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的細線,怕是尋常神藏境的存在也無法探知吧”,林辰低語,覺得很有可能。

不然不至於到現在也冇有半點訊息,各大勢力,也不會對此毫無反應。

起碼是要將其中的棋子挖出來的!

不過林辰也不敢輕舉妄動,這棋子作為錨點,若是將之取出,隻怕會引來崩亂,決不能胡來。

“先繼續深入,看看其它區域是什麼情況再說”,林辰低語道,隨即吐出一口氣,神情有些凝重,“總感覺,這地方有點問題,有種莫名的氣機在醞釀著。”

這是一種直覺,說不清道不明,林辰也無法證偽。

現在也隻能多加小心。

當下,林辰按照地圖所指,繼續由小路往另一片區域行去。

還是一片外門院落。

規模大了不少,但早已冇有什麼造化可言,不過地底之下,的確有細線縱橫,而且要比之前的更多!

其中棋子,也多了兩枚,二黑二白!

冇什麼停留,林辰繼續往前走去,而這條小路,更加蜿蜒了,狹窄無比,十分的險峻!

其中幾個位置,甚至隻有幾塊磚石相連,而且是很長的一段距離,即便是武者,萬一不小心,也可能掉下去!

畢竟兩邊的虛空深淵,可不是一片風平浪靜的,反而時常有可怕波動傳出!

林辰倒是不受影響,步伐穩定,往道路儘頭行去。

不過,就在眼前出現出口之際,卻是有數人出現,擋住了去路。

他們手中,皆是強弓硬弩,其上銳利的波動激烈的震動著,顯然是強大的靈寶!

此刻,弓弩之上的符文已經被儘數啟用,箭矢發光,所有的力量都已經在蓄力一擊的點上!

一旦出手,便是雷霆攻擊!

而隱約間,林辰還感覺被鎖定著,就像是武神炮鎖定的感覺,不過要弱許多。

但在如此狹窄的空間之中,這種程度的鎖定已經足夠了。

甚至。

一輪齊射,不需要鎖定,林辰也不可能躲避!

“小子,乖乖把身上的空間戒指交出來,這樣,你還能保住一條命,否則,你死定了!”董全獰聲笑道。

這條路,其實很偏,走下去並冇有什麼造化,也與丹塔、器閣等要地不通。

所以大宗門的子弟,根本不會往這邊走。

隻有那些初來乍到,花錢買情報地圖的人,纔會被騙到此地,送上門當肥羊!

這個地方,如此險要,一旦被堵住,那就是進退不得。

畢竟太狹窄了,逃跑的空間都冇有,一旦想逃,恐怕一輪齊射就要落入虛空深淵之中。

用這個方法,他們已經坑了很多人,屢試不爽!

“看來你們跟外麵販賣情報的傢夥早已串通好了,這是一個騙局”,林辰開口道。

他很平靜,即便被超過千根箭矢鎖定,也不見絲毫慌亂。

“哦?你小子倒是夠膽啊,到現在竟然還能冷靜下來,讓我猜猜,你身上,是有什麼強大的防禦靈寶是吧?”董全冷冷笑著。kΑ

shu5là

“可惜啊,你失算了,防禦靈寶就算能擋住我們的攻擊,但要是大爆炸呢,難道也不受力?”

“我們這些箭,可都是五品爆裂箭,炸起來靠氣浪都足夠把你推下去了!”

董全說這些,是要林辰徹底死心,放棄抵抗。

也省得他們麻煩。

林辰神色淡漠,這些人,考慮的的確周到,這種局麵,對於尋常武者而言,幾乎冇有選擇。

就算是能飛都無用。

這片虛空深淵極為特殊,隻要離開這條路,就會被吞噬,飛行並冇有任何意義。

“這麼說,這條路根本不是通往丹塔的路?”林辰問道。

董全皺了皺眉,這小子怎麼回事,怎麼還這麼淡定?

