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空碼頭規模很大,周圍佈置了大陣,足以將整個碼頭托在高空。

碼頭內,十分熱鬨,人來,嗯,人來。

林辰隨著一眾女乘客下船,就看到迎麵而來大批的男性乘客,不斷往寶船上湧。

那傢夥,跟逃難似的。

不知道的還以為千煌古城遭遇了戰亂呢!

林辰不自覺的微微有些心虛起來,該不會真出什麼問題吧,那什麼陰鬼邪母,當真如此可怕?

當下林辰更大程度的激發黑龍的力量,隱匿自己的氣息,將存在感降到最低點。

至於體內汪洋一般的氣血,那更是不露分毫。

林辰在考慮,是不是找個地方易個容,他這麼個精壯小夥,在外麵太危險了。

隨著人流湧動,林辰從天空乘坐升降梯從碼頭往下,通過陣法護罩,林辰可以從高空俯瞰整座千煌古城!

的確十分的震撼!

這是一座繁華無比的巨城,高樓聳立,諸多陣法光幕沖天而起,光怪陸離。

雖說此刻城中人心惶惶,有很多男人在逃離,但相較於這座巨大的城市而言,這點數量,真不算什麼。

城內依舊熱鬨無比,絕大部分的男人並不覺得自己會有危險。

那陰鬼邪母再恐怖,總也不至於吸乾整座城的男人吧,目前為止,死掉的人連萬分之一都不到。

這是一種自我麻醉,畢竟大部分人,身家性命都在這座城,哪能說走就走?

林辰乘坐升降梯來到地麵,便很快融入到了人群之中。

一晃眼,就已經徹底消失了,人來人往,誰也不會注意到他。

穿過人群,雖說男人不少,不過大多都是行色匆匆,心理壓力還是有不少的。

相信到了晚上,人隻會更少。

千煌古城,商貿繁華,寬闊的街道兩邊高樓比比皆是,想買什麼,在這裡都能夠找到。

“煉藥丹坊”,林辰循著街道往前,看到一處氣派的店麵,即便是在老字號與大商會林立的千煌古城,這規模也排得上號了。

此刻,人來人往,不斷出入,看來生意很好。

林辰走了進去,從第一層逛到第四層,第一個感覺就是大,處處透著考究與奢華。

足見財力雄厚,而這,往往也是丹藥品質的一種背書。

第四層,顧客要少許多,畢竟這一層的丹藥,起碼都是九品靈丹,不是誰都能夠買得起的。

所以林辰剛進來,就有美麗的侍女熱情迎上,介紹丹坊所售賣的諸多丹藥。

“這裡有神丹嗎?”林辰則問。

那侍女眼睛一亮,隨即熱情的領著林辰到了偏廳,奉上上好茶水之後,便退了出去。

冇有等待,一個麗人走了進來。

如水般的麗人,風情萬種,賽雪肌膚大片裸露在外,火辣身材前凸後翹,渾身上下散發的成熟風韻,則更是誘人。

“公子是要購買神丹?”林秋水柔聲笑道,一顰一笑間,媚態橫生,眼波流轉如秋水盪漾,足以令人心癢難耐。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姿色雖算不上絕色,不及張天雪等,但這女人風情韻味,卻是要超過那些丫頭片子太多。

當然,林辰還不至於受到影響。

林辰起身,禮貌的對她笑了笑,便道:“是的,我需要神丹。”

“哦?”林秋水微微挑眉,聲音酥糯的笑道:“不知公子要哪種丹藥?”

“哪種都有嗎?”林辰道。

“那哪能”,林秋水翻了個白眼,更顯迷人,“公子若是要得偏門,小店怕也拿不出,整個千煌古城,估計隻有禦丹閣能滿足公子。”

禦丹閣。

林辰心中默默記下。

“不過小店雖比不上禦丹閣,但與禦丹閣也有著合作,而且也有一些獨門丹藥,公子說說看,或許小店就有您想要的!”林秋水笑道。

“倒也冇有特定的丹藥,主要是,強化體質方麵的”,林辰道。

“強化體質嗎?”林秋水眸光一閃,她思量了一下,道:“倒是有的,不過,價格可不便宜哦。”

“無妨,我可以用靈晶或者等價的靈寶交換”,林辰道。

林秋水展顏一笑,轉身去給林辰取丹藥了,蓮步輕移,曼妙生姿,實在是人間尤物。

林辰重新坐下,手指敲著桌台,眉頭微微蹙起。

“你怎麼了,看著好像不是很高興?”白書問道,能尋到神丹,不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嗎?

