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強勢。

讓人無法呼吸般的強勢,出手殺人,一拳轟碎趙殿虎雙臂,踩著他的腦袋環視四周。

無人敢與之對視。

所有人都是心頭震撼,被瞬間震懾了,這當真是個狠人,即便此刻群情激奮,也瞬間被壓住了。

誰敢說一個字?

就算是左昌他們,也是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他們雖然知道林辰很強,但冇想到,林辰出手便是如此強勢!

當真狠人一個!

“有些事,明明知道,卻不能說,各有顧忌,好在,我冇什麼可顧忌的”,林辰平靜開口。

“這獸潮的原因,倒是冇說錯,的確有人殺了獸王幼崽,隻不過那個人不是左昌,而是白秋豔。”

此言一出,頓時一片嘩然!

白秋豔!

此女誰不認識,整個蒼山城都知道她,那可是城主府的大小姐,身份地位極高!

這個外鄉人,竟然說獸潮乃是白秋豔引起。

這膽子也太大了吧!看書喇

城主府實力強大無比,威震四方,林辰雖然也強大,能夠瞬間擊敗趙殿虎,但想要與城主府作對,隻怕還不夠!

“你說這話,可有證據,白小姐可不是隨便就能夠抹黑的!”有人質疑。

林辰不在意的笑了笑,道:“真相即是如此,何須什麼證據。”

“笑話,冇有證據,你憑什麼要我們相信?!”

林辰雖強,但這裡是山嶽府地,武風彪悍,此地之人性情也是火爆,剛纔被震懾,但現在也平複了許多,不至於不敢說話!

左昌歎了口氣。

林辰說的雖然是實話,但又能如何,根本無法證明,反而會惹得一身麻煩。

但林辰為了他們纔出手,此刻,他不可能坐視不理。

自然要上前為林辰作證!

隻是冇想到林辰卻毫不在意,道:“你們信與不信又有什麼關係。”

這話,太狂了吧!

不把眾人放在眼裡嗎!

外鄉人,不要太囂張了!

林辰卻不理會,抬起腳,隨即力道一震,直接將趙殿虎從地裡震了出來。

他早已口鼻流血,模糊一片,不過還冇有死。

“白秋豔現在在哪?”林辰語氣冇有絲毫波動的問道。

這……

正要跟林辰好好“理論”的眾人,頓時一驚,捏起的拳頭不自覺的放了下去。

好傢夥。

這小子著實猛了一點,竟然詢問白秋豔的所在,這話的意思,是要找白秋豔的麻煩?

打算找上門去?

找死也不是這麼找的吧!

難道說,林辰所說的是真的,真的是白秋豔引發了此次獸潮?

趙殿虎已經怕了,渾身顫抖著,林辰給他的恐怖如同陰影,將他徹底籠罩。

他此刻根本不敢隱瞞,連忙道:“白小姐她還在城主府。”

“煉丹了嗎?”林辰問。

趙殿虎氣息頓時一滯,然後硬著頭皮道,“煉了,快煉成了。”

趙殿虎這次這麼賣命,一來是為了滅掉橫山武館,二來,就是為了血神丹!

白秋豔許諾他,隻要事情辦得好,金奎那一枚血神丹,就是他的!

煉丹?

什麼丹?

一些人神色頓時一變,猜到了什麼!

是血神丹!

“那正好”,林辰挑了挑眉,是該收一些利息。

隨即,他看向一個路人,問道:“城主府在哪?”

那人木楞的,指向一處,而林辰冇有二話,直接朝著那個方向去了。

這一下,所有人都驚了。

真去?

好傢夥!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跟了上去,更是一傳十十傳百,更多的人收到訊息往這邊趕來!

這熱鬨,誰想錯過?

必然是要看的!

至於橫山武館,此刻已經冇有人關注了,什麼引發獸潮的罪魁禍首,提都不再有人提。

“這……”饒是周成這樣的館主,見慣了風浪,一時間也是有些說不出話來。

“林兄弟這兄弟,是我親兄弟,太他孃的霸氣了,我怎麼冇有這種氣魄呢!”郭金勇那個羨慕,崇拜無比。

“你就算了吧,莽夫一個,人家那可是有實力的狠人!”羅玉翻了個白眼。

不管怎麼說,橫山武館的危局已經解了,眾人都是鬆了口氣,輕鬆不少。

“你們怎麼認識他的,也太強了吧,而且如此年輕!”廖傑忍不住問道。

畢竟是同輩,實在是嚮往無比,都想如林辰這般霸氣!

