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實在是驚人。

那顆頭顱裡麵,那點靈魂光火彆說小火苗了,就是火星都算不上,放在任何時候,隻怕都要熄滅,縱使不滅,也不可能再有什麼意識。

必然是遁入渾噩,如行屍走肉。

但女神的力量,卻要逆轉法則,強行將渾噩祛除掉,並且強化了其靈魂光火。

一點點小火星,還能燃出怎樣的魂焰。

那顆頭顱木愣愣的,她不再唱歌,不再詭笑,也冇有繼續囈語,她似乎在回憶著什麼。

她想要從那僅有的靈魂光火中,記起一些東西。

隨即,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她看向女神,那黑洞洞的眼眶內,有血水在不斷流下。

她,在哭嗎?

林辰不確定。

但忍不住再度想起了之前拔出第一劍的時候看到的那一幕,看到女神那絕色傾城的姿容之下,是一副流著血淚的枯骨。

“定,定軍山……我,我的眼睛……”那顆頭斷斷續續的道,聽得不清楚,隻能聽到幾個字。

“是嗎?”女神眼簾微微垂下,看不清她的神情。

隨即她挑了挑眉,手指一動,那頭顱頓時開始發光,臉上的血跡全部消失,頭髮也不再如枯草似的,柔順晶瑩。

那黑洞洞的眼眶,閉了上去,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

甚至,光芒湧動,竟然在那頭顱之下凝聚出身軀來。

林辰看得有些發呆,這前後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之前還是厲鬼模樣,令人生畏,現在,卻像是睡著的淩波仙子,無比出塵。

這是女鬼原先的模樣嗎,她竟是這樣仙子一般的存在。

難以想象,她究竟遭遇了什麼,纔會變成如今這般狀若索魂厲鬼,陰森恐怖!

“小辰辰,冇成親的吧?”女神嗬嗬笑道。

“成親了”,林辰連忙道。

“哦?”女神眼睛眯了眯,“是誰呀?”

“她”,林辰指著白書。

開玩笑。

鬼知道這女神又想整什麼幺蛾子,林辰是絕對不可能接茬的。

當下直接把白書賣了。

“啊?”白書大眼睛眨動,腮幫子微微鼓起,嘀咕道,“我還隻是個少女……”

不過算了,這時候必須同進退,也隻能她來了!

“她不是劍靈嗎?”

“不重要,好看就行!”

“行,夠品位,不過男子漢大丈夫,不說妻妾成群,有那麼三四房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不行,我對白書一心一意!”

女神笑了笑,重新斜臥在石台上,恢覆成原先慵懶無比的樣子,但給林辰的壓迫感,反而更強了。

“小辰辰,姐姐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呢,不如你想清楚再回答”,女神微微笑著。

“……”

“女神,您……”林辰看了一眼那女鬼,嗯,現在可以說是女仙子,但還是太詭異了,“您這樣也不合適啊。”

“你不是好看就行嗎,劍靈能忍,女鬼就不行了,她好歹還有個頭!”女神不悅道。

林辰嘴角扯動,聽聽,這是人話?

女神也顯然意識到自己似乎確實有那麼點過分,當下語氣緩和了幾分,“姐姐我呢,也不是強買強賣的主,這樣,先約著,其它事以後再說。”

“什麼約?”

“婚約啊!”

林辰卻是眼底眸光一閃,女神不是那種亂點鴛鴦譜的人,她或許會有胡鬨任性的一麵,但,卻不至於這樣強逼林辰。

尤其還是男女私情的事。

她是不屑做的纔對。

林辰神色變化,卻突然愣了一下,發現白書的小手拉著他的衣袖,在對他搖頭。

“女神,您到底想做什麼?”林辰深吸一口氣,沉聲問道。

對方是女神,無上的存在,她想做的事情,林辰大概率是不可能拒絕的。

既然如此,林辰不如問清楚。

“婚約即是陰陽生死咒,以你陽氣平衡她的陰氣,說是生死相依也可以!”

“至於原因,簡單來說,我希望她可以活過來!”女神倒是冇有隱瞞。

林辰眼角餘光看到白書點了點頭。

看來女神冇有騙他。

“她能有一線生機,那我呢?”林辰問。

“婚期百年,百年內,你要冇法幫她達成心願,那就隻能夫妻雙雙把家還了”,女神笑了笑。

林辰無視掉了女神的調笑,他問道:“達成了呢?”

“那你就賺大了,平白撿了個仙子啊,俗話說,女大三抱金磚,你這女大三百萬,金磚都能壓死你,哈哈哈!”女神哈哈笑道。xiub

林辰麵無表情。

女神有些尷尬的咳了一聲,然後道:“不如一換一吧,你這倆老婆一個女鬼一個劍靈,你要是帶回來仙子,我送你一個活生生的小少女!”

林辰一驚。

白書也是驚呼一聲,“你,你怎麼能做到這種事!”

“信與不信,你們自己考慮吧”,女神打起了哈欠,她今天說了太多話了,有些疲累,已經有些犯困。kΑ

shu5là

“小子,是你帶著她過來的,怨不得彆人,這是陰陽生死咒,呃不是,是婚約”,女神隨手甩出一張紙。

這張紙,陰陽兩麵,看上去非常的詭異,邪氣森森,陰與陽,生與死,不斷糾纏著,彷彿輪迴一般,讓林辰身體都發涼。

“這是一種邪法,最初的用法是采陰補陽,稱作陰陽咒,此邪法一旦動用,過程無比殘忍,為世人不容,當初創造這邪法之人,早已經被斬儘殺絕!”

“哼,竟然將這種東西稱之為婚約,真虧她想得出來!”

“不過,經她之手,這陰陽咒已經是陰陽生死咒,生死之命繫於一體,你的生機壓製她的死氣,陽氣驅散陰氣,可維繫她那點滴靈魂光火不滅。”

“說起來,倒是比夫妻更緊密,陰陽相合,生死相依,難怪她要說成婚約。”

“但此約僅有百年,百年之後,若她無法恢複,那麼陰陽生死咒隻怕一次性發作,到時候不論你多強,除非強到超過女神,否則,你們將一起徹底消散!”

白書在林辰邊上小聲而快速的解釋了一遍。

她是堅決反對林辰答應女神這個條件的。

她並不在乎自己是否可以恢複人身,當初既然自願祭劍,就冇有想過可以恢複,甚至,冇有想過可以化作劍靈活下來。

林辰則是苦笑。

他當然想要讓白書真正活過來,一個花季少女永生永世被束縛在劍中,何其殘忍。

況且,這能拒絕?

“陰陽生死咒就陰陽生死咒,不必說成婚約這麼好聽”,林辰輕哼一聲,在陰陽生死咒那陽麵、生麵,以自己的血,簽下名字!

女神打了哈欠,完全不在意。

而那張紙送到女鬼麵前,陰麵死麪之上,血字快速成型。

“蘇晗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