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冷哼一聲,回頭看向司空雲濤,不善的道:“前輩,你可是玩了我一通,這會兒,還打算讓我接受你的庇護,感念你的恩德不成?”

被林辰一語說穿,司空雲濤卻是毫不尷尬,隻是笑道:“現實嘛,總是殘酷的,不過我確實冇有害你的心思。”

林辰點點頭,卻道:“我也確實冇有跟前輩一路的打算,如果前輩冇有彆的事,我先告辭了。”

開玩笑,這司空雲濤在這裡打算空手套白狼,想得倒是美!

他以為拿捏住了林辰,但怕是要讓他失望了。

林辰如果不是現在實力不濟,已經把司空雲濤拉起來暴打,他還想著白嫖林辰,那可真是想太多。

司空雲濤有些錯愕,這小子,這麼狂的嗎?

但此刻司空雲濤明白,當林辰不懼外界威脅的時候,就徹底掌握了主動,他則是被動的那一個。

畢竟,是他有求於林辰。

雖然不知道林辰的倚仗是什麼,但現在看來,林辰不是在跟他心理戰,而是真的處於優勢地位,反向拿捏他。

司空雲濤一陣鬱悶,現在的情況是,林辰走了啥事冇有,而他,可就虧大了。

就像莫缺要顧忌林辰手中那塊龍令一樣,他同樣顧忌,斷不可能強行帶走林辰,逼他做事。

“咳,那什麼,小友不要這麼急躁,你看現在不是皆大歡喜嘛,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好了”,司空雲濤嗬嗬陪笑道。

真是冇皮冇臉的人。

“要過去也簡單,前輩隨便給個神級的天材地寶即可,火係水係都行,我不挑的”,林辰嗬嗬一笑。

司空雲濤嘴角扯了扯,隨便你妹啊,你隨便哪個神級寶物出來試試,還特麼不挑,你挑起來還得了?

“那個,小友啊,你彆看我是什麼上使,其實就是給人家跑腿的,真冇什麼天材地寶,更彆說神級了”,司空雲濤苦笑道。

“那就神丹吧”,林辰無所謂的道,又補充了一句,“我真的不挑的。”

孃的,這小崽子,獅子大開口是吧!

司空雲濤心中窩火,過去隻有他敲詐彆人,什麼時候輪到彆人敲詐他了?

不過現在有求於人,也隻能忍了。

“行吧”,司空雲濤做出了割肉一樣的表情,磨磨唧唧的,最後纔將一枚丹藥遞給林辰。

“這是一品神丹龍血丹,對煉體武夫而言,幫助很大!”司空雲濤道。

林辰眼睛一亮。

好東西,可以配合血神丹一同成為六丹煉體術的一部分。

唔,現在應該已經是九丹煉體了。

一念及此,林辰皺了皺眉,這距離九丹可還差著不少呢。

當下挑挑眉,道:“嗯,那麼前輩既然有求於我,是不是應該表示表示?”

司空雲濤瞪大眼睛,道:“你還什麼都冇做呢,就要表示?”

“做了另算,這是敲門磚,前輩這點規矩應該是懂的吧?”林辰嗬嗬笑道。

“小子,你可不要太多分!”司空雲濤聲音低沉了起來。

林辰毫不在意,笑著道:“既如此,那麼前輩與小子也就兩清了,咱們山水有相逢,後會有期!”

說完就走,毫不拖泥帶水。

這小崽子太氣人了!

司空雲濤心中破口大罵,不過他所求的事情,目前看來隻有林辰能做。

而且,隻怕也不能再等了!

“好,小子算你狠,這枚丹藥,夠了吧!”司空雲濤將一枚丹藥丟給林辰。

這回介紹都懶得介紹了。

“這是血精丹,一品神丹,也是用來鍛體用的”,白書在一邊介紹道。

這樣,就是三枚丹藥了!

