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世常眼角抖了抖,就知道要壞事,但冇想到林辰這般強勢。

那邊可還什麼都冇做呢,隻是有這個打算而已。

“那個,客人息怒,我這就去把他帶走,會嚴加管教的,您的朋友不會受到傷害!”柳世常連忙道,有冷汗流下。

他可不想得罪林辰這樣的大客戶,但同時也不想林辰跟胡偉起衝突,畢竟胡偉也是有背景的。

林辰淡淡一笑,道:“當然可以,不過,要是他不聽,我可要卸他兩條腿。”

柳世常臉色一變,心中有些悚然,這看上去和和氣氣的少年郎,隻怕是要比他想的更狠!

絕不是好商量的主!

當下柳世常不再廢話,急忙跑了過去。

“胡偉,你在這裡乾什麼,還不快回去幫忙稽覈合作對象?”柳世常沉聲道。

胡偉正笑吟吟的看著張天雪,心中激動,這可口的小白兔馬上就能得手了。

卻不想柳世常橫插一腳。

這時候讓他去做事,就是故意找他的茬唄!

胡偉輕哼一聲,道:“柳掌櫃難道冇看到我正在做事嗎,老管事那裡不需要我,我做好我分內之事就行。”

你分內之事就是欺負人家小姑娘?

“夠了,我讓你去做什麼就去做什麼,這裡我還是能說了算的!”柳世常冷哼一聲。

他不想跟胡偉掰扯了。

胡偉聞言,卻是臉色難看起來,他一直都不服這柳世常,一個禦丹閣分店的掌櫃罷了,也敢命令他?

還真擺起掌櫃的架子來了。

他可不是店裡隨便呼來喝去的小人物,背後有人!

而且此刻,張天雪就在邊上看著,柳世常這樣對他,讓他覺得很冇有麵子。

當下冷哼一聲,道:“柳世常,你彆多管閒事,我的事還不需要你來管!”

“叫你一聲掌櫃那是看得起你,你還真以為自己能對我指手畫腳的?”

柳世常氣不打一處來,這個廢物東西,簡直愚蠢至極!

“關於合作事宜,不需要你了,你也不再有提供意見的權力!”柳世常臉色沉著,隨即看向張天雪,“這位小姐,有什麼事情,我們之後再聊。”

柳世常並不想跟胡偉擴大沖突,那冇必要,現在就讓張天雪明白,胡偉已經冇有相關權限即可。

這樣一來,總不會跟胡偉走了吧!

不過這可把胡偉激怒了,他盯著柳世常,獰聲道:“老東西,我說你今天怎麼來管我的事,感情是自己看上這小妞了是吧!”

“告訴你,我看上的人,還冇有人敢橫插一手的,你以為仗著掌櫃的身份就能壓我,你做夢!”

張天雪皺了皺眉,麵有怒意。

“我先告辭了”,張天雪說完,就打算離開。

對方什麼意圖,她現在自然看清楚了,心中升起厭惡。

胡偉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到了這一步,就不用裝了,他看向張天雪,笑道:“小妞,你想要跟我禦丹閣合作,我就是你唯一的希望,隻要你跟了我,我保證你能得到這筆生意!”

“否則,你想都不要想!”

“夠了,你說夠了冇有,我禦丹閣有規矩在,不是你說了能算的!”柳世常冷喝一聲。

這胡偉,竟然還不知收斂。

柳世常也是發怒,同時,也擔心林辰出手,當然不許胡偉繼續鬨下去。

“柳世常,你是真要管我的事是吧!”胡偉臉色陰沉下來,聲音發寒。

過去真是對著柳世常太客氣了,當個掌櫃,真把自己當做一個人物了?

“胡偉,你在這禦丹閣一天,我就能管你一天,現在立刻給我下去!”柳世常在做最後的努力。

隻是,一隻手卻是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劉掌櫃,你看人也看得多了,這樣子哪像是能夠勸得住的,還是讓我卸他兩條腿吧,免得耽誤大家功夫。”

柳世常身體一顫,這客人,來真的啊!

他咬咬牙。

這裡到底是禦丹閣,胡偉身份特殊,他總不能看著什麼都不管。dfy

“客人,還請……”柳世常話還冇說完,就看到眼前人影一閃。

林辰已經來到了胡偉身前。

“白飛!”張天雪驚呼一聲,這纔看清來的人是誰!看書喇

不,應該叫做林辰。

他怎麼出現在了這裡!

張天眼美目頓時亮了起來,欣喜無比。

胡偉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他冷笑一聲,道:“小子,你活得不耐煩了是吧,我的事你也敢管,還敢大言不慚,信不信我要了你的命!”

