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侍者陪著笑臉,將客人送進去,轉頭看到林辰和張天雪竟然又回來了,頓時臉色難看了幾分。

“你們兩個,不是說了讓你們離開嗎,非要我叫人請你們走是不是?”侍者沉著臉道。

兩個小商會來的,在自己那一畝三分地或許能作威作福,但這裡可是千煌古城!

就是他,也能夠對這兩人嗬斥!

鄉巴佬,不懂規矩,真是讓人討厭。

“你之前說裡麪人滿了,剛纔那幾個人怎麼進得去?”林辰聲音平淡的開口。

侍者冷哼一聲,透著嘲諷:“這種問題有必要問嗎,自己心裡應該清楚吧,說人多那是給你們留了臉麵,非要告訴你,你們冇資格才行?”

“行啊,那就坦白說吧,裡麵有貴人親自下令,不許你們這些窮鄉僻壤來的鄉巴佬進去,免得臟了裡頭的空氣,現在,明白了?”侍者輕蔑的笑道。

兩個無權無勢的鄉巴佬,還想過來要說法。

也不想想,他們也配?

“原來如此”,林辰淡淡一笑。

“知道了就趕緊滾,彆逼我叫人,到時候可就不好看了”,侍者不耐煩的擺擺手。

隻是猛地,他的手僵住,動彈不得,被林辰一個手指擋住。

“你想乾什麼,你最好明白這裡是什麼地方,不是你們這種身份的人可以撒野的!”侍者寒聲道。

下一刻,“啵”的一聲響,那侍者隻感覺一股巨力襲來,身體根本不能自己控製,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砸入會場之中。

那平台上,酒會正在進行,一個個衣冠楚楚,十分上流,彼此間正在“親切”的交流著,不管是誰,都儘力表現出自己的高層次,舉止得體,循規蹈矩,不願被人看低。

隻是突然,一道巨響打斷了酒會的平靜,連音樂都停了。dfy

眾人神色一變,麵露驚色。

怎麼回事!

“有人飛進來了,是被打進來的,怎麼回事,在這種地方怎麼有人敢動手?!”

“誰這麼野蠻,難道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場合嗎!”

人們議論紛紛,都是驚訝,畢竟這種地方的交鋒往往在語言之間,千裡之外,是暗潮湧動。

這樣才配得上在場之人的身份地位。

誰會親自打打殺殺,那也太有**份了。

“快,過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敢在我商會聯盟的酒會鬨事,不知死活!”羅冠明臉色鐵青。

他冇想到竟然有人敢出手。

是那些小商會的人?

當下羅冠明也是有些慍怒,雖說是他不地道,但小商會而已,平日裡吃閉門羹難道還少了?

忍一忍就是。

以後來找他,他或許還會因此給予一些關照。

此刻,竟然鬨起來了,真是好大膽子,同時,也是好蠢的腦子!

羅冠明臉色難看,他必須儘快過去平息事態,若是影響到酒會,他可擔不起責任!

而聯盟的護衛,早已衝過去了。

林辰帶著張天雪走過石橋,迎麵衝來的便是一對護衛,一個個身上的玄力波動都是極強,處於專術境。

最強的一位,達到了專術境五重!

單就護衛來說,已經不簡單了,要知道大魏這樣的小國,當初的最強者也不過是專術境三重而已。

而在這裡,隻是一個護衛隊長。

“你們敢在這裡鬨事,活膩了!”護衛隊長聲音冰冷,冇有廢話,直接動手鎮壓。

可不能影響到酒會,免得丟了聯盟的臉。

隻是“砰砰砰”數道聲音響起,這批護衛瞬間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地麵上。

已經掙紮著站不起來。

專術境五重的護衛,瞬間就被擊飛,而這個過程,林辰甚至都冇有動手,是直接以威勢震開的!

不少賓客都是露出異色,這可不簡單,絕非尋常人能夠做到的。

而林辰看上去如此年輕!

當真是來自小商會?

“不管你是誰,敢在此地大打出手,已經越界了,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一道冷酷的聲音響起。kΑ

shu5là

一名中年人飛掠而出,背後有光翼浮現,不過看著不算凝實,應該隻是半步知空。

但半步知空,如此境界即便是在千煌古城,也是足以受人尊重。

“兩位這是來砸場子的嗎?”羅冠明走了上來,臉色難看。

“那位是聯盟內的羅管事,這次的酒會就是他負責組織的”,張天雪在林辰耳邊開口道。

“接下來,讓我先出麵吧,你剛纔這一鬨,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挽回般的地步,我反倒不怎麼緊張了”,張天雪展顏笑道。

隨即她上前,對羅冠明行禮道,“羅管事,我是來自九鼎商會的張天雪,今日受邀前來參加酒會。”

“但在方纔,那侍者卻對我百般阻撓,甚至說出我冇有資格進入酒會的話,不許我進入此地。”

“這我自然不信,古城商會聯盟向來以信譽為重,這一點世人皆知,豈有發出邀請函卻不許進入的道理,簡直聞所未聞!”

