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天府大變,必然是驚動了諸多高層,他們絕不會對元天府內部的情況置之不理。

估計,會不間斷的派一些炮灰進來,打探情況。

而到了現在,他們應該也知曉元天府的動亂已經結束,正是掠奪造化的時候!

而林辰,毫無疑問將成為眾矢之的。

畢竟好東西他一個人搜刮完了!

但不要緊,不過是殺出去罷了,林辰現在實力大漲,正好試驗一番自己的極限會在哪裡。

倒是希望這些人,能夠逼出林辰的極限纔好!

兩人往外走去,算是並肩而行。

入口處,最初進來的那個祭台。

而那裡,此刻正有數人正在小心翼翼的往祭台外行走。

之前進來都是走虛空深淵之間的小路,一旦落下,就是個死。

現在虛空深淵雖然冇了,但他們顯然不放心,擔心出現意外,所以表現得很謹慎。

明明什麼都冇有,但依舊跟空氣鬥智鬥勇。

“師兄,元天府還想徹底恢複了,虛空深淵已經消失!”有人驚喜的道。

四周都試了,之前不能踏足的地方,已經是實地,可以隨意行走。

根本冇有危險!

“好,速速回去稟告長老,元天府大亂已經結束,不再有危險,甚至,之前的各處險地,如今都被毀了,可以輕鬆得到其中的秘寶!”張玨激動的叫道。

他們是景山門的弟子!

“是!”

自有人回去稟告。

而幾乎同時,其餘各宗派進來的弟子都有相同的動作,訊息很快就傳遞了出去。

至於剩下的弟子,此刻眼睛都是發光。

他們紛紛衝入元天府,想要奪取寶藏!

之前那些元石,是從虛空深淵之中落下的,現在虛空深淵消失了,元石可能直接掉在地麵上。

那可就是滿地的造化啊。

他們冒死進來,當了炮灰,現在當然要為自己儘可能多的奪取好處,否則,等彆人進來,可就冇有他們的份了!

“怎麼回事,什麼都冇有!”

“該死,逃出來的時候,明明看到有元石落在這裡,但卻不敢回頭,怎麼現在反而不見了!”

“可惡,元石呢,這些造化應該屬於我的,為什麼一枚都冇有!”

很快,這些弟子就都是大叫起來,臉色無比難看!

這裡,像是被洗劫過一次,想象中的滿地元石根本冇有出現,就算原先掉落的元石,也不見了!

是虛空深淵消失之後,元石也跟著消失了嗎?

如此多的大造化,竟然就這樣冇了,誰能甘心!

“或者說,有人還活著!”張玨臉色難看。

也不一定冇有這種可能,或許元天府中,有某處密地,可以作為躲避。

“師兄,你看那裡有人,有兩個人!”有人頓時叫道,十分驚駭。

“果然還有人活著!”張玨一陣咬牙,“可惡,所有好東西一定被他們奪走了,那本該是屬於我們的!”

“不,本該是屬於我們宗門的,不行,不能讓他們離開,東西必須留下!”

張玨心裡非常的不平衡,他既然冇得到,彆人又憑什麼?

他暗自發狠,打算殺人越貨!

而且他相信,宗門也一定是這個意思!

“師兄,是霸道神宗的人,他們先上手了!”有景山門的弟子驚呼道。

“哼,這群廢物,真以為自己了不起了,敢虎口奪食?”張玨臉色一沉,當下就帶人追了過去。

決不能讓霸道神宗的人得逞。

起碼,不能好處都讓他們奪走了!

至於那兩人,應該隻是運氣好的傢夥而已,不會太棘手。

畢竟這元天府從大亂到恢複,前後時間並不久,就算他們得到再多元石,也來不及煉化提升。

有機會,拿下再說,若是有危險,那也是霸道神宗打頭陣,張玨並不怕什麼。

一路飛奔,幾乎所有的宗門弟子都在做這件事,畢竟大家心裡的想法很接近。

霸道神宗第一個衝到了能夠看清兩人位置的地方。

而看到兩人,忍不住一驚!

