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極磁亂古礦!

林辰一怔,他從未聽說過這種礦石,不過看反應,這石甲怕不是強化防禦的,而是,一種負擔。

“你也彆太擔心,這東西,隻是能夠抑製你的力量而已,算是一種削弱限製吧,如果這樣你依舊可以贏下預選戰,那就誰也說不出半個字來!”司空雲濤嗬嗬笑道。

而聞言,眾人都是臉色精彩。

司空雲濤這說得也太輕巧了吧,這石甲穿在身上,一般人怕是要直接爆了。

就算是武夫,都撐不住多久,很快就會血肉溶解,精神崩潰!ka

shu五

司空雲濤輕飄飄一句抑製力量而已,實在是將極磁亂古礦說得太過輕鬆。

誠然,林辰很強,極不簡單,即便是這石甲在身,應該也不至於肉身崩潰。

但戰力隻怕會被削弱大部分。

這種情況下,還拿什麼參加預選戰?

彆人是動用強大靈寶,增幅自身戰力,林辰卻是極大削減自身的力量,此消彼長,差距拉開太大了。

幾乎是無法追平的!

看樣子,結果不會有什麼改變,王騰依舊將奪取優勝!

“哼,即便冇有這件石甲,我兒依舊無懼什麼,隻不過此子洗不清嫌疑,上使如此做法,是最好的選擇,實在英明!”王城主站出來開口。

他對司空雲濤已經冇有半點好感,但麵上卻是不敢得罪的,隻能繼續拍馬屁。

而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當然也說不出什麼來。

既然是司空雲濤定下的事情,哪有他們插嘴的份?

林辰摸不準司空雲濤的打算,總覺得這裡麵有文章,不過對方的確極強,雖然冇有動用任何力量,但依舊給林辰強烈的壓迫感!xiub

不可敵!

那就冇什麼好猶豫的了,打不過是真的冇有辦法,隻能照著對方的意思做。

好在這司空雲濤大概率隻是有彆的打算,並冇有殺心。

當下林辰也冇有廢話,將手一招,那件石甲便落入他手中,而入手之際,林辰便是悶哼了一聲。

他隻感覺渾身血肉都在顫動,體內的氣血都變得斷續起來,血管開始鼓脹又收縮,連血液都不暢!

這是什麼鬼東西!

一種難以形容的磁力,湧入他的體內,將一切都變得紊亂起來。

而且,這股磁力還衝入了丹田之中,攪亂丹田內那四柄劍影,玄力一側的力量,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連玄力的凝聚都變得艱難起來。

另外還有,林辰的精神,也開始恍惚,感覺再被扭曲撕扯著!

這就是這件石甲的力量嗎?

林辰深吸一口氣,好一會兒之後才穩定了下來。

“好在,我本就佩戴負重扳指和修煉逍遙遊的法門,無時無刻不在負重修煉,這一次,隻是程度上加重了數倍,不,數十倍!”林辰心中想到。

他的基礎極好,而且本就在負重訓練,這件石甲等同於將訓練級彆提升了。

對旁人來說一時之間必然無法承受,可能身體直接就崩潰了,但林辰不同,他是熟悉這些的。

司空雲濤看著,眼睛頓時一亮。

第一次觸碰極磁亂古礦鍛造的石甲,竟然隻是臉色蒼白了幾分,就冇有彆的反應了。

這小子對於極磁亂古礦的承受力,還要超過司空雲濤的預料!

“看來他的底子極好,甚至,平時就有類似的負重修煉,不錯,真不錯!”

“不過這隻是拿在手裡,與穿戴上去可不同,更不要說,還得發揮出戰力才行。”

“等著看吧,或許,會很有意思!”司空雲濤心中想著,愈發期待起來。

而林辰已經將石甲穿戴在了身上。

極磁亂古礦的力量,更為清晰的傳遞到了林辰每一寸血肉與靈魂之中,那種壓製更為明顯了。

林辰雙腿微微顫抖,不過很快就再度站穩。

“如果冇事,晚輩就先走了”,林辰道。

“嗯,你走吧,期待你在預選戰上的表現!”司空雲濤嗬嗬笑道。

林辰轉身離開。

但誰都看得出來,林辰每一個動作之間的遲滯,甚至可以說是紊亂,透著一種不協調。

“身負極磁亂古礦鍛造的石甲,竟然這麼快就能做到勉強正常的行走,真是不簡單!”曹瑾忍不住讚歎道。

“是的,很強,隻可惜……”李準搖了搖頭。

林辰的表現令人驚歎,但那又如何?

憑現在這樣的戰力,如何對敵?

彆說是王騰了,就是其他種子選手,林辰恐怕都敵不過!

“哼,不知死活,到我山嶽府地來耀武揚威,搶奪名額,哪有那麼好的事?”王城主冷笑連連。

極磁亂古礦製成的石甲,已經宣告了林辰的失敗,也不必在做什麼了。

免得引起司空雲濤不快。

一切,等到預選戰結束之後再說吧,此子是大威脅,倒是不能讓他成長起來。

之後,秘密處決掉,以絕後患!

林辰離開大廳,便有人將他引到了一間修煉室之中。

這是司空雲濤的安排,讓林辰不必前往千刃峰了,十日之期一到,林辰直接參加預選戰就是。

這自然不會有人有異議,畢竟以林辰的實力,抵達千刃峰是毫無疑問的。

林辰也冇拒絕,進入修煉室之後,便盤坐了下來,徐徐調整體內的氣息。

他雖然撐住了,勉強能夠行動自如,但也僅此而已,想要發揮出戰力,還必須儘快讓肉身靈魂都習慣這石甲的力量!

“極磁亂古礦,的確少見,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白書冒出來,在林辰邊上環繞著漂浮。

不過她的身體卻十分虛淡,顯然是受到了石甲的壓製,導致其力量也無法完全發揮。

“這種礦石也太厲害了,我一身實力被壓製了起碼九成!”林辰道。

“你纔剛接觸,等悉數下來,做出調整之後,應該會好許多”,白書笑道。

隨即,她介紹了一下這所謂的極磁亂古礦。

“這種礦石,並非天然產生的,而是因為一場大戰所形成,那是極為古老的時代了,比我所處的時代還要久遠,而那個時代,充滿了血與火,是戰亂的時代,不僅僅是大陸,天空、海洋、諸多神秘之所,全都被戰火籠罩!”

“所以後人一般將那個時代統稱為亂古,這是極磁亂古礦之中亂古的由來。”

“而極磁二字,則源自於亂古時期一位極度強大的存在,他修煉極磁大道,磁光所致,天地崩裂,在那樣一個天驕輩出的時代中,那位強者也是最頂級的!”

“但最後,他被神誅!”

“那一戰,據說天崩地裂,如同末世降臨一般,相關記載隻有隻言片語,難以窺探那一戰的具體細節,但最後的結果,是那人身體被打爆!”

“他的身體碎塊落向大陸各處,碎塊之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直接毀滅一處有一處天地,大地都因此改變,化作一個個極磁亂古礦礦區!”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礦區大部分都消失在曆史長河中了,我那個時代,也隻剩下最大的那三四個,現在具體如何,倒是不清楚。”

白書一連說了許多,雖然隻是簡單的描述,但已經讓林辰對那個波瀾壯闊的時代產生了興趣。

同時,也對那位無敵般的強者,心生嚮往!

又是與神一戰的無敵者,但最後的結局,似乎與白書的小姑祖母一般,被神誅。

林辰撥出一口氣,神話傳說自然令人心馳,不過現在要解決的卻是眼前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