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夜?

龍榜?

此人到底是誰!

絕大多數人都是心頭震撼,但卻摸不著頭腦,什麼龍榜,根本冇有聽說過。

但毫無疑問,必然是一個極為強大的榜單,能夠上榜之人,掌握著極強的力量!

“龍榜!”霍乘炎低呼一聲。wΑp

訊息流傳的極快,城主府那邊的訊息已經傳遞過來,而霍乘炎聽到這個,忍不住心驚。

他作為火燃城城主,雖然不是世外之人,但其實力也足以接觸很多世外層麵的東西。

其中龍榜,他亦是有所耳聞。

“城主,這龍榜是什麼?”衛兵長忍不住問道。

“龍榜,乃是涵蓋了整個龍隕州的一張戰力排行榜,能夠登上龍榜之人,皆是天賦實力最為頂尖之輩,代表了一個大州最強的年輕戰力!”

“年輕戰力,專屬於年輕一輩的排行榜嗎?”衛兵長問。

“不錯,上榜之人不得超過三十歲,而想要上榜,隻能依靠實打實的戰力!”霍乘炎道。

“那這位寂夜……”

“南宮長老說他是龍榜第九,這排名十分恐怖了,畢竟龍榜之上隻有三十個位置,能夠位列第九,代表的是極為可怕的戰力!”霍乘炎沉聲道,滿是驚歎。

要知道,即便是排行末位的龍榜天才,也擁有起碼專術境八重的實力!

一念及此,霍乘炎也是忍不住苦笑。

年輕一輩,不超過三十歲的專術境八重,這話說出去誰能相信,隻怕會被人當做傻子!

但這就是事實,在世外,這巨大無比的天地間,就是存在著這些天資卓絕之輩!

凡俗之人,隻配仰望!

“這輝夜暗門,竟然有這種人,那,那今日誰能擋住他?”衛兵長也是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心中驚恐。

霍乘炎也是撥出一口氣。

龍榜第九,那是整個龍隕州層麵都成名的強者,怎麼會出現在他們這種窮鄉僻壤?

但既然來了,那麼這裡的爭鬥也將結束!

“如何,可以給我瞧瞧嗎?”寂夜嗬嗬笑著看向林辰。

他看上去,人畜無害,但是那一身黑衣,卻添了冷峻氣質,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林辰感知極為敏銳,已經隱約聽到了一些交談,心中也是大為震動。

龍榜第九。

也就是,這偌大龍隕州年輕一輩第九?

即便或許有隱藏之人,並未進入這榜單,但也必然是位列前茅的。

當然,即便冇有這些資訊,林辰也能夠從寂夜身上感受到難以言說的壓迫感。

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

過去所麵對的強者,與此人相比,根本什麼都不是!

此人,太強了,強大到一擊便可以殺穿在場所有強者!

林辰二話不說,直接飛入高空。

“呃”,寂夜怔了怔,竟然直接跑了,半點猶豫試探都冇有!

寂夜忍不住失笑,眼睛卻是微微眯起,有危險的光芒閃動。

正打算所有動作,卻突然看向另一頭。

“哼,還在想著奪取那少女,真是可笑”,寂夜冷哼一聲。

南宮滿,知道寂夜不可敵,當下便要嘗試強行帶走那少女。

不論如何,熾燼劍宗不能毫無收穫!

當下寂夜身形一閃,以極快的速度落向城主府。

好快!

就如同能夠飛行一般!

“看到我,還敢染指此物,看來你是活膩了”,寂夜冷哼一聲,眼神淡漠的看著南宮滿。

南宮滿隻感覺心臟都一緊,麵對這寂夜,就像是麵對一頭絕世凶獸一般!

此人十分年輕,不過二十幾歲,但是,卻給人難以言喻的壓迫感!dfy

“寂夜,你彆太過分,你們輝夜暗門一直以來都為我們名門正道所敵視,若是再添罪惡,你難道就不怕給自己的組織帶來滅頂之災?!”

“你們若是過火,到時候,我正道宗門聯手,即便是輝夜暗門的總壇,也將被剿滅!”南宮滿咬牙道。

就這樣放棄,實在是不甘心。

寂夜聞言,隻是想笑,眼中儘是輕蔑之色。

“就憑你們,連各大府地的輝夜暗門都滅不掉,還想剿滅輝夜祭宮?”寂夜滿是嘲諷。ka

shu五

“你,你當真要出手嗎?”南宮滿臉色蒼白。

“殺你們這些廢物,難道還需要考慮不成?”寂夜不屑,他當然要出手。

作為寂夜暗門的總壇——輝夜祭宮出來的人,從來都是心狠手辣之輩!

更何況是他!

“輝夜祭宮的人,果然都是狠角色,但是你也彆太看得起自己了!”南宮滿卻是獰聲喝道。

他嘴角,掀起一絲狂意!

而就在他話音剛落的同一時刻,天地之間突然亮起了一道熾烈無比的光芒。

這光太刺眼了,刺破所有陰暗一般,視野之中,其它的畫麵全部暗淡了下去,隻剩那道熾烈的光!

那是,一道光束,帶著破滅的力量,直接從天而降!

宛如天罰一般!

這是,武神炮!

熾燼劍宗來到這火燃城,自然是乘坐了飛行寶船的。

而且,這還不是尋常寶船,乃是用於戰爭之需的戰艦!

戰艦艦首,則是安裝了一門極為恐怖的武神炮,其規格,還要超越之前林辰遭遇的許多!

一炮,轟殺專術境九重也完全不在話下!

所有人都是瞪大眼睛,麵露驚駭之色,忍不住發出驚呼聲。

武神炮,從天而降,將寂夜直接吞冇了!

就在這短短瞬間之內。

局勢就被逆轉!

“南宮長老太果斷了,竟然直接用武神炮轟殺,實在是令人歎爲觀止!”

“臨危不亂啊,南宮長老著實不簡單,那人,雖然戰力極強,但畢竟是年輕人,還是不夠謹慎!”

許多人都是在驚歎,不得不說,南宮滿做得實在是太漂亮了,這纔是狠辣果決。

眼看著已經瀕臨死境,就直接以雷霆之擊出手,毫無保留!

南宮滿冷笑一聲。

“年輕人,就算你天資再高又如何,你以為我跟你說那些廢話做什麼,不過是拖延時間罷了!”

“武神炮一旦鎖定,便可要你性命,到了現在,我看你還如何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南宮滿得意無比。

同時,心中更是激動。

這一炮若是成功殺了寂夜,他將名動龍隕州,到時候,他甚至有資格被更為強大的世外大宗召見,達到更高的領域!

“哼,龍榜第九,不過如此!”南宮滿傲然一笑。

武神炮的威力他是知道的,乃是戰爭兵器,是針對一整個軍團使用的。

寂夜再強,也擋不住!

不過保險起見,南宮滿不敢怠慢,直至那戰艦的炮口都變得通紅,輔助武神炮的諸多陣紋都出現了不穩的跡象。

那炮束,纔開始收斂。

“應該成為焦炭了!”南宮滿輕笑一聲。

“看來,我是被小看了啊,是龍榜的名號不夠響亮嗎,還是,真是無知?”

卻是一道聲音,從那斂去的光束之中緩緩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