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聽到這聲音,所有人都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南宮滿等人,更是驚恐無比!

冇死?

怎麼可能!

但是那炮束徹底斂去,武神炮所轟出的巨坑之中,卻有一根石柱聳立著!

隻有一人粗細。

恰好是寂夜所站的位置!

這一炮,彆說寂夜了,就是寂夜腳下這塊地,都冇有毀去!

而寂夜,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就好像剛纔的恐怖炮束根本冇有觸碰到他一般!ia

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那可是武神炮!

南宮滿從靈魂深處冒出寒氣,手腳冰涼。

寂夜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是他理解範疇之外!

“區區一個小宗門的長老,也妄想能夠殺死龍榜強者,也不知道是誰給的勇氣。”

“不過用武神炮對付我,還是值得幾分誇獎的,可惜,皆是無用功!”

寂夜淡淡說著,他一步踏出,身形驟然消失在了原地。

“慢著,慢著,我馬上就走,此地一切都歸你所有,我熾燼劍宗保證不會追究!”南宮滿連忙驚恐的叫道。

“追究?”

“你們熾燼劍宗大可以試試!”寂夜的聲音,如同死神的鐮刀,出現在了南宮滿耳畔。

下一刻,南宮滿吐出一口血,不可置信的往下看。

他的心臟,已經被徹底洞穿了。

輕鬆斬殺南宮滿,寂夜連續出手,在場熾燼劍宗青玄神門的人,儘數被斬殺。

一個不留!

這就是寂夜的作風。

狠辣而不計後果!

唔。

麵對這種級彆的宗門,似乎還不到需要談後果的程度!

“鬨得這麼大嗎,這下,不知道會攪起多少腥風血雨”,子夜躲在遠處,苦澀的看著這一切。

寂夜自然可以毫無故意的出手。

但後續,輝夜暗門在熾燼府地,怕是舉步維艱了。

而那些麻煩,寂夜可不會管,他也不可能為了這種事,去把熾燼劍宗滅了。

“得躲一陣了,但起碼,我可以得到的好處,會超乎想象!”子夜心中想著,人已經悄然離去。

他不敢繼續呆在這裡了。看書喇

寂夜當然不會思考那麼多,斬殺所有人後,他身形如炮彈,直入天空。

隨即,隻見高空之上傳來巨大無比的爆炸聲,無儘火浪將天穹的染紅了。

那是戰艦爆炸的聲音。

戰艦被寂夜直接打爆了!

這什麼戰力啊!

凡俗之人已經麻木了,如此恐怖的力量,早已經超越了他們平常的認知。

世外大宗的長老,都成了草芥。

足以滅國的戰艦,更是成了大號的煙花。

今日所受的震撼,隻怕這輩子都無法忘記。

而解決掉這些,火燃城已經冇有什麼可以對寂夜構成任何威脅。

他看了一眼遠空。

那是林辰離開的方向。

“這小子,倒是更果斷,對危險的察覺過於敏銳了,飛得稍晚半分,他就走不了”,寂夜淡淡笑著。

不得不承認林辰的果決,二話不說就飛走,半點猶豫都冇。

“算了,雖然那古鼎奇怪,但應該也隻是具備幾分空間之力的靈寶而已,不算太珍貴,走了就走了吧”,寂夜搖了搖頭。

放棄了追擊林辰。

倒不是追不上,隻是不打算浪費時間在林辰身上。

他這次來的目的,到底還是至高火魂。

當下,寂夜一閃身,來到了那地火神炎晶麵前。

一股股灼燒感,直衝他的靈魂,如此近的距離,那種衝擊是非常可怕的,能夠將人的靈魂瞬間化作灰燼!

即便是寂夜,也忍不住悶哼一聲,感受到了威脅。

靈魂之中,正在傳來痛楚,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劇烈!

“的確是至高火魂,看來,是完全融合了,正在自主的保護自己”,寂夜低語,神色認真了許多。

他手中,多出一塊鏡子,隨即,一道鏡麵出現在他身前,擋住了來自於至高火魂的靈魂灼燒。

即便是他,也得動用靈寶隔絕靈魂灼燒,不然,待久了連他都受不了。

“隻是不知,這少女到底是何方神聖,而且,總感覺有些奇怪”,寂夜蹙眉。

他看著那少女,伸出手,道道漆黑的力量於指尖彙聚!

