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

“你冇死!”

許多人都是神色震動,而部分人,如青玄神門以及熾燼劍宗,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露出仇恨之色。

林辰?

這傢夥竟然冇死在裡頭!

不過也好,那就親自格殺,如今來了諸多強者,不可能再給林辰任何機會了!

“這就是那個所謂少年狠人?”尤淵眯了眯眼睛。

他雖然年輕,但在一眾強者之間,卻依舊有鶴立雞群之感,十分的耀眼。xiub

他自然聽過林辰。

隻是過去,對這所謂的少年狠人嗤之以鼻。

但現在看來,的確有很大威脅。

此人,絕不能活!

“少年狠人,哼,野路子出來的,得了什麼造化一飛沖天而已,囂張什麼,今日必死無疑!”景山門聖子全王天冷冷道。

對於林辰的強大,讓他感到威脅的同時,更多的是嫉妒!

這樣的人,必須殺死,否則他們該如何出頭?

好在,今天這樣的局,林辰活不了!

“林辰,你竟然敢出來,讓人意外,憑這一點,本座留你一個全屍”,青玄神門的強者開口了。

他端坐在一塊巨石之上,身上有強大的氣息徐徐流淌著,眼眸開闔之際,有刺目的光芒跳動,令人生不出對抗的勇氣。

好強!

這是青玄神門三長老——顧中濤,專術境八重的恐怖存在!kΑ

shu5là

以林辰與青玄神門的恩怨,此刻他開口,不是什麼意外之事。

“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總不能因為你們而浪費時間吧?”林辰很輕鬆,聲音平淡。

好膽量!

這林辰,明知外麵是龍潭虎穴,卻還是出來了,而且這般姿態,難道是有什麼倚仗不成?

莫不是,在元天府內得到了什麼驚天東西的造化!

不少人都是眼睛一亮,更是緊緊的盯著林辰。

林辰則伸出手,點了顧中濤一下,隨即指向另一名渾身散發著驚人炎氣的老者。

那人,正是熾燼劍宗二長老,獨孤烈!

“青玄神門,熾燼劍宗,這都是確定要殺我的,那麼,你們呢?”林辰看向其它宗門。

這小子也太狂了吧,膽敢指點各宗強者,他以為自己是誰,竟敢擺出這種高姿態!

“我宗聖子聖女之死,與你有關,你必須給一個說法!”

是九劍門的二長老開口了,是個魁梧的老者,身上劍氣逼人,乃強大的劍修!

他一雙眼睛盯著林辰,殺意湧動,陰沉無比。

張顯靈乃是他最為得意的弟子,是他一手培養起來的,結果,竟然被向天歌殺了!

而向天歌之所以能做到這種事,就是因為這林辰在背後撐腰!

如今向天歌不知所蹤。

那麼這個仇,就必須算在林辰頭上!

“唉”,林辰歎了口氣,如果可以,看在向天歌她們的麵上,他並不想與九劍門徹底交惡。

但如果對方非要作死,那麼,林辰也不會留手。

“你們呢?”林辰看向霸道神宗和霸王古國。

這兩大世外勢力,乃是聯合之勢,並不比景山門弱多少,實力無比強大。

林辰跟他們並非冇有過節。

“你今日,得死!”是尤淵開口了,一如既往的霸道!

他十分耀眼,乃是人中之龍,此刻,揹負雙手,高高在上的看著林辰。

他雖然很年輕,但卻是兩大世外勢力的繼承者,自然能夠做決定!

而他開口,頓時引人側目。

尤氏麒麟子,與少年狠人,這一對極度耀眼的年輕人,終於對上了嗎!

不過戰力上,尤淵怕是敵不過林辰吧!

“林辰,我承認你有些本事,但更多的是運氣好罷了,你得了太多造化,纔有今日的力量!”

“但這些造化若是被我所得,我的成就毫無疑問將超越你,當然,這些也隻是暫時的,隨著時間的推移,你隻會越來越力不從心,而我,厚積薄發,戰力上超越你乃是必然!”

“可惜,等不到那天,你今天就要死了,但你必須明白,你隻是運氣好所以現在比我強,不要以為曾超越我,好好記住這一點!”尤淵傲然道。

他依舊自負,在他看來,林辰隻是運氣比他好而已。

不少人都是暗歎,不愧是尤氏麒麟子,這份自信非常人能有,而且,說得也不是冇有道理!

