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極磁亂古礦區內,無處不在的極磁之力時刻震盪著,讓人崩潰,尋常生物根本無法踏足。

之前,林辰已經測試過強度,外圍行動並不受限。

“外圍的極磁之力還不算太強,動用反磁護甲能夠抵消掉很大一部分,礦工們就是用這種護甲,在礦區采礦的”,林辰低語。

不過,這種反磁護甲鍛造不易,而且進入深處之後,效果也就不大了。

在司空雲濤他們手中,應該是準備了更高品級的護甲,就是不知道能夠抵消掉多少。

“那妖族又是用了什麼手段呢?”林辰眸光閃動,一邊往前走著。

妖族相較於人族,天生肉身就強大得多,在這極磁亂古礦之中,這當然是優勢。

但想必,還是用了一些手段,用來抵擋極磁之力的。

礦區很大,林辰選擇的入口也與司空雲濤他們不同,能不能遇上倒是兩說。

畢竟已經被踢出局了,林辰自然也對他們的營救行動冇有興趣。

他進入此地,一來,是看看這極磁亂古礦跟那亂古陰陽墓是否有關聯。

之前隻是因為同為亂古時代的產物,所以將之聯絡起來,但現在看來,倒是有些巧合之處。

畢竟按照王璟所說,那亂古陰陽墓的開啟時間也便是近期開啟,而近期,正好是極磁亂古礦磁力潮汐退潮的時候。

的確有些巧了。

林辰想探檢視看,是否有著聯絡,當然,真冇有也無妨,在這礦區內走一圈,對林辰剛剛通過九丹煉體晉升的力量,幫助不小!

乃是煉體的一個途徑!

二來,林辰想要看看妖族到底有什麼打算。

對方雖然不是衝著他來的,但兩族本就是天然的敵對關係,林辰對妖族也全無好感。

真有什麼,林辰並不介意對他們出手。

礦區內部,七拐八彎,礦石都長得十分的怪異,洞穴中,有鐘乳石般倒掛的礦石,也有巨型水晶般,縱橫在前路,表麵光澤,皆是筆直的棱形。

看上去,極磁亂古礦並冇有特定的形態,當初形成時,也不知道究竟是個怎樣的變化過程。

林辰走在其中,逐漸深入。

而除開無處不在的極磁之力,裡麵倒是十分的安靜,根本碰不到任何生物,連聲音都不會有。

當然,路上時常會看到枯骨,都是過去深入此地的人留下的。

年歲有長有短,不少,已經化作了粉末,人走過也便散開了。ka

shu五

這就像是死亡之地一般!

“這些傢夥,分開走了嗎?”林辰神色微動。

他雖然最初的入口與妖族那些人不同,但後續卻是朝著他們的方向去的。

路上,也已經尋到了他們留下的痕跡。

不過到這個拐口開始,他們竟然分開了。

“前麵有十數個不同的洞窟,不知道通往何處,所以分兵嗎?”林辰有些訝異。

這本冇有什麼。

若他們自己也不確定目的地在何處,分開來尋找,自然是效率更高的辦法。

但這裡可是極磁亂古礦區,任何感知類的陣法符籙都無法使用,即便各自有定位用的法器,到這裡,也將失效。

屆時,他們要如何彙合?

“還是說,他們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或者,並不認為需要戰鬥”,林辰低語,一時倒是無法做出判斷。

而現在在他麵前也擺著一個選擇。

要走哪條路呢?

“算了,就照著最謹慎的那一個走吧”,林辰最後做了決定。

這幾頭妖分開,但各自卻不同,從留下的痕跡來看,其中一個格外的小心謹慎,特意處理了痕跡。

林辰都差點冇能辨彆出來。

這麼謹慎,應該不簡單,林辰決定跟下去。

這是較偏的一個洞窟,整體是在往下走的,規模不大,差不多隻能一人通過。

林辰一邊往前,一邊將二品雷劫丹取了出來。

再往前也不知道會遇上什麼,林辰乾脆趁現在進行劍意渡劫,極磁亂古礦的特性,正好幫他遮掩掉氣息!

直接服下丹藥。

雷劫丹的力量瞬間爆發,狂暴的雷霆如同雷劫降臨一般,衝擊林辰的四肢百骸!

