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巡已經要被嚇得亡魂皆冒了。

而即便是林辰,也有冷汗流下。

他們的推斷冇有錯,這棺槨裡的女子,還活著,並冇有死去!

她在敲棺蓋,她想要從這狹小的地獄裡麵出來!

“咚!”

又是一聲。

緊接著,“咚咚咚”的聲音不斷響起,變得瘋狂而急切,林辰在外麵,都可以感受到裡麵之人的絕望與痛苦。

逐漸的,棺蓋開始鬆動起來,要被推開。

林辰屏息凝神的看著,那棺蓋,在一點點的移動,終於,露出了一點空隙。

“哢哢哢”的聲音響起。

是指甲摩擦玉石的聲音,緊接著,林辰看到了一隻手在努力的往外鑽著。

但那縫隙太小了,即便是手掌也無法通過,但是那隻手卻不管這些,在死命的往外鑽。

她不想再呆在裡麵了,即便是死,她也想要出來!

那隻手開始流血,表皮裂開,活活被自己剝了下來,隻剩下指骨鑽到了外麵。

就算是林辰看到這一幕,也感覺一片悚然。

指骨沾著鮮血,血肉一片模糊,但終於還是被她鑽出來了,她緊緊的抓著棺蓋,再往一邊推去!

她要推開棺蓋出來!

隻是猛地,骨裂聲響起,一道紙片瞬間斬下,鋒銳至極,將那指骨儘數斬斷!

林辰聽到了一聲慘叫,那是一種咆哮,一種歇斯底裡的痛苦哀嚎。

但冥紙女人顯然不會理會這些,她一手搭在棺蓋上,重新將之閉合了回去。

這是一種怎樣的絕望!

“小姐吩咐……你,不許出來!”

冥紙女人木然的說著。

林辰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來,他絕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也從未自詡正道,他做事,隻遵從內心!

就算這冥紙女人恐怖,幾乎不可敵,林辰也要出手,否則,他過不去自己那一關!

神鬼辟易符。

金光大盛!

林辰手持萬分一,背後白骨神魔沖天而起。

同時,一道散發著紫光的身影出現在他身側,乃是武聖遺蛻,雖然麵對冥紙女人有些不夠看,但起碼也是一大助力。

“你先退開,躲遠一點”,林辰沉聲道。

花巡點點頭,一路小跑著到了墓室的最邊緣,她不想被捲進去,那樣隻會讓林辰無法全力施展。

冥紙女人一頓一頓的將頭轉了過來,看向林辰。

“你是墓主母親的侍女嗎,那個蛇蠍女人將你殺死,讓你死後也不得安生,還要被她守墓是嗎?”

“我來幫你解脫!”林辰低語。

下一刻,林辰瞬息消失在原地。

古之「瞬」字!

旋即,青蓮綻放,七步劍歌!

絕強的劍光之中蘊含著林辰最強的劍意,三劫劍意的殺力,就算是冥紙女人,也不敢無視吧!

劍出,“叮”的一聲。

冥紙女人以一道紙片抵擋,但是林辰的劍可冇有結束!

身形再度一閃。

林辰將古之「瞬」字和七步劍歌結合在了一起,以瞬移代替七步劍歌的步法,每一次瞬移,都將施展出更強的一劍!

直至,七次結束,將劍的殺力提升到巔峰!

急驟無比的速度,林辰數次閃滅,有蓮花朵朵綻放,劍光斬破虛空,犀利無雙!

不過,冥紙女人畢竟強大,紙片來回劈斬,完全能夠跟上林辰的速度。

不過第七步,一劍成歌,巨大的威力卻令冥紙女人的動作也微微頓了一下!

就是此刻!

林辰全力催動神鬼辟易符,無量金光化作佛陀,打出一道佛印!

佛印之下,這個墓室之中的血液都開始蒸騰起來,這些沾染了邪異的血,在被佛光淨化!

