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赤權無比惱怒,他是什麼人,一國皇子,就算是在這火燃城,也是有頭有臉的。

喝罵幾個鄉巴佬又算得了什麼,作威作福慣了,但冇想到,對方竟然不跪下求饒,還敢頂嘴!

頂他的嘴,活膩了!

必須殺死,否則他這個皇子麵子往哪裡擱?

“來人啊,把這個不知死活的廢物給我打死,我要讓他們明白,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錯!”桑赤權怒吼道。

“今天這屎,你吃定了!”煌天化獰笑一聲。

他哪裡是善茬?

對認可的人,比如林辰,他就是個傻大個,但是對桑赤權這種貨色,他能比對方更猖狂!

畢竟當初就是因為猖狂,才被林辰教訓了。

不過這時,李克卻是攔住了煌天化。

“天化大哥,這件事因我而起,我自己解決”,李克道。

煌天化皺了皺眉,倒也冇有任由自己的急性子亂來,而是選擇看看李克要怎麼做。

“怎麼,要求饒?現在知道怕了?”桑赤權大笑,隨即獰聲道,“可以,給你一個機會,現在跪下,把屎吃下去,本皇子可以饒你們不死!”

李克卻是堅定的搖頭,然後認真的道:“是你出言不遜在先,我冇有做錯什麼,你是個不講道理的人,我不會怕你!”

桑赤權眼角抖了抖,這小子是哪來的腦殘!

現在拳頭大就是硬道理,什麼道理講得過拳頭?

隻是李克一本正經的說這些,卻讓他感覺尤為刺眼,心裡更為惱火起來。

“不怕我?那你怕死嗎,嗯?”桑赤權獰聲道。

“此事因我而起,與他人無關,我一個人來對你,會不會死,咱們手底下見真章!”李克喝道。

這小子,的確還年輕,有一股子一人做事一人當的義氣。

大概是在山中修煉,隻看了書中的江湖故事,很少在外行走的緣故。

但這樣的少年,倒也純粹,讓人很喜歡。

“哈哈,哈哈哈,你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腦殘,儘說一些白癡話,你以為自己是在戲台子上唱戲嗎?”

“小雜碎,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這是一個拳頭為尊的世界,你以為自己很帥是嗎,我讓你死!”桑赤權獰聲道。

初出茅廬的小廢物,還跟他拽上了,當自己是書裡的主角,不會死?

桑赤權揮揮手,便有手下上前。

而李克,眼中有幾分慌亂,但不見畏懼,他屏氣凝神,身上的玄力震盪而出,擺開了架勢!

他實力可不弱,小小年紀,凝意境三重的修為。

在世俗之中絕對當得起天才二字了。

當下出手,攻勢十分犀利,竟然壓住了桑赤權那護衛,頓時引來喝彩聲。

哪裡都不缺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主!

“真是廢物,本皇子自己上!”桑赤權臉色難看。

竟然冇一下子拿下李克,這讓他感覺麵上無光,覺得周圍的人已經開始嘲笑他。

堂堂火桑國的皇子,誰敢嘲笑!kΑ

shu5là

桑赤權臉色鐵青,他身上玄力震盪,化作紅色的烈火,他一劍斬出,強行插入戰鬥之中!

李克正與那護衛酣戰,一下子冇擋住,被桑赤權一劍擊退。

桑赤權傲然一笑。

什麼阿貓阿狗,敢跟他作對,是他的對手嗎?

還一人做事一人當嗎?

桑赤權麵露輕蔑,劍光化作烈火,直衝李克。

這一下攻勢極強,李克亂了手腳,一時之間節節敗退。

“哈哈哈,真是個小廢物,就你這樣也敢妄想參加比武招親,你配嗎,啊,回答我!”桑赤權哈哈大笑,得勢不饒人。

“這狗屎東西,占著突然出手,以二敵一才掌握了優勢,竟然還好意思嘲諷,讓我一巴掌拍死他算了!”煌天化看著額角青筋一陣抖動。xiub

“閉嘴,這一邊看著!”煌天璃橫了他一眼,“這是李克小弟自己的戰鬥,讓他自己處理,不然以後隻會吃大虧。”

李克對外麵世界的生存法則瞭解太少了,這樣的脾性,以後怕是要吃大虧,這次得個教訓也好。

李克咬咬牙,對方出手實在是不講道理,過去,可冇有人說可以這樣戰鬥。

這不是以多欺少嗎?

不是陰險偷襲?

但李克也知道,跟對方講道理冇有意義,他隻能自己想辦法解決,而且,他不能輸,不能輸給如此不講理的人!

李克眸光閃動著,他讓自己冷靜下來,看清桑赤權的攻擊,不放過任何細節,然後,逐漸找回主動!

“不錯”,林辰露出讚許之色,李克戰鬥經驗不足,但天賦的確很高!

而且隱約的,林辰覺得李克體內有股力量蟄伏,但他自身卻不能動用,有些奇怪。

李克,重新掌握主動!

這桑赤權,雖然擁有凝意境四重的修為,但境界卻虛浮,顯然是為了這次比武招親特地堆砌丹藥秘法,強行提升的境界。

隨著李克冷靜下來,逐漸習慣他的戰鬥方式,局勢被穩住了。

而李克,開始反擊!

“什麼!”桑赤權臉色一變,他逐漸感覺到了力不從心,要打不過了!看書喇

他將被擊敗!

開什麼玩笑!

這麼一個鄉巴佬臭老鼠,難道還能擊敗他不成?!

“還愣著乾嘛,出手,殺了他!”桑赤權大喝。

當下數名護衛全部出手,壓向李克。

這麼多人,皆是凝意境的好手,李克不可能撐下來。

許多人都是搖頭,覺得桑赤權當真不要臉,但也冇有人會出手阻止。

誰又想為了一個不認識的少年得罪火桑國呢?

畢竟李克這樣的少年並不多。

“狗東西,給你臉了!”煌天化眼中閃過一抹戾氣,這時候,總可以出手了吧!

煌天璃微微點頭。

煌天化頓時獰笑一聲,就要上去三下五除二乾死這些渣滓!

不過卻是突然,林辰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老大,這還不出手嗎,他擋不住的!”煌天化疑惑,不過卻並依言冇有再出手。

林辰則是道:“好像有人想出手了,先看看。”

聞言,姐弟倆都是四下裡看去,隨即,便見一道火光從人群中衝出,澎湃而熾烈,如一條火蛇急速射來。

火蛇肆虐,威力無比強大,竟將那幾名護衛全部擋下!

“什麼人,敢管我火桑國的事,活膩了嗎!”桑赤權怒吼道,臉色陰沉無比。

今天這是怎麼了,一而再的有人敢跟他作對,一個個都嫌命長是不是!

隨即,則聽到一聲嬌喝。

“仗勢欺人,你們火桑國就這點本事?”

接著便看到一道紅色倩影從人群中躍了出來,身姿曼妙,十分修長,在紅色長裙的包裹下,儘顯凹凸有致!

不過此女戴著麵紗,並看不清麵容,而且那麵紗顯然是特製的,能夠改變聲線。

“哇哇哇,這是美女救英雄!”白書哇哇的叫著,她倒是很激動。

畢竟書裡很多在這樣的故事,她很喜歡。

就是不知道這女子,究竟什麼來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