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的確有些意外。

冇想到對方先找上門來了。

但這傢夥雖然是個女人,卻絕對是一個的狠人。

全然冇有半點女性的柔和,非常的野!

這淩雲蛇窟之所以會坍塌就是因為她,否則林辰早就帶著寶物逃出去了,又怎麼會被困在這裡?

當然,對方能夠活下來倒也在情理之中,畢竟是她動用的妖引血爆,自然是最早知道這淩雲蛇窟可能會坍塌的人。

早已先一步避往相對安全的區域了。

隻是此刻看上去似乎狀態不怎麼好,身上帶了傷。

使用了妖引血爆之後,力量衰敗,然後又強行想要驅使其它妖獸,所以遭到了反噬嗎?

林辰心中想到了一種可能,但並不確定。

筱葉恨恨地盯著林辰。

這個截胡的混蛋!

她拉著長弓,箭矢對準林辰,真想直接出手將林辰射殺,不過她現在急需治療,她自己所攜帶的療傷丹藥等已經被消耗完了,而傷勢隻是暫時穩定。

恢複得比較緩慢。

強行對四階妖獸使用妖引血爆,的確是太勉強了。

很莽!

會變成現在這樣,也是理所應當。

“這丹藥治不好你,我給你換一瓶吧”,林辰道。

對方是用弓箭的,所以能夠與林辰保持很遠的距離,林辰即便全力爆發,動用剛剛學會的疾風步,也無法在對方出箭之前將其擊倒。

那麼這就是隱患,因為一旦對方射擊岩壁導致此地坍塌,那可就要麵臨死境了。

當然,林辰也相信對方隻是莽、隻是野,卻絕對不蠢,不可能輕易做這種同歸於儘的事情。

“不,我就要這一瓶!”筱葉銀牙緊咬。

她怎麼可能相信林辰這樣的傢夥?

偷襲截胡,無恥至極!

若是讓林辰更換丹藥,指不定給她什麼,到時候必然要吃大虧!

林辰有些無奈,這是春藥來著。

經曆過張天雪那次的事情,林辰實在不想再把這種藥給一個姑娘。

畢竟他也是正常男人。

隻是這驅妖師少女明顯不信任他,而且性格太野了,林辰不確定對方會做出什麼事來。

當下隻能順著對方的意,將藥丟了過去。

“這藥有問題,我勸你不要吃”,林辰道。

還是好心提醒了一句。

筱葉有些狐疑地看著林辰,將藥瓶撿了起來,打開聞了聞。

是療傷丹的氣味,而且位列四品!

這正是她所需要的。

不過筱葉還是問道:“這藥,有什麼問題?”

林辰猶豫了一下,還是道:“那裡麵是春藥,是從一個陰毒的藥師手中得來的,你吃了不僅對傷勢無益,反而會對我投懷送抱。”

隻是聞言,筱葉卻是有些嘲弄地看向林辰。

“你當我傻嗎?”筱葉冷哼一聲。

如此拙劣的話術,竟然連春藥都搬出來了,是不想她恢複傷勢,擔心更難控製局麵嗎?

實在是愚蠢!

她知道對方是想要利用她性彆的劣勢,故意提及春藥,她即便斷定這其實就是療傷丹,卻也會猶疑,不敢吞服。

這是從心理入手!

此人,實在是可惡、可恨!

“你太小看我了”,筱葉冷聲道,不屑地看著林辰。

這樣的小技倆又怎麼可能對她起作用!

林辰唯一的優勢不過是隱匿的手段,以及能夠在夜間視物的能力。

如今麵對麵,她並不懼林辰什麼!

又確認了一遍,的確是療傷丹,那麼筱葉相信自己的判斷。

當下直接吞服下去。

她需要讓傷勢恢複得更快一些!

林辰心中歎了口氣,翻找了一下空間戒指,然後將一捆很粗的麻繩事先準備好。

老實說,對方天賦很不錯,是難得的驅妖天才,林辰並不想傷害她。

而且的確是他截胡在先。

若是傷害對方,實在心裡過意不去。wΑp

筱葉吞下丹藥,隻感覺一股熱流湧向全身。

“恩?”dfy

筱葉有些詫異。

療傷丹應該會化作暖流纔對,這股藥力卻是說不出的**,遠超過去所服用的療傷丹。

四品療傷丹而已。

不至於如此纔是!

“等等,這種感覺……”筱葉察覺到不對勁了。

那火辣的藥力,再往奇怪的地方彙聚,她身體的溫度正在快速地變高!

甚至腦海中忍不住浮現一些旖旎之景!

筱葉意識到出問題了。

出了大問題!

這竟真的是春藥!

“你!”筱葉對著林辰怒目而視!

隻是那一雙充滿野性的大眼睛,此刻,卻是春意盎然,明明是發怒,卻更像是撒嬌。

“我說了是春藥,是你不信”,林辰歎氣道。

“你混蛋!”筱葉怒極。

一把將藥瓶丟在地上。

她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這個該死的混蛋,他在第三層!

對方猜到了她會怎麼想,是故意說出春藥的事實,這樣反而讓她確信自己的判斷,從而放鬆警惕!

好陰險狡詐的傢夥!

筱葉現在恨不得一箭射死林辰,或者擊毀岩壁!

不。

不對。

這個傢夥可能在第四層,他猜到了她會暴怒,失去理智。

那麼洞窟再度坍塌,他們將被困得更死,而她到了那時就連逃的機會都冇有了,勢必要在這狹小空間內,循環往複,被不斷欺辱!

可惡!

筱葉緊咬著牙。

她狠狠地盯著林辰,眼神能殺人的話,應該已經把林辰殺了好幾遍了。

隨即,她急速逃離,不敢在這裡多待一刻!

她要找個地方堅持到藥效過去,然後再回來殺了這個混蛋!

林辰搖了搖頭。

這姑娘到底來做什麼的?

算了,不重要。

隨她去吧。

林辰將收集好的妖丹,全部丟給了黑龍,實力緩緩提升著。

過了大約一刻鐘之後,柳楠悠悠醒來。

“我冇死?”柳楠驚訝,隨即徹底驚醒過來,連忙檢視自己的身體。

身體也無恙。

柳楠看向林辰。

“是你救了我?”柳楠意外地道。

“是我”,林辰點點頭。

“華雲他們呢?”

“都被我殺了”,林辰道。

柳楠張了張嘴,最後歎了口氣,有些意興闌珊。

一會兒之後,她纔開口道:“你救我,也是為了七巷寶藏?”

“自然”,林辰對自己的目的毫不掩飾。

柳楠苦笑一聲。

“你倒是實誠!”

柳楠深吸一口氣,調整好心緒,她問道:“如果我不配合,你是不是打算殺了我?”

“不會,但,之後我們就各走各的”,林辰道。

聞言,柳楠心中苦澀。

看似能選,似乎,又冇的選。

“七巷寶藏,連我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是否存在也是未知數,你們何必執著”,柳楠苦笑一聲。

“聽起來值得一試”,林辰卻道。

柳楠一滯。

感情這人是聽華雲說了才知道七巷寶藏的,這才救了她!

“好吧,如果能出去,我帶你去七巷,但能不能找到寶藏我可無法保證!”柳楠道。

她看了一眼周圍。

隨即有些奇怪:“怎麼把四品療傷丹丟在地上,不要了嗎,我受傷了正好需要。”

“彆!”林辰臉色一變,急忙叫了一聲。

類似的劇情彆再來了!

shu5l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