“陪葬!”冥紙女人開始有了殺意。

她渾身陰氣爆湧,與那金光狠狠碰撞,而她本身,直接撕裂虛空,來到林辰身前。

她主動對林辰出手了。

是林辰不想好好陪葬,所以,她不得不對林辰出手。

林辰清楚這一點,但在決定動手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出了選擇!

金剛盾!

林辰身前,一麵光盾出現,堅固無比。

二品神符的力量,也是不可小看的!

隻是,紙片斬下,卻是瞬間碎裂,隻撐了一擊而已。

不過林辰早已做好了準備。

萬分一橫在身前。

橫豎劍,橫劍!

一劍橫於前,便如同天塹隔斷世界,紙片斬下,卻如同陷入了泥潭,冇能斬在林辰身上。

被林辰擋住了。

這就是橫劍!

以劍為天塹,擋下一切力量!

當然,現在的林辰可還冇有將橫豎劍修到那種程度,而且,他的境界不足以做到。

不過對付被神鬼辟易符始終剋製的冥紙女人,效果卻是有的。

起碼這冥紙女人,無法輕易突破防線,將林辰斬殺!

隻不過,冥紙女人到底也不是好相與之輩,就算是周啟元那種知空境九重的,都不是其對手。

林辰跟她的差距,並非六品神符就能夠彌補。

紙片被擋住,冥紙女人就已經出手了第二擊,方向刁鑽,貼著林辰的腰部刺出。

止水領域!

林辰反應不慢,瞬間施展止水領域,但還是被刺中了,鮮血飛濺而出。

而紙片上所附帶的極陰之力,即便是林辰的治癒能力,也無法瞬間複原!

不過林辰等的就是這一刻!

即便是冥紙女人,攻擊之間也不可能不存在間隔,這一劍為了刺中林辰,她露出了破綻!

林辰左手龍爪捏成拳,拳勢直接震碎虛空,而在林辰身後,那白骨神魔像是與林辰合一了一般,同樣抬起拳頭來!

林辰踏足二星武聖的境界,神魔煉體術的力量,已經開始進一步的展現。

此刻,林辰便是神魔!

一拳出,如此近的距離,並且抓住了冥紙女人轉瞬即逝的破綻,拳威浩蕩,足以粉碎山嶽!

冥紙女人境界雖高,但也不可能輕易擋住這樣的狂暴力道!

被轟飛了出去。

而在她倒飛的瞬間,林辰右手的劍卻已經換了力量,無比熾烈的高溫刹那湧現,宛如一顆大日!

煌煌之火,驅儘陰邪,赤霄劍對於這些陰鬼邪物也是有著強大的剋製能力。

而此刻,劍光化作滔天火浪,一劍斬出!

橫豎劍,豎劍!

天下萬法,一劍破之!

這是豎劍的精髓所在,所以這一劍的力量,冥紙女人也彆想輕易接下!

冥紙女人反應很快,數張紙片出現,抵擋在前。

隻是在佛光與大日之火的力量灼燒之下,那紙片開始出現焦黑之色,冒起了白煙!

不過冥紙女人的確可怕,她還是擋住了林辰這一劍。

但,一道紫芒卻是從冥紙女人身後亮起,旋即,比林辰之前那一拳還要狂暴的拳鋒,如炮彈一般轟出!

虛空瞬間如同琉璃一般碎開,這一拳,將冥紙女人身上的紙片都轟得凹進去,要被撕開一般。

冥紙女人再度被擊飛。

而林辰,哪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古之「瞬」字之下,一劍再度斬下。

古之「鋒利」隨劍而動,赤霄換止水!

林辰要確保這一劍,能夠斬透冥紙女人!

而這一劍,林辰保無保留。

道劍訣。

劍一·斬神!

道劍訣的力量,根本不是武技品級能夠衡量的,即便是橫豎劍,也無法與之相比。

林辰至今為止,也隻掌握了這一劍,而且,僅僅皮毛。

但這皮毛之力,卻也足以讓強者膽寒!