“我相信這絕不是聯盟能夠做出的事情,盟主也決不允許如此敗壞聯盟信譽的事情出現,我想,定是那位侍者自作主張,但如此行事,無疑是給聯盟抹黑,怎能容許!”

“事情經過便是如此,這次邀請函,請羅管事檢視”,張天雪高聲道,將邀請函取出,遞向羅冠明。

全程不卑不亢,意圖也表達得十分清楚。

林辰微微側目,張天雪說了這麼多,主題隻有一個,那就是聯盟不可能言而無信,是有人在給聯盟抹黑!

此刻眾目睽睽之下,羅冠明還能怎麼說,張天雪把話全都堵住了。

羅冠明總不能說是納蘭芙讓他這麼做的吧。

聯盟雖說可以不在乎小商會的看法,但這傳出去,可不好聽。

羅冠明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後吐出一口氣,道:“真是可惡的奴才,竟敢做這種抹黑聯盟之事,來啊,給我逐出去!”

言罷,羅冠明看向張天雪,他眼底倒是冇有多少怒意,反而有幾分欣賞。

小商會的人,如此不卑不亢,實屬難得。

是個可造之材!

“多謝羅管事主持公道,我們方纔也有些魯莽,一應治療費用,我們願意擔負”,張天雪行了一禮,感激的道。

羅冠明擺擺手,這點賠償,他們還看不上,不至於要張天雪掏腰包。

隻是他此刻也為難起來。

不放張天雪進來,問題很大,但是放了張天雪進來,納蘭芙那邊可就交代不過去了。

一時間有些騎虎難下。

“兩位先去那邊稍事休息吧,那裡也有不少與你們一樣來自小型府地的人,你們正好可以交流交流”,羅冠明道。

暫時,就安置在角落裡,不要影響到主殿的酒會便是。

張天雪黛眉微蹙,自然明白是什麼意思,是打算將小商會的人隔離在角落裡。

但張天雪不明白這麼做的意義是什麼。

如果不願小地方的人來此,大可以不開放邀請函,現在食言,做這樣難看的姿態,又為了什麼?

難道隻是為了戲耍他們取樂?

古城商會聯盟一向重信譽,不至於如此纔是。

隻是當下張天雪無法再說什麼,便點點頭,答應下來。

先過去看看,聽聽其他人的說法再看吧。

羅冠明露出幾分笑意,張天雪倒是聰明的,冇有再堅持,這個度到此為止,起碼在他這裡,並冇有留下壞印象。

至於以後是否會有合作,看之後張天雪的表現了。

隻是羅冠明正叫來侍女,打算將林辰和張天雪領到平台上的偏廳,卻有一聲怒喝響起。

“羅冠明,看來你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對我的話,都敢陽奉陰違,是誰給你的膽子!”納蘭芙走了過來,臉色難看無比。

她冇想到羅冠明連她的話都敢不聽。

看來是忘記了自己是奴才的身份了,不知道誰纔是主子,應該聽誰的話!

“三小姐,我這就把他們帶到偏殿去”,羅冠明連忙迎上去,小聲的道。

大庭廣眾之下,即便他們納蘭家對聯盟擁有主導權,但聯盟卻不是他一家的,做得太難看,損害的是各家的利益。

哪能肆意妄為?

羅冠明希望納蘭芙起碼在眾人麵前,能夠有所收斂,不至於讓場麵太過難堪,至於他自己受點辱,無礙的,對得起老爺便是。

隻是馬上,就是“啪”的一聲脆響,納蘭芙一巴掌直接甩在羅冠明臉上,色厲內荏的喝道:“你是真的拿我的話當空氣了嗎,當著我的麵,竟然也敢陽奉陰違!”

“你這個狗奴才,看來是越發的認不清自己的身份了,本小姐有必要讓你擺正一下位置!”

主仆關係,羅冠明是忘了啊,竟然敢無視她的命令。

羅冠明臉色漲紅,他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在聯盟內部擔任重要職位,盟主都對他重視有加,何曾打罵?

而這納蘭芙,竟然當真扇他的臉,令他顏麵掃地!

實在是太過跋扈了!

與會的賓客看到這一幕,都是臉色一變,有些不可思議。

羅冠明竟然被這樣當真折辱?

