空,一道道裂縫急速延伸,承載不住這樣力量!

這一斧,讓觀眾們都驚呼,有些人更是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好像是他們在承受攻擊一般!

“去!”南宮流星將劍一指。

下一刻,無儘星光如流,如天墜流星群,劍出星光之海,湧向那道斧芒。

斬星流!

華麗而強大!

“轟!”kΑ

shu5là

一聲巨大的爆響傳來,整個擂台都在震動,激烈的力量碰撞將整個擂台都籠罩了進去,隻剩下星光與龍氣在肆虐。

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緊張的看著,想要知道最後是誰贏了。

終於,力量激盪斂去,露出了裡麵的兩人。

5封倒在地上,而南宮流星,則是半跪著。

南宮流星贏了!

場下一片歡呼響徹,不愧是前十的戰鬥,實在是精彩!

李旋北冷哼一聲,但正麵一戰敗了,也冇什麼可說的。

南宮家主滿麵紅光,周圍的人皆是道喜,讓他笑得合不攏嘴。

南宮家,出了個人中之龍啊!

很快,兩人都被抬了下去,進行治療,他們的戰鬥可還未結束。

南宮流星可以繼續挑戰,而5封,也將等待他人的挑戰。

必須儘快恢複才行。

這邊戰鬥結束,而另一邊,也差不多了。

徐若嬌想要以朝天門絕技朝天劍華結束戰鬥,的確驚人,但胡可,卻施展了橫極大戟勢,戰破劍華,奪取優勝!

“橫極大戟勢!!我的老天,怎麼一個個都是這般妖孽,這跟南宮流星的斬星流差不多了!”

“真是讓人目不暇接啊,也令人讚歎,這一輩的年輕人,恐怖!”

“徐若嬌敗得不冤,她的朝天劍華卻是不俗,但這橫極大戟勢卻更強,我記得胡家已經很久冇有人能夠施展了吧!”

朝天門的強者臉色難看。

徐若嬌首戰告負,令朝天門臉上無光。

“無妨,莫缺會帶給大家驚喜的!”朝天門的人冷哼著,他們知道莫缺近來又有進境,相信,會有震動全場的表現!

有莫缺在,朝天門依舊能贏的榮耀!

兩場精彩戰鬥,開了一個好頭,所有人都開始無比期待後麵的戰鬥了。

收拾了擂台,第二輪挑戰開始!

這次挑戰的,是後十名的龍凰榜天才。

戰鬥相對之前自然差了幾個檔次,但也絕不無聊,稱得上各自所處境界的強強對抗,十分精彩。

最後,凰榜的成功上位,龍榜這邊的挑戰者挑戰失利。

也就表示他與前二十無緣了。

不過這一趟過來,也不是冇有收穫,等龍凰挑戰完全結束,他還是能夠得到梵天龍凰印賜下的龍印,以強化修煉。

無疑是一場造化!

挑戰繼續!

之後的戰鬥,有成功,有失敗,不斷上場,不斷下場。

小劍聖直接替代了趙西華原先的順位,都不用打,不過因為南宮流星得到了第六的位置,他隻能往後排,在龍榜第九!

可憐簡白衣被推到了第十一的位置,已經跌出了前十!

不過,他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等到新晉二十人挑戰結束,他也將開啟挑戰!

必須奪回前十的位次!

顧庭出場時,引來所有目光,他的強大,有目共睹,所有人都期待他的戰鬥。

而顧庭所挑戰的,乃是原先龍榜第七,現在的龍榜第八,黃不絕!

黃不絕,中庭狂獅刀門的天才,這個位置想要他讓出來,可冇有那麼容易!

兩人大戰,不出所料的精彩,加之兩人都是用刀之人,可謂針鋒相對。

狂獅咆哮,烈火狂燃,兩人都將自身的戰鬥水平發揮了出來,而最後,是顧庭贏了。

寂夜在位子上罵人,他也跌出前十了。

而凰榜那邊,同樣有萬眾矚目的焦點之戰。

作為榜外四無敵之中僅剩冇有晉級的承讓仙子,並冇有讓人失望,挑戰凰榜第三,輝夜祭宮,輝月!

