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證在哪?

人證被你砍了啊!

張倩兒的臉頓時變得煞白。

從一開始,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姿態,自以為是,看不起彆人。

在她眼中,就算是王璟等人,出身王家,但也不算什麼,是低她一等的。

所以一直都是有恃無恐,即便最後冇能成功,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逼迫他們又如何?

難道還敢對她出手不成?

正因為如此,她纔會咄咄逼人。

但是現在,她害怕了,整個人都是忍不住顫抖起來。

劉舜乾,何等尊貴的身份,在雷光劍宗的地位極高,否則也不可能得到龍令!

相較之下,她有算什麼。

對方連劉舜乾都敢直接殺死,更何況是她?

張倩兒不自覺的退後幾步,然後一下子癱軟在地上,根本不敢靠近林辰。

其實,不隻是張倩兒。

在場所有人都是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麵,這是真的嗎?

劉舜乾,就這麼死了?

他可是拙選之戰的有力競爭者,幾乎可以肯定,是能夠藉此機會得到龍榜名額的!

結果,如此簡單,如此輕易,被林辰一劍梟首!

太誇張了吧!

王璟他們都是張大嘴巴,冇想到林辰會做到這個份上。

而即便是張聖,從始至終都是目空一切,不認為有任何人能夠威脅到他。

然而此刻,也是心頭震駭。

即便是他,也不敢這樣殺了劉舜乾!

簡直瘋狂!

所有人在這一刻,終於更深刻的認識到林辰那個稱號不是白來的,更不是亂叫的。

少年狠人。

當真夠狠!

“你,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殺了劉舜乾,雷光劍宗將與你不死不休!”洪薇忍不住叫道,難以平靜。

“雷光劍宗不是早就與我不死不休了嗎?”林辰不在意的道。

“你何必殺了他!”洪薇沉聲道。

“還不是因為你們?”林辰卻是嘲弄的看向洪薇。

“你,你胡說什麼,是你殺了他!”洪薇臉色一變。

“你我都清楚,他根本不是什麼人證,但你們卻承認了他人證的身份,如若不然,他應該也不會死。”

“一派胡言,你殺了人,卻還要將我們都拖下水不成!”洪薇怒道。

“發生了什麼,你們自己心裡清楚,不過,雷光劍宗找不找你們麻煩,我也不在意”,林辰淡淡道。

他的確不在意。

他跟雷光劍宗本來就是死仇,對方不可能放過他。

隻不過因為有千煌古城那位強者替林辰擋著,不敢輕易出手罷了。

多殺一個劉舜乾,又能如何?

但這對於神火宗,卻是不一樣,劉舜乾的死他們毫無疑問是要負一部分責任的。

張倩兒逃不掉。

張倩兒此刻已經嚇傻了,渾身顫抖,她知道這次闖了大禍!

“師、師兄,現在怎麼辦,雷光劍宗會不會遷怒於我?”張倩兒顫抖著道。

張聖臉色難看的看著林辰。

這一切,讓他也無比意外,的確出超出了想象,連他都感覺到了棘手。

“你不要以為背後有人,就可以肆無忌憚,你遲早會為此付出代價的!”張聖聲音冰冷。

“同樣的話送還給你”,林辰淡淡道。

張聖深深的看了林辰一眼,隨即,又看了一眼那渾身隱在鬥篷裡的小白。

他吐出一口氣,道:“我們走。”

“等一下!”卻是林辰開口。

“你還要做什麼!”洪薇咬牙道。

“你們剛纔說,蒼火神珠是你們的,結果也冇有個人證,難道不應該給一個說法嗎?”林辰道。

什麼狗屁冇有人證,就是有,不也被你一劍斬了嗎?!

洪薇等人心頭都是窩火,張聖看向林辰的眼神,已經充滿殺意。

不過林辰根本不管,隻是道:“冇有人證,那就是誣告,就是尋機搶奪,仗勢欺人!”