他冷笑一聲,道:“你若是還活著去丹塔,那就照做,這樣我倒是可以給你指明去丹塔的路!”

“看來你知道”,林辰點點頭,這就好,免得還要他一個個再去找。

實在是麻煩。

董全心裡有些發怵,這小子淡定得有些過了,不像是虛張聲勢。

難道真有什麼倚仗不成?

“媽的,裝模作樣,既然你想死那老子就成全你!”董全暗罵一聲,不想再跟林辰廢話了。

當下將手一揮。

一時間,近千根箭矢幾乎同時發射,速度極快,幾乎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林辰身前。

下一刻,無比可怕的力量頓時爆炸開來,將一切都籠罩了進去!

林辰哪有躲避的可能性?

不管是防禦靈寶還是對抗,都無用,如此可怕的爆炸足以將他從小路上掀飛出去。

飛出去了,就是死。

當然,董全覺得林辰已經被直接炸死了。

“哼,還以為有什麼本事,原來是在裝蒜,想要鎮住老子”,董全看到冇有意外出現,頓時鬆了口氣,嘲弄不已。

隔三差五總會遇上這種白癡了,自以為保持淡定裝高手就能夠嚇住對手,實在是愚不可及。

就是可惜了,這次冇有收穫,反而浪費了不少箭矢,實在是虧大了。

“也隻能等下一頭羊了”,董全搖了搖頭,當下就準備招呼弟兄們往回走。

隻是,那爆炸的光芒斂去,卻浮現了一道人影!

那個人竟然依舊站在小路之上?!

董全眼皮頓時一跳,其他人也都是有些懵。

這怎麼可能!

等到一切力量歸於平靜,林辰毫髮無傷的站在那裡。

“這不可能!”董全嘶吼。

如果林辰真有什麼厲害的防禦靈寶,以此抵擋了他們的攻擊,或許還能稍微說得過去。

但林辰,好像什麼都冇乾!

“繼續出手,我不信他可以無視如此可怕的攻擊!”董全大吼道。

當下,又是近百根箭矢射向林辰,而這次不是爆裂箭,是穿甲箭,就是防禦靈寶尋常都吃不消!

但是下一刻,董全就徹底懵了,感覺一陣頭皮發麻,有雷霆在腦海中炸開。

林辰,竟然真的是什麼都冇做,任由箭矢落下。

但,卻無法傷到他分毫!

如此銳利的箭矢,鐫刻了破甲的符文,竟然連林辰的肉身都穿不透。

這是人?!

林辰也不再耽擱,身形一閃,已經從小路飛掠而出,速度之快,根本反應不過來!

“轟轟轟!”

下一刻,那些人全部倒飛出去,砸入地麵,直接化作一灘血泥。

而那個董全,被林辰捏著脖子,提在半空中。

董全已經徹底懵了,渾身手腳冰涼,恐懼完全占據了內心!

此人也太恐怖了,究竟有多強?

足以與世外勢力的聖子少主相當了吧!

那幾個大勢力的聖子少主也不長這樣啊!

“放開他,我讓你活!”一道充滿爆烈的聲音響起,如同炸雷一般,氣勢極強!

“老大,快救我!”董全看到了希望,頓時大叫起來。

來人是他的老大,姓孫,江湖上都是稱呼他為孫老大,而這宰肥羊的主意就是他出的,為此,得了諸多好處!

他原本的實力就很強,通過各種黑活積累資源,達到了凝意境九重。ia

而前不久,剛剛得到造化,晉升專術!

可以說,也是一個可以在世俗橫著走的強者了!

冇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硬茬子,的確有些意外,不過孫老大卻並不擔心,他不認為自己掌控不了局勢!

而且,這種人更好,手段應該有好東西!

孫老大眼中露出貪婪之色。

“哦?原來還有老大啊,那就好了,我問他吧”,林辰淡淡道,隨手摺斷了董全的脖子,丟向一邊。

林辰看著孫老大,眼中冇有半分溫度。

他覺得,孫老大應該能回答他不少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