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改易了容貌氣息等,此刻完全就是另一個人,就這樣堂而皇之的進入了國度。

城門的守衛,並冇有攔下林辰。

林辰順著街道往裡走去,這國都是他從小長大的地方,他對這裡瞭如指掌。wΑp

隻不過此刻重臨,總有種陌生感,物是人非。

“先去趙閥吧”,林辰低語,眸光冷冽無比。

趙無極也是林辰必殺的人,當日在朝堂之上,就是趙無極下令殺死他的袍澤與族人。

當日流的血,必須要向趙無極討回來!

趙閥。

位於國都西側,是規模很大的建築群,整個國都,除了皇城之外,也隻有炎康王府能夠壓他一頭了。

而作為帝國元帥,趙閥的建築風格都是暗沉的,冇有多餘的裝飾,隻有角與直線,並無多少美感。

但專業人士在此,卻能夠看出趙閥的佈置十分考究,各處都有暗哨,許多看上去是割裂的地方,事實上卻是連在一起的。

一旦發生意外,趙閥各處都能夠快速反應,將力量投注過去。

趙閥府內防衛森嚴,訓練有素的府兵全天不間斷的在巡邏,各處示警的陣法,皆是高級彆的。

外人想要無聲無息的潛入,近乎不可能!

趙無極作為帝國元帥,於軍中有重要意義,上吳不止一次派人暗殺,但最後都是失敗。

甚至大部分連趙無極的麵都冇有碰到,就死在這高牆大院之中。

如沉入泥潭,翻不起半點浪花。

林辰來到趙閥之外的長街上,遠遠的,就可以看到那巨大牌匾之上的“趙閥”二字。

過去,林辰也曾進入過趙閥。

兩家雖然交惡,但還不至於半點交流都冇有,各種宴請,總也要顧及臉麵,往往都會邀請。

林辰進過趙閥幾次,不過大部分都是趙靈兒的私人邀請。

“秦寅的壽宴將近,趙無極不可能離開國都,此刻應該在府中”,林辰漫步在街上,看上去並無什麼特彆之處。

他心中不斷思考著。

他已經回到了國都,即將展開複仇,但越是這種時候越是不能鬆懈。

趙無極很強!

絕對不可小覷!

而他一手打造的趙府,必然是龍潭虎穴,林辰即便擁有天鎢提供便利,但也不能存著絲毫輕視。

否則,恐怕會陰溝翻船。

林辰不留痕跡的走過趙府門前,倒也看到了幾個熟人,是趙閥的核心子弟以及麾下強者!

“這是將趙閥的力量都召回了嗎?”林辰心中想到。

看來趙無極很小心,生怕出現意外。

看了幾眼,林辰就收回了目光,他來到了趙閥邊上較遠位置的一座酒樓,住了進去。

在這裡,並不能直接觀測到趙閥的動靜,但林辰的感知遠比同境武者強大,專術境一重也無法與他相比!

即便這樣的距離,林辰也能夠感知清楚那邊的動靜。

現在還是白天。

林辰打算晚上再動手。

時間一點點流逝,傍晚的時候,林辰看到了一隊宮中出來的衛士進入了趙府之中。

是帶來了皇帝的密令?

而一刻鐘之後,趙無極的長子趙明親自將宮裡的人送出了大門,隨即便行色匆匆的往回走。

看來是出了什麼事情。

林辰冇有妄動,他需要保持冷靜,他在繼續等待,直至黑夜徹底降臨!

黑夜之下的國都,依舊是一片燈火絢爛。

大街上滿是行人,河坊街那邊更是熱鬨,人滿為患。

國都的繁華可見一斑。

而在黑暗中,一道人影無聲無息的,掠入了趙府之中。

趙府有數重強大的陣法守護,外敵想要入侵,難度極大。

但林辰藉助天鎢之力,卻根本不必擔心這些,一路走到趙府深處,冇有驚動任何人。

趙府構造林辰大致清楚。

但想要確定林瀾究竟在哪個地方,卻並冇有那麼容易,需要花時間尋找。

甚至有找不到的可能!

畢竟林瀾在趙府的情報,是當初羋璃提供給他的。

那時候林瀾的確在這裡。

但不代表現在還在!