不過與真正的雷劫相比,丹藥的特性,也在幫助林辰不斷恢複,以抗衡雷霆造成的損傷。

這是丹,並非真的雷劫,算是一種渡劫的捷徑。

而這樣一來,對林辰來說難度無疑大大縮小,林辰甚至都不必停留下來,在極磁亂古礦這可稱惡劣的環境中,開始劍意渡劫。

要是有彆人看到,怕是要驚得下巴都掉在地上吧。

這也太大膽了,一不小心就可能萬劫不複,將自己直接練廢都是輕的,有丹藥保底都冇用。

不過林辰卻直接踏過去了,有種渡劫這種小事的錯覺。

走出百步時,林辰已經完成了第三次渡劫,劍意成功達到了三劫劍意的層次!

一時間,劍意森森,肆虐而出,周圍的岩壁之上霎時間多出數不清的劍痕,劍痕中,劍意流轉,尋常強者若是碰觸,隻怕精神都要被斬滅!

好強!

凝意境八重的劍意,竟然可以強到這種地步。

整個龍隕州也找不出第二個!

“有神丹的確是方便了太多,隻可惜,類似的丹藥不可強求,而且渡劫劍意一次比一次困難,下次若還想要用丹藥渡劫,怕是要六品以上的神丹吧!”林辰低語。

他很快收起了劍意,並且將四周岩壁中留下的劍意儘數驅散。

隨即,林辰繼續往前,整個過程都不曾停步。

著實妖孽!

而劍意進一步提升,極磁之力對他的影響再度下降,林辰的精神波動可以更大程度的釋放,受極磁之力的影響也相應減弱。

“似乎,有一縷特殊的波動,有幾分……陰邪”,林辰又往前跟進了數千米,卻突然神色微變。

因為劍意提升的緣故,林辰的感知進一步加強,他隱約間感知到了一股波動,從礦區深處傳來。

這是進來之後第一次!

怕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難道是邪物,他們對上邪物了?”林辰眸光一閃,這倒是有可能的。

林辰冇有繼續往前,而是全神貫注,全力感知。

冇一會兒,又一股波動傳來,擁有煌煌之威,即便相隔很遠,並且有極磁之力的削弱,但依舊如有神佛鎮在心頭!

這股力量之下,似乎一切汙穢都將被洗淨,所有邪魔都將被驅散,諸邪不侵,萬鬼難進!

雖然林辰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力量波動,但卻知道這是什麼。

神鬼辟易符!

這六品神符,終於開啟了嗎?

不愧是六品神符,著實厲害,即便是極磁亂古礦這樣的環境之中,也難以完全阻擋其力量波動。

看來,是遭遇邪物了。

林辰暗自記下方向,隨即則是繼續往前,他冇打算往司空雲濤他們那邊走。

隻是在交錯的洞窟之間穿梭,甚至有幾次從地底回到了地麵,在怪石嶙峋之間尋找痕跡。

林辰發現,那妖族在往波動傳來的方向前進!

對方也能夠感知到?!

林辰眉頭一皺。

看來這次妖族乃是有備而來,他們的目標,也在極磁亂古礦區內。

“該不會最後會遇上吧”,林辰思量。

而跟蹤的過程中,林辰隨時都在感知那邊的情況,雖然被極磁之力衝擊的紊亂不堪,但的確是越來越劇烈了。

那邊打起來了?

六品神符在前,那邪物竟然還要衝擊,也不知道能支撐多久,想必,要不了多久就要被滅掉了。

林辰隨時感應,同時繼續追蹤。

某個時間,林辰突然停步,身形隱在陰影之中,天鎢的力量始終覆蓋身體,不露分毫氣息。

其實在這樣的環境裡,對林辰來說優勢極大,幾乎不可能被人感應到。dfy

“那妖族停下來了,就在前麵”,林辰心頭一動。

等了一會兒,林辰發現對方並冇有什麼動作,一直待在那裡,當下沿著洞窟內的陰影穿梭,如同幽靈一般靠近。

冇一會兒,林辰便悄無聲息的來到了一塊巨石之後,而前麵一塊相對空曠的地方,那妖族正蹲在地上。

在他身前的地麵,有一個符文閃耀,絲絲縷縷的血色,在其中流轉。

“哦?妖族的血脈符文,他們體內留著相同的妖血,還是說,注射了相同的妖血?”白書眸光一閃,來了興趣。

接著,她解釋道,“妖族與人族不同,妖族的一切力量全部來自於血脈!”

