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年輕!

林辰的確心中驚訝。

他一路上,都在不斷猜測這個驅妖師的身份。

大魏國內的驅妖師他或多或少,直接間接的都有接觸過,已經排除了大半。

但萬萬冇想到,竟然不是他們之中任何一個!

而且出乎意料的年輕。

如此年輕,就可以驅使這麼多的妖獸,而且不見勉強,這一份天賦實在是驚人!

即便是皇室供奉的那位大驅妖師也冇有這樣的天賦吧!

大魏,什麼時候來了這麼一個天才驅妖師?

“不過這驅使手法,倒不弱於那位大驅妖師,甚至更為高明,估計是厲害的傳承”,林辰心中做出判斷。

年輕挺好的,天賦很強代表了潛力巨大,未來的她不可限量。

但那是未來,現在嘛……年輕人不會有老傢夥那種經驗,麵對一個花季少女,林辰當黃雀的機率反而大增。

如此,林辰隱在暗處準備當黃雀。

那野性少女同樣隱在暗處,以妖蛇監控整個淩雲蛇窟,準備當螳螂。

當然,她自己並不知道自己是螳螂。

她覺得自己是漁夫。

但不管是螳螂還是黃雀,現在都需要等待,等待那邊有一個結果。

血腥味瀰漫整個洞窟。

戰鬥太慘烈了,探險者這邊死傷無比慘重。

他們俱是後悔,當初不該對王天元開出的條件動心,現在反而葬送了自己。

“王天元,你想要讓我們全都為你送死嗎!”華雲怒吼道。

他們也加入了進來,想要跟著王天元吃香喝辣,奪取銀角三尾蛇的妖丹。

但是現在人都要死了!

“華雲兄弟,對你我可是真誠的,不然你應該頂在最前麵纔對”,王天元冷冷道。ka

shu五

他看向柳楠,嗬嗬笑著,“柳小姐的話,應該能感受到我的真誠吧,你看,到現在為止你都冇有受傷!”

柳楠臉色鐵青。

“你們不一定會死完,活下來之後乖乖跟著我,之前的承諾我會做到的”,王天元笑著。

他手中血光不斷跳動,他感受到了,邪血菩提的力量已經被徹底啟用!

“當然,我想要的你們也必須給我,否則……”王天元盯著柳楠,眼中儘是占有的**。

華雲臉色數變。

柳楠他始終視為自己的女人,總有一天要得到手。

但是在王天元的淫威之下,卻隻能妥協,陪著笑道:“你說話算話,那就什麼問題都冇有。”

“嗬”,柳楠冷冷的笑了一聲。

對華雲已經完全失望,她要想辦法自己活下來!

眾多妖獸之後,那條雙瞳冰冷無比,淡漠的看著一切。

它渾身漆黑,鱗片在黑暗中藉著一些戰鬥的光火反射出道道光芒,依稀可以看到鱗片之中有著許多的天然紋路,不斷有妖力流淌。

而在它頭頂之上,兩根角十分的顯眼,偶爾有雷電跳動,極為驚人!

上位血統!

這是一條比之前那銀角三尾蛇的血脈還要更接近蛟龍的蛇!

它在主宰著一切。

這裡的妖獸都在聽它的指令,不斷圍攻那群探險者。

膽敢闖入它的領地,這群愚蠢貪婪的人類必須死在這裡,成為它們的血食!

黑蛇的眼睛,那一對豎瞳,散發著一圈圈的紅色光暈。

周圍的妖獸愈發狂亂起來,不斷衝擊探險者的陣地,這樣下去擋不住多久了。

“老大,好了冇有,要撐不住了!”周青大叫道。

手中的長刀被一條三階八星的蛇死死纏住,已經難以抽出,而另一邊,一頭蜘蛛一雙前足如同刀刃,劈斬下來。

他隻能躲避。

再這樣下去真的就吃不消了,會被斬殺!

“可以了”,王天元眸光大盛,“就讓你們看看何為絕對的力量,能夠臣服於我,乃是你們的榮幸!”

王天元大笑一聲。

他左手之上,血色的紋路亮起璀璨的光芒,看上去就像是手中繚繞著血焰一般!

一種邪異在他身上滋長。

伴隨著這股力量的湧現,王天元整個人的氣息都變得不同了。

有幾分陰森,但更多的是強大!kΑ

shu5là

王天元感受著這澎湃的力量,獰笑一聲,雙腿驟然用力。

“轟!”

一聲爆響,岩石地麵被直接踏碎。

王天元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衝出,隨即重重一拳,將擋在身前的一頭三階八星毒郎蜘蛛轟碎!

碎肉亂飛。

一時之威,鎮得激烈無比的戰鬥都停滯了一分。

所有人都是驚駭的看著。

王天元半身繚繞著血光,猙獰而可怕。

他轟碎一頭蜘蛛,但並未停手,反而再度往前。

一條一人粗的巨大六眼蟒蛇對著他衝來,血盆大口張開,能夠將王天元整個人都吞下去!

但是王天元那左手捏成拳,邪血菩提的力量爆發,一拳橫貫而出,直接將那血盆大口打了一個對穿!

好強!

那條六眼黑蟒三階九星的境界,竟然不是一合之敵?!

王天元怎會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老大威武,給我殺!”周青大吼。

王天元的手下頓時振奮起來。

王天元一個人,直接逆轉了戰局!

“吼!”

卻是一聲爆吼,那隱在後麵的上位妖蛇,這一刻終於準備行動了。

王天元讓它感受到了威脅。

“終於捨得出來了嗎,老子殺的就是你!”王天元長嘯一聲。

他不退反進,朝著那妖蛇橫衝而去,氣勢驚人,如同鋼鐵洪流一般!

妖蛇怒吼,蛇軀扭動起來,化作一道幻影一般,呼呼的嘯聲彷彿要將空氣都撕裂。

那妖蛇衝至,有恐怖的妖力翻湧著,一口咬下。

王天元不退不讓,血光包裹著拳,轟擊而出。

威力皆是驚人!

“轟!”

劇烈的碰撞爆發,強勁力量令雙方都退了幾步,不過王天元的表現,顯然要更為驚人。

他隻是千鈞境九重而已。

而那條妖蛇已經是四階,又有上位血統,王天元能夠與之分庭抗禮,實在非凡!

“四階妖獸也不怎麼樣嘛,今日老子就斬了你,奪取一切!”王天元狂笑一聲,眼神無比殘酷嗜血。

他再度往前衝去。看書喇

而這一次他手中多了一柄長刀,刀芒璀璨,震動著可怕殺力!

乃是五品靈寶!

刀鋒斬落,空間都好似要被斬斷一般,在微微扭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