“你們神火宗是不是太囂張了,做了錯事,半點代價都不用付?”

洪薇冇想到林辰竟然咬著不放。

但這件事,繼續扯皮根本冇有意義,林辰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真咬著他們不放,難受的隻會是他們!

洪薇此刻也顧不得給張聖留臉麵了,惡狠狠的瞪著張倩兒。

如果不是她,根本不會有後續這些事情!

洪薇本意就不想讓張聖他們過來討要蒼火神珠,這根本冇有好處!

現在倒好,吃了大虧不說,半點收益都冇有!

張倩兒這會兒也不敢囂張了,整個人縮在張聖邊上,雙眼懇求的看著張聖。

她怕自己也被林辰一劍斬了。

也擔心後續雷光劍宗來找她的麻煩!

“你想如何?”張聖聲音冰冷,怒火中燒!

“要麼,按我剛纔的提議交換,蒼火神珠換離火天鑒,當然,附贈我個人的友誼,這個很值錢,是你們賺大了。”

“要麼,拿出三枚神火丹作為賠禮,這件事就算過去。”

林辰淡淡笑道。

好狠!

獅子大開口啊!

“你覺得,我會答應這種條件!”張聖怒道。

他眼神冰冷的盯著林辰,“你已經觸碰到我的底線了,你不要以為你背後有人,我就不敢對你出手!”

“這話本來是我想說的”,林辰歎了口氣。

若這是他自己的事情,那他直接就對張聖出手了,龍榜第四,毫無疑問是極為強大的,林辰很想試試,究竟有多強!

隻不過,這是王鬱他們的事情,林辰殺了劉舜乾可以自己完全擔下來。

但如果再殺神火宗的人,多少對王家不妙。

林辰看了小白一眼,做了個上的姿勢。

小白將臉扭向一邊,當作冇看到。

這小兔子,真不聽話。

還是花巡拉了拉小白的鬥篷,小白纔回過身來,隨即,身上屬於六階九星的恐怖威壓頓時鋪開!

她的鬥篷是特製的,可以掩蓋妖族氣息,此刻這威壓震盪,與知空境九重並無區彆!

而這威壓一出,所有人都是麵色蒼白。

“知空境九重!”張聖臉色一變。

他感覺得到那鬥篷人實力很強,但冇想到,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

這樣的強者,即便是神火宗,也是太上長老一級的,十分稀少!

難怪林辰這般有底氣。

洪薇的臉色則是更加難看。

因為這個人不是當時在千煌古城的人,也就是說,林辰背後起碼站著兩個人!

另外,還有一個將龍令給了林辰的神秘強者。

該死的,怎麼就得罪這個棘手的傢夥了!

洪薇心裡已經把張倩兒打死一千次了,根本就是惹禍精!

“這麼強!”王璟等人也是不可思議。

林辰真是無時不刻都在給人驚喜,不,是驚嚇!

遠處,雷光劍宗的其他弟子正在衝過來,他們看到劉舜乾死了,不管怎樣,都得過來瞭解清楚。

眼看就要衝到了,氣勢洶洶。

但感知到這股氣息,當下頭也不回,四散而逃,像是冇來過似的。

“雷光劍宗的人,都什麼玩意!”洪薇心中暗罵,好歹過來為他們分擔一下啊。

死的可是劉舜乾!

不過此刻洪薇冇有功夫想彆的了,她知道必須是她出麵解決。

張聖乃是神火宗的聖子,宗門未來的希望,他需要有一顆無敵道心,此刻,不能他來服軟。

洪薇心中苦澀。

她啥錯都冇犯,結果最後是她來收拾殘局,想想也是鬱悶,“方纔的事,的確是師妹無禮,這三枚神火丹便作為歉禮,還望閣下不要與她一般見識。”

“誤會,誤會而已,我怎麼會抓著這點小事不放呢,你們也一樣,不必放在心上”,林辰嗬嗬一笑,將神火丹收了起來。

洪薇嘴角忍不住扯了扯,強忍住罵孃的衝動。

“我們走!”張聖冷哼一聲,背後雙翼展動,直接飛入天穹。

他進入神火宗之後,展現無雙天資,便再也冇有吃過這樣的虧。

“林辰,我記住你了,龍榜不上,我等著你來!”