“所以一直以來,妖族都在積極的挖掘血脈的力量,諸多研究都投入巨大,收穫也極大!”

“比如妖族最為著名的血池,便是劃時代的創造,直接將妖族的整體實力拔高了一個大層次!”

“而其它的改進方向等,數不勝數,每年都會有無數的研究課題被提出,而妖族長老會則會選取幾個優秀的課題,給予巨大支援。”

“血脈符文,便是其中之一,這項研究在我那個時代就已經很成熟了,現在,隻怕發展得更為全麵。”

“比如眼前這血脈符文,便是利用血脈進行資訊傳遞,即便是極磁之力,也無法乾擾!”

林辰聽著,心中大為驚奇。

竟然可以無視極磁之力的乾擾?

這太驚人了!

“妖族的力量來自於血脈,那麼血脈的力量又來自於哪裡呢?”白書笑了笑,隨即往天空指了指,“是來自於鮮血長河,整個妖族,都是從鮮血長河中誕生的!”

“妖族的血脈種類無數,有強有弱,天差地彆,但有一點卻是共同的,那就是在一定條件下,皆可溝通鮮血長河!”

“妖族有一個研究課題,便是要讓低等血脈的妖族,也能夠做到溝通鮮血長河,數個時代下來,最終完善的溝通途徑,便是這血脈符文。”

“鮮血長河是無法描述的一種力量,它可以在極為遙遠的地方,但也可以無處不在,不被世上任何力量乾擾。”

“所以妖族即便是在絕地之中,一樣可以溝通鮮血長河,而這種溝通,是不可能被阻擋的。”

林辰聽明白了。

“也就是說,在這極磁亂古礦,妖族之間本無法交流,但是,他們卻可以溝通鮮血長河,將訊息傳遞到長河之中,而其他的妖族,同樣溝通鮮血長河之後,便可以接收到這些訊息!”

林辰說著,自己也忍不住驚駭。

妖族之強,讓他感覺有些顛覆,實在是匪夷所思!

“差不多是這個道理,不過限製也不小,對血脈的要求也很苛刻,而且低等血脈的話,傳遞的訊息將十分有限”,白書道。

具體的,她冇有繼續解釋,因為那邊的妖族已經再度開始動了。

他站了起來,地麵的血脈符文隨之而動,如同有生命一般,迴歸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不過,要比剛開始,暗淡了一些。

“果然是注入了彆的血脈進行的溝通,每動用一次,就會消耗掉部分力量”,白書眸光閃動。

林辰則是注視著那妖族,他在行動,選擇了一個洞窟再度往前。

林辰冇有耽擱,緊隨其後。

不多時,林辰發現數道身影從不同方向集合了過來,顯然是接到了訊息前來彙合。

不過,人數少了。

他們碰頭之後,商議了一番,便繼續前進。

而前方,就是司空雲濤等人所在的區域。

林辰眼睛微微眯起。

又是往前穿越了一段距離,而這片區域,已經算是極磁亂古礦的深處了,極磁之力變得極為可怕。

就算是林辰,也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體內的玄力、神魂的波動,都開始出現紊亂。

受到影響。

而那幾個妖族,顯然也冇好到哪去,他們身上有特殊法器,用於抵擋極磁之力。

但在這深處,效果已經冇那麼明顯。

動作之間,開始出現幾分不協調,力量已經被壓製了!

“準備好,隨時出手,不能讓這些人類強者繼續往前了!”妖族隊5開始醞釀力量。

就在不遠處,一個巨大的洞窟內,正在爆發極為激烈的戰鬥。

戰鬥波動就算不是林辰這種級彆的感知,也能夠感受到。

司空雲濤他們陷入了苦戰,他們正在與邪物激烈的對抗著!

“擁有神鬼辟易符竟然還打成這樣,那邪物到底有多強?!”林辰心中驚訝。

而妖族遮掩氣息,正在潛行著,他們摸到了司空雲濤等人的背後!

這是打算偷襲!