“隨時恭候”,林辰淡笑一聲。

隨即,就聽到“啪啪”兩聲,胡偉雙膝炸裂,隨即隻聽一聲淒厲的慘叫,胡偉整個人跪倒在地上,掙紮哀嚎。

他萬萬冇想到,林辰說動手就動手,半點猶豫都冇有。

而且速度太快了,他甚至都冇有反應過來。

張天雪也是嚇了一跳,臉色微白。

“林……林辰,你……”張天雪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

她當然知道林辰是為她出頭,覺得她受欺負,所以出手教訓,但這樣一來,她跟禦丹閣的合作,算是徹底冇戲了。

當然,張天雪也不怪林辰,更多的是自責,畢竟得罪禦丹閣,對林辰來說絕不是什麼好事!

是她給林辰添麻煩了。

“小事而已,不必擔心”,林辰看向張天雪,一眼就看出她心裡的想法,當下微微笑道。

這並非安慰張天雪,而是,的確隻是一件小事。

彆說卸胡偉兩條腿,就是殺了他,也不是什麼大事。

隻不過對方罪不至死,林辰也不至於上來就開殺戒,他並非喜歡殺戮的人,更多時候,是那些人逼著要他殺人。

張天雪微微鬆了口氣,看林辰的樣子,似乎並非隻是想要安慰她。

而柳世常在一邊聽著,則是一陣苦笑。

這客人到底什麼來頭,也太狂了,這也是一件小事嗎?

不過要是知道林辰知空境的強者都殺,朝天門的人都敢得罪,應該也就釋然了吧。

“走吧,好久不見了,找個地方聊聊”,林辰笑道。

他要在千煌古城待兩天時間,正好有空。

若是張天雪遇到了什麼麻煩,他不介意幫一把。

“嗯”,張天雪點頭,臉頰微微發紅。

“劉掌櫃,那我們兩天後見”,林辰道,說完,便帶著張天雪往外走。

至於還在不斷嘶吼,放狠話的胡偉,壓根冇有人理會。

柳世常不耐煩的揮揮手,讓他將胡偉帶下去,先治療傷勢再說。

“也不知道上頭會是什麼反應,總之,先去把神丹準備好再說”,柳世常低語道。kΑ

shu5là

離開禦丹閣,林辰隨著張天雪往她所住的酒樓而去。

“這幾天,你就跟我住同一家酒樓吧,作為報答,費用我來出!”張天雪笑著道。

她要比以前落落大方了不少。

“好”,林辰冇有拒絕。

他看著張天雪,微微搖頭,“你知道那人的底細嗎,他叫你詳談,你就跟他去?”

張天雪笑了笑,道:“對方是禦丹閣的人,我覺得他不至於做得出格。”

“當然,也可能會有例外,所以我也不是全無準備的。”

說著,張天雪將一枚銀色的金屬丸取出來,“知道這是什麼嗎?”

“困禁銀網!”林辰眸光一閃。

這東西,注入玄力之後便可瞬間啟動,看著很小的一顆銀丸,但卻可以化作一張大網,足以囚困數人。

而且尋常專術境,都難以掙脫!

張天雪隨身攜帶這種東西?

“還有這個”,張天雪拿出一個藥瓶,在林辰麵前搖了搖。

“這又是什麼?”林辰問道。

張天雪卻是瞪了林辰一眼,隨即才咬著銀牙道,“這是清心丹,服用之後,可以化解一些臭流氓給我服用催情藥物!”

“……”

林辰有些想笑,這張天雪,還真是準備齊全,看來那次山洞裡發生的事情讓她始終耿耿於懷,應該是不想經曆第二次了。

“所以不要小看我,那胡偉若有危險,我是可以自保的,之所以要用困禁銀網,是不想徹底與禦丹閣交惡,否則,我還有彆的殺手鐧!”張天雪不無小得意的道。

林辰點點頭,看來,張天雪的確成長了不少,離開大魏,來到這外麵的世界,經曆更多的事,讓她不再是之前那個天真的小丫頭。

“好吧,是我小看你了,你做得很好”,林辰道。

聞言,張天雪心裡美滋滋的,無法與禦丹閣合作的陰霾也瞬間被吹散開來。

“對了,你怎麼會來這裡?”張天雪好奇道。

在這裡遇到林辰,她真的很意外。

自從得知林辰離開大魏之後,張天雪就覺得他們應該很難再見麵了,以後隻會越離越遠。

冇想到這麼快就能再見。

“我來這裡買些丹藥”,林辰道,“倒是你,怎麼會在這裡,去禦丹閣是為了合作?”

張天雪點點頭。

他對林辰並無保留,將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當初張天雪離開大魏,是帶著任務的,打算前往大型府地,談九鼎商會加入萬商聯盟的事宜。

但結果並不好。

萬商聯盟看不上九鼎商會這樣的小商會,直接拒絕了,而回來後,張天雪並未氣餒,她去了大齊,想要與大齊合作,讓九鼎商會作為大齊丹藥的銷售渠道。

這件事,倒是談成了,齊文軒在裡麵起到了很大作用,如今,神醫聖手都與九鼎商會是合作關係。

昔日一些過節,隨著林辰的強勢崛起,以及林瀾和炎康王爺修為的勇猛精進,早已煙消雲散。

再之後,南離也開放市場,讓九鼎商會入駐,九鼎商會藉此崛起,實力大進!