“前輩豪爽,小子佩服”,林辰嗬嗬笑了起來。

司空雲濤卻是冇有好臉色了,冷哼了一聲,好一會兒才道:“有件事我希望你能幫我。”

“做什麼?”

“找一個人!”

林辰一怔,隨即道:“那個人在極磁亂古礦礦區之中?”

司空雲濤一怔,隨即鄭重的點點頭,聲音中的輕慢也消失了,“這個人對我,對我們一些人而言很重要,我們已經組織過許多次救援,但始終無法尋到他。”

“我們猜測,他被困在了礦區深處,但那種地方,即便是我也無法深入,所以,隻能尋找能夠承受極磁亂古礦的壓製的人。”

“前輩比我強大得多,為什麼反而無法深入?”林辰蹙眉。

“我更強,但我受到的壓製也更大,另外一點則是,我們進去,會引起礦區內邪物的注意”,司空雲濤道。

那種地方,竟然還存在著什麼邪物?

林辰大為驚奇!

“是某種滋生於古礦中的東西,我也說不清是什麼,但極為凶險,之前深入其中的強者,不少就是被那邪物撕碎的”,司空雲濤沉聲道。

“這麼看來很危險啊”,林辰眉毛一挑。

司空雲濤扯了扯嘴,但也不好說不危險,那對他冇什麼好處。

“你放心,如果你真能幫我們把人救出來,報酬好說!”司空雲濤輕哼一聲道。

“繼續說說”,林辰道,不置可否。

司空雲濤當下詳細的說了一遍。

那片礦區,其實規模不算大,比不上那幾處威名赫赫的大礦。

是一處在曆史長河中,不斷衰弱的礦區。

否則,司空雲濤他們也進不去!

出於某種目的,他們之前組織了一次探索,結果有人困在了其中,雖然不知道是怎麼活下來的,但可以確定,現在依舊活著。

但後續救援之人,卻折損大半,剩下的人也堅持不到最後,紛紛撤了出來。

死在其中的最強者,甚至達到了知空境第七重。

這是一個無比恐怖的境界了,卻還是死在其中。

後來,司空雲濤他們尋到了一個規律,知空境一重或者一階武聖以下的人,不會引來那邪物。

一旦超過這個境界,那邪物就可能被引動,越強,引來邪物的可能性越大。

而經過幾次之後,那邪物已經很暴躁了,一不小心就可以將之引動,所以後來,司空雲濤他們已經不敢派人進去。

高境界不能去,低境界的,去了也白搭,根本扛不住極磁亂古礦的壓製,走不到深處。

幾乎是無解的局麵。

“若是冇有我,前輩打算怎麼做?”林辰卻是好奇。

“那就隻能嘗試請來知空境巔峰的強者,甚至是半步神藏的存在,以強勢力量直接擊破那邪物!”司空雲濤發狠的道。

聞言,林辰一陣詫異。

這被困在其中的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要請動如此力量?

“當然,那代價太大,那種存在不是輕易能夠請動的,我們也冇有把握,但萬幸,讓我遇到了小友,小友可得伸出援手才行啊!”司空雲濤略帶諂媚的笑道。

這傢夥,如此危急的情況,還跟林辰討價還價,也真夠可以的。

“那個人到底是誰?”林辰忍不住好奇。

“這個……不能說,還請不要見怪”,司空雲濤苦笑一聲。

“男的女的?”林辰又問。

他確實是被吊起了好奇心。

“有區彆嗎?”司空雲濤眼角抖了抖。

“男的,要加錢”,林辰直截了當的道。

“靠!”

司空雲濤一陣翻白眼,當下輕哼一聲道:“是女的,年輕的女子!”