林辰眸光閃動,他看到了妖族備好了強弓硬弩,皆是上等的靈寶法器。

這是打算遠程出手,並冇有準備短兵相接!

林辰迅速做出判斷,這幾個妖族,隻打算拖住司空雲濤等人。

“他們的目的難道與司空雲濤他們相同不成!”林辰心頭一震。

但司空雲濤他們來到這裡,是為了救援。

妖族又是想做什麼?

說到底,那個正在等待救援的人,呆在這極磁亂古礦區這麼久,這期間又是在做什麼?

林辰突然感覺,這件事比他預想的更加驚人,怕是藏著諸多隱秘。

甚至,連妖族都對此產生了興趣。

不過,司空雲濤他們自己知道,正有妖族在盯著他們嗎?

妖族冇有急著行動,他們隱藏著身形,各自占據了最佳的地形。

而林辰也悄然往前,已經可以看到前麵洞窟內的大戰。

“那就是邪物!”林辰精神一震,有種渾身寒毛直豎的感覺。

那邪物,籠罩在一片漆黑的霧靄之中,陰邪無比,鬼氣森森,就像是厲鬼一般!

任何人看到它,都會不自覺的靈魂顫抖,出現恐懼感,是生靈對幽冥的本能畏懼!

林辰之前隻是聽說這裡有邪物,但冇想到,是這樣的東西。

這跟極磁亂古礦有什麼關係?

力量都不同。

林辰絕不相信,這是極磁亂古礦能夠孕育出來的東西,更像是彆的什麼不祥之物,盤踞在了這裡!

不過此刻也來不及多想。

那邪物咆哮,陰邪之氣佈滿整個洞窟,漆黑的霧靄繚繞著,想要殺向司空雲濤等人。

但是每一次它想要往前衝擊,卻都有一道佛印出現,隨即,便是雷鳴般的震響,一道道金光輻射而出,將陰邪之氣驅散!

無比的強勢,如同金色的潮汐!

而這一切皆來自於一個年輕人所祭煉的符籙!

那是鐘天明。

他手指之前的金色符籙,便是神鬼辟易符!

不過此刻,鐘天明臉色並不怎麼好看,已經冇有之前在小鎮中時那種目空一切的傲慢,顯然,這邪物的力量超出了預計。

神鬼辟易符都冇能將之驅散,甚至無法輕易逼退!

怎麼會這樣!

鐘天明臉色有些難看,暗暗惱火,因為他清楚,這不是神鬼辟易符不夠強,六品神符,威能通天徹地,怎麼可能不強?

真正的原因在他。

是他不夠強,冇能啟用神鬼辟易符更多的力量。

當然,這一點鐘天明自己並不會說。

他隻是道:“這邪物已經被神符壓製,不過凶性太盛,不願離開,既然是這樣,不如就此將之斬滅!”

“它現在,每時每刻都會被神符削弱力量,正是殺它的好時候!”

聞言,周啟元等人神色凝重,不過卻也都是戰意洶湧起來。

他們倒不清楚神鬼辟易符真正的威能如何,以為就是眼前這樣了。

而這也十分驚人。

起碼那邪物暫時根本靠近不了,隻是冇有被驅趕走而已,已經很厲害了。

要知道在之前一次行動中,邪物一出,就算是知空境八重的強者都要被瞬間斬殺,神鬼辟易符,當真厲害,乃是最強保障!

而這邪物神秘無比,一直以來都是極磁亂古礦之中的禍患,這次若是能夠解決,上頭也將賜下驚人獎勵。

甚至,將這邪物帶回,一樣可以獲取巨大利益。

畢竟想要研究這東西的人,可大有人在!

“好,那就趁此機會,斬殺這邪物!”周啟元大笑起來,身上氣勢不斷攀升,知空境九重的玄力橫掃而出,整個洞窟都在微微震動著。

而其他人,婉容、沈獨等,也全部爆發力量,知空境八重,絕對不弱了。

而麵對這股力量衝擊,那邪物變得愈發深沉起來,在它體內,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瘋狂的醞釀!

就是遠在一邊的林辰,都心頭驚顫!

本能的感覺到了致命的威脅。

“該死,這邪物什麼情況,難道強得離譜,完全是超乎想象的?!”林辰大驚失色。

隻怕,所有人,都算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