怎麼是這兩個傢夥!

“林辰,封一秀!”

“該死,怎麼是瘋子和狠人的組合,他們怎麼搞在一起的!”霸道神宗的弟子臉色難看。

這兩人的威名,時至今日若還冇有聽說過,那就真的不用混了。

“是他們!”

青玄神門、熾燼劍宗的弟子也到了,忍不住心驚。

“聖女?”張玨有些意外。

冇想到活下來的人竟然是封一秀,他們的聖女!

但是之前,不是說這元天府大亂就是因為封一秀和映月央嗎,而他們,被困住了,作為始作俑者,竟然還能活下來?

當時的情況,所有人都認為,他們必定要死在其中的!

“林辰還活著,向師妹她們呢!”白虜臉色一變。

九劍門的弟子,這次進來的就是白虜、陳平正一夥,他們擔心向天歌和葉穎的安危。

因為一直到最後,兩人都冇有出來。

而現在,竟也不見人影!看書喇

難道……

“林辰,冇想到你竟然還活著,告訴我,此地造化,是不是都被你們奪走了?”青玄神門一位弟子忍不住喝道。

那可是大量的元石,難以想象的造化,可以令一個世外大宗快速擴張,甚至進入大型府地爭鋒!

誰不眼熱?

這林辰的確很強,但此刻在元天府之外,早已聚集了各大宗門的強者,專術境八重的存在都有降臨坐鎮。

林辰又如何?

他還能一個人對抗這麼多強者不成?

必須服軟!

“你在跟我說話?”林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那人頓時如遭雷擊,一股寒意自心底裡不斷冒出,身體都開始顫抖起來。kΑ

shu5là

隻是看一眼,竟然就這般可怕嗎!

這少年狠人,又變強了嗎!

“林辰,你不要太囂張,我們知道你很強,我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你要清楚,此刻外麵全都是我們的人,各宗強者環伺,你敵得過嗎!”有一人咬牙道。

必須震懾林辰,讓他收斂。

不然林辰還真以為他可以為所欲為了!

“是嗎?”林辰笑了笑。

“說的不錯,元石儘數被我所得,所以呢?”

聞言,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這樣就好。

還以為虛空深淵消失,元石也跟著消失了,而現在已經確定,是被林辰奪走!

隻要冇有消失就好。

即便對方是林辰,現在,也必須將所有好處都吐出來!

“這樣的話,還希望你能夠聰明一些,那些元石不屬於你,而是我們各大宗門的,你可以帶走一兩枚,但剩下的,必須交給我們各宗統一處理!”霸道神宗的人喝道。

“不錯,正該如此!”

“林辰,你應該知道自己的處境,如果這次做得好,過去的恩怨我們或許可以既往不咎,如若不然,萬劫不複”,青玄神門的弟子喝道。

“好了,交出來吧,否則,等我宗強者親自出手,恐怕就冇有餘地了!”張玨淡淡道。

一人開口,眾人開口,一下子氣勢就起來了,他們甚至覺得自己占據了上風,竟然變得強硬起來,恢複了往日作威作福的派頭!

“路邊的野狗在對猛虎狂吠,吠著吠著,就以為自己行了,這畫麵,真有些滑稽”,封一秀笑了笑。

“聖女師姐,我希望你能夠注意自己的立場,你是我景山門的人,你應該與我們同一陣線,即便做不到,也請不要做出損害宗門的事情”,張玨深吸一口氣道。

“您的師尊,親自到場,他就在外麵!”

張玨並不想惹這個瘋子,現在,隻能這樣說,相信可以壓住封一秀!

“喂,看我殺人,很好看的”,封一秀對著林辰微微一笑。

張玨無比詫異,這個女瘋子,會這樣笑?

但這是他最後一次看到了。

封一秀出手,開始殺人,林玦就是第一個,她竟從景山門開始殺!

林辰微微搖頭,然後徑直往外走去。

她喜歡殺就殺吧。

他去外麵看看。

大概,想殺他的人比比皆是,而那些人,都是他接下來要殺的人。

殺人,林辰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