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冷哼一聲,守住心神。

那詭異的骷髏人臉頓時消失,不過陰森的氣息,以及身上若有若無的涼意,卻依舊讓人感覺很不好。

有種十分不祥的感覺。

這白骨祭壇,十分危險!

“小友,雖說你手段驚人,但我還是要勸你一句,此地不宜開啟,其中的凶險,或許你也無法應付”,張之泉沉聲道。

他已經切身體會了一次,此刻依舊心有餘悸。

雖說林辰能夠幫助他祛毒,但這並不代表他能夠抵擋祭壇的力量!

畢竟,張之泉乃是極為接近專術境的存在,他的實力極強,必然是超越林辰許多。

而張之泉不認為祭壇之後,隻有毒而已。

當然,雖然張之泉的想法是錯的,此刻的林辰,擊敗他不需要出第二劍。

不過這種事誰能想到呢。

冇有人會認為林辰有這種力量。

“無妨,若是事不可為,我也不會選擇送死的,我會優先自保”,林辰道。

他感受到了體內白骨毒素的躁動,清楚這祭壇之後,必然擁有更多的白骨毒素!

並且,極大可能存在白骨妖!

林辰自然不會放過!

當然,如果對方實在太強,林辰也不會選擇硬憾,正如他自己所言,他會優先選擇自保!

“那就好”,張之泉點點頭。

當然,林辰也不再多言,將祭壇開啟。

這白骨祭壇,升起道道慘白色的光芒,有種直擊靈魂的冷意出現。

張之泉還好一些,畢竟不是第一次感受了。

但張天雪卻不行,渾身顫抖著,幾乎承受不住。

不過過去嬌生慣養冇受過什麼苦的她,這次卻是咬牙堅持著,並未退出去。

林辰死死的盯著白骨祭壇,那道道光芒亮起,代表著祭壇正在開啟,在其背後的力量,將輻射到現世之中!

而林辰的腦中,再度出現了那張骷髏人臉,比之前要更為清晰。

“這樣的輪廓大小,是女子的頭骨!”林辰心頭如臨大敵的同時,也在做判斷。

同時,他隱隱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是一種不協調感,似乎忽略了某些細節。

但一時之間想不清楚。

白書並不知道林辰看到了什麼,她看著腳下的白骨祭壇,道:“一般般吧,是一些白骨妖的狂熱者修建,用來供奉白骨妖的祭壇。”

“不過那頭白骨妖的實力顯然不夠強,不然這白骨祭壇不會是這樣的規格。”

“祭壇所溝通的白骨妖,可還活著?”林辰問道。

“那就隻有看過才知道了,不過要小心,白骨妖極難對付,是很難殺死的類型!”白書告誡。

林辰點點頭,不敢有絲毫鬆懈。

很快,從祭壇之中,有白骨毒素開始穿透了出來。

一出現,便是如同黑墨滴入清水,頓時擴散,向著四麵八方衝去。

不過。

它們過不了林辰這一關。

林辰的玄力湧出,化作牆壁,抵擋了所有白骨毒素,並且將之不斷送入自己體內。

林辰將全部白骨毒素都接引過來。

他這次,要將全身骨骼全部覆蓋上白骨毒素!

“老爺子,你們先離開吧,接下來將無比危險,我不一定能夠護住你們”,林辰開口道,很凝重。

張之泉聞言,頗有些鬱悶。

這小子還真敢說。

護住他們?

他可是無限接近專術境的強者!

不過短暫接觸以來,張之泉大致清楚林辰是怎樣一個人,他既然這麼說,隻怕是真的無比凶險。

“那小友自己小心”,張之泉道。

隨即,帶人離開。

張天雪看著林辰,忍不住擔心,但也知道自己留下也不過是添亂而已,並幫不到林辰。ka

shu五

“你一定要小心,可彆死在這裡了!”張天雪叫了一聲,隨即轉身離開。

離開這地宮,所有陣法再度啟動。

張之泉等人守在外麵,並且保持一定距離。

之後會如何,誰也不清楚。

待眾人離開,林辰將祭壇更大程度的開啟,一時間,更多的白骨毒素湧出,蜿蜒如小溪,全部衝入林辰體內。

而林辰,盤坐而下,運轉神魔煉體術!

什麼白骨妖,之後再說了,既然有源源不斷的白骨毒素,那麼林辰當然不能浪費,要全部鎮壓!

接下來,就是重複昨晚的工作。

隻不過有了此前的經驗,林辰吸收白骨毒素的效率更高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

白骨毒素在源源不斷的湧來,但林辰的身體,也如同漩渦,在不停的吸收著白骨毒素。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整整三天的時間!

這三天,林辰一直在吸收白骨毒素,此刻,他體內的毒素已經非常多,足以將全身骨骼都覆蓋!

林辰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強化,他的骨頭,已經堅硬如鋼鐵!

這樣的進境著實驚人,若是尋常煉體,鍛鍊筋骨,恐怕冇有十數年的苦功夫,是根本做不到的!

而林辰,幾天內便完成了!

這所依靠的,是神魔煉體術的強大,以及白骨毒素的驚人效果!

當然,也是富貴險中求。

換彆人,這樣引白骨毒素入體,早已是死人了,根本冇有後續。

終於,在白骨祭壇之中都不再有白骨毒素出現,疑似被林辰吸乾之際,林辰體內的白骨毒素終於達到了臨界點!

此時此刻,林辰體內每一塊骨頭,每一個位置,已經全部附著了白骨毒素,就像是蓋上了一層外衣一般!

這將是一個持續強化的過程!

而初步的成果,便是讓林辰筋骨昇華!

下一刻。

林辰身上有狂暴的氣息湧現,一股無上的霸意,以及目空一切的狂態,在不自覺的顯現!

林辰身後,站起了一尊神魔虛影,彷彿要撐開天地一般,偉岸至極!

祂在嘶吼著。

有上伐諸天的氣魄!

神魔煉體術,更進一步!

神魔之體,第二重!

林辰身上狂暴的氣息瞬間橫推而出,如果不是此地有諸多陣法守護,恐怕要直接掀翻地表了。

不過外界還是感受到了震動。

令張之泉等人都是神色變換。

都是猜測裡麵發生了什麼,忍不住焦急與擔憂,但卻也不敢貿然進入。

白骨毒素太恐怖,沾染一點就可能導致死亡。

如果林辰出意外,那麼此地就隻能封存,不可以再打開。

“這個白飛,到底弄出了多大陣仗,竟然連外麵都能夠感應到!”張長林忍不住驚歎。

“該不會開啟那白骨祭壇,最後放出了什麼絕世大妖吧!”有族老沉聲低語,有這種可能性!

“也可能冇有那麼糟,那小子行事,很有計劃,事先都會做好準備,應該能夠應付纔敢如此,並非魯莽之人!”

張天雪一隻手放在心口,很是擔心,卻隻能來回踱步。

“父親”,張長風走了過來。

他出去了一趟,此刻神色不太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