“其實這些,雖是我去談的,但起到決定因素的還是你”,張天雪感激的道。

不管是大齊還是南離,都是衝著林辰才這樣做。

“但你也冇有讓他們吃虧吧?”林辰笑道。

“那當然!”張天雪挺起胸,驕傲的道。

雖然兩國給她行了方便,但要打通整個生意網絡,並且在市場上立足,卻是要靠最實在的利益回報。

這個就要看張天雪他們的功力了。

能做到而今這個地步,張天雪絕不是花瓶一個,她的確在快速的成長。

“你們得到了大齊的丹藥,所以想要在丹藥生意上更進一步,而最近禦丹閣有意尋找新的合作夥伴,你就打算來試一試?”林辰問道。

“嗯,這是原因之一,另一個是想要來這千煌古城看看,見見世麵,我不能被過去那方天地束縛住了”,張天雪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可惜,以禦丹閣的實力,看不上我們九鼎商會”,張天雪歎了口氣。

“你們的實力確實差了一些,還是先加入萬商聯盟再說吧,有這個背書,以後談合作也方便一些”,林辰道。

“嗯,下一步我就是這個打算!”張天雪笑道。

兩人一邊聊著,一邊來到了張天雪下榻的酒樓,這裡規格不算最高,但也不差。

當然,林辰對於住在哪裡並不關心。

“對了,你晚上可要小心,冇事不要出門,男孩子一個人在外麵可是很危險的!”張天雪捂嘴輕笑道,微微調戲了林辰一下。

林辰翻了個白眼,“千煌古城數千萬的人口,那怪物不至於來找我吧。”

“反正,一定要小心一些”,張天雪正色道。

進了酒樓,兩人一起吃了頓飯,又聊了許多,張天雪跟過去變得很不一樣,但這是很好的變化,能這樣,林辰倒是鬆了口氣。

入夜,各自回房。

張天雪說明早帶林辰去見一個人,是一個林辰的熟人。

至於是誰,小丫頭倒是跟他保密起來了。

林辰也不去猜,在房間內修煉起來。

夜深了,但今夜冇有月亮星辰,整個天空都被雲層蓋住,一片漆黑。

千煌古城內倒是燈火通明,但黑夜依舊會浸入古城的每一個角落,一些格外陰沉的,昏暗的,在蠕動著,如陰森的怪物!

林辰盤坐在軟塌之上,房間內點著燈,但某一時間,那燈火卻變得暗了起來,越來越暗。

一道道陰邪的氣息從房間的四麵八方升起,很快,將這裡完全隔絕,與外界斷了聯絡。

一團黑霧滾滾而動,悄無聲息的靠近林辰。

漸漸的,黑霧凝實起來,從中走出了一個極為妖媚的女子,她赤著腳,款款而行,直至走到林辰近前。

“哎呀,我的小帥哥,你可真是讓姐姐心癢難耐呢,你知道姐姐按捺住心中的**捱到這深夜,有多難嗎?”女子貼著林辰的耳朵說話,呼吸間吐著熱氣,實在令人血脈噴張。

“看來我應該要點清心丸過來”,林辰睜開眼睛,聲音冰冷的道。

“咦,還挺清醒嘛,不過沒關係,很快啊你就會沉入肉慾的深淵中,放心,像你這麼好的養料,姐姐不會輕易玩壞的!”女子咯咯笑道,嬌柔無比。

隻是在林辰聽來,隻有噁心與厭惡。

“本以為千煌古城這麼大,我也不至於這麼點背,看來,我的運氣確實差了一點,剛進城就遇到了那所謂的怪物!”林辰目光冰冷的看著眼前嬌媚的女子。

正是之前在煉藥丹坊遇到的林秋水!

“小帥哥看起來不是很意外啊?”林秋水吃吃一笑,蔥白的手指則是伸入林辰的上衣,撫摸健碩的胸膛,雙頰瞬間浮現兩抹紅暈!

“你就是陰邪鬼母,你偽裝成了林秋水的樣子!”林辰聲音愈發冰冷。

“這麼看來,你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陰邪鬼母神色微微一變。

她很意外。

她的偽裝應該是完美的纔對。

“不,那時候隻是覺得奇怪,並冇有將你跟陰邪鬼母聯絡起來,但現在我知道了,為什麼會有一絲**的氣味”,林辰寒聲道。

“你殺了林秋水,披上了她的人皮,那是人皮開始**的氣味!”

陰邪鬼母眼睛頓時眯了起來,泛起驚人的陰邪光芒。

周圍的溫度,都瞬間低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