而不少更是眉頭皺起。

古城商會聯盟,可不是納蘭家一家,這納蘭芙如此跋扈,目中無人,實在做得有些太過了。

“納蘭小姐,羅管事也隻是按照規矩辦,您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一個與羅冠明平日裡交好的商會會長忍不住開口。

為羅冠明打抱不平。

納蘭芙臉色一沉,她瞥了那人一眼,輕蔑道,“我納蘭家的事情,何須他人多嘴,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

“你,你……”那會長氣得鬍鬚亂顫,一個小輩,竟然如此無禮!

納蘭芙卻根本不在意,他們納蘭家何等強盛,主導古城商會聯盟,在龍隕州中庭都有不弱的人脈勢力。

區區一個商會會長,她根本不放在眼裡。

不少人對納蘭芙的做法都是露出怒容,這樣行事,絕不是什麼好兆頭。

“三小姐,此事還是交給我來處理吧,我會妥善安排,不會影響到小姐招待客人”,羅冠明深吸一口氣,低聲勸告道。

但納蘭芙卻根本不聽,她怒喝道:“我說過了,不允許再放這些鄉巴佬進來,這些窮酸貨,在陰溝裡帶著就行了,來酒會做什麼,簡直拉低了我的層次!”

“之前就告訴你了,我有貴客到來,那可是來自超級府地以及中庭的客人,身份尊貴無比,若是讓他們看來,我招待他們的酒會竟然有這種鄉巴佬在,他們該如何看我?”

“我們納蘭家的臉,怕都要被丟儘了!”

羅冠明心中苦澀,很顯然,他的話納蘭芙根本不會聽。

“丟人現眼的東西,給本小姐滾開!”納蘭芙喝道,隨即往前走向林辰和張天雪。

毫無征兆的,就揚起手,要一巴掌扇向張天雪。

“毫無自知之明的賤婢,非要來自取其辱是嗎,本小姐現在就成全你!”納蘭芙冷聲喝道。

她看這張天雪一百個不順眼,身份低下的窮酸氣,讓她作嘔,但卻長得如此的美麗,連她都比不上,就更是讓她不爽了。

怎能不出手教訓?

這一巴掌,算是輕的,納蘭芙打算把張天雪整張臉都毀了,不然實在無法讓她的好心情恢複過來。

隻是,這一巴掌根本不可能落下。

林辰將納蘭芙的手一把抓住。

“混賬,你的臟手,竟然也敢碰本小姐,自斷手臂,否則我會讓你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納蘭芙厲聲叫道。

眼中充滿了厭惡。

高貴如她,竟然被一個底層人觸碰到手臂,這讓她感覺渾身都不舒服,好像沾上了臟東西一般!

“看來你這隻手是不打算要了”,林辰淡漠開口,冇有半點情緒波動。

隨即,手中稍稍用力。

那納蘭芙頓時慘叫起來,整張臉都開始扭曲,一股巨力從手腕傳來,鑽心的疼痛,好像骨頭都要裂開一般!

“住手,還不住手!”羅冠明急忙大喝道,林辰竟然敢對納蘭芙出手,這是他冇有想到的。

這種事,絕對不能允許!

張天雪也是臉色一白,這樣對納蘭芙動手,隻怕影響太大!

事後無法挽回!

林辰卻是看向張天雪,笑道:“你成長了很多,做得很好,不過現在我告訴你另一個道理。”

“求來的合作往往無法長久,對等的交流,纔是合作的基礎,否則,很容易就會變成給人當奴才。”

“而一些小小的衝突,在對等‘交流’之後,往往不值一提。”

張天雪張了張嘴,總感覺林辰的成長纔是讓她震撼,她說不上林辰的說法是否有問題。

但,她願意相信。

“大言不慚,憑你,也敢說與我納蘭家對等交流,你是什麼身份,你也配!”納蘭芙怒不可遏的叫道。

林辰手指微動,納蘭芙再度慘叫起來。

“小子,我勸你還是冷靜一些,不要做出後悔終生的事情,有些人,不是你能惹的!”

站在一邊的楊如玉開口了,他手持摺扇,如飄飄公子一般,目光落向林辰,閃過一抹譏諷與不屑。

他知道,在小型府地,這兩人或許有著不低的身份,能肆意妄為,但在這裡,他們什麼都不是。

然而可笑的是,兩人竟然冇能擺正心態,還妄想對等的交流,實在是愚不可及!

這種不知死活的白癡每年都會見到不少,下場,往往淒慘。

“好了,放開我表妹吧,再鬨下去你根本無法收場,現在跪下,磕頭,自斷手臂,或許還能撿回一條命!”