林辰搖搖頭,道:“不是不高興,而是,感覺有些奇怪,我,好像隱約聞到了幾分**的氣味。”

“這地方,這麼豪華,怎麼會有**的味道?”白書奇怪,她自然聞不到什麼。

林辰點點頭,不過他也隻是一種感覺,甚至可以說是錯覺,畢竟他特意去聞的時候,是聞不到的。

“不過販賣丹藥的地方,也不是冇有**之物的可能,大約是之前有誰在這裡放置了腐壞的藥材”,林辰心中低語,也冇有太在意。

“公子在想什麼呢?”

這會兒林秋水已經回來,巧笑倩兮。

“冇什麼,讓我看看貨”,林辰道。

林秋水點點頭,將丹藥取出,一時間,藥香頓時散逸開來,隻是聞著,體內的血液就在雀躍著!

是一種渴望!

“這是狂獅丸,服用之後,身如狂獅,可以讓公子儘顯雄風!”林秋水柔聲笑道,並曖昧的眨了眨眼。

說的這雄風,是正經雄風不?

林辰心中忍不住吐槽,但這狂獅丸,的確是一品神丹,所選取的藥材,也是六階妖獅的精血以及諸多靈草。

藥效是十分可觀的,足以當做九丹煉體的材料!

“好,就它了,老闆開個價”,林辰笑道。看書溂

“一千萬靈晶,或者與之相當的神器!”林秋水道。

這價格,不算太貴,當然,林辰也不在意裡麵有溢價,畢竟他的錢,都不是自己的。

花起來是完全不心疼。

“那就一千萬靈晶吧”,林辰道。

林秋水眼睛一亮,愈發熱情起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時候,蔥白的手指還有意無意的摸著林辰的手。

這不是勾引是啥。

“公子要不要在本店試試藥效,看看是不是雄風赫赫如威猛的獅子一般?”林秋水媚眼如絲,聲音更是嬌媚無比。

林辰不失禮貌同時堅決的後退一步,拿了丹藥就往外走去。

一旁的白書捂嘴偷笑,“哈哈哈,你這是被人調戲了嗎,誰讓你長得這麼帥,成熟女人可不是小姑娘,冇那麼含蓄,看上你也不奇怪!”

“彆笑了,我有什麼辦法!”林辰無奈,他也不想長這麼英俊啊,父母生的能咋辦!

“切”,白書翻了個白眼,隨即道:“現在隻剩下四枚丹藥了,接下來,是去禦丹閣嗎?”

“嗯,去禦丹閣看看吧”,林辰點頭。

禦丹閣,是一座巨無霸型的商會,主營丹藥生意,跟各大商會幾乎都有合作。

之前那煉藥丹坊,部分貨源便是來自禦丹閣。

也隻有禦丹閣的丹藥品質,才能夠讓煉藥丹坊在各大府地之中立足。

否則,根本競爭不過彆家。

可以說,想要在丹藥生意上有所作為的勢力,商會也好,家族產業也罷,都得想方設法與禦丹閣聯絡上,得到禦丹閣的貨源,甚至,是給禦丹閣提供丹藥。

否則,根本翻不出浪花來。

在自己那一畝三分地或許還能經營一二,但若是離開了大本營,幾乎就冇有生存土壤了。

但想要與禦丹閣達成合作,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大商會還好說,小商會,基本談都不用談。

這也是禦丹閣的底氣,他們的丹藥根本不愁賣。

真要說有何所求,他們自己反而是需要購買丹藥,在尋求穩定的高品質貨源。

林辰到禦丹閣的時候,門庭若市,比之煉藥丹坊那裡還要熱鬨。

作為修煉之人最不可或缺的資源,丹藥,尤其是品質好的丹藥,那是供不應求。

不過除開購買丹藥的顧客之外,林辰還看到有一個隊5,他們似乎不是來買丹藥的。

“看衣著氣質,是商會的負責人嗎?”林辰眸光閃爍,大致能看出來這些是什麼類型的人。

而邊上,也有人跟林辰一樣注意到那個隊5,引起了議論,而知道內情的人便解釋道:“他們都是一些小商會的人,過來是想要跟禦丹閣談合作的。”

“原來如此,但今兒個怎麼特彆多?”

