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的意誌,冇有人可以忤逆。

你張之泉便是地位再高,資曆再老,即便有著大貢獻,但是今日,新王麵前,也隻能跪!

跪下!

剝奪昔日恩寵榮光,能不能活下來,全看新王的態度!wΑp

許多人都是遍體生寒。

秦寅竟然做到這一步嗎,不留餘地,強勢至極,他已經對張家動了殺心!

一切不服不從,都將毀滅在他的權威之下!

張家,就是第一個!

張之泉臉色難看無比,這是在羞辱他,而跪下,隻是第一步。

“陛下,先皇特許我可見帝不跪!”張之泉不可能就這樣屈服,他知道一旦跪了,後續更多非難就會接踵而至。

聞言,秦寅眼眸開闔,露出了冷芒。

而秦瀧獰笑一聲,喝道:“老匹夫,冥頑不靈,父皇將成為大魏開疆拓土第一君王,將懾服宇內,憑那點功績,你也敢對我父皇不敬?”

“給我跪下,否則,以大不敬之罪論處!”

這秦瀧好生強勢,要威逼張之泉。

底下的賓客,除開貴賓之外,其餘皆是戰戰兢兢,不敢言語。

而張長風等人,眼中儘是憤怒,但也臉色灰暗,知道今日之劫是逃不過了,秦寅打定主要要對他們出手。

張之泉臉色鐵青,他曆經三朝,與先皇莫逆,何曾被一個小輩這般羞辱過。

當下,張之泉往前一步,喝道:“大皇子,你還冇有資格否定你爺爺定下的規矩!”

這張之泉,竟要反抗?

也是,張家數代傳承的基業,怎甘心就這樣被他人奪走?

而且今日這情況不對,秦寅所要的,恐怕不止是張家基業而已,整個張家都有滅頂之災!

隻是,有用嗎?

秦瀧譏笑一聲,“老東西,你是想躺在功勞簿上一輩子嗎,到現在還看不清局勢,真是越老越糊塗了!”

隻是秦瀧說完,張之泉頓時一眼望了過去。

隻一眼,秦瀧便是渾身一顫,臉色蒼白起來。

他身上冷汗涔涔,竟然再也說不出半個字。

“小輩,等你成了儲君,再來說這些!”張之泉喝道,隨即,身上釋放出強大的氣息!

這是,專術的氣息!

所有人都是神色一變,就是秦寅,都是眸光一閃,忍不住驚駭。

張之泉不是以大代價迴光返照,竟然是晉升了專術?!

專術境的張之泉,分量可完全不一樣!

“你,你……”秦瀧緊咬著牙,但根本說不出什麼,被專術的威壓震懾。

“陛下,我九鼎商會向來奉公守法,也願意為陛下的偉業奉獻力量,還請陛下明鑒”,張之泉躬身行禮道。

專術境的張之泉,分量很重了,如今的帝國可冇有幾人能夠勝過他!

秦寅,還要威逼不成?

理應收手了!

“張之泉,就算你晉升專術境,也冇有資格挑戰陛下的權威,還是說,你要學那趙氏,要反叛大魏不成!”卻是段王爺開口。

他具備凝意境九重,老牌強者了,倒是不會輕易被震懾。

而他已經徹底倒向了秦寅,當然要在此刻有所表現!

“段王爺,慎言!”張之泉冷喝一聲。

“哼,諒你也冇有這個膽子,既然這樣,那就好好認罪,這樣陛下或許會念舊情,留你半條命!”段王爺獰聲道。

“還請段王爺明示,我有何罪”,張之泉喝道。

“哼,彆的那些暫且不提,前兩日,大齊使者就已經到了王宮,儘數你張家之罪!”

“你張家當真是好大的膽子,竟敢殘殺神醫聖手的弟子,現在大齊要陛下給他們一個說法,你說,該怎麼給?”

“如今,神醫聖手震怒,聯合天下藥師向陛下施壓,大齊皇室更是要與我大魏斷交,如此局麵,你張家扛的下嗎?”

“陛下冇有殺了你們,已經是仁慈,今日你竟還敢以德報怨,甚至妄圖以專術之境逼迫陛下,難道還不該死?”

段王爺一番話,震得人心驚肉跳,大齊竟如此強硬?

還是說壓根是段王爺誇大其詞。

而這時候,大齊的使者上前,“陛下,我神醫聖手的親傳弟子,是被張家請去為張之泉治病,如今卻慘死張家,此事,大魏一定要給我大齊一個說法!”

“使者放心,我大魏絕不會偏私,此事,定然會讓大齊滿意!”秦瀧開口道,他冷笑著。

專術又如何!

今日,也彆妄圖改變什麼!

張之泉臉色難看,他知道這件事躲不過。

要是放在過去,有他在,付出一定代價,總能將這件事扛過去。

但是現在這樣一個關口,此事怕是難以揭過了。

“那大齊的意思,是該如何?”張之泉沉聲道。

“我過神醫聖手的弟子,那就是未來的神醫聖手,就這樣夭折了,你們張家,必須付出相同的代價!”大齊使者喝道。

他們大齊其實冇有這般強硬,但大魏,卻有人希望如此!

“什麼叫相同的代價?”張之泉盯著那使者。

使者臉色微白,不過這會兒卻不怕什麼,開口道:“當然是一命抵一命,就拿你的命來抵吧!”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這大齊使者竟敢說這種話,一個寧宇,要換掉他們一個專術境的強者?!

開什麼玩笑!

“我說,你們家夠狠的啊,還真敢說”,煌天璃笑著道,有些嘲諷。

齊文軒歎了口氣,揉了揉眉心,“看來他得了大魏不少好處啊。”

畢竟,這已經完全超出應有的度了。

必然是大魏有人與他勾結!

“你還不出麵?”煌天璃問。

“再看看,林兄不是還冇到麼?”齊文軒嗬嗬一笑。

“這絕不可能,區區寧宇,還不配與我父親相提並論!”張長風怒道,這種要求太過分了!

“張長風,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段王爺冷喝一聲。

隨即,他冷笑,“張之泉,你也聽到了,這是大齊的要求,陛下也很為難,但這件事必須給大齊一個交代!”

“大齊當真是這個意思嗎,還是說,這是某些人的意思!”張之泉冷冷道。ka

shu五

大齊使者臉色變了變,當下隻能咬牙道,“我大齊太子都已經來此,難道,還不足以表現對此事的重視與憤怒?!”

“我大齊隻想要一個說法,一個可以平息怒火的交代!”

段王爺等人都是冷笑連連,這下子,張之泉還有什麼可說的?

撐著不跪又能如何?

跪不跪,今天的結局都不會改變。

“陛下的意思呢?”張之泉沉聲問道,看向秦寅。

他要看看,這皇帝到底可以涼薄到何種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