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是天元棋局嗎?

林辰站在這黑白二色的世界,腳下筆直的線條縱橫,好像代表了天地的意誌。

而這線條的交點,此刻,一枚枚棋子落在其上,早已廝殺了不知多少年!

“黑棋吞龍,這白棋已經要敗了,想要贏得這天元棋局果然不是那麼簡單”,白書縱目望去,看清了整個棋盤的局勢。

很顯然,這一局是天地贏了。

想要從天地手中贏下半子,奪取氣運造化,又豈是那麼容易?

不僅僅是要棋藝高超,同時,對於武道的理解,也必須達到極高的水準。

而且自身天賦悟性,亦要位列第一等!

否則,連一絲一毫的機會都不會有。

“破得了局嗎?”林辰問道。

聞言,白書得意的一笑,傲然道:“哼哼,當年我特意研究過天元棋局,看過其中幾幅贏下來的棋譜,我的棋力可是很強的!”

林辰點點頭,這樣就好。

白書看著棋局,心中在默默計算,她十歲時,曾經跟當時的棋聖對弈,便是棋聖,都對她的天賦讚不絕口。

她相信自己能夠下贏這盤棋。

隻是需要一定時間,畢竟,這劣勢太大了,而他們隻有一枚棋子,想要反敗為勝,太難!

白書在看著棋局,林辰則是無意識的漫步在棋局之中。

這天元棋局實在是神妙非常,林辰實在是不明白,要如何佈下這樣一局棋,引天地之力入局,並與之對弈!ka

shu五

毫無疑問,這佈下天元棋局的人,絕對是個不可多得的天才人物!

“區區超級府地,能有如此強者?”林辰眸光閃動。

畢竟這天元棋局,是連白書都為之讚歎的力量,超級府地,對於林辰來說很遙遠,但對白書而言,隻是偏遠一隅罷了。

根本不算什麼。

“那個人,苦心經營,最終佈下天元棋局,他是在躲避什麼,擔心被人察覺嗎?”林辰低語。

這倒是能夠解釋得通。

可惜,他失敗了。

林辰轉了一圈,看不出什麼,於是便在棋盤中央盤坐而下,開始細細的感應這棋局之中所留的力量碎片。

他想要儘可能多的瞭解這天元棋局。

林辰寫出了那個「人」字,與當初佈局之人算是某種程度上站在了一個層麵上,或許,能夠與之產生共鳴,去感應昔日那人所做的一切。

時間一點點流逝,某個瞬間,林辰抬起手,淩空虛劃,再度寫下那個「人」字。

一種冥冥中的感應,開始藉由這個字,共鳴!

林辰恍惚間,看到了一個儒雅男子站在山川天地之間,他腳下,道道直線縱橫而出,一枚枚棋子,分落兩邊棋盒。

這是當初那人在佈局?!

看得出來,佈局用了大量的天地精粹,線條所過,精粹被快速的消耗著,而棋子,更是由特殊元石鍛造,極為少見。dfy

也不知此人究竟用了多久才集齊這些東西,並且,將之佈置下去。

而一切佈置妥當。

那儒雅男子坐在棋盤一頭,下一刻,整個棋盤亮起,天地精粹化作一道光柱,衝向天空與大地!

這是,引天地入局!

林辰屏住呼吸一般,心頭忍不住緊張,同時,也驚歎無比,這樣的畫麵,實在是驚人,難以想象!ia

最終,棋盤另一頭,一個黑白的光團出現,無比模糊,看不出任何形狀。

那是天地的意誌?

林辰不瞭解,這關係到太高的法則,根本不是林辰現在能夠接觸的。

現在的他,隻需知道天地已入局,開始博弈!

棋子落下,棋局開始了。

那儒雅男子棋力非同小可,即便林辰不怎麼懂棋,但也能夠感受到他每一步落子皆氣勢磅礴,一往無前!

可惜,隻維持了不算久,棋到中盤,林辰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他已經開始力不從心,開始猶豫。

落子,也越來越艱難。

反而是天地那一頭,每一步落子,皆有無上的意誌,不容置疑,祂的每一步,好像都是對的,一切儘在祂的掌握之中!

凡人,還妄想佈下棋局與天地博弈!

可笑至極!

愚蠢至極!

那儒雅男子苦笑一聲,他吐血到底,最後一枚子冇能落下,這一局,便不算完。

但棋局雖然冇完,可是隨著時間流逝,棋局已經開始崩潰了。

之前又被那汙染的神血催動,這崩潰速度更快。

林辰心頭有些慼慼,他佩服那儒雅男子的勇氣,而他的結局,亦是令人唏噓。

一個天之驕子就這樣落幕了,確實讓人有些感傷。

林辰撥出一口氣,他看向那儒雅男子,看著他倒地不起,最終耗儘心力。

“嗯?”

突然,林辰一怔,他似乎看到那男子在看向他。

是共同寫下了那個「人」字而產生的共鳴,讓處於不同時空的兩人竟然有所感應不成?

那儒雅男子,看得到自己?

林辰心頭一駭。

不過並未移開目光,而是求證。

而那儒雅男子顯然也有些訝異,隨即,他笑了笑,手指指向棋盤一點!

“你要我將最後一子落在此地?”林辰驚訝。

那儒雅男子,在最終到底,耗儘心力的瞬間,得到了頓悟,看穿了這局棋嗎?

他想出了能夠戰勝天地的一手棋?

可惜他再也冇有機會落子了。

那儒雅男子隨即消失,林辰再也感應不到任何東西了。

當下林辰迅速站起來,來到了那儒雅男子所指的位置,棋子落入其中,便可扭轉棋局嗎?

“白書,你找到破局之法了嗎?”林辰問道。

“哼哼,這可難不倒我,看來我的棋力,已經可與天地爭鋒了!”白書哈哈笑道,很是開心,一蹦一蹦的。

當然,她自己清楚,即便是天元棋局亦有大小之彆,眼前這天元棋局,算是勉強佈下,引來的天地之力也不算強。

這跟真正與天地對弈可不是一個層麵的。

不過白書能這麼快就尋到破局之法,也相當於圍棋中的神之一手了!

“哪裡?”林辰激動道。

“就是這裡,一子落下,白子瞬間可以盤活,之後便是絞殺黑棋,逆轉局勢!”白書小得意的道。

她指了一個位置。

隻是林辰見此,卻是神色一變。

白書所指的位置,與那儒雅男子竟不同!

難道有兩個解法?

與天地博弈,到了死局,即便真能奇蹟一般向死而生,也不至於有如此多的生機吧!

“怎麼了?”白書疑惑,隨即腮幫子鼓起來,叉腰指著林辰道:“你是不相信我嗎!”

白書有些生氣。

林辰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指著一處問道:“如果落在這裡,會如何?”

“那裡?”白書怔了怔,隨即細細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