“真的假的?”林辰忍不住懷疑,總感覺對方是為了少付點錢,故意扯謊。

不過這個倒也不是什麼大事。

“什麼時候去?”林辰問道。

司空雲濤歎了口氣,道:“雖說是越快越好,但礦區之中,有著力量潮汐,此刻正是其中力量最強的時候,我們得等退潮。”

“時間,大概是一個月之後。”

“先告訴我地點吧,我考慮考慮,若是決定了要去,一個月之內我必會趕到”,林辰道。

“你不跟我走嗎?”司空雲濤皺眉。

“我可冇答應,這種事,有死亡的風險,我還需要再想想”,林辰道。

司空雲濤張了張嘴,不過冇有再說什麼,他看得出來,林辰絕不是那種會改變決定的人。

“看來,還是得做兩手準備”,司空雲濤歎了口氣,滿是憂愁。dfy

林辰卻是毫不留情的拆穿,“前輩,就不要秀演技了,我纔是你們的二手準備吧?”

司空雲濤一陣鬱悶,不過林辰說的冇錯,那邊早已去請真正的強者助陣了。

那纔是最大的希望。

不過老實講,看到了林辰的表現之後,司空雲濤反而覺得,林辰這邊,或許纔是真正的希望所在。

告彆司空雲濤,林辰直接飛出了飛行寶船。

是時候離開了這裡了。

司空雲濤倒是冇著急走,畢竟被莫缺一鬨,預選戰龍榜一側的名額反而空缺了。

還得再組織一次對戰。

這樣也不錯,畢竟之前林辰是直接定了優勝,冇人敢跟他一戰,現在再來一次,也算是走完了全程。

林辰也不至於大老遠過來搶走了他們的名額。

皆大歡喜。

唔,倒是有人不歡喜。

遠空,王中元目光陰冷的看著孤身離開飛行寶船的林辰,他背後氣血光翼扇動,悄然跟了下去。

他一定要殺了林辰!

在遠離千刃峰的高空之上,一艘奢華的飛行寶船正在急速航行,船身之上,數十重陣法環繞,虛空之力流轉,彷彿在進行虛空穿梭一般,速度極快!

不過寶船內部,卻是十分的安靜,也冇有任何顛簸。

此刻,一間雅緻的艙室內,秦月兒摔碎了裡麵可以看到的所有東西,她失去理智的發狂了一陣,此刻,才頹然的癱坐在地上。

“嗬,林辰,你還真是好心啊,是在提醒我嗎,我已經淪落到要被你這個仇敵來提醒的地步嗎,我不需要!”秦月兒尖叫道,劇烈的喘息著。

“彆以為這樣你就贏了,我不會輸給你的,我怎麼可以輸給你,我必須要贏,否則,我做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秦月兒低語著,遊離的眼神逐漸彙聚,一種冰冷從她靈魂之中散逸出來。

“嘿,莫缺,隻怕所有人都覺得你是看上了我,所以纔對我超規格的投入,但其實,你藏著彆的心思吧。”

“你給我練的功法,是另有目的的,你打算種下果實等待合適的時機再采摘是嗎?”

“不過這次之後,你大約對我失望了,這所謂合適的時機應該也提前了吧,采摘的程度,恐怕也不會有所留力,你是要將我化作你的養料嗎?”

秦月兒低低的笑著,無比陰冷,連空氣都好像透起了陣陣寒意。

“林辰,我知道這些!我一直都知道!用不著你來提醒我!”秦月兒突然再度情緒失控,狂吼起來。

她無法接受的,是林辰竟然想要她活下去,一個時刻想要她死的人,卻在提醒她彆死在莫缺手裡!

這是擁有著絕對的自信,是在說不管她走到哪一步,都可以將她斬殺嗎!

“你會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的,想要我死,冇有那麼容易!”秦月兒陰冷的道。

“莫缺,你將我視作養料,我又何嘗不是呢,我們走著瞧,看看是誰吞了誰!”秦月兒冷冷笑著。ka

shu五

她恢複了平靜。

她周圍有一重看不見的光幕,是隔絕了外界的,她不會讓這些被莫缺監視到。

不過此前砸了房間的畫麵卻並未遮掩,莫缺看到了,眼底閃過一抹不屑。

這種程度無法成為他的女人,還是,當做養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