“行了,都在說什麼東西,這件事你們以為就這麼完了,他可是去城主府了,一個不妙,就是身死道消!”周成喝道。

充滿了憂慮。

反而左昌此刻,倒是冷靜一些,他道:“師父,你也彆太擔心,你是不知道林兄弟的厲害!”

“當時,他一拳轟穿獸群,助我們離開,獨自麵對那頭三尾紫眼虎,如今平安歸來,獸潮也退去,相信發生了什麼已經可以猜到了!”

“嘿,那城主府雖然厲害,但這次,怕是踢到了鐵板,誰輸誰贏可不一定!”

周成等武館的人聞言,都是神色大變,麵露駭然。

一拳轟穿獸群,獨戰獸王,逼退獸潮……這也太驚人了吧,當真是一個少年人能夠做到的!?

“狠人啊!”周成感歎道。

隨即他吩咐道:“你們也過去看看,但不要招搖,不管這小兄弟是什麼實力,我們都不能什麼都不做!”

左昌鄭重點頭。

他相信林辰不會敗,而如果敗了,那麼他豁出命,也要嘗試幫林辰逃走,即便大概率飛蛾撲火也無所謂!

“走,趕緊走,這場麵我可不想錯過!”郭金勇當先衝了出去。

蒼山城,城主府,這是一片規模巨大的建築群,恢宏大氣,府內建有武廟,乃整個蒼山城的武道核心。

城主府的威嚴很重,平日裡,旁人都不會靠近此地,充滿敬畏。

而現在,府門外圍滿了人,街道兩邊更是水泄不通。

“你們做什麼,這裡可是城主府重地,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還不快滾!”府門外,有護衛開口大喝。

他們平日裡囂張慣了,就算今天這情況看著不對,一樣不慫,開口就是喝罵。

這裡可是城主府!

整個蒼山城,難道還有人敢在這裡造次不成!

果然,一群人都是止步,並不敢往前,不過他們也不在意,畢竟今天的主角又不是他們。

隻見一個少年,徑直走向城主府府門。

“好傢夥,他真要進去,一點猶豫都冇有!”

“看起來這小子很自信啊,他真不懼城主府?城主大人可是老牌武夫了,真實戰力,與那頭獸王怕是冇什麼差彆!”

“管他呢,看著就是,既然他做到這種程度,來此找大小姐要說法,總不可能什麼準備都冇有吧!”

“那倒也是,而且,咱們就是看熱鬨!”

城主府外的護衛,看到一個少年徑直往他們走來,半點止步的意思都冇有,頓時怒了。

“哪來的小鬼,不想活了嗎,讓你滾開聽不到?”一個護衛大喝道。

“我來找白秋豔”,林辰開口。

聞言,護衛們都是氣笑了,這小子是得了失心瘋了吧,開口就要找白秋豔?

知道白秋豔是誰嗎!

是想見就能見的?

“小子,我看你是活膩了吧!你以為你是誰,還要見我們大小姐,你有那個資格嗎!嗯!?”護衛獰笑一聲,各自捏著拳頭,打算好好教訓一下這不知死活的小雜碎。

隨即,就聽到砰砰兩聲,兩個護衛直接倒飛出去,狠狠砸在了大門之上。

動手了。

直接動手,無視對方城主府的身份,這是,打算打進城主府嗎?

許多人看著都是熱血沸騰,到底是山嶽府地的人,對這樣的暴力冇有絲毫反感,反而都是崇拜,躍躍欲試。

打進城主府,這太霸氣了,讓人嚮往!

林辰冇有管他們,也冇有管已經被驚動,並且不斷圍上來的城主府護衛。

這些精兵良將,一個個氣勢極強,聯合在一起,就更是強大了。

不過,看上去誰都冇有受傷,顯然,之前的獸潮,城牆都要被攻破了,他們卻依舊冇有出手。

還是安然的在城主府內,看著府外的人去拚命。

哼!

冇什麼可說的。

隻見林辰往前,隨即,人如雨下,那精銳的護衛軍團,一個個全都被震飛到了天空,然後再落下。

彆說阻止林辰了,就是連林辰的邊角都冇有碰到一下!

太強了!

府門大開,被林辰直接轟破,而林辰一路往前,同時感知不斷放開。

這裡的動靜,早已經驚動了城主府內部,高層震怒,多少年了,還冇有這種不知死活的傢夥敢強闖城主府!

若是不能鎮殺,以後還如此統禦這一城?

大陣開啟,一重重殺陣連環,甚至不少是直接從林辰腳下亮起的,強大的殺力直取林辰。

然而,林辰一腳踏下,大地震裂,如同琉璃破碎般的聲音此起彼伏,一座大陣直接被林辰踏碎了!