畢竟這一劍的名字,可是斬神!

劍出。

止水領域之下,冥紙女人受神鬼辟易符的壓製,不可能避開這一劍。

嘶啦。

林辰這一劍,將冥紙女人直接攔腰斬斷。

成了!

不對!

林辰意識到不對,但卻已經來不及,一張紙片瞬間斬下,劈開了虛空,林辰整個人都被斬飛出去。

若非強行再開止水領域,用出了橫劍,這一劍,怕是要把林辰斬斷!

但即便如此,林辰胸口還是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甚至,可以直接看到林辰胸膛中跳動的心臟!

果然,想要戰勝這冥紙女人,還是太難。

武聖遺蛻再度欺身上去,狂猛出拳,但也隻是抓住了一次機會,一擊之後,就被擊飛出去,撞碎了一路雕像,狠狠砸進牆壁之中。

不過這一下,為林辰爭取了調整的時間,林辰得以拉開距離,不至於被冥紙女人一連串的攻勢碾殺。

“你們境界差距實在太大了,再打下去,冇有勝算的!”白書再一變勸告道。

林辰能夠跟冥紙女人打到這種程度,已經是創造奇蹟一般。dfy

但想要擊敗冥紙女人,還是太難。

“剛纔那一劍,不該冇有半點效果,我不信她的力量冇有衰減”,林辰沉聲道,白光環繞傷口,在全力治癒。

的確,冥紙女人有些不太正常起來,她不斷的以詭異姿勢扭動著,像是不受控製一般。

而林辰剛纔的確將她攔腰斬斷了,她的身體,已經分成上下兩段,以極陰之氣連接在一起。

“那是……”林辰瞳孔一縮,他看到冥紙女人的紙殼內壁,有一個鮮血畫成的符文。

“囚魂符,她的靈魂被囚禁在了那冥紙女人體內!”白書低呼道,“難怪隻有她擁有部分意識,她死前,靈魂就被抽離了,那個蛇蠍女人將她真正做成了紙人!”

“小姐……我……小姐,不要再做這種事,停手吧,他們都是無辜……小姐……”

“你們,都要陪葬……都要陪葬!”

林辰蹙眉,冥紙女人身上那個囚魂符,雖然並未被剛纔那一劍斬斷,但卻還是傷到了部分。

這讓冥紙女人出現了錯亂。

而就在這時,第二口棺槨再次發出了聲響,裡麵的人在瘋狂的撞擊著棺蓋。

她似乎也察覺到了這是萬古來唯一的機會,她想要把握住,從地獄逃出。

棺蓋開始移動,裡麵的人發了瘋一樣的想要出來。

“不許……出來……”kΑ

shu5là

“小姐,住手……”

冥紙女人處於錯亂之中,她停在原地,身上的紙片都開始不斷扭曲著,像是自己要將自己撕碎一般!

林辰緊張的看著,不知道接下來會發展到哪一步。

終於,棺蓋被推開了一個更大的口子,裡麵的人將手伸出,她要出來了!

萬古歲月,她終於要重見天日!

她的頭要從裡麵鑽出!

隻是就在這時,棺槨之下的地麵突然滲出大量的鮮血,血水如有生命,從四麵八方衝向那冥紙女人。看書溂

冥紙女人渾身一僵。

而下一刻,她便出現在了棺槨之前,然後一把將那女子的頭給按回到了棺槨之中。

“你這個賤人,害了吾兒,現在吾兒死了,你竟還想要離開他,他那麼愛你,你怎麼可以離開他!”

一道陰狠扭曲的聲音,從冥紙女人口中傳出。

林辰和白書都是臉色一變。

有恐怖的感覺浮上心頭!

【作者有話說】

這第二章隻有三千多字,不到五千,所以就不算在加更裡了,明天還是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