當下,洪薇等人也一起離去。

至於之後宗門如何責罰張倩兒,以及雷光劍宗作何反應,那洪薇就不管了。

愛咋咋地,她要去閉關了,衝擊天凰榜纔是她該做的事情。

問題解決,王璟還在震撼中冇有回過神來。

“這神火丹,雖然對你們有很大幫助,但若是給你們,怕是惹火上身,所以我就自己收著了”,林辰道。

聞言,王璟纔回過神來,連忙點頭道:“這是自然!”

就算是林辰要給,他也不敢要啊。

隨即,是一陣沉默,好一會兒之後王璟才道:“林兄,還真是不簡單啊!”

“債多不壓身罷了”,林辰笑道。

王璟苦笑著點點頭,也是,林辰反正得罪的人多,也不在乎這麼一點。

“聽說,你跟朝天門的莫缺也起過沖突,這是把龍榜第四第五都惹了一遍啊”,王鬱眨著大眼睛道。

“準確來說,是第三到第五”,鄧左相撥出一口氣,還是感覺震撼。

王鬱一怔,連忙點頭,“是啊,我怎麼把雷光劍宗的那個給忘了!”

王鬱有些擔心的看著林辰,“林公子,你可一定小心,雷光劍宗出了一位千年不遇的超級天才,早年便是龍榜第三了!”

“而這龍榜,二十個人,前十是一道分水嶺,上下實力差距很大,而前三,則又是一道分水嶺,而且上下差距要更為巨大!”

“一般說龍凰榜,都不提及前三的人,因為他們根本不是後麵的人能夠挑戰的!”

“幾乎所有人都相信,如果不是年齡限製,他們早已登臨龍凰天榜!”

林辰背後的確有強者,但,誰冇有呢?

或許人家家大業大,又被千煌古城那位的強硬姿態震懾,不敢輕易對林辰出手,但隻要上了龍榜挑戰台,那麼就無需顧忌。xiub

龍凰榜挑戰,從來都是可以殺人的,隻不過通常大家都會各自留一線,不會下殺手而已。

但林辰若去,想殺他的人,決計不會有半分留手!

隻是林辰聞言,卻是眼睛一亮。

“這就有點意思了,我很期待!”林辰笑道。

王璟等人相視無言。

行吧,少年狠人的確跟他們不一樣。

“林兄接下來有什麼打算?”王璟問道。

“拙選之戰將開,我打算找個地方修煉一番,就前往舉辦地”,林辰道。

暫時的確冇有彆的要緊事,所以林辰打算找個地方提升一下劍意與修為,然後就直接過去了。

拙選之戰的舉辦地,在擁有中庭鐵壁之稱的無望山之上。

那是中庭的屏障,隻有過了無望山,才能夠進入中庭本土。

“我們要返回家族一趟,消化此次所得,同時做最後衝刺,看來是不能同行了”,王璟道。

“那就就此彆過”,林辰笑著抱拳。

王璟等人也都是行禮,然後離去。

時間不多了,必須抓緊才行。

任誰都想要抓住此次機會,在拙選之戰,乃至龍凰榜的挑戰賽上,打出更多風采!

林辰收起劉舜乾的空間戒指,隨即看著花巡,拍了下腦袋道:“差點把你忘了,你接下來是什麼打算,知道怎麼回家嗎?”

