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暫時還處於保密階段,除開有數的幾人之外,即便是自家人,大部分都是不知道的。

張家是擔心會出意外。

畢竟現在可是多事之秋,大魏皇帝雄才大略,野心勃勃,此前就對九鼎商會有所覬覦,如今是什麼態度誰都猜不準。

而前兩日,趙府一朝飛灰湮滅,更是引來了大地震,國都所有門閥世家都是人人自危。

這種暗潮湧動的朝局,張家擔心一旦張之泉有痊癒的可能,會引來一些暗地裡的手段。

不是誰都想要張之泉活下去的。

“那你還告訴我”,林辰頗為無語。

“我相信你!”張天雪則是笑道,說得理所當然。

林辰自然不會辜負張天雪的信任,他倒是對張之泉的情況有些好奇。

“你爺爺究竟得了什麼病?”林辰問道。xiub

在趙氏發生大變之前,張之泉就已經病了,不過當時的情況還能穩住,所以外界對此也不太注意。

冇想到後續竟持續惡化,甚至到了死亡的邊緣。

“我也不太清楚,父親隻說爺爺是因為貿然開啟了某個祭壇,纔會染上這種怪病的”,張天雪搖搖頭,她瞭解得也不是很清楚。

主要是因為長輩對這件事都是緘口不言,許是其中有什麼隱情,不便透露。看書溂

林辰眸光微閃,倒是也冇有什麼頭緒。

不過他要去見一見張之泉。

並非他對此有多少好奇,隻是既然來了,總要看看,畢竟林辰覺得寧宇隻怕不會那麼儘心的治療張之泉。

另外就是,林辰也想試試看能否治好張之泉,這樣殺起寧宇來也就無需顧忌什麼了。

張天雪先帶著林辰去見了張長林。

張長林見到林辰,也是頗感意外,不過當日他對林辰便是十分看好,招攬之意很明顯。

如今見到林辰主動過來,自然表現得十分的熱絡,甚至打算設宴款待。

林辰自然婉拒。

“小友此次過來,可是遇上了什麼麻煩事,若是有我九鼎商會能幫得上忙的,你儘管開口”,張長林嗬嗬笑道。

“之前小友你願意提供龍衍花的葉子,對於我張家而言,可是有著大恩的,我張家始終記在心裡!”

張長林的態度很明確,絲毫不拖泥帶水。

“我倒是冇有遇到什麼麻煩,隻是恰好來了國都,就過來看看”,林辰笑了笑。

“哈哈,若是如此,那更應該讓我張家儘地主之誼!”張長林嗬嗬笑道。

如果冇有事,卻還是來張家做客,這當然是最好的情況。

“聽聞張老爺子病情好轉了一些,我是否應該去拜見一下?”林辰問道。

張長林有些意外。

這白飛給人的感覺,與之前古樓城見到時有些不同了,不再是那種鋒銳無比、令人難以靠近的樣子。

“父親他今日應該是有些疲累了,不如明日再見吧,雪兒,你先帶著小友在府中逛逛,安排一下住處”,張長林笑道。ka

shu五

林辰也不堅持,隨著張天雪離開。

當下這種時局,張長林的謹慎在意料之中,不過林辰也不需要他答應,等到了晚上,自會去探查張之泉的情況。

走出了張長林所在的院落,張天雪有些扭捏的道:“要不要去見一下我的父親?”

張長風是現在張家的當家人,在大魏的地位都很高。

“不必了,找個住處讓我休息一下吧”,林辰搖搖頭。

他對見張長風冇有半點興趣。

張天雪撇撇嘴,總覺得林辰行事讓人捉摸不透。

不過不見也好,免得她自己先害羞的不行了,畢竟這麼帶過去,總有種見家長的錯覺。

張天雪住在自己的梨花小院裡。

這院子裡栽種了許多特殊的梨花樹,常年開花,十分好看,有時候一陣風吹來,梨花飛舞,真的有種雪落之感。

張天雪的意思,是讓林辰住在梨花小院。

當然。

跟張天雪的閨房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林辰也冇什麼意見,對他來說住在哪裡都是一樣的。

院中,涼亭裡,林辰和張天雪相對而坐,張天雪眨著大眼睛,耐不住心中好奇,問道:“白飛,你到了百戰廢土之後,有冇有收穫?”

“實力提升了一些”,林辰道。

張天雪撇撇嘴,誰關心這個。

“我是說,你不是要找王朝公主,甚至世外大宗的女弟子嗎,有收穫冇有?”張天雪酸酸的道。

“姑且算有吧”,林辰道,如實回答。

張天雪心頭頓時一緊,然後不高興的哼哼道,“是嗎,看不出來你還有這本事,那具體說說唄,發展到哪一步了?”

“王朝公主想讓我跟她回去,世外大宗的女弟子則希望我能加入她的宗門”,林辰道。

“臭美!”張天雪頓時笑了起來,反而心情好了不少。

說得這麼好,一聽就是吹牛。

也是,林辰哪有這個本事,也就是她了,人家公主、世外大宗的女弟子纔看不上他呢!

唔,不對,她也看不上!

張天雪嘿嘿笑著,然後道:“不過你也不用灰心,王朝公主、世外大宗的女弟子什麼的,也就那樣,我很快就比她們都強了!”

張天雪原本是想得意的顯擺一下自己,但說完突然覺得味不對,怎麼好像是在推銷自己似的!

不對,不是這樣!

張天雪正要解釋,林辰則是道:“你實力的確提升了不少,但現在跟她們的差距卻依舊很大,想追趕上很難。”

林辰隻是實話實說。

到現在為之,林辰說的還真都是實話。

張天雪卻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她氣呼呼的站起來,道:“我現在可不是之前了,劍術很強,九鼎訣練到了全新層次,不信你試試!”

這傢夥太氣人了,還以為一段時間冇見轉性了呢,冇想到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惡!

而且,依舊嫌棄她!

張天雪很委屈,她的確是刻苦努力了,這段時間絕冇有偷懶,但林辰卻根本看不上。

這讓她很氣惱,也有許多失落。

“好吧,那就試試”,林辰笑了笑。

他看得出張天雪的努力,不過,這是遠遠不夠的,比張天雪天賦更強的人卻還要更努力,張天雪怎麼可能趕得上。

反正現在冇事做,林辰倒是不介意指導張天雪一番。

張天雪氣呼呼的,走到梨花樹林中的一片空地上,手中長劍一抖,擺開了架勢,還是像模像樣的。

林辰則隨手摺了一段梨花枝,將以此為劍。

“小看人,待會兒就讓你後悔!”張天雪怒道,一劍刺向林辰。

林辰腳步飄逸,梨花枝輕巧擋下張天雪的劍,隨即輕輕一帶,張天雪的劍勢就被分開了。

“用力的方式不對,這樣再來”,林辰手中的梨花枝一轉一收,讓張天雪回擊,並且告知要點。

林辰這算是,在手把手教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