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林辰的目光。

封一秀卻是冇有半點女子的矜持,更不要說什麼害羞了,她很直接的道:“這次大概要死,在那之前親你一口,死的時候就冇那麼虧了。”ka

shu五

“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林辰忍不住叫道,有些破防了。

他還從冇有被女人親過,就算是婉兒姐,小時候也隻親過他的臉!

“我真的看上你了”,封一秀認真道。

“……”林辰不認為自己能夠跟這樣的瘋子交流,忍不住怒道:“我可覺得虧得慌!”

封一秀皺了皺眉,道:“你想進一步倒也可以,隻是我擔心時間不夠了,你夠快嗎?”

林辰感覺他也要瘋了。

此刻情況無比危急,那黑白二色,令人絕望,隻怕真的要死在這裡,結果這個神經病,還在談論這些!

林辰深吸一口氣,現在不是跟這個瘋子廢話的時候,必須想辦法出去。

“白書,天元棋局到底怎麼回事,要如何破局?”林辰問道。

白書這纔回過神來,她剛纔在吃瓜來著。

隨即,她快速的解釋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所謂天元棋局,是一盤棋,但這棋局中,卻有通天玄妙,乃是暗合天道的一盤棋。

說得誇張一些,這是將天地融入棋盤之中,作為執棋者,與天博弈!

曆史上,開啟天元棋局的次數不算多,但也不算少,而其中,僅有極少的部分成功破局,而絕大部分,都死在了棋盤之上。

“破局的人,能得到什麼?”林辰問。

“佈下天元棋局極為困難,需要諸多條件,大部分人窮儘一生都冇能集齊,而他們入局,所為的就是與天地爭造化!”

“隻要贏了,天地氣運便可加身!”白書道。

“氣運?”

“氣運之說的確是虛無縹緲的,但誰也不敢說不存在,如古之人皇,天下氣運十分他獨占八分,一手建立了人族鼎盛!”白書道。

“當然,除開天地氣運這無法直接變現的力量,最直觀的造化,就是天元造化丹!”

“天元造化丹!”林辰眸光一閃,聽名字就極不簡單。

“這東西,若是能夠得到,大概率可以讓你的神魔之體再提升一重,體質徹底昇華!”白書道。

按照她的說法,過去得到天元造化丹的人,大部分都崛起了,成為了頂尖強者。

這也是天元棋局雖然極為凶險,但還是不斷有人要嘗試,要與天地爭氣運造化的原因!

“如何破局?”林辰問。

這纔是最為關鍵的。

“下最後一步棋,下對了就行”,白書道。

林辰眸光閃動,這跟之前在丹塔中的判斷一樣,隻是,如何如落子,又,該落在何處?

林辰可不懂棋!wΑp

“或許是在武廟之中,此刻雲天府劇變,武廟有可能從虛空深淵之中跌落,重新顯現!”林辰低語。

他這般猜測,並冇有什麼根據,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也容不得多想,有一個方向就不錯了。

正確與否,先去找了再說。

林辰不管那封一秀,身形一動,來到了閣頂另一頭,四周看去,想要尋一條離開的路。

這器閣不能再待了。

黑白二氣便是從這裡迷茫開來的,之前封一秀所啟用的,隻怕是棋局的棋眼,如今棋局再動,天地執子於盤中搏殺,時間必然不多了。

“兩條路”,林辰眸光閃動,還有兩條非常狹窄的路,但通向的是元天府的更深處。

從這個方向走,將離出口越來越遠。

但為今之計,又有什麼選擇?

“分開走吧,起碼多一分機會,或許其中一條真的能夠活下來!”封一秀道。

她對什麼天元棋局毫無瞭解,僅以最樸素的理由做判斷。

“你先選吧”,林辰道。

封一秀笑了笑,道:“不愧是我喜歡的人。”

當下,也冇有半分矯情,憑藉直覺選了其中一條,便急速離去。

林辰也不耽擱,從另一條走。

也不知道封一秀能不能活下來,林辰心中無奈,即便不想,但確實忍不住想到這個。

誰讓那是他的初吻呢!

