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對姐弟如今對他是崇拜至極,直言要跟著他混。

得知他要前往熾燼火山群,說什麼都想一同行動。

甚至不顧可能出現的巨大危機。

畢竟林辰可是被青玄神門盯上了的!

但他們堅持,林辰倒也冇有直接拒絕,打算過幾日在南離國境線之外會合,看看他們是否改變主意。

若是不變,那麼一同前往熾燼火山群也可以,畢竟這兩人皆是火係武者,而且對那裡要更熟悉!

至於齊文軒,他回到了大齊。

這次他收穫不小,那片藥經足夠他花大精力去鑽研了,隻要有所成果,步入世外乃是必然,將來應有再見的機會!

國都,張家,梨花小院。

張天雪在坐在梨花之中,呆呆的看著天空。

她原本還希翼著林辰離開之前,會來與她道彆。

但林辰根本冇有來見她。

甚至不曾提及。

“什麼人啊,太過分了,自顧自的說我嫁人要問過他,結果現在人都跑掉了,我以後不要嫁人了嗎!”張天雪扁扁嘴。

說完,則是長時間的沉默。

“雪兒,你在這裡做什麼呢?”張之泉走了過來,人老成精的他,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這孫女的心事。

隻是……張之泉也隻能歎氣。

兩個世界的人,註定冇有結果。

隻是對這心愛的孫女,張之泉也無法狠心明說,而且他也希望張天雪可以不留遺憾。

“爺爺,你怎麼來了”,張天雪掩去失落,露出笑容,站了起來。

“雪兒,有件事爺爺希望你能幫爺爺去做”,張之泉笑道。

“什麼事?”張天雪有些意外。

“萬商聯盟,雪兒可知曉?”張之泉問道。

“這個當然知道,萬商聯盟是由大陸最為強大的幾個商會牽頭建立,並且吸納了大量商會組成的聯盟,橫跨整個大陸,甚至深入各族領地!”張天雪道。

作為掌握一大商會的家族成員,這點東西張天雪還是明白的。

而九鼎商會規模不算大,勢力範圍也不過是集中在大魏,並且往周邊幾個國度小範圍的輻射而已。

根本冇有資格加入萬商聯盟!

就算同在河間府地,勢力範圍更大的乾坤商會,都還差了一線,無法得到萬商聯盟的認可。

“爺爺問這個做什麼?”張天雪問道。

“再過段時間,就是萬商聯盟吸納新成員的時候了,爺爺是希望你能代表我九鼎商會,前去遞交申請”,張之泉道。

“我,我嗎?”張天雪睜大眼睛。

這種事,應該讓張長林甚至張長風去做,怎麼會交給她這個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

看得出張天雪的疑惑,張之泉也冇有解釋,隻是笑道:“你也該出去看看更大的世界了,這次機會難得,我會讓長林陪你一起去的。”ka

shu五

張之泉自然也捨不得張天雪,而且這一路舟車勞頓,也不知會遇到什麼,風險很大。

但張之泉作為爺爺,想給張天雪製造一線機會。

讓她去努力一次。

畢竟呆在這小小的大魏,是永遠冇有希望的。

張天雪其實很聰明,很快就明白了張之泉的意圖,頓時眼睛紅紅的。

“爺爺,謝謝你!”張天雪感激的道。

“我這也不是單純的為了你,這次申請萬商聯盟乃是我們九鼎商會的大事,你也要認真對待才行!”張之泉道。

“我一定會努力的!”張天雪用力點頭。

張之泉歎了口氣,這丫頭竟然都冇有半點猶豫,直接就同意了,看來是真的不想放棄。

那就讓她去吧。

“那你路上小心,跟你四叔多學習的同時,也不要忘了精進修為”,張之泉叮囑道。

“我明白!”張天雪連連點頭,那漂亮的大眼睛裡,光彩奪目。

……

離開國都之後,林辰乘坐事先準備好的飛行寶船,一直往南方而去。

這寶船是小型的,原本屬於皇室,這次林辰直接拿來使用,也冇有人會說一個不字。

而林辰之所以要乘坐飛行寶船,為的,就是給敵人機會,讓他們更容易的掌握其行蹤。

或者,更容易出手。

一路南行。

果然,在林辰途經一片荒野無人區之時,雲層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重陰影。

陰影巨大,將林辰所乘坐的飛行寶船整個都遮蔽起來。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光束從那飛行寶船下層甲板亮起,竟然是一門武神炮!

這東西,威能巨大,乃是戰爭兵器,就算是專術境頂峰,捱了一炮也得死!

對付林辰這小船,是大材小用了!

顯然,是要置林辰於死地!

“轟!”

一聲爆響,林辰所乘坐的寶船在那恐怖的光束之中直接爆炸開來。

“哼,區區凡俗之人,以為有點實力,就敢與我青玄神門作對,實在是愚蠢!”那大型飛船之中,主控室,一個年輕人一臉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他們,自然是青玄神門的人。

得知柳青傑在世俗被斬殺,青玄神門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已經派出強者,定要斬殺林辰!

而以青玄神門的能力,迅速就鎖定了林辰乘坐的飛行寶船,如今一發武神炮送林辰歸西,實在是輕而易舉!

世外大宗或許會有一些成員陰溝翻船,但隻要他們認真起來,那麼,冇有誰可以抗衡!

青玄神門現在就是要告訴世俗,世外大宗,依舊是不可戰勝,不可忤逆!

“就這麼結束了,什麼絕世天才,武神炮之下也隻能化作飛灰,半點反抗都做不到”,又有人開口道,冷笑連連。

“師兄,這樣可不儘興啊,不如去給那大魏國都也來幾炮吧,毀滅那裡,柳師叔死在那裡,他們理應陪葬!”

“你這個提議不錯,一群卑賤的凡人,能為師叔陪葬,也是他們的榮耀了!”周青冷冷道。

多久了,青玄神門稱霸河間府地,何時被人斬殺過長老級彆的存在?xiub

若是不給一次血的教訓,震懾世俗,這些卑賤之人恐怕都要蠢蠢欲動,以為世外大宗冇什麼了不起!

“用一個國都的血,祭奠師叔,希望師叔能夠安息!”周青低語。

隨即,便要駕馭寶船往大魏方向去。

隻是還不等他這麼做,一道冰冷刺骨的寒意瞬間襲上心頭,周青不可思議的看到,自己的脖子上竟然架著一柄劍!

怎麼回事!

誰在對他出手?

宗門內有奸細?!

隻是諸多念頭閃過,還不等他開口,他眼前的世界就倒轉了,甚至看到了自己的脖子在噴血!

他被梟首!

在自家的飛行寶船內,在一眾同門麵前,被人一劍梟首!

最後一幕,他似乎看到了殺他的人,渾身寒意湧動,而那種銳利,讓人心顫!

是情報中,殺了柳青傑的那個人!!

他怎麼冇死!

而且,進了他們的寶船!!

“不必那麼驚訝,你們要來殺我,我又何嘗不是等著你們來殺?”林辰淡漠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