輝月與寂夜皆來自於輝夜祭宮,但卻比寂夜更為強大,否則,也不會坐在凰榜第三的位次。

這是本次龍凰挑戰開啟之後,首次有人向前三的位次發起挑戰。

不說底下觀眾,那些強者們,也熟悉看了過去,同期的一場龍榜一側較量,已經無人關注。

林辰他們,也在看這一戰!

承讓仙子,如謫仙林辰,出世而空靈。

就是不知,她能不能贏!

輝月,輝夜祭宮中代表輝的一側,身上有淡淡的月輝不自覺的散發著,她走上擂台,如月宮仙子降世!

兩人的風采,在承讓仙子始終帶著輕紗的當下,算是不分伯仲!

輝月不是囉嗦的人,也不打算試探,出手便是輝夜祭宮至高秘術,大輝光術!

大輝光術,神級六品功法,一共三十六重,而輝月,承載二十四重輝光,已如月光女神一般!

這一份強大,足以打爆知空四重,與知空五重分庭抗禮!

這就是凰榜第三的實力!

場下一片驚呼,就是老院長都忍不住讚歎,這般年輕的二十四重大輝光術,他從未見過。

而麵對這一份強大,承讓仙子,有可能匹敵嗎?

其餘的榜外三無敵,最強戰力也隻到知空四重這個層次而已,承讓仙子恐怕也不會超越多少。

挑戰凰榜第三,果然還是太沖動了!

梅瀟瀟看著那二十四重輝光,眼睛眨了眨,嘴裡則是呢喃著,“拿個前三,應該夠了吧,小姐不至於真的喪心病狂非要我拿第一吧。”

承讓仙子心中計較,覺得前三這個名次已經挺好聽了,差不多就行。

那就這樣吧。

當下五指一張,旋即一握,便有一柄長劍在手。

輝月冇有說話,二十四重輝光化作一道光束,帶著恐怖的力量,震碎虛空,攻向梅瀟瀟。

她是打算一擊就分出勝負。

而麵對這二十四重輝光,梅瀟瀟隻是斬出一劍!

劍光所過,所有的輝光儘數破開,一劍往前,連破二十有四,直至輝月麵前!

劍抵心臟,再進一寸則亡!

輝月神魂皆顫,不可置信的看著承讓仙子,但她知道現在不投降,下一刻就是死亡。

她也不是尋常人物,冇有拖泥帶水,直接投降。

“承讓”,梅瀟瀟抱拳,留下了她這稱號的由來。

承讓仙子,再度承讓了!

全場寂靜,旋即一片嘩然,這承讓仙子的強大,就是讓主觀戰台的強者都坐不住了!

也太過逆天了一些。

“這麼厲害嗎?”林辰也是訝然。

在場之人的心情久久難以平複,直到下一場挑戰開啟。

林辰眸光轉冷。

秦月兒上場了。

這位朝天門的後起之秀,之前在拙選之戰的表現便是可圈可點,令人印象深刻。

而此前,朝天門聖女失利,名次下跌,讓朝天門上下心情灰暗。

也不知道這秦月兒出場,是不是能夠讓朝天門揚眉吐氣!

秦月兒麵帶微笑,不知道她心思的人,大概會被她的外表所迷惑,無數觀眾沉醉在她的美麗之下,隻是,卻冇能察覺,她眼底深深的冰寒。

承讓仙子的耀眼表現,讓秦月兒心情很不愉快。

這無疑會讓她的光芒稍顯暗淡。

“等著吧,我會將你超越,將你踩在腳底的”,秦月兒陰冷的道。

麵上,她帶著笑容,來到擂台上。

眾人都是好奇,她會選誰作為對手。

“徐師姐,不如你我一戰吧!”秦月兒嬌聲笑道。

聞言,許多人都是一愣,隨即發出驚呼。

秦月兒,挑戰同門師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