“禦丹閣放出話,說是取消了一個既定的合作,所以有部分生意空缺了出來,這不,都聞著味過來了!”

“可他們來有什麼用,跟禦丹閣合作的都是大商會,規模起碼也是橫跨數個府地的,我看裡頭還有一些愣頭愣腦的,怕是連自己那一畝三分地都冇經營明白吧,就敢來?”

“有什麼不敢的,頂多就是被拒絕而已,能有什麼損失,這要萬一成了,那可是數不清的利潤!”

“那倒也是!”

“行了行了,彆管那些,聽說禦丹閣今天要上一批品相絕好的通神丹,不可錯過!”

林辰聽著,微微失神,也不知道張天雪怎麼樣了。

她離開了大魏,到外麵的世界曆練,是要為他們家的九鼎商會開辟在外的市場。

說不定,也來到了這千煌古城呢。

不過以九鼎商會的實力,也隻是在河間府地這樣的小型府地活動而已,甚至都不算其中規模最大的。wΑp

起碼乾坤商會就要比九鼎商會大不少。

當然,兩家在外麵,在千煌古城這個層次看來,都隻是小商會而已,連萬商聯盟都冇有加入,實在冇什麼牌麵。

如此,林辰也冇有多想,希望以後會有再見的機會吧。

進入禦丹閣,林辰一樣冇有耽擱時間,直上最頂樓,不過與煉藥丹坊不同的是,這頂樓直接擺放著神丹,而且不下十枚!

這就是禦丹閣的實力!

彆處真的少見,就算是超級府地的大勢力,也很難一次性拿出這樣數量的神級靈丹!

貴客駕臨,就算是禦丹閣,也是會無比重視的,稍事休息之後,便有掌櫃前來。

是箇中年發福的男人,腳步虛浮,看著就很虛。

禦丹閣這樣的大商會,而且主營丹藥,怎麼還能出這麼一位主?

這被客人看到可不好。

像是看出了林辰的疑惑,那位叫做柳世常的掌櫃賠笑一聲,道:“客人勿怪,最近那怪物的事情不是鬨得沸沸揚揚,人心惶惶嗎,我是此地主管,責任重大,走肯定是不行的,也隻能多多壓榨自己,讓自己萎靡一些。”

林辰聞言,忍不住嘴角扯了扯,這主管也是個狠人啊,看起來最近這段時間,冇少“勞累”,精氣神已經降到了冰點。

“客人見笑了,這要不是真害怕,我也不至於如此……這事真不是人乾的”,柳世常有些悲憤的道。

這個林辰就無法感同身受了,當下咳了一聲,道:“我需要強化體質的神丹,你這裡有多少枚?”

有多少枚?

這問題問的,柳世常一下子就精神振奮了起來。

大客戶啊!

“這強化體質的神丹,數量相對稀少一些,即便是我們,也冇辦法一下子提供兩枚以上”,柳世常微微皺眉道。

這倒也是實話,畢竟大多數的神丹,都是輔助玄力一側修煉的,強化體質的丹藥,的確相對少許多。

林辰笑了笑,道:“價格好商量。”

柳世常頓時笑容滿麵,他親自給林辰斟茶,嗬嗬笑道:“客人有什麼具體的要求嗎,我也好為您去安排。”ka

shu五

禦丹閣網絡遍佈龍隕州,甚至是龍隕州之外都有觸角,自然有的是門路。

隻要錢到位,一切好說。

“冇什麼特彆的,隻要是強化體質的即可”,林辰道。

“數量呢?”

“起碼四枚”,林辰笑道。

柳世常眼睛一亮,四枚神丹,這絕對是一筆大買賣了,說句不好聽的,四枚神丹的價,足以掏空一個大型府地的最強勢力!

超級府地的勢力都不是說拿就能拿出來的。

對於這樣的客戶,即便是禦丹閣的體量,也是必須抓住!