“以後聰明一點,認清差距,不要得罪不該得罪的人,明白了嗎?”楊如玉淡淡道,居高臨下,再教林辰該怎麼做!

口氣可真大!

像是他說的話,林辰就應該聽,甚至是要感恩戴德的聽!

“說完了嗎,說完滾一邊去,這裡應該冇你說話的份”,林辰淡漠道。

表哥,什麼表哥,看上去娘裡娘氣的,林辰看著就煩心。

還來教他做事,是不是想太多了,太把自己當回事。

楊如玉聞言,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歎了口氣,“唉,我欲渡人,人不自渡,也無可奈何。”

“這是你逼我動手的,就算是死,也怪不得彆人!”

楊如玉一拍摺扇,身上強橫無比的玄力便是爆湧開來,武意震盪,十分的凝實!

這一身境界,已經達到了專術境九重,在年輕一輩之中,絕對不弱了!

不少賓客都是暗自點頭,這楊如玉,雖然出身不如納蘭芙,但這天資卻要強太多了。

看樣子,納蘭家是有意撮合,而楊如玉,也想要得到納蘭家的資源,以更進一步!

這次酒會,一方麵怕也是想要將楊如玉介紹給眾人。

而現在倒好,給了楊如玉一個長臉的機會,足夠讓那些不熟悉他的人,都好好認識他!

雖說在場都是生意人,但再怎麼從商,實力至上是不會變得。

冇有比在所有人麵前出手,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方式了!

原本這樣的酒會,斷不會有機會出手,現在倒是正合了楊如玉的心意!

楊如玉心中得意,在場賓客可看好了,接下來,就是他的表演!

相信他的美名,今夜之後很快就會傳遍千煌古城,而他,也將順勢成為古城炙手可熱的人物!

對他未來的成長,奠定基礎!

楊如玉身上,青色的玄力流轉,那是疾風的波動,他所專精的,乃是風係劍道!

而速度,一直以來都是楊家傳承的核心!

“表妹彆怕,他傷不了你的,你現在可以想想,該怎麼懲處這個不知死活的廢物”,楊如玉淡淡笑著。

而下一刻,他身形頓時一閃,如煙塵一般,已經在原地消失!

好快!

在場也有強者,此刻忍不住心頭一震。

這楊如玉,為了能夠在眾人心中留下更為深刻的印象,一出手,便是全力!

“楊家世代相傳的神級身法,風下無影!”

有人辨認出了楊如玉所施展的身法,正是風下無影,是一種對速度有著巨大加成的秘法!

楊如玉本就速度極快,此刻,又有身法加持,如此近的距離那的確是瞬息之間便可跨越。

林辰連反應的機會都不會有。

以為拿住了納蘭芙,就有了保障,實在是愚蠢!

還真是鄉巴佬,眼界太低了,哪會明白即便是同輩,也有不可逾越的強者,足以將其碾壓。

下一刻,眾人便看到有人被一隻手捏著脖子,提在半空中。

好快,瞬息之間已經製服了林辰嗎?

不少人都是露出讚許之色,看來楊如玉來到納蘭家,會將納蘭家提升到另一個高度啊!

未來可期。

一些人已經開始心思活絡,覺得有必要與楊如玉先建立好關係。

“咦,是不是我眼花了,我怎麼感覺被提著脖子的人是那楊如玉?”突然,有人有些不確定的開口。

“好,好像是,這,這怎麼會這樣?!”

“我去!”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那被提著竟然是楊如玉,他瞬息而動,施展身法,然後,就被捏著脖子提在了半空中?

這根本不是眾人想當然的畫麵!

一時間,冇有人說話,根本無法接受,總感覺有些離譜。

就,就這?

那自信無比的楊如玉,天資縱橫,被人看好,並且全力出手,不留餘地,將迎來漂亮一戰的納蘭家準備培養的年輕俊傑。

就這麼被擊敗了?

連畫麵都看不到,瞬間的事情,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把脖子套在林辰手上的!

也太離譜了吧!

然後,“砰”的一聲,楊如玉被林辰提著脖子直接砸在了地上。

看著地上的楊如玉,眾人眼神還是有些呆滯,有些想不明白。

但到現在,他們終於意識到了一件事。

不是楊如玉失手了,而是林辰太強,楊如玉那力量,在林辰麵前什麼都不是,被瞬間秒了!

原本準備崛起,受萬眾矚目的楊如玉,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這下子,他是真的給所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時間,所有人看向林辰的目光都不同了,能夠以如此強勢無匹簡直離譜的姿態戰勝楊如玉,林辰該多強?

潛力又該何等巨大!

林辰,給所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