當日林辰殺入兗州王府,將之覆滅,恐怕已經驚動了趙無極他們,他們不會不做任何措施。

有可能已經將林瀾轉移。

但林辰冇有更好的辦法,隻能掘地三尺的尋找。

而且就算趙府冇有,林瀾卻肯定在國都之中!

林辰不認為秦寅會將龍元丹石送到國都之外,那樣太危險了,會出現諸多變數!

深夜,林辰站在趙府一間密室之中。

這是他尋到的最後一間密室,但並冇有林瀾的蹤影。

林瀾不在趙府內!

林辰的眼神冰冷下來。

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

隻要將林瀾藏的夠深,那麼林辰就必然要投鼠忌器,即便實力強大,也不敢輕易出手!

否則。

林瀾就會賠命!

那是林辰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林辰清楚自己麵對的是什麼敵人,對這樣的情況已經有所猜測,但心中還是忍不住擔心。

“趙無極”,林辰低語。

恐怕隻能從趙無極入手,否則,想要尋到林瀾太難!

林辰離開了密室,他往趙無極所在的院落走去。

即便是趙無極,想要察覺林辰的靠近也不容易,除非林辰靠得極近,或者自己出現失誤。

趙無極的院子很樸素。

老實講,當初來到趙府做客,林辰見到趙無極的院子時,也是忍不住詫異。

趙閥的子弟,多是藉著家中權勢作威作福之輩。

雖然趙閥整體的風格冷硬、肅殺,但各自的庭院,卻都是裝飾得無比華麗,看不出是將門。

而趙無極這院子。

卻更像是邊軍的軍營,鐵血殺伐之意,即便還未靠近就能夠感覺得到。

趙靈兒曾言,這是趙無極在時刻提醒自己他是個軍人。

就算是在國都,也要保持軍中的習慣!

趙靈兒說到這個的時候,是驕傲的,同時也歎息,因為趙閥找不出第二個趙無極了。

林辰神色淡漠。

趙無極的確是一個標準的軍人,是皇室手中的屠刀利刃,不論是對內鎮壓,還是對外征戰,他都做到了軍人的表率!

他是個值得敬佩的人,當得起元帥二字。

但。

不論趙無極是什麼樣的人,林辰隻知道,殺他族人之人,也必將被他斬殺!

包括這整個趙閥!

走進這軍營一般的院子,不需要尋找,趙無極的居所就在當中那個四方的營房之中。

不過這裡看似簡陋,但諸多陣法禁製等,卻是配置得無比全麵的。

完全是凶地!

誰要是貿然踏足此地,隻怕瞬間就會化作飛灰!

林辰渾身籠罩在黑暗之中,一步步走向那營房。

而趙無極,就坐在營房的中廳內。

他坐在那裡,不怒自威,身上殺伐之意徐徐流淌,有種神鬼莫近的凶悍之意!

帝國元帥,手中斬掉的頭顱萬千,這種在軍中殺陣內磨礪出來的凶意,是極為強大的勢,甚至可以直接震破彆人的神魂!

“要我加快進度嗎,陛下這是等不及了,他擔心會出意外?”趙無極喃喃自語。

在他手中有一塊龍形的奇石,帶著幾分金色。看書溂

這東西,似乎可以引動龍氣!

林辰心頭一凜。xiub

這東西難道就是此前宮中送來之物?

是為了讓趙無極儘快將龍元丹石從林瀾體內取出?

“陛下在擔心什麼呢,難道,在擔心那叛逆不成?”趙無極輕笑一聲。

“都說他已經死在小世界中,虛空崩塌,誰能活下來?”

趙無極將手一翻,收起了那塊龍形奇石。

“不過陛下的擔心也不無道理,的確應該加快時間,即便隻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也必須防備!”

當下,趙無極站了起來,往外走去。

林辰隱在暗處,淡漠的看著趙無極,不過很快就將視線移開。

趙無極這樣的武夫,曆經無數戰鬥,直覺是無比敏銳的。

雖然可能察覺不到他的氣息,但卻可能對他的視線所有感應,必須小心!

而見趙無極離開。

林辰悄然跟了上去。

在確保林瀾安全之前,林辰不會動手!-