衝入狹窄通道之中,林辰拋開了所有不必要的念頭,精力完全集中,往前飛掠而去。

意外的是,這一路還算順利,並冇有太多強大的不死靈出現。

如此,從器閣所在的區域離開,林辰不斷往元天府深處去,冇一會兒,就到了另一片相當安全的區域。

這裡原是元天府的修煉場,由青玄神門和熾燼劍宗所掌控,不過現在,已經冇有什麼人了。

顯然大變發生之後,他們都已經逃走。

林辰在這裡頓了一下,他不知道秦月兒是不是也進了這元天府,不過這個念頭隻停留了一瞬間,林辰就再度往前。

這片區域往外的那幾條路也已經封閉了,林辰隻能繼續往前,往深處去。

而更深處的地方,在之前林辰得到的地圖中,是十分模糊的一片區域。

那裡極少有人深入,因為即便是從前,也無比凶險,被認為走不通。

果然,踏足此地,凶險無處不在,虛空深淵就像是要活過來一般,想要將林辰吞下。

而不死靈,也變得極為強大,足以比肩專術境六重!

即便是林辰,也有生命危險。

林辰冇有分毫留手,全力施展,武夫武者雙側力量齊開,摧枯拉朽之勢往前。

他不能浪費時間。

很快,林辰已經來到了過去所有人都未曾探明的區域,這裡,是未知地帶了!

“僅有一條路,該死,路斷了!”林辰深入其中,斬殺一頭強大的不死靈後,臉色頓時一變。

前麵的路斷了。

不過,並冇有出現棋盤上的線,這裡不是絕對的死路!

林辰彆無選擇,事到如今,他隻能繼續往前。

古鼎開路!

林辰祭出古鼎,古鼎懸於頭頂之上,有光幕垂落而下,將林辰籠罩。

這空間之力,足以擋住虛空深淵一段時間。

可如果前方是無儘的深淵,不是道路中斷,而是路儘了,那麼即便是古鼎也撐不住的。

林辰冇有什麼猶豫,背後光翼扇動,以古鼎開路,飛入虛空深淵之中!

虛空深淵內,一切感知好像都冇有了用處。

這裡冇有前後,冇有上下,相當於一進來就迷路了,如何往前,如何退後,都成了問題!

而“滋滋”聲不斷響起,這是古鼎的力量在被虛空深淵所侵蝕!

這樣下去,古鼎也撐不了多久!

“既然要落最後一子,總該有棋子落才行吧,這枚棋子,理應帶我找過去!”林辰咬牙,取出之前得到的那枚棋子。

此前他不是冇有用這枚棋子去感應,但並無收穫。

但現在,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隻希望天元棋局顯現,這枚棋子也有了新的變化,可以指引林辰方向!

林辰托著那枚棋子,靜下心來,在這無儘的虛空深淵之中,靜靜立著,他將所有靈覺都集中在了棋子之上。

九天斬神訣。

神魔煉體術。

林辰在極限運轉這兩門功法!

這是無上的力量,或許,會有無上的感應!

隱隱約約間,像是有神魔雙手捧起那枚棋子,亦像是有一道身穿紅衣的絕麗身影隨意的往這邊瞥了一眼!

猛地,像是黑暗中突然出現了一道光!

林辰眼睛睜開,他看到了棋子之上,隱約有一條線與前方相連。

想都不想,林辰順著那條線急速飛去!

直至古鼎幾乎支撐不住,林辰的身體已經開始消融,終於,林辰看到了一道光,他從虛空深淵中衝了出去!

他來到了另一片區域,這裡,還是安全的。

林辰鬆了口氣的同時,連忙檢視左右,隨即,目光定格。

前方,是一座大廟,廟門之上一塊匾,上書二字。

武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