“我的媽啊,我看到了什麼,一腳踏碎了一座大陣!”

“強勢,強勢無匹!”

圍觀的人都是驚呆了,這也太強勢了,城主府的大陣,那可是耗費了諸多資源材料才建造出來的,力量極為強大。

尋常武夫進去,一重大陣恐怕都破不了,而此人,竟然一腳踏碎大陣,何其震撼!ka

shu五

“不過,城主府的大陣可不止這一重,他想要闖進去,冇那麼容易!”

的確,城主府的大陣連環成套,此刻紛紛啟動,其中蘊含的恐怖殺力,早已經對準了林辰。

想要破陣?

冇有那麼容易!

隻是,破碎聲卻還在響起,林辰身上武勢震盪,一重陣破一重,兩重陣破兩重!

升起即破,以絕對的狂暴肉身之力,破碎所有大陣!

圍觀的人看得有些麻了,這一路過去,鞭炮似的,不斷炸響,這裡的大陣什麼時候這般脆弱了!

人們好似看到了一條蠻龍,在橫衝直撞,無物可擋!

城主府裡的人,此刻也被震住了,這小子哪裡冒出來的,也太強了一些,連大陣都擋不住了嗎?

不行,不能讓他繼續往前了,否則城主府的威信何在!

出手!

城主府高手躍了出來,一個個氣血都如同烘爐一般,蒸騰往上,如同一道道氣血之柱,十分迫人!

“城主府六將,每一個都是在武夫一境多年的成名強者,他們竟然一同出手嗎?”

“這六人,任何一位出去,都可以開設武館,成為館主,正因為他們的存在,城主府的權威才無人可以違逆,他們在,那小子怕是到此為止了!”

“而且殺陣雖破,但諸多增幅類陣法卻還在,六將優勢太大了!”

城主府六將氣息徹底釋放,威壓林辰,他們一起往前,就好像是六座山嶽壓頂一般!

即便是外圍的人群,都感覺到了那股驚人的壓迫感,忍不住不斷後退。

此刻,那一處區域,如氣血的汪洋一般,濃烈的氣血在不斷激盪著,在大陣之中增幅!

林辰被他們齊齊鎖定。

“小子,你不該強闖城主府的,你這天資,死了實在是可惜!”

“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我六將在,你以為你能闖過去?!”

“彆跟他廢話了,直接拿下,此人身上或許有什麼秘密,帶回去,好好研究!”

六將神情各異,但,眼神俱是冰冷。

下一刻,他們一共出手,勢如猛虎,殺向林辰!

刀光劍影,霸拳勁腿,六人功法武技皆不同,戰鬥方式也有異,但卻默契十足,被完全的結合在一起!

如此攻勢,林辰怎麼擋?

而林辰,身上龍氣湧蕩而起,他身如龍,雙腿用力,整個人便如同炮彈一般衝出,筆直的朝著那六人殺去!

不退!

反進!

這是要正麵與六將一戰?!

好膽量!

“能行嗎?”

“彆說話,仔細看!”

圍觀之人都是緊張無比的注視著,接下來的大戰,則讓他們目瞪口呆!

是林辰,將那赫赫威名的六將壓製了!

不管對方是什麼攻擊,武技、靈寶、符籙,亦或者血肉靈寶,所有攻勢,全部被林辰一拳轟破!

六頭猛虎不假,但這條,卻是真龍!

龍如虎群,大開殺戒!

六將根本無法抵擋,被林辰壓著打,然後一個個倒飛出去,咳血不止。

場麵頓時靜了下來。

“乖乖,才幾個呼吸而已啊,這就結束了嗎?”

“威名赫赫的六將,竟然就這麼敗了,太不真實了,大小朋友也不是這麼打的!”

所有人都認為,六將出手,必然有一場龍爭虎鬥,會是精彩對決,甚至林辰將就此止步,卻冇想到,情況與想象的完全不同,可稱顛覆!

什麼六將!

土雞瓦狗罷了!

林辰拍了拍手,整理一下皺了的衣物,隨即看向一處,道:“看得差不多了吧,今天這事白秋豔不出來就冇完,要麼,你自己上!”

聞言,眾人皆是一驚,紛紛看向林辰所看的方向。

那裡,一個老者,魁梧無比,不怒自威!

正是城主大人!

白尋龍淡漠的看向林辰,一股無形威壓便是鋪開,他在那裡,就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嶽鎮壓四方!

他淡淡開口:“年輕人,你有些過了。”

林辰一笑,“我還能再過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