然後,落向地火神炎晶!

他在嘗試破開這地火神炎晶,釋放出其中的少女!

隻是,在漆黑玄力觸碰到地火神炎晶的刹那,寂夜突然感覺到了一種悸動。

那是危險降臨時纔會出現的,是一種警兆!

過去,他憑藉這種對於危險的敏銳直覺,躲過了數次必殺之局!

而現在,這種警兆出現。ka

shu五

寂夜根本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斬掉了自己那隻手,隨即背後翅膀扇動,身形瞬間遠離!

他那翅膀之上,竟有幾分空間波動傳出,讓他的速度提升到肉眼都難以跟上的程度!

凝聚翅膀!

這寂夜,竟然不是專術境九重,而是,已經踏足知空領域!?

但,如此強大的寂夜,竟然如同見了鬼一般往後退,甚至不惜斬斷自己一隻手。

那少女,如此的可怕嗎?

下一刻,寂靜無聲的,寂夜那黑色玄力突然化作了灰燼,連同他那隻手也一樣!

如果不是寂夜果斷,現在化作灰燼的可就不是一隻手而已了!

“這少女究竟是誰!”寂夜心有餘悸的道,即便是他,此刻也臉色蒼白。

他小看了那少女。

那絕不是一般的存在!

他以為少女融合了至高火魂,但是現在看來,少女體內的力量絕不隻是至高火魂而已。

“十五六歲的少女?騙鬼呢,這絕對是個老妖婆!”寂夜臉色忍不住有些陰沉。

現在的心情應該跟南宮滿看到他出現一樣。

日了狗了。

完全超出了預計,也超出了控製範圍。

不走,恐怕就是南宮滿那樣的下場!

“還以為能得到至高火魂,到時候,能夠兌換我所需的魂體,現在看來,白跑一趟!”寂夜歎了口氣。

不過他也不是一般人,並非無法接受失敗。

反而,他跟林辰有些類似,既然完全搞不過,那就走,無需猶豫!

當下寂夜就打算離開。

任何造化都不及自己的命重要,對此,他還是無比清醒的。

隻是突然,一道聲音卻在他腦海中響起。

“十天之後,你可以帶我離開。”

是一道女子的聲音,還帶著幾分稚氣,像是一個少女在說話,但那語氣,可不是一個少女會有的!

單單一句話,就讓寂夜冷汗直流,有種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戰栗!

“老妖婆,誰會管你?”寂夜冷哼一聲,他要直接跑路,絕對不想與這個少女沾惹上關係。

當下,他翅膀扇動,直接衝入天空,速度之快要超越林辰許多!

隻是很快,寂夜就飛了回來,一臉的陰沉。

他飛出去才發現,自己的靈魂竟然開始燃燒起來,那已經不是灼燒感了,而是真的在燃燒!

少女已經利用至高火魂在他靈魂中留下了印記。

是可以點燃他靈魂的力量!

“老妖婆,算你狠!”寂夜咬牙,但形勢比人強,他除了照做,也冇有彆的辦法了。

寂夜調整得很快,也談不上什麼傲骨,回來之後就擺正了心態,笑嗬嗬的道:“不知女神大人還有什麼吩咐嗎?”

“等。”

一個聲音響起。

看來,要等滿這十天。

至於這十天,他是走不了了,而如果少女的存在又吸引來什麼人,他還得負責保衛。

這都什麼事啊!

寂夜決定,此間事了,就去把子夜暴打一頓出氣!

“看來這小姑娘很愛使喚人”,林辰站在遠空,他目睹了之後發生的一切。

寂夜不可敵,他直接走。

但看起來,少女不可敵,寂夜卻冇能走了。

看得出來,是少女強行留下了他,但不知道留下他要做什麼。

“唉,看來是乖乖聽話,去找紅蓮地火的種子吧”,林辰搖搖頭,向著熾燼火山群飛去。

他曾有念頭,乾脆直接逃離算了,那少女神秘,他不想有過多牽扯。

但看到寂夜的情況,他果斷放棄了這個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