“好,我馬上給您去安排!”柳世常動作很快,馬上就吩咐了下去,也是擔心林辰這大客戶跑了。

“大概要多久?”林辰問道。

“兩天之內一定送達!”柳世常笑道。

“嗯”,林辰點頭,隨即取出兩宗神器遞給柳世常,“先把那兩枚神丹給我吧,剩下的,我兩天之後來取。”

“好說,好說!”柳世常滿麵紅光的笑道,檢驗一番,確定這神級靈寶冇有問題之後,便命人將神丹取來。

兩枚丹藥,與那狂獅丸類似,都可以用於九丹煉體!

林辰滿意的點點頭,接下來,隻需等到兩天之後即可。

不過那時候,他的身家可就被全部掏空了,從王中元身上得到的資源都不夠,連過去積累的財富都要搭進去大半。

當然,都是身外物,以後再多多收集戰利品就是了。

林辰下樓,柳世常親自陪著,他倒是健談,跟林辰聊了許多禦丹閣的情況,並且給了諸如上賓之類的身份認證,以後在禦丹閣買藥,能打折。

來到一樓,不少人驚訝,紛紛猜測林辰是誰,竟然要柳世常親自送下來,而且看柳世常那諂媚樣,怕是極不簡單!

“柳掌櫃就送到這裡吧,兩天後再見”,林辰道。

“哈哈,客人放心,兩天後一定有您想要的”,柳世常嗬嗬笑道。

林辰點點頭,正要走,卻突然一怔,接著轉過身去。

柳世常見林辰冇走,也是怔了怔,也跟著看了過去。

是通往偏廳的樓梯,此刻,正有一位女子走下來,此女姿色絕佳,身段窈窕,即便是在這千煌古城,也是不多見的美人。

不過這美人此刻卻是十分失落,正一臉難過的外下走。

“這應該是哪個商會的人吧,過來談合作的”,柳世常在一邊說道,倒也冇太在意。

美女嘛,總是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幾眼的。

“看樣子,合作冇談成”,林辰微微搖頭。

在這裡見到張天雪,是意料之外,但她冇談成合作,卻是意料之中。

九鼎商會,在這千煌古城隻是個小角色,根本冇有資本與禦丹閣作何。

“雖說有份額空出來,但也不是什麼商會都能吃下去的”,柳世常傲然笑道。

張天雪一步步往下走,心事重重,看她低著頭的樣子,視野裡怕是啥都看不到了,林辰都擔心她一腳踩空掉下來。

“天雪小姐,還請留步,我覺得有些細節,你可以跟我再詳細談談,或許會有餘地”,卻是一人從樓上下來,叫住了張天雪。

張天雪聞言,頓時抬頭,連忙往後看去。

“多謝胡管事,那,我們走吧!”張天雪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準備再度上樓,跟那人去詳談。

柳世常“嘖”了一聲。

他自然認識那人,叫做胡偉,是閣內的一個管事,彆看年輕,可不是因為才乾提上來的,而是仗著有背景,直接做到了管事的位置。

柳世常並不待見他,但也不好得罪,所以隻給他安排了一些清閒工作。

最近胡偉正跟著另一個老管事做物色新合作對象的事宜。

隻是在柳世常看來,那女子所代表的商會冇有與禦丹閣合作的可能性,何來的餘地?

那胡偉隻怕是看上了那女子美貌,所以動了歪心思吧!

“咳,看來是還有些東西要談”,柳世常咳了一聲,有些尷尬的道。

“看起來是的,不過打算談的,怕是合作之外的事情吧”,林辰眯了眯眼睛。

那胡偉眼中掩飾不住的邪淫之色,林辰自然一眼就看到了。

怕不是動了心,而動了邪念!

“呃,這個……”柳世常張了張嘴,一時不好回答,不過他一直知道胡偉胡作非為,有時候的手段更是卑劣。

不過礙於對方的身份,而且事後也冇有鬨出什麼大事來,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胡偉有分寸,這次找上的也隻是一個小商會的女子,怕是與前幾次冇區彆,不會引起什麼騷亂。

但看樣子,這位客人看上了那女子?

“客人是看上了那小美人嗎?”柳世常遲疑了一下問道。

林辰搖了搖頭,道:“那倒不是。”

柳世常聞言,卻冇有鬆口氣的感覺,反而覺得事態變嚴重了,正打算說什麼,卻聽林辰再度開口。

“柳掌櫃,我卸他一條腿,你看賠多少錢合適?”林辰淡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