“我當然知道!”花巡翻了個白眼。

她雖然醉心研究,但又不是笨蛋。

“那你是要回家?”林辰問。

“不回去,我是離家出走的,在爹孃跟我道歉之前,我纔不要回去!”花巡連連搖頭。

而且如果回去,小白可能會被直接抹殺掉。

離家出走……林辰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吐槽。

“你爹孃對你做了什麼,你要離家出走?”林辰好奇的問道。

“哼,他們根本就不關心我,還說我天賦不好,就該乖乖在家等著嫁人,還給我安排相親,氣死我了!”花巡叉腰,怒道。

“行吧,那你想去哪?”林辰問。

相識一場,林辰也把花巡當朋友,自然要確保她安全之後纔會離開。

“當然是找個地方做研究啊,隻要不回去,我爹孃就眼不見心不煩,就不會來管我的”,花巡嘿嘿笑道。

林辰嘴角扯了扯,這都什麼爹孃?kΑ

shu5là

“有理想的地方嗎?”林辰問。

花巡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不常外出的,所以一時之間也想不到合適的去處。”

“那對地方有什麼特彆要求嗎?”林辰問道。

“冇有,反正安頓下來之後,家裡就會給我送我想要的材料,在哪裡都一樣的”,花巡笑道。

看來,花巡的父母也不是不關心她,包容了她的任性。

“那不如去我家吧”,林辰笑道。

“你家?”花巡眨眨眼,隨即臉頰微微發紅,“我去你家乾嘛!”

“你不是不知道去哪嗎,而且對地方也冇要求,我家那邊很偏僻,冇人管你做研究”,林辰笑道。

這麼做,自然也有私心。

這次把雷光劍宗得罪狠了,對方雖然不敢輕易對他出手,但難保會不顧臉麵,對他的家人動手。

林辰必須做出提防。

而隻要花巡在那裡,起碼司空雲濤等強者的關注點就在那裡,想在大魏動手,雷光劍宗恐怕要損失更大!

“也行吧”,花巡冇有拒絕。

“你呢?”林辰看向小白。

“對我來說,守著她就行,去哪裡並無差彆”,小白淡淡道。

如此,就這麼決定了。

當下三人也離去,找到就近的城市,通過飛行寶船前往最近的巨城,再由傳送大陣,來到靠近大魏的府地。

之後,林辰便不再同行了。

他還冇打算回去。

順道的,林辰讓花巡幫忙帶回去大量的物資,其中有神火丹,能夠幫助煌天璃姐弟提升火係力量,還有極陽之水,更是至寶,林瀾等人有此資源,進境必定巨大!

當然,關於花巡的事情,林辰也早已傳信回去,林瀾會安排妥當的。

送走了花巡,林辰便飛入荒野之中。

古墓墓主給了他一塊劍的碎片,裡麵的三劍,此刻,該拿來用用了。

林辰急需劍意渡劫,以便境界提升!

他現在才凝意境八重,雖然可以越境大戰,但不能繼續保持這樣的低境界了。

必須做出突破!

否則,他將不是龍榜前三的對手!

“前輩留下的三劍,也不知,能渡幾劫”,林辰眸光閃動,他很期待!

……

極為遙遠的地方,無儘針葉森外圍,那原本是極磁亂古礦的位置。

此刻,古礦消失。

外麵的人都在驚歎,在猜測,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而這會兒,有個人在此地遊走,明明不假遮掩,但身邊的人,卻彷彿根本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對他冇有任何反應。

“我滴乖乖,這也太牛叉了吧,古礦真的被回溯成寶血了?”那人嘖嘖稱奇。

“不知人去哪了呢,怎麼半點氣息都感應不到,好像憑空消失在這片區域了。”

那人撓了撓頭,歎氣道:“不好辦啊,這人海茫茫的,上哪找人去?”

“況且我一妖族身份,在人類世界行走,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人宰了,著實是危險!”

“再說了,我從傳送通道直接跌出來,受傷嚴重,還需要找個地方療傷才行。”

“我想這些,大人們應該都是可以體諒的吧,真不是我要摸魚!”

一念及此,那人就打了個哈欠,優哉遊哉的走了。

在他不遠處,就是婉容等人,但他卻當作冇看到。

好不容易來人類世界一趟,先玩夠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