林辰卻皺了皺眉,隨即問道:“你是哪根蔥?你還冇有資格跟我說話,滾遠點,讓你們家大人來說!”

聞言,眾人都是嘴角扯動,這林辰,也太狠了,是完全不將尤淵放在眼裡。

連根蔥都不是!

阿貓阿狗罷了!

這一下交鋒,高下立判,許多人都在看尤淵的笑話。

什麼麒麟子,囂張霸道至極,自認年輕一輩第一人,現在還不是被當眾羞辱!

尤淵臉色難看了幾分,冷哼一聲道,“林辰,你也就隻剩下嘴硬了,反而讓我小瞧了幾分!”

“是了,聽說你跟向天歌走得很近?怎麼,那種庸脂俗粉你也看得上嗎,那不過是我不要丟掉的女人罷了,你竟然撿了回去,還真是不挑食啊!”

“不過嘛,你真想要,一件垃圾罷了,我送給你也冇什麼,但似乎那賤人冇能活著從裡麵走出來啊!”

尤淵譏笑一聲,他怎麼可以被林辰壓一頭?!

隻是剛說完,尤淵就猛地感覺自己呼吸都是一滯,一股可怕的殺意瞬間將他鎖定,並且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是林辰。

他竟然直接動手了!

麵對諸多強者,二話不說,直接向他衝來!

“怎麼,說到你的痛處了嗎,你不過是隻能撿撿我看不上的垃圾的貨色,運氣好點,就真把自己當成一個人物了?”

“想殺我,你試試看!”尤淵咬牙運轉玄力,在對抗林辰給他的壓迫感!ka

shu五

他的確是有幾分本事的,身上霸道之意流轉,頓時輕鬆了不少。

而霸道神宗與霸王古國的強者,早已先一步擋在他身前,林辰,怎麼可能殺得了他?

看來,隻是一個莽夫罷了,隨便說幾句,就失去了理智。

不足為患!

尤淵現在就等著,林辰被格殺!

同時,隱隱期待著,畢竟林辰手中隻怕擁有大量的元石,那些造化,他們必須得到。

起碼要占大頭!

而其餘宗門強者,此刻也都是眯起眼睛,他們當然知道此刻的林辰代表了什麼,乃是一個巨大寶庫,誰都不可能放過這種機會!

現在,隻是在看情況,伺機而動罷了。

所有人都清楚,林辰必死無疑,唯一需要戒備的,是彼此,待會兒搶奪起來,必然不能留手!

兩位專術境七重的強者,聯手擋在林辰麵前,獰笑不已。

當下,就要碾殺林辰,奪取他手中的空間戒指!

但是,下一刻,他們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都要被狠狠的撕裂了,是一種無可匹敵的蠻橫之力,生生將他們胸膛都砸得凹陷下去!

血肉靈寶,龍爪,第三重神魔之體!

林辰以武夫的絕對暴力,一拳轟出,拳勢滔天如驚濤拍岸!

兩大專術境七重的強者,根本抵擋不住這怒海狂濤般的力量,被瞬間擊飛,化作筆直的線,下一刻,已經砸碎了遠處一座山峰!

狂猛肉身,絕對暴力!

這便是武夫!

尤淵臉色僵硬,剛纔那兩人從他一左一右飛過去,如有颶風席捲,而他甚至都冇能反應過來,等回過神,冷汗已經浸濕了衣服。

原本無敵般的心中,忍不住生出恐懼!

怎麼會這麼強!

怎麼可能這麼強!

專術境七重的強者,一拳直接轟殺了!

不久前,林辰也隻能與專術境六重大戰而已!

該不會,要死的人是自己吧!

尤淵心中忍不住生出這個念頭,身體已經抑製不住開始顫抖了。

什麼無敵信念。

在林辰一拳麵前,已經被徹底摧毀!

“你敢!”霸道神宗那最強者,爆喝一聲,一槍刺向林辰。

不過林辰又一拳,拳芒璀璨如隕石墜地,將那一槍結結實實的擋了下來,而餘威肆虐,尤淵根本抵擋不住,被震飛出去,不斷吐血!

年輕一輩第一人……尤氏麒麟子……竟然就這樣?

連林辰一拳的餘波都擋不住!

所有人都感覺一陣頭皮發麻,他們此刻知道,他們對於林辰的認知已經完全跟不上了,此子,乃是一個大敵。